第15章 吾友,大美
熋貓2021-05-26 11:294,348

  我是大美,自从上一次和楠楠一起去露营后发现了陌生人在讨论药品的事情之后,丧尸和变异老鼠就不断爆发了,好担心楠楠一家人的现状,听说她们要建造树屋躲避丧尸的袭击,楠楠的父亲好能干,什么都会,真是无所不能。

  我的父亲广源先生是一名建筑工程师,我的母亲木子女士是国家检测的工作人员,最近广源先生的工作越发的忙碌了,不少的订单接连不断,都是加固房屋建筑的,广源先生每日早出晚归,木子女士也异常的忙碌每日照例开车去上班,她的工作特殊,家里又没有那些特殊的仪器,她们这些研究员都被自卫队的人带到了统一基地研究G,母亲针对研究花粉传播与G的强大之间的关系,所以平时家里只会是我一个人,妈妈央求了邻居家的奶奶照顾我,负责我的午饭,每天就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看书写字看电视,甚至对着娃娃发呆说话,我把楠楠送给我的熊猫玩偶放在床边,寂寞难过的时候总会抱着它说话,它俏皮的黑白眼仿佛在无声的安慰我,楠楠说熊猫玩偶是她们国家的国宝,我在网站上搜索了很多熊猫的照片那一只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毛茸茸的,卡哇伊。

  每天中午隔壁的奶奶就过来了,在我家帮忙准备我的午餐,陪我聊一会天,下午的时候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中,隔壁奶奶也是一个孤单的人,她的儿女都在城市打工,一年很少回来看她,她和她的老伴在家,老伴身体又不好平时都是她照顾,奶奶每次过来聊天,每次都会讲到自己的儿子和小孙子,脸上都会流露出幸福的微笑,奶奶很思念他们,多次想去看他们,但是又舍不下家里的老爷爷,每次说到这都会伤心的抹眼泪,看着她我的心情也好难过,会想到我离世的奶奶,所以我对她十分的亲昵,她也很高兴。

  今天难得广源先生没有工作不用外出在家留守,不过广源先生一大早也是拉了一车的工具回来,打算给我们的家加固一下门窗修缮一下,木子女士怕我在家给爸爸捣乱,也怕父亲工作的时候伤到我,破例带我去上班,并千叮咛万嘱咐反复告诉我一定不要淘气捣乱,母亲要工作,只要能出去,不在家里,让我干什么都行,憋在家里这么长时间都要长蘑菇了,在我反复的保证下母亲带着我开车出发去基地了。

  母亲开车很是稳当,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基地,基地门口有兵哥哥在把手,兵哥哥礼貌的对妈妈敬了个礼。

  “您好,请出示证件,并把车窗摇下来,我们需要检查。”

  妈妈把工作证驾驶证身份证都递给了兵哥哥,并把车窗摇了下来,兵哥哥反复确认了母亲的身份和照片上的证件都一致,把证件递回给母亲,抬头看到了车后座的我。

  “哦,这是我女儿,今天家里没人,我不放心就带过来照看一天。”

  母亲接过证件,出声解释道。

  “兵哥哥好”

  我朝着兵哥哥打招呼,兵哥哥看了看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对着母亲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抬手示意可以放行,就这样我和母亲的车才缓缓驶入基地。

  母亲停好了车,牵着我来到了研究室内,把我安置到员工的休息区,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边画画看书,然后就开始换工作服准备去工作,并告诉我中午的时候会过来带我去对面的食堂吃饭,我美滋滋的答应了。

  妈妈出发去工作了,我一个人守在原地,从休息区的玻璃一眼就能看到母亲她们忙碌的身影,十多个研究员负责一个项目,整个研究大厅各种的化学仪器,她们都穿着统一的防护服,看起来整整齐齐,通往研究室的通道也都有兵哥哥持枪把守,黑黝黝的突击抢,一个个身姿挺拔,一动不动,仿佛如一个个木偶人。

  我一个人在休息区画画看书,无聊了一会,就当我要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时候,研究室大厅发生了喧闹声,惊醒了我,只见一个身穿军装手拿重型武器的军人提成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军人豪迈的把袋子里面的东西倒到研究室的桌子上,嘶~~~一只硕大的老鼠尸体,还有几块不知道是什么,还发现一个人的手掌,枯瘦的手掌,指甲干尖尖的还有血丝丝在里面。

  “这些就是机场那边收集来的,本来机场都会炸毁了,这些是在附近找到的,应该是当时被崩飞来的,你们看着研究,需要什么在跟我说,我在想办法。”

  军人放下袋子,客气的和母亲她们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研究室。

  “哇,这么大的老鼠,还真是第一次见,这就是变异后的样子吗?也太大了……”

  一名不知名的研究员A抓着老鼠的小腿,整个的提溜起来,前后的看了看

  “小心点,万一没死透呢?”

  边上一名研究员B出生提醒着。

  “不能,被炮蹦出来留着全尸都难得了,哪能还活着,威将军是不能把有危险的东西拿过来给我们的。”

  “这可是变异老鼠啊,哪能有常理判断,还是小心点,别传染了。”

  “哎呀知道了就你胆子小。”

  说完就把变异老鼠放到了解剖台进行解剖。

  “你看它的眼睛,碧绿碧绿的真好看,好像一个宝石,祖母绿,可惜长在一个老鼠身上。”

  研究员A还在欣赏着老鼠。

  “快一点吧。”

  研究员B一边出声提醒,一边用手术刀拉开了小老鼠的腹部,掏出内脏,掏出血管,抽取体内还存留的血迹拿到化验台进行观察。

  只见变异老鼠的内脏都是黑黑的,正常来说现杀的猪的内脏都是鲜红色的,死了很久的才慢慢发黑腐烂,而小老鼠是今天上午刚捕杀的,不可能存在黑黑的内脏,还有黑黑的血,难道是变异导致的?一行研究员纷纷围观展开了讨论。

  研究人员把老鼠截肢收集毛发,血液,尿液,细胞,皮毛,指甲……进行基因检测,想查出小老鼠基因突变的原因,一行人忙忙碌碌的到了中午。

  中午妈妈带着我出了研究室,来到了对面的食堂吃饭,今天的食堂人很多,很多人看到了在妈妈身边的我都会热情的打招呼,整的我好不自在,草草的结束了午饭,妈妈继续投入研究中,我一个人无聊的发呆。

  上午的检查有了很大的突破,研究人员化验出小老鼠的血液中存在G病毒,是G的药液注入了血液吞噬了老鼠体内的血液,老鼠不得不大量撕咬人类,进行补充空虚的内槽,吞噬的越多G的能力越强大,最后控制大脑的中枢神经,腐蚀内脏,导致发疯胡乱的撕咬人类,人类经过老鼠的撕咬,唾液中的G病毒进入人的血液,如法炮制,导致了人沦为丧尸体,最后就是要研究G为何突变,研究员把G所有的相关成分制作方法摊在桌子上,单独拿出来哪一种或者几种结合在一起都不会导致突变的可能,这样的比例也不会造成基因突变,丧尸为何夜晚出现?是惧怕阳光吗?老鼠和丧尸体身体到底有哪种联系?研究员们个个都一头雾水毫无进展。

  忙碌了一天,母亲换了常服,带着昏昏欲睡的我开车离开基地,赶往家中,毕竟太晚了丧尸出现的几率还是蛮大的,太危险了,路过一家超市,母亲把车停到了底下停车场,随即带我下车去购买家里的食物,我们高兴的拉着购物车去购物,就当我们买了东西出来的时候,丧尸们出现了,围住了超市的大门,超市的安保人员紧急关闭了前门,打开了安全通道和后门保护我们进行撤离。

  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丧尸就在我面前,只见一个个面目狰狞的人类,身上破破烂烂的,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味道,伸出双臂在超市门口徘徊,一个个丧尸瘦弱的只剩下了骨架包着皮囊,空洞的双眼,碧绿的双瞳,嘴角渗出了血迹,露出了獠牙,发出嘶吼声,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阵仗的我,顿时把吓得腿软了走不动道了,母亲看见我吓得腿软立马把我背起,一手拿着买来的食物,一手托着伏在后背上的我跟着人流跑到负一层的停车场上了车,从后门驱车回家。

  因为安保人员理智的决定,及时遥控超市的卷帘门下落,把我们锁在超市里面,又及时打开了安全通道和后门以及停车场的大门,有条不紊的疏散人群,我们无一人受伤,都逃了出去,好在丧尸们此刻也没有进食的欲望,完全是出来晒晒月亮溜达溜达,也就没有像超市的卷帘门发出攻击。

  一路驰骋,心惊胆战的母亲不禁把车开到了最大速度,一路飙车回家,到了家,关上房门,我和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父亲见状递给我们一人一杯凉白开,我和母亲一饮而尽,父亲见状忙又给我们倒了一杯,才出声询问道。

  “怎么了?这是超市逛累了?”

  冷了半天才醒过神的我,听到父亲声音的一瞬间,顿时吓哭了起来。父亲见状忙过来抱起我,耐心的抚**的后背,安慰我。

  “美美怎么了?这是跟妈妈吵架了?还是研究室不好玩?不喜欢以后咱们在家中不去了,好不好?”

  听到我的哭声,母亲这才回过神,拿起桌上父亲提前倒好的凉白开,一饮而尽,才带着哭声的回应父亲的话。

  “丧……丧尸……我们回家的时候去超市买菜,结果被好几只丧尸堵住了超市的门,当时我们跟丧尸只隔了一层防弹玻璃,就那么近距离的看着丧尸,甚至连眼睫毛是几根都看的清清楚楚……”

  母亲还算胆子比较大,因为平时也做研究实验,今天还对尸体进行了解剖。

  听了母亲的话,我会想到了刚才的画面,挣脱了父亲的怀抱,坐在沙发上抱着母亲,又抱着母亲哭了起来,父亲母亲齐声安慰我,长这么大,我一直都是家里的小公主,捧着怕碎了,含着怕化了,哪里受过这样的惊吓,大人们心疼的安慰我,晚饭也都没有兴致在做了。

  父亲今天在家,老老实实的加固了门窗,换成了厚厚的不锈钢大门,窗户也加上了栅栏,把老房子的外围都围上了铁栅栏,铁栅栏埋在了地下半米的位置,学着赵爸爸的样子在铁栅栏上通上了电网,也准备了太阳能发电机和柴油发电机,防止末日停电,弄了雨水收集器,防止末日的时候没有水资源,有电有水有安全屋,让人顿时踏实了不少,因为这个工程比较大,还特别邀请了朋友来家中帮忙一起弄,因为父亲本身就是建筑师,所以这点事还是难不倒他的。

  父亲和母亲好不容易安顿好了失态的我,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着今天的事。

  “研究室那边仍然毫无进展,丧尸变异老鼠的事情是真的,咱们也要早做防范。”

  家里最有发言权的母亲说话了。

  父亲连连点头

  “今天已经加固的了门窗,铺设了太阳能的电力,弄了雨水收集器,防止市内**的时候停水停电,在这明天我出去采买一些物资储备着,也就差不多了。”

  “嗯,这些还不够,最近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去工作了,美美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她一个人我不放心,也不能总让邻居照顾着啊,你在家陪着,我那的工作不能随便离开。”

  母亲思虑了一会,做出了决定。

  “那你以后住在基地吧,来回上下班也太危险了,咱们经常通电话。”

  父亲沉了一口气,点燃一根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实在不行我像基地申请,看看能不能一家都搬过去,那边起码有军队驻扎安全一些。”

  “也行,问问看吧,实在不行也别强人所难,毕竟基地的研究员不止你一个,要是开了绿灯,别人怎么办?”

  “嗯,我会量力而行的,不行的话只能做两手准备了。”

  父亲和母亲商议着,最后做出结论母亲去基地申请搬家,如果不能同意就留基地那边住,我和爸爸在家等候,父亲明日带着我出去采买物资,以后不会留我一个人在家。

  今天就这样过去了,本来还想着给楠楠打电话的,但是母亲说暂时别告诉楠楠一家了,免得再吓到他们,所以我只能选择不打电话,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一个人抱着熊猫玩偶说了好一通话,这才抱着熊猫睡去了。

  梦中我又做了同样的噩梦,梦到爸爸最丧尸杀害了,母亲带着我逃离这里,寻找救援,我再一次被梦中的丧尸吓醒,尖叫声引来了母亲和父亲,他们安慰着我,保证晚上会陪着我睡,我这才安心了一些。

  末日?这就是末日了吗?我好怕,希望一切都是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