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脱离队伍的赵轩
腹黑小帝2021-03-10 09:572,827

  “南宫先生,不要冲动!”

  赵轩淌着水走向南宫民秀,嘴中大喊。

  可南宫民秀此刻已经疯狂,他抡起斧头凶狠地劈向正在进食的公牛鲨。

  那公牛鲨口中吃的人,就是尤娜……

  “哧……”

  公牛鲨被斧子劈中身体,痛苦的摆动起来,有力的尾鳍扫中南宫民秀,南宫民秀顿时跌倒落入了水中。

  “不好!”

  赵轩眼睛一瞪,顿时握着斧头潜入水下。

  亨利在水中移动的速度不慢,很快也攻击向了那条撕咬向南宫民秀的公牛鲨。

  那条愤怒的公牛鲨满口三角锯齿,带着满口的碎肉撕咬着南宫民秀的胳膊。

  赵轩一斧头劈在了公牛鲨的鼻子上,虽然有水中阻力的缘故,但也将鼻头削下来一块。

  公牛鲨猛烈扭动,放开了南宫民秀,快速地向远处游去。

  但亨利显然没有放过这条受伤的公牛鲨的打算,而是猛地拽住公牛鲨的背鳍翻身坐了上去。

  “咚……”

  亨利把公牛鲨猛然压在了地面上,他自己也整个被浸入了水中。

  赵轩反应快速,拿起斧头便朝着挣扎的公牛鲨身上砍去。唐灵珊也压住了自己的害怕,攻击着公牛鲨。

  “叮,杀死公牛鲨,贡献率百分之三十,获得100奖励点数。”

  赵轩听到了主神的提示响起,松了口气,从水中站起来。

  公牛鲨也流出了鲜血,不再动弹。

  “我获得了120奖励点,贡献率是百分之四十,那这么

  说,一头公牛鲨就值300奖励点。”

  亨利喘着粗气从水中钻出来,但却有些兴奋地开口。

  唐灵珊此刻已经满是疲惫,正靠着墙喘息。

  “赵轩,有没有兴趣合作一把?”

  亨利看向了赵轩。

  赵轩迟疑道:“我们这一块区域已经安全了,有必要去吗?”

  亨利嗤笑一声,道:“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还是你们中国人发明的。我亨利在中东做雇佣兵的时候,每天都是在生死间渡日。就一句话,你敢不敢吧,那可是300奖励点,你起码能分一半。”

  “唐小姐,你呢?”

  亨利看向了唐灵珊,舔了舔嘴唇。

  唐灵珊摇摇头,看了赵轩一眼,扶着墙走向了捂着胳膊哀嚎着的南宫民秀,“你们去杀吧,我来照顾南宫先生。”

  赵轩紧了紧手中的斧头,开口道:“走吧亨利,你说的没错,富贵险中求。”

  亨利遗憾的耸耸肩,“唐小姐不一起真是可惜了。”

  另一头,柯蒂斯与林越的组合格外强大,尤其是林越,每一拳轰击都带着气爆音,能将一头跃出水面的公牛鲨活活贯穿。

  “我们也来了!”

  赵轩与亨利一前一后来到了公牛鲨最集中的区域,起码还有十几条鲨鱼在撕咬着一些人,而那个名叫格雷的会武功的男子,正一人独斗两条公牛鲨。

  “上!”

  亨利瞅准了一条落单的公牛鲨,与赵轩一起移动了过去。

  “轰!”

  这条公牛鲨被亨利抓住背鳍坐了上去,雇佣兵双腿的力道有多狠,只看公牛鲨被挤压扭曲的身体就知道了。

  赵轩一斧头削掉公牛鲨的鼻子,两个人疯狂的劈砍起来。

  “叮,杀死一条公牛鲨,获得150奖励点。”

  主神的提示声在赵轩脑海响起,而赵轩突然在此刻有了一些感悟。

  如果争斗是主神空间的核心思想,那是否苟且活着的人,最终都会被主神空间牺牲掉呢?

  亨利与赵轩的做法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一些胆大的人也尝试着这么做,不过,他们没有亨利那样敏捷有力的身手。

  但也有不少强壮的人尝试这样做,并且能与公牛鲨开始抵抗,人们渐渐开始思考办法对付公牛鲨。

  “哈哈,爽!”

  林越这边,他大笑着将一头咬住他的公牛鲨甩在合金墙上,然后一拳砸在公牛鲨头部,整个鲨鱼脑袋爆成了一团碎末。

  他已经杀了十头公牛鲨,获得了3000奖励点,但进入基因锁的时间有限,他此刻正在渐渐变弱。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当最后一头公牛鲨被杀死,列车的地板突然开启了小口,水流顺着小口下去很快流光了。

  当湿漉漉的人们脚踏地板的时候,很多人都失声痛哭了起来,他们刚才经历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幕,不少人的亲人都丧生在了这些公牛鲨的口中。

  南宫民秀呆滞地抱着尤娜的残躯,嘴中机械地重复不停的说着,“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

  林越皱眉头看着南宫民秀发疯,柯蒂斯则去寻找老者吉列姆。

  “放着李教授的铁桶似乎被冲到了后面的车厢中,我们要不要去寻找?”

  唐灵珊拧着湿漉漉的头发询问赵轩,赵轩道:“李教授距离柯蒂斯太远的话主神可能会抹杀他,我去找他吧,你跟着亨利和林越,注意安全,我随后就来。”

  亨利专注的擦拭着湿掉的枪。

  林越则看了看赵轩,见到她与唐灵珊告别,向着后面的车厢返了回去,嘴角轻轻上扬,说了一句“伪善人。”但眼中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

  他似乎经历过什么悲伤地事情,但此时此刻,没人知道……

  唐灵珊看着赵轩消失在了这节车厢中,心中怅然若失。短短相处,这个比她年龄小的男孩儿已经在她心中有了一丝烙印。但赵轩这一走,却让她心中有些心悸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要发生着……

  不下百人的队伍继续跟着柯蒂斯和林越,他们向着车头前进。

  被水冲过的阴冷潮湿中,走在泥泞中寻找放着李教授铁桶的赵轩不时地能看到一些逃走的人,他们经历了很多惊吓,已经没有勇气去跟着柯蒂斯走下去。

  “这就是领袖和普通人区别,他们首先缺乏勇气。”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赵轩看向了角落,却猛然吃惊。

  柯蒂斯没找到的吉列姆在角落里斜躺着,而他旁边则是握着斧头紧张地流汗的……陈柏川。

  “我倒是小瞧了你。”

  赵轩盯着陈柏川,缓缓开口。但神色在经过了吃惊后很快恢复平静,他发现陈柏川的胳膊已经缺了一条,而吉列姆则是双腿都没了。

  “你也知道克莱诺能止血并且恢复伤口的作用?”

  赵轩看到了吉列姆手中的克莱诺,南宫民秀之前正是用克莱诺为他治疗过伤口。

  老者吉列姆虚弱的笑了笑,但这一笑似乎扯动了伤口,他脸色憋红痛哼了一声,最后开口道:“我不仅知道克莱诺能治疗伤,而且还知道克莱诺能引爆,并且威力十足,堪比炸弹。因为这些,都是我告诉南宫民秀的。”

  “什么?”

  赵轩吃惊开口,他万万没想到,剧情中的吉列姆和南宫民秀竟然有这层关系。

  如果按照剧情中所述,末节车厢的吉列姆与车头的威尔福德策划着清理人类的活动,每一次的暴动都是他们故意制造,而目的则是为了杀死一定数量的人类,以此来维持列车的生态平衡。

  可如果真是这样,吉列姆为什么要告诉南宫民秀克莱诺能当做炸弹使用,这样不是自相矛盾吗?炸弹毁掉列车,他们就会置身于冰雪世界……

  “很奇怪吗?”

  吉列姆开口,语气有些自嘲。

  “我知道,你,包括那个林越,以及我身边这个有些懦弱的小家伙,都看出来我和威尔福德关系不正常。甚至你们的猜测都是事实。不过,我厌倦了,五年前就开始厌倦了。并且我愤恨。”

  “愤恨?”

  “没错!”吉列姆说到这里有些激动,“我愤恨,十八年前,他威尔福德是这个列车的拥有者,而我吉列姆是整个车厢人类的领袖,我们说好的,两个人轮着做十年领袖,可他呢?他背信弃义,让我在肮脏的末节车厢生活了这么多年。这次,我要让柯蒂斯杀死他!”

  “所以,你在五年前趁着又一次暴乱告诉了南宫民秀克莱诺的事情,并且已经开始了谋划?”

  赵轩缓慢开口,但语气已经冷了下来。

  吉列姆哈哈大笑,喘着粗气,苍老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没错,我才是这个列车真正的领袖,既然我无法再得到这个地位,那就毁掉这个该死的监狱吧。人类早该灭绝了,一起在爆炸中获得新生吧。”

  赵轩嗤笑一声,眸子冷淡道:“或许你并不知道,外面温度已经没有那么严寒,人类出去,冻不死了。”

  “什么?”

  吉列姆吃惊开口:“你有根据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