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寂寞嫩大爷
一毛儿2021-08-12 10:232,853

  从大厅的侧门走进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踏着神虹飞上前台巨大的浦团落坐,湛湛眸光淡淡的扫过台下众人,眼神微微在尧慕尘脸上停顿时了一下,而后平静地移开,声音洪亮地为大家传法。

  老者神色平静,讲的很仔细,凡是修炼时遇到的各种情形都涉及到了。

  一个时辰后传法结束,他的眸光淡然,面无表情的望向台下的学员,道:“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如果没有问题,今天的传法到此结束。”

  台下有学员忙向他讨教问题,都得到了耐心细致的解答,而后不见有人再提问,老者飘下蒲团踏虹而去。

  “唉,这些万长老都已经教过我们了,真是枯燥无趣。”小胖子江福生不满的嘀咕。

  “不要好高骛远,师傅既然要求我们来听大课,自有他的道理,把基础打得厚实些没啥坏处。”尧慕尘笑着安慰他。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都按时来上大课,很快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妙处,老者会结合经法讲到自己修行的许多心得体会,修行中每个人的想法不同,道路也难免千差万别,这些经验可避免在修行时走入误区,为修行大大节省了时间,能受到启发后迅速提高修为,这都是些难得的保贵体验。

  在这里他们与白玉京、滕一郎和尧族天才等人照过几次面,大家只是冷漠的隔空相望,未发生任何的交集。

  在月未的最后一周,长老传法结束时大手一摆,数十道光华射下,落在尧慕尘和江福生等人的手中,每人的手里立刻多了一个白色小玉瓶,晶莹剔透,打开瓶盖有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里面是一粒淡褐色的药丸。

  “这是学堂发给大家的大神丸,是专门帮助修炼丹田的补药。以后每两个月会发一粒。”

  丹田是滋养全身的重要部位,故有“无火能使百体皆温,无水能使脏腑皆润,关系全身性命,此中一线不绝,则生命不亡”的说法。

  修士需要丹田提供海量的精气,必须不断想方设法的开辟壮大丹田。

  尧慕尘小心地把药瓶收藏起来,江福生见状也收了起来,方才他差点给一口吞了。

  “前边那两个蠢货给我站住。”尧慕尘和江福生刚刚走到波光粼粼的湖边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断喝。

  从后面追来四人,正是那晚被他们修理过白玉京等人,刚刚在上大课期间他们一直冷目相视。

  方才尧慕尘在礼堂里就感觉到了几人的异常气息,因此一直小心的防卫着,现在他们果然是找上门来了。

  “小子,你们又想吃我的香饽饽了吗?”江福生眯着小眼笑嘻嘻的看着来人问道。

  那四人闻言在离他们十几步前停住了脚步,白玉京一脸的冷笑,俊目里一片阴寒,“依靠外物算什么本事?有种的拿出真本事来。”

  “对了白哥,我想起来了咱不用怕他那臭蛋,学堂里有规定在校内不经过允许不准使用任何外物,违者会被开除。”四人中的一个矮个黑少年突然咧嘴笑道,并率先向前走来。

  “坏了,那我的阵法也不能用了吧?”神鸦道士小声嘀咕,此刻它牢牢的挂在尧慕尘黑亮的发丝上。

  “你有哪不舒服?”尧慕尘大眼忽闪,面露微笑,他不想在学堂里惹麻烦,却也不介意来点小热闹。

  白玉京双手抱胸斜睨着他们,道:“也没什么,我听说你是个不能修炼仙法的废物,那大神丸给你用纯属浪费,不如送给小爷。今后只要你按时把宝药给我送来,小爷就饶你一死,你看如何?”

  他现在的修为已接近灵运镜中期,这种不能修炼的废材在他的眼里连蝼蚁都不如,取他性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原来如此,想要大神丸那就上来拿吧!”尧慕尘黑眸闪闪哈哈大笑,晃动着手中的白瓷瓶,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让我来修理这个废材,”刚才说话的小个子黑少年抢先一步冲了上来,他劈手打出一道白芒,在空中演化成一柄黑色的巨大大铁锤,裹着“呼呼”的风声,“轰”地一声砸向尧慕尘的头。

  尧慕尘暗自调转内力,身体微动忽悠一步跳出,大铁锤一下砸在了地上,地面被他砸出了个半米多深的大坑。

  小个子黑少年一击成空,立刻感觉到了不妙,急忙抽身想走。

  可是已经晚了,尧慕尘身如电闪已到了黑小子的背后,伸手一把揪住他披散的头发。

  “啪,啪,啪。”就是一顿大耳光,直扇得他眼冒金星,两耳嗡嗡,嘴角鲜血飞溅,发出惨呼。

  紧接着一伸手掏出他怀里的白玉药瓶收了起来,抓住他在空中猛抡两圈,小个子身体化成一道优美的弧线飞了出去。

  “噗通”一声这黑小子载进了清澈的湖水里,惊得湖面上的天鹅、仙禽等大叫着四下逃窜。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快得根本让人来不及回应。

  “爽,过瘾呀!”神鸦道士尖细的嗓音徒然在空中响起。

  “丑八怪仗着有点蛮力也敢得瑟,看我来打你个落水狗。”白玉京瞪眼大喝一声,纵身跃上高空右手挥拳而出,那拳头在空中徒然成一座黑漆漆的小山,夹着隆隆的风声迎面向尧慕尘轰下。

  尧慕尘冷笑着双脚稳稳的站在原地,只把左手捏成拳头,迎面轰出。

  围观的众人见状无不替他担忧,那白玉京的拳可是法力所化,威力无穷,他这样以肉体去硬拼,无遗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而已。

  “轰”

  “咔嚓……啊”空中炫光荡漾,小山似的巨拳被击碎,白玉京的右手臂断裂,惨叫中整个人倒飞而去,“噗通”摔到地上。

  而尧慕尘眸子阴冷,面无波澜稳稳的挺立在原地,他的双脚陷入地下几厘米深,脚上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紧接着尧慕尘向前猛窜几大步,身如电射瞬间欺身到了白玉京的跟前,探手揪住他的衣领拖至近前狠狠地赏了他一顿巴掌,那张肿胀的小脸再也看不出原来的英俊模样。

  如果不是学堂有规定,尧慕尘一定会活劈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唉,那不是白氏家族的白公子吗?谁这么狂还敢去动他?”

  “嘘,小声点,没看见那个小黑白脸吗?力气大的惊人!刚才把一座 小山都给崩碎啦。”

  “那么小的破孩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你不是在替他吹牛吧?”

  “你他娘地瞎啊?没看见那下陷的地面吗?蠢货都给我滚一边去!”人群里突然有人发出大声叫骂。

  “那不是不能修法的丑八怪废材吗?他把白公子打败啦?怎么可能?这个白公子可是灵运镜中期了,削他应该如捏蚂蚁般简单呀。”

  “别乱说话,小心一会儿连你也给修理了。”

  围观的人群不断发出一阵阵翁翁的议论声,有人惊呀,有人不服,但大多数的人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围观,毕竟这修士的生活太过单调乏味枯燥,而他们也不过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能有好戏看大家就开心得不得了,简直就像过大年一样欢乐。

  “你?怪物……早晚有一天……我……我要杀了……你……”白玉京眼神怨毒,浑身颤抖着咬牙切齿的发狂, 血水不断从嘴角溢出。

  从小到大他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急,我等着你。”尧慕尘大眼忽闪着冷笑,满不在乎的伸手把他身上的白玉瓶掏出收了起来,随后一手揪起他的衣领子。

  “噗通”扬手抛进了微波荡漾的大湖,溅起大片白茫茫的水花。

  “这臭小子有一身的蛮力,我们不能和他硬拼肉体。”对面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散发出灵感境大圆满的修为来。

  刚才他们仔细观察过,尧慕尘确实不会使用法力,他的一招一式都是武夫式的硬打硬拼,不过这家伙的蛮力也确实有点惊人,不免让人心生寒意。

  “喂,你们还要不要大神丸啦,不来拿我可要走了。”尧慕尘笑嘻嘻的晃动手里的白玉瓶望着剩下的两人。

  “哎呀,该咱活动活动筋骨了吧?真寂寞。”旁边的小胖子江福生撸起袖子呲牙道,他有点眼馋那两瓶大神丸。

  “寂寞嫩大爷地,有宝药还不快冲。”神鸦道士冷笑着嘲讽,它早看出了这胖家伙的小心眼子。

  “啊呸!”江福生被人看透心思恼羞成怒,回头狠狠地瞪了它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