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疯魔
九姑娘2021-07-22 09:574,123

  看着狐族的赴死,月溪悲痛难忍。可想着他们临死前的那句保重,想着如今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的落花岭,她的双眼之中流出了血泪。

  “青娆,君梧,我在此立誓,只要我还活着,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让你们为落花岭狐族陪葬!”月溪通红的双眼哑声说道。

  青娆毫不在意的笑出声,满是鄙夷的问道,“哈哈哈……月溪,该不会是落花岭狐族被灭族,让你大受刺激失了心智吧!就凭你?也妄想对付我?”说着,青娆脸色一冷,狠声说道,“我倒要看看,都已经穷途末路了,你要怎样活下去!”

  话音落地,青娆抬脚缓缓的朝着月溪而去。看着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月溪,青娆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颌,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放心的走吧,我很快就会送那些被你藏起来的狐族去和你团聚的!”

  “青娆当心!”突然,君梧着急不已的声音响起。

  青娆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她急忙朝后退去,可月溪手中的匕首已经狠狠的刺进了青娆的侧腰。

  “去死吧!”月溪声嘶力竭的吼着,周身的杀意竟是将青娆震住了。

  可下一瞬,赶来的君梧一脚踹在了月溪的身上,将她生生的踹飞了出去。

  “青娆,你怎么样?”踹飞月溪后,君梧紧张不已的看向青娆,检查着她的伤势。

  青娆低头看着侧腰的伤口,皱了皱眉头,说道,“没事,先杀了她!”

  君梧怒气上涌,转身朝着月溪看去,冷声道,“念在落花岭狐族宁死不屈的份上,我本是不想与你为难的。可你不该伤了青娆。”

  月溪收起了手中染血的匕首,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着说道,“君梧,你真可悲!明知道青娆心里根本没有你,她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在利用你罢了,你竟然还……”

  “君梧,你还在等什么,杀了她!”听到月溪明显在挑拨离间的话,青娆愤怒的出声吼道。

  “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

  月溪话音刚落地,君梧和青娆就满眼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月溪脚下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传送阵法。

  传送阵法可以在瞬间将人传送到千里之外,却因为画阵和催动需要不少的精力和时间,因此早早的就被妖族舍弃。就连人族那些修士,不到万不得已也很少有人用。

  是以,青娆和君梧完全没有想到月溪会来这一招。

  可是,月溪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将这传送阵法画出并催动的呢?

  不等青娆和君梧想出个所以然来,月溪的身影便从他们的眼前消失,她脚下的传送阵法也瞬间消散,让他们根本无从推断月溪究竟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看着月溪消失的地方,青娆气的周身妖力乱窜,许多离她距离近的妖军都无辜被波及到。

  君梧叹了口气,走到青娆的面前,轻声安抚道,“没关系的,落花岭已经没了,狐族也差不多死绝了,月溪就算逃了,也掀不起任何的风浪来。”

  青娆的情绪被安抚下来,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悬赏整个妖族,我要月溪的妖丹。”

  “好,我去安排。”君梧轻声应道。

  千里之外的一片荒地,月溪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了生机似的。过了许久,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落花岭狐族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云水,落花岭狐族已经按你的要求全力护着她了,你为何还要撤了对落花岭的保护?”

  “灼华,你既已和落花岭结盟,为何在落花岭求援的时候见死不救?”

  “初宸,你要落花岭的妖王之位,我毫不犹豫的给了你。可如今落花岭遭逢大劫,你去了哪里?”

  “……”

  沙哑的声音从月溪所在的位置传了出来,仿佛是历经委屈后的低语,又仿佛是无比绝望时的控诉。

  落花岭在火海中化为废墟,被凤凰谷拒之门外,跟着她的好不容易从落花岭杀出来的狐族因为保护初宸自我了结……一幅幅画面不断的出现在月溪的脑海中。

  “啊……”一声凄厉的嘶吼从月溪的嘴里传出。

  下一瞬,有漆黑的雾气从月溪体内溢出。随着她情绪越来越崩溃,那黑气便越聚越多,不多时,便将她整个包裹住了。

  与此同时,幻国神庙,被凌霄留在了初宸旁边的那一张长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灭掉了落花岭,青娆和君梧带着气势大涨的妖军继续朝着虞山进发。

  虞山血池。

  满身伤痕的灼华静静的躺在血池中,他的身旁,是行露从修罗山带回来的冰棺里的人。

  那人穿着一身喜服,容貌和灼华一般无二,若真要说些区别,约莫是周身的气势。即使是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的生气,他全身上下也充斥着一股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威压。

  “这当真是冥神驭殇?”虽然已经问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可看着那穿着喜服的男人,又看看一旁的灼华,柏舟的脸上还是遮掩不住的惊讶。

  行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血池,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仿佛是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似的。

  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的柏舟也不在意,继续自顾自的低声感慨,“这说出去,谁敢相信!我竟然稀里糊涂的在冥神转生的麾下追随了这么多年,还差点……”

  想到初宸,柏舟皱起了眉头,看了行露一眼,见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压低了声音嘀咕道,“也不知道小狐狸那边怎么样了,月溪到现在也没有音信。”

  思来想去,柏舟心头不由的生出了许多烦躁。见血池这里也用不上他,他转身便走了出去。

  刚出了血池,柏舟就被一个一直等在外面的小妖拦住了。那小妖满脸着急的看着他,说道,“落花岭出事了。”

  “你说什么?”柏舟一惊,厉声追问。

  那小妖一惊,急忙将落花岭被桐山和千壑山围攻,并传来急训求救的消息如实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柏舟气急,怒声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不早说!”

  那小妖被柏舟吓得一颤,急忙解释道,“是行露妖将吩咐的,不允许任何人擅自闯入血池。”

  闻言,柏舟一愣,转头朝着血池的方向看去,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半晌后,他无奈的低叹一声,“行露啊行露,这一次,你真的误了大事了!”

  随后,柏舟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看着面前的小妖,厉声吩咐道,“立刻吩咐虞山所有妖精,竭尽全力寻找落花岭幸存狐族下落,务必将它们完好无损的带回虞山,不得有误!”

  那小妖领命而去,可没过多久,又神色匆匆的返回。

  柏舟看着面前的小妖去而复返,皱着眉头问道,“又怎么了?”

  那小妖大口喘着气,着急的说道,“是桐山和千壑山的妖军,他们已经到山门处了。”

  柏舟一愣,下一瞬朝着虞山山门的方向看去,冷声道,“青娆!我还没有去找你算账,你倒好,竟敢自己送上门来。”

  突然想到了什么,柏舟看着面前的小妖问道,“明幽呢?”

  小妖摇了摇头,说道,“自从上次明幽大哥说去桐山取一些旧物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听到这话,柏舟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片刻后,他周身妖力大盛,黑红色的光雾瞬间出现在了虞山的高空。紧接着,柏舟的声音传入了虞山所有妖精的耳中,“所有妖族听令,立刻随我山门迎战!”

  当柏舟抵达虞山山门处的时候,虞山妖军已经集结完毕,正在山门处与桐山和千壑山的妖军对峙着。

  “柏舟,怎么是你?灼华呢?难道……真的如传闻中那般,灼华落在了幻国猎妖师的手里?修为全失?所以才让你来应战吗?”青娆看向冷着一张脸的柏舟,满眼轻蔑的笑意。

  “区区桐山和千壑山,虞山还不放在眼里,又何须王上亲自应战。”柏舟冷声回应。

  青娆轻笑一声,说道,“是吗?我还以为灼华是害怕了,所以躲在虞山当起了缩头乌龟呢。这样吧,你去给灼华通传一声,只要他来见我,将我伺候的满意了,说不定我一开心,就收兵了。”

  随着青娆话音落地,桐山和千壑山的妖军立时发出了一阵满是嘲讽的哄笑。

  虞山妖军中有不少妖精顿时面色铁青,恨不得立刻上去堵住青娆的嘴。

  柏舟却丝毫没有被激怒,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怎么,你们率领妖军千里迢迢赶到虞山,就只是为了在这里逞口舌之快吗?”

  “逞口舌之快?柏舟,你当真以为如今的虞山,还是当初那个让一众妖族畏惧的虞山吗?”

  紫玉死在了甘棠的手里,甘棠因此离开虞山,明幽被困在了桐山,灼华又失去了全身修为,生死不明。如今的虞山,仅凭柏舟一人支撑,哪里还成得了什么气候。至于那个同样位列于妖将的行露,传闻中虽然厉害的很,可谁也没有看到他真正的出手过,谁知道是不是言过其实。再说了,如今桐山和千壑山的妖军包围了虞山,也不见那行露出来,怕是也就那么回事了,根本不足为惧。

  这般想着,青娆越发的得意起来。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虞山被她攻下,灼华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一幕了。

  一瞬间,青娆心头生出了无限的快感。她看向柏舟,盛气凌人的说道,“柏舟,你若是现在让开路来,将虞山和灼华拱手送上,我倒是可以考虑对你既往不咎,让你日后在桐山依然享有现在的地位。”

  柏舟嗤笑一声,道,“痴人说梦!”

  话音落地,柏舟抬手一挥,冷声喝道,“虞山众妖听令,犯虞山者,全力诛之!”

  随着这一声号令,虞山妖军瞬间出动,和桐山千壑山的妖军缠斗在了一起。

  柏舟也在顷刻间动身,凝聚妖力朝着青娆和君梧攻击而去。

  青娆和君梧毫不示弱,立刻迎战。一时间,虞山山门处地动山摇,厮杀声大震。

  酣战三日,虞山山门外堆积了无数的尸体,有桐山和千壑山的,也有虞山的。浓郁的血腥味四处飘散,几乎覆盖了虞山方圆数十里地。

  看着死伤大半的桐山和千壑山妖军,浑身染血的柏舟看向气息不稳的青娆和面色发白的君梧,笑着问道,“若是你们现在收手,我或许可以考虑给你们留下一个全尸。”

  听着柏舟的话,青娆怒极,她早就知道虞山妖军很强,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能强到这种程度。这几日,她和君梧带来的妖军死伤大半已经让她烦躁不已,连着三天,她和君梧两人联手,愣是没有对柏舟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她更是心神大乱。如今看到柏舟脸上那刺眼的笑容,她双眼发红,如同魔障了似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如何,一定要攻下虞山。就算是死,她也要亲眼看到灼华在她面前跪地求饶。

  深吸一口气,青娆全身妖力大涨。

  正在和柏舟缠斗的君梧察觉到,立时转身看了过来,见到青娆手上的动作,脸色大变,急忙出声阻止道,“青娆,快住手!”

  可青娆已经疯魔了,哪里还能听得到君梧的劝阻。

  不过眨眼的功夫,青娆周身青光大绽,直冲云霄。

  不多时,青娆周身青光散去,她身后也多了气势逼人的一男一女。

  “真没想到,如今的妖族竟然还有人会使这召唤术。”穿着一袭暗红长衫的女子看着青娆,脸上尽是戏谑。

  另一个穿着暗红长衫的男人四处看了看,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青娆的身上,一脸冷然的问道,“召唤吾等前来,你可知是何后果?”

  青娆看着面前的两人,脸上的疯狂之色渐盛,抬手指着面前的柏舟和他身后的虞山,满眼阴狠的说道,“我要你们帮我杀了他,杀了虞山的所有妖族,我要让虞山妖王灼华跪在我面前,后悔他往日里对我的不屑一顾。只要你们能做到,你们想要什么,我全部答应。”

  那两人相视一眼,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意,随后说道,“如你所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皎皎白狐栖花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皎皎白狐栖花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