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这么弱?
一毛儿2021-08-11 22:372,312

  “香花朵朵开!”同一时间里小胖子手心黑光爆出, 瞬间化成漆黑的粘稠液体向他们兜头罩下。

  “啊……好臭!”

  “我的脚动不了了……臭死了……”

  在白光来临之际白玉京身上的一块黄色玉坠突然发出一层朦胧的光幕,将他和身边的黄衣女子罩在了里面,同时将降落到跟前的黑色粘稠液体尽数崩散,这是他才让人从家族里送来的防护灵宝。

  旁边其他的人除了一名灵运境修为的人被淋了一身粘液后还能移动外,剩下的人都被牢牢的固定在地上发出惊叫。

  “嗯?他能动?”江福生低声惊呼出声。

  “我这法阵只对灵运境以下修为的起作用。”神鸦道士低声传音,同时快速变成一粒黑珠挂在了尧慕尘的发丝上。

  “死胖子,今天白爷叫你跪下来,磕头叫爹!”白玉京大叫一声冲了过来。

  “口气好大呀!也不怕风大闪了大舌头。”尧慕尘冷笑着迈步冲上前。

  “阴阳鬼,给我跪下!”白玉京爆喝中身体化作一丈多高,抬起一只大脚朝着尧慕尘的面门轰然踏下,爆发灵运境气息。

  “刷”尧慕尘单脚点地,身体刹那冲上高空。

  “你做梦”同时双手捏拳使出极光之术中的神光霹雳,向白玉京胸口轰去。

  “轰”白玉京的大脚踏空,没入地下半尺,震起大片尘土来。

  白玉京眸色一沉,知道此人力气过人,不敢硬接呼啸而至的拳头,快速躲闪时手心白芒闪烁,幻化出一把五尺长的银枪向尧慕尘呼啸而去。

  尧慕尘一拳落空,身体在空中急转,朝迎面而至的锋利长枪举拳直接砸下。

  “熊霸天下。”

  “轰”火花迸射,轰响中“咔嚓”一声银枪崩断飞向高空,眼见那白玉京的手臂寸寸断裂。

  “啊……噗嗤……”他的身体倒飞出去并迅速萎缩回了原形,惨叫中张嘴喷出一串血花。

  “吧唧”跌落到一块岩石上,全身抽搐。

  “我都说了,最好不要做梦!”尧慕尘拍拍手淡然落在地面上,黑亮的眼眸有些同情的瞅了瞅蜷缩在远处地上的白玉京。

  “丑脸,敢伤我弟兄!”那被淋了一身黑粘液的青年男子大吼冲了上来,劈手化出一杆黑色五齿叉刺了下来,敛出一股灵运境威压来。

  他对这个不能修行的丑脸居然把白公子给击败,实在是不能信服,认为此人不过是凭着力气大取巧侥胜而已。

  同时那与白玉京同行的黄衣女子惊呼之下,纵身跳入高空向尧慕尘杀来。

  “敢动我师弟,你是找死来了!”杨子豪俊目冷厉,一步冲了过来,同时双手捏刃,一道青光射出,转眼间变成一面青色盾牌冲向刺来的黑五齿叉。

  “轰”震耳欲聋的轰鸣中,眼见青色盾牌扭曲变形,而那黑五齿叉也“嗖”的一声崩上天空,两人脸色苍白均喷出大口的血水,身体摇晃着倒退了几步,江福生冲过去扶住了杨子豪。

  与此同一时间里,黄衣女子身形冲到,张口吐出一条十丈长的青龙飞向尧慕尘,血盆大嘴喷出大片青色烈焰,火焰过处空气被灼烧得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

  尧慕尘疃孔骤然收缩间,手里出现一个漆黑带着裂纹的圆形药炉,瞬间暴涨到一丈大小,只见他身形闪动间跳进黑药炉子里。

  “轰”那黑药炉居然凌空飞起,裹着大片罡风迎面冲向空中的青龙。

  “这么破的药炉也敢用?”众人眸光闪烁,就连那滕一郎此时也被这里的动静吸引,凝目注视。

  “大哥,我们趁机收拾了这个丑八怪。”尧昊辉低声对哥哥传音。

  “不急,一会儿见机行事。”尧昊熠点头回应。

  只见空中的黑药炉被青色的烈焰缠绕,滔天的火焰漫延出的炽烈的高温使山峰上的岩石不断发“咔咔”的碎裂声,附近地面上的大树都枯黑化成了灰烬。

  而那药炉子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上面密布的裂纹不但没有继续扩大,反而溢出莹莹祥和的光彩,衬托得此药炉愈加不凡。

  “轰隆隆”黑药炉子缠着冲天烈焰撞上咆哮的青龙,巨大的轰鸣中只见那青龙在悲吼中暗淡消散,黄衣女子凄厉惨叫中倒飞出去,身体撞在一块巨石下,喷出一片血水,苍白脸上的俊秀眼眸里溢出一丝不甘光芒。

  “哐当当”黑药炉子从高空中坠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停下,尧慕尘面色苍白的从里面爬了出来,张口吐出一口的血沫子来。

  “废物也敢张狂?” 尧昊熠身随声到,说时迟,那时快五尺长的亮闪闪大刀凌空向尧慕尘劈下,波动出灵运境初期修为。

  同时尧昊辉也大吼一声举刀跟着冲了过来。

  尧慕尘冷哼一声,黑色药炉子眨眼间化作了磨盘大小被他抓在手中,单脚点地,猛然大喝一声:“滚回去!”身如电射冲入空中,抡起手中的黑药炉子砸向小山般寒光闪烁的银刀。

  “特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江福生抢先一步,挥手中一道黑光冲入高空,“轰”漫天臭烘烘的粘稠黑液罩了过去。

  与此同时神鸦道士也手心白芒飞出:“给我定!”

  “嗡”一片白芒笼罩在尧昊熠和尧昊辉身上,并尽数崩散了落下的黑液。

  “轰”黑炉落下,“咔嚓”火星刺目,银刀在轰鸣声中崩断,一半飞入远处的丛林,“当”另一半直接掉落到地上,而尧昊熠喷着血花倒飞出去。

  尧慕尘眼子开阖间,断然咬破了舌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落到地面时“蹬、蹬、蹬”脸色苍白地倒出好几步去后,然后瘫坐在了地上。

  远远观望的滕一郎见此景况白净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这么弱!同时冷漠的调转了眸光不再理会此处。

  同一时间里,杨子豪和小胖子江福生冲到尧昊辉跟前,虽然那粘稠的黑液被光幕挡住,但他的修为是灵感境大圆满,此刻被法阵牢牢的定在地上动弹不得。

  杨子豪劈手夺下他手里的长刀,一拳轰在尧昊辉的面门上,顿时血流满面,在眩晕中他又被江福生扇了一顿大耳光,俊脸血肉模糊,惨叫中牙齿和着血水不断喷出,惨不忍睹,直至他求饶,两人才又踹了几脚后得意地离开。

  站在远处的风舞秀目阴寒,眼见尧族兄弟被人修理,依然冷漠的站在那里,若在平时她也许会出手相帮!

  但此时正是圣药即将成熟之际,她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影响这难得的机缘,眼下她需要防备的目标是那个滕一郎,而不是这个废物!况且她看见那丑脸也已喷血受了内伤,一会圣药到手后若她愿意可随时解决了此人。

  “嗡” 突然天空被耀眼的紫芒覆盖,虚空剧烈颤抖,云雾翻腾,异香刺鼻,所有人都神色震动,屏息凝目观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