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今天就给我去死
一毛儿2021-08-11 16:262,123

  “轰隆隆”轰鸣声惊天动地,虚空扭曲似被它撕裂,云雾翻腾,天地颤动,气势十分的骇人。

  “大哥……”

  “师傅……”

  大湖的另一边张中然和尧慕尘都浑身抖动,发出凄厉的惊呼。

  “这是我们宗门的至宝,今天就用它把你化为血泥,以报我断臂之恨。”雷楚娴牙缝里一字字蹦出,眼神阴黑,爆出了极强烈的杀意。

  “北寞山人你这条死狗,早就该死了!是你害了我一生的大好时光,今天就给我去死罢!”雷凤娇柳眉倒竖,眼神怨毒,薄唇紧抿。

  “你们的想法都很不错,”北寞山人冷笑中眸光精射,身体突然间暴涨五丈高, 张嘴吐出一条红色匹练在空上凝成十几丈长的庞大火蛇,从血盆大口中喷出漫天的烈焰,狂暴的扑向银葫芦。

  同时他左手挚着粗大的黑铁棍,右手化成山丘般的铁拳头,再次施展极光之术的“熊霸掌”狠命砸向空中的银葫芦。

  “砰……砰砰”天空中烈焰冲宵,云霞澎湃,刺目的银光闪烁,轰鸣声天震地骇,只见那银葫芦在烈焰和凶狂的猛击中一点点凹陷下去,最后终于发出了“咔嚓咔嚓”的破裂声。

  以他们几人的修为只能让银葫芦发出部分能量,无法催动出银葫芦的全部威力。

  “啊”三人中功力最弱的雷梦妍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剧烈抖动,张嘴喷出几大口鲜血来。

  “不好, 师兄我们走,噗……” 雷凤娇也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更加青白,身体颤抖着摇晃了几下。

  随着话音落下,她的右手猛然间挥出,一大片乌光从手心里射出,几十只寸许长的黑色飞箭密密麻麻的冲向北寞山人, 雷楚娴也慌忙收起了宝葫芦,三人疾速的向洞口外逃去。

  北寞山人疃孔明灭间,快速缩身,挥动黑铁棍击落飞到跟前的暗器,同时他集全身精力猛然震出,从他体内爆出一层刺目的白芒,把临近身前的余下乌箭全部震碎,黑色碎未向四下里崩落。

  这种黑箭是雷族特有的独门暗器,用剧毒浸泡秘制,且无比锋利。此毒不仅能使人丧失性命,还强烈腐蚀修者的功力,而且只有雷族才能解除其毒性。

  这解毒药必须是两种解药丹配合才有效。雷族的弟子都持有其中的一种解药,另一种解药只有族主才有权支配。

  当年他被雷凤娇设计毒害,雷凤羽给了他一粒解药,也不过是保他不至于立刻死去而已,功力却被逐渐消蚀。

  前段时间他虽然服食了幽冥草,恢复了一部分的功力, 身体上的内伤并未全部好转,他猜测这可能与所受的毒性有所关联。

  “噗,噗,噗……”此刻北寞山人连咳了几大口血,血水喷出十几米外,眸光暗淡,脸色青白,身躯摇晃不已,虚弱不堪。

  刚才他不惜透支生机拼死一搏,现在眼看着那些恶人逃离再无力追赶。

  北寞山人吞下药丸,就地盘坐闭目疗伤,慢慢的身体上绽放出一缕缕淡淡的神辉,氤氲缭绕。

  “砰!咳……”突然他的身体猛然间一震,大量鲜红的血水从他的嘴角又溢了出来。在一个时辰后他才睁开眼眸缓缓起身,走到湖边去查看杨子豪的伤势。

  “师傅” 在北寞山人的触动下杨子豪醒转过来,垂眸羞愧的低低叫了声,脸色很苍白:“我想为师傅找到解毒丹药。”

  “师傅明白,咳……咳……”北寞山人起身挥手搬来巨石将洞口堵死,重新把那里布下了阵法,这才抱起湖边草地上的杨子豪踏虹穿过湖面。

  “师傅”

  “大哥”张中然两人急忙围拢上来。

  他摆了摆手没有说话,把杨子豪交予他们。北寞山人走进他住的茅屋,时间不长又走了出来。

  他掏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他们,“这是给子豪的疗伤药”。

  紧接着他又将手里的一块黑玉令牌和一卷兽皮纸递了过来:“慕尘,这玉牌你先收着,咳咳……咳……”

  北寞山人嘴里涌出大股大股的黑红血水,喘息着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道: “我要去闭死关,如果半年后不见我出来,你们可拿这玉佩去上古学堂报到,这个是进出此地古阵的路线图。”

  “中然,到时你也随他们去吧,到了那里自会有人照顾你。”

  “大哥,我哪里也不会去,我要永远守护在大哥的身边。”张中然目中蕴泪,斩钉截铁的断然拒绝,他不可能放下身受重伤的恩人不管。

  北寞山人脸色灰白,身形微晃接连又喷出几大口黑红血水,“咳……噗……噗……那就随你吧,我去闭关了。”他的灰布衣的前襟沾满了片片血迹。

  “大哥”

  “师傅”

  焦虑不安掠过众人的眼眸,却又无能为力。

  “无访。” 北寞山人脸色灰白,看了众人一眼缓慢的转身去石室里闭死关。

  一串串晶莹的泪珠大颗大颗的从尧慕尘黑亮的大眼里滴落,他的命是师傅舍命为他挽回来的,北寞山人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他注视着师傅疲惫的背影暗自捏紧了小小的拳头:我一定要救师傅!让他老人家长命百岁!

  张中然和杨子豪也黯然伤神,眸中泪光闪烁,眼睁睁地看北寞山人伤重离去却毫无办法。

  尤其是杨子豪更是羞愧难当,如果不是他领来这些人,师傅元气也不会伤到这种地步,内疚和悔恨使他默然无语,静寞的空气里布满阴霾的伤感气息,压抑得让人无法顺畅的呼吸。

  张中然给杨子豪吃下疗伤药,尧慕尘扶师兄坐起来帮他运转内力治伤。

  “慕尘还是我来吧,你体内的阴阳气太冲,恐怕他的重伤身体难以承受住。”张中然忙阻止。

  “爷爷,那您受累了。”尧慕尘无奈的起身让开。

  “你快抓紧时间去练功,不要辜负了师傅的厚望,将来在关键时也能帮你师傅一把。”张中然叹息叮咛,深为今天自己不能帮助北寞山人御敌而伤感。

  经他这样一提,尧慕尘的心里更是一阵凄楚,眼眸充血。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再也不想体会了,他要快速的变强,变强!用强悍的力量保护自己的亲人不再受伤害。

  他二话不说绷着小脸转身就去了后山,怀着不死就必须更强的信念,开始了疯狂的磨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