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两根雪白的翎羽
一毛儿2021-08-12 09:122,479

  “这水竟然是凝固的!”尧慕尘立刻感觉到了这碗里的水很有些神秘蹊跷。

  “那这只破碗去了哪里?”惊异之下,尧慕尘立刻全身查寻,他的体外除了几片烂树叶别无它物,又凝神向丹田内看去。

  “那……那是它么?可……可怎么会这样子?”尧慕尘内视丹田,赫然发现在丹田的界门处,有一块雪亮的物体立在阳界这边,竟然将大部分界门都给堵住了。

  尧慕尘横看竖看,怎么也看不出这到底是一块铁还是一块石头,虽然它只有拳头大小,但能明显感觉其份量重得异常惊人,此刻尧慕尘都感觉到了肚子里似有万斤重的小山压在那里。

  暗道:难怪我总是感觉异常的疲倦不堪,还以为都是那一吼之后造成的,原来与肚子里的这个异物的存在也有关联!那么它到底是何时进去的?又是怎么进去?百思不得其解!

  尧慕尘愁眉苦脸地试着运转体内的灵力,想将此物排挤出丹田,一个时辰后终告失败,他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不但未能移出此白色亮物,还使得它更加贴紧了阴阳界门,使原本就灵气流动不畅的界门,现在只余下了一丝缝隙,这点灵力勉强能维持灵感境中期的修为。

  “唉!唉命苦啊,师傅拼着性命帮自己打开了界门,却不成想又被这外来异物给堵上了,虽还能修练……可是……难道说这是天意?可是我不服!啊……”尧慕尘连连叹惜后,终于忍不住心底的压抑,疯狂地悲鸣嘶吼起来,身体在山洞内上窜下跳,又折腾起来……

  两个时辰后尧慕尘终于精疲力竭的放弃了所有的尝试,喘息中重新盘膝坐下来,“特么的!这身体是我的!只要我不断提高修为,早晚有一天会把这该死的东西踢出去,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尧慕尘心境平稳后,叹息着将洞口布下简易的防护阵法,立刻闭目修练,现在这界门被堵得只剩一丝缝隙,灵气运转起来异常的吃力,只是在他强行运转十几个循环后,竟意外地发现灵力虽然少,但那丝灵力的力度却变得更加强悍。

  “难道是这异物的关系?”当下尧慕尘凝神继续修练,很快便进入了灵空状态,一层氤氲的淡金色云雾将他包裹起来,在他的头上有一条十丈长的漆黑的长龙和一只血色的凤凰盘旋,并有隆隆的电闪雷鸣伴随其间,甚是惊人。

  神鸦道士一直静卧在草窝里,没有任何的动静。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间一个月过去,这日尧慕尘腰间的令牌发出震动,不多时他缓缓的睁了眼眸,两条如电的眸光刹那照得石洞内雪亮,“噌”地站起身来,从他身上爆出一层噼噼啪啪的清脆的电弧,刺目的电光充满了整个石洞,使得洞壁发出轻轻的震颤,他浑身似有用不完的力气。

  尧慕尘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脑后,脸上的灰色也变得更浅,身材修长比之前也长高了一些,体表有少许的黑色物质溢出,淡金色的霞雾飘荡在他的四周,散出淡淡的清香。

  “唉!”他有些失意地发出长叹,修为还是停留在灵神境后期,没有丝毫的长进,在这一个月里他的幻灭天功升至四级,精钢经还是五级没有突破,

  他本身的阴阳体消耗的灵气巨大,再加上修练精钢经消耗也很大,在从灵神境中期他就消耗了十几斤血灵石和一些老药才勉强进入后期!

  而今他没有了血灵石光指望剩余不多的几株老药尤其是界壁中还有一块异物阻挡灵气运转,修为根本不可能晋升。在这期间他把炼制的初级补灵丹吃了一些不见有丝毫的成效,只把幻灭天功勉强的晋升了一级。

  尧慕尘无奈中取出令牌,上面出现一条讯息:最后三个月到南部的鳄泥塘去夺宝,收集红色骨头,试练结束时按猎取的红骨数量确定考核成绩,择优录取前六十名弟子。

  尧慕尘抬头看向神鸦道士,它还在昏睡中,他上前去试了试它的经脉,血脉很是旺盛,这家伙似随时都可能醒转过来。

  尧慕尘坐下研究药草宝典,他准备找时间开始炼制中级补灵丹,只要能炼出中品以上的补灵丹,他就可以继续修炼了,因为中品以上的中级补灵就相当于血灵石。

  在十五天后的清晨,神鸦道士大叫一声音醒转过来,身体一轱辘爬了起来。

  “这是在哪里?”它奇怪的转动着小眼睛,神色有些迷糊的打量着四周。

  “你醒了?咦……鸦子你的头上长出毛毛啦!”尧慕尘转头望向它,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异,只见那神鸦道士光秃秃的头顶一下长出两根雪白的翎羽,足有一尺多长,银光闪闪,看上去就不俗。

  “毛毛?”神鸦道士疑惑间伸手摸上头顶,手立刻触到了两根光滑粗硬的羽毛。

  “呱!哈哈……呱呱呱!俺的神羽终于长出来了!哈哈……”神鸦道士兴奋地爆出大笑,激动得手舞足蹈,冲过来竟在尧慕尘的腮帮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喔……喔!你个死变态的鸦子,啊呸!滚远点……”尧慕尘厌恶的狠狠擦了下脸,向它瞪圆了大眼。

  “哈哈……俺威武的神羽啊!” 神鸦道士丝毫不理会他投来的嫌弃眸光,咧着大嘴得意地掏出小镜子和小梳子自顾自的忙了起来。

  “臭道士,当心别把毛梳断了!”尧慕尘愤愤然,自己最纯洁初吻竟然被这个死鸦子给污染了,他真的很窝心啊!

  “对了,大兄弟,俺地绿宝怎么样了?”神鸦道士停下手里的动作,一双圆眼睛骨碌碌地转向尧慕尘,眼神里敛满了关切。

  “喏,你瞧瞧吧!这小家伙好似吃宝药给撑着了,一直昏睡不醒。”尧慕尘掏出虚空宝盒递给它,让它眼见为实,以免总是挂念着。

  神鸦道士接过宝盒打开,只见在那朵晶莹剔透的黑色大花蕊里,拇指粗的翠绿小蛇盘成一小团,全身被一层金灿灿的霞辉笼罩着,还在呼呼大睡,一股淡淡的清香从它的身上溢出,使人心神荡漾,无比的陶醉。

  “嘿嘿,俺的乖宝蛋,好好睡吧!”神鸦道士乐呵呵地小心合上盖子,郑重的交还给了尧慕尘。

  “大兄弟,俺以后会帮你采更多的宝药来!”它微笑着看向他,小脸上挤满了歉意,有些心虚的讨好道。

  “哈哈!自家人不必在意。”尧慕尘不在意地咧嘴一笑。

  “胖子他们呢?”神鸦道士又照了照头上的白翎后收起了镜子和小玉梳,很神气地背负起双手,从它身上散出灵神境中期修为的波动,此时它非常乐意看见江福生那种羡慕的眼神。

  “连这家伙也是中期修为了!看来那枚果子果然是不凡啊,”尧慕尘有些羡慕的瞅着它。

  “哎大兄弟!俺知道嫩在想什么,俺现在的修为虽然不低,但俺的法力还是太弱离不开寒气,俺的专攻可是法阵啊!现在连最简单的法阵还都没能刻入体内呢!”神鸦道士的小脸立时变得阴郁,叹惜中展开肉翅飞落到他的肩头上。

  “你说什么?你要把法阵刻入体内?这是什么功法?”尧慕尘一脸惊异,不由得瞪大的眼睛。只听说灵气入体,可从没听说过还有人要在体内刻什么法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