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几人能淡定
一毛儿2021-08-12 10:172,046

  像尧族那样的世家都无法得到的东西,现今听说竟然得到了,又怎能不叫他感到万分惊骇呢?

  “哈哈,运气而已,我找到虎骨香草回来的路上,偶然听说东海的神龙殿出世了,我便急忙赶了过去。咳咳……侥幸中得到了这件宝贝,才延误了回来的时间……咳咳。”北寞山人的嘴角又溢出一抹血沫。

  虎骨香草生长在百年虎王的巢穴上,具有洗筋换髓的特殊功能,极其珍稀难得,普通人根本无法采摘到。

  而那龙髓精更是传说中的宝物,据说是东海龙王涅槃失败留下的精髓,它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保持血气旺盛,从而长生不老,是令世间众人疯狂的少数几种珍稀长生药之一。

  “爷爷,您受的伤很重吧?”尧慕尘躺在床上看不到他的腿,但看到老人吐了黑血,不免紧张担忧地询问。

  “不碍事,虽然受了点伤,但是得到这件宝贝也值啦!”北寞山人微笑着望着床上的孩子,眼神精亮透着慈爱。

  张中然无声地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然后动作麻利地找出干净的衣服,又弄来了一大木桶热水来想帮他洗洗澡。

  “我自己可以,家里的药草都用得差不多了吧,回来的路上我又准备了一些,你用铁木去准备煮药汤吧,咳咳……”北寞山人拒绝了他的帮助,并随手掏出储物袋递给他。

  铜鼎里的水沸腾了,大鼎上水汽里缭绕。北寞山人换好衣服走出来。

  “中然,我已启动了防护大阵把山门密闭,暂时不要外出了,以免惹来麻烦。”

  “大哥,难道是有人眼红我们的龙髓精?”

  “这也是人之常情,在这种能叫人长生不老的宝药前,有几人能保持淡定?我们必须多加小心,抓紧时间给慕尘洗髓换骨。”

  北寞山人不由得叹息,他深入神殿得到宝药,一路上也不知闯过多少生死险境,费尽了周折才绕道赶回来,其中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张中然神色郑重的点点头,嘴里酸楚,心底涌起一股热潮。

  北寞山人按照药方把其它几味副主药扔进鼎里煮着,随后打开玉盒把一株一尺多长的深蓝色开着一双小白花的植物拿了出来。

  空气中立刻弥漫着阵阵浓郁的香气,让人通体舒泰精神振发。它喷薄着幽幽蓝色霞光,通体晶莹剔透,像是由玉石雕刻而成。

  北寞山人从上面摘了几片叶子扔进沸水里,剩下的药株用玉盒重新封存起来。

  大鼎里热气腾腾,药香扑鼻,隐约有白虎的影子在蒸腾的雾气里咆哮,原本红褐色的汤汁也变成了鲜红色,粘稠得像刚流出的鲜血,看着异常惨人。

  “咳咳……先凉下药汁,我去给慕尘疏疏经脉,差不多了就叫我们。”北寞山人叮嘱着,回身走进房间。

  他试着调整孩子全身的经脉,虽然经络有所改善,但很多地方还是不通,无法进行全身大循环。只能先进行局部疏通,而后再一步步破除阻碍以达到周身血脉的畅通。

  北寞山人将一丝精气注入尧慕尘的体内,一股灼热的气流咆哮着冲向封闭的经脉。

  尧慕尘黑白分明的小脸上立刻挂满了汗水,身体里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使他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扭曲,小小的身体发出剧烈的抽搐阵颤,他紧咬着嘴唇不吭一声,小嘴唇上渗出一片血珠。

  他看见了老人的断腿和他吐出的鲜水,爷爷为了给他治病不惜差点丢掉性命!在心底涌动着感激的热浪,死过了一回的人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那些封闭的经脉经过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冲击,一丝细微的热气开始在他体内慢慢的流淌,有些地方的经脉开始沟通。

  这时张中然走进茅屋:“大哥药液已经好了。”

  北寞山人收回内力气喘吁吁地道:“好,把慕尘放进去吧,要小心固定好他的身体。”

  “大哥放心吧,有您做的皮套呢。”张中然咧嘴呲牙一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露出了笑意,小主终于有救了,他真的很开心。

  在滚烫的药汁里尧慕尘努力睁大眼睛,身体里似有千万只虫子在嗜咬着他的肌肉、筋脉和骨骼,小小的身体发出猛烈的抽动,紧咬着牙的嘴里溢出低低的闷哼。

  这种剧痛,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要碎掉被磨灭了,嘴唇被他咬破,冒出的血水流进黑红的药液里。

  “中然,可以再加火了,咳咳……慕尘要保持清醒,如果实在受不住了就说声,咳……”北寞山人拄着铁棍站在旁边,双眸仔细地观察着药汁的变化,不停地咳嗽着吩咐。

  尧慕尘的大眼向着老人瞟了一眼,想展示出一个笑容,但那个蹙眉皱额的黑白小脸上只发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看上去真的有些吓人。

  这让站在一边的张中然看了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他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实在是长得太恐怖,他是贪亲忘了丑呢。

  随着鼎里药汁温度的提升,血红的汁液里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涟漪,慕尘脸色变得红润,干瘦的肉身慢慢变得莹润而有光泽,浑身的骨骼经脉发出嗡嗡的轻响,全身血肉开始阵阵律动,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

  在他的身体表面涌出一层层的黑雾,迷迷蒙蒙的将他包裹在当中。身上的老皮开始剥离身体,露出鲜嫩的血肉浸出丝丝血水,肉眼可见的新皮在开始缓慢的长出,空气里弥漫的药香里夹杂着一股股刺鼻的血醒气。

  四个时辰后,尧慕尘被拎出了铜鼎,此时他脸色通红昏昏欲睡。

  北寞山人将他唤醒再次给他用内力疏通全身的经脉,不断地帮他逼出体内的一些恶臭的黑色粘稠杂质。

  当他全身沾满黑乎乎的杂质后,张中然便把他放入大鼎的药液中冲洗一番。而后再由北寞山人继续为他疏理经脉,如此几回反复之后,尧慕尘终于支持不住昏死过去。

  北寞山人这才停下手,让张中然小心看护着他,静等他慢慢醒转,回了自己住处,开始调理恢复身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