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进击吧,少年们
童童2021-03-09 20:0017,794

  (一)

  训练中心里,摄像机在拍摄这些少年们击球练习。

  球鞋摩擦地面和乒乓击打球台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场馆,仿佛是青春和梦想的激烈对撞。

  小兰州走进画面,他手握着球拍柄,做主持人状,时不时向后拢发,一本正经的进入主持人状态,对着小西藏抬手问道:“摄影机准备好了吗?”

  一旁的小西藏迅速进入角色, 举着空的球箱,扛在肩上,比了个“OK”的手势。

  “小兔屿电视台,观众朋友们大家早上好。本届奥运会男子单打比赛即将开始,参赛选手正在紧张的备战中。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中国乒乓队的主力,体坛恒星徐坦。”小兰州说着往徐坦身边走去。

  徐坦没有回头,左手高抛发球,右手击球出手,球滚落球台。

  小西藏在一旁,很配合入戏,围着徐坦一阵“猛拍”。

  小兰州拿着球拍递到徐坦面前:“跟全国观众介绍一下自己。”

  徐坦先是一愣,放下了手中的球拍,无奈的说道:“你们别闹。”

  “害什么羞?热情的观众已经向你挥手了。赶紧介绍一下自己。”

  小新疆急忙上前,模仿热情的观众像徐坦挥手。

  徐坦对他们很无语,一点也不想配合。

  “请问你有没有信心拿下本届奥运会男子单打金牌?”小兰州继续问道。

  “啊?奥运?我…我还没入选国家队。”徐坦不好意思的说道。

  小兰州翻了个白眼,觉得徐坦的回答太没劲:“这位选手没有冠军相,我们还是采访其他人吧。”

  小兰州看了眼于克南,笑嘻嘻的走过去:“下面这位选手,天生就是冠军相,他的技术快狠稳准……”

  话音未落,从于克南方向击来一球,正落在小兰州的肚子上。

  小兰州有些尴尬,摸了摸肚子:“嗯可以说是指哪儿打哪儿了。”

  全场哄笑。

  此时一个黑影走进训练场,眼尖的人看到,立刻继续击球。小新疆也看到了,赶紧向小兰州做出“嘘”的嘴形,可惜他投入表演,浑然不觉。

  “教练好!”徐坦给他使眼色,喊道。

  “昨天滕指导说上午有教练组内部会议,让我们照着训练计划自己练……”小兰州可不会上当。

  小新疆小声提醒:“不是滕指导。”

  小西藏和小兰州转过身,面前站着一个五十上下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很和蔼慈祥,脸上笑容和煦,运动服紧紧裹在隆起的肚皮上,正笑吟吟看着小兰州和小西藏。

  小兰州握在手中的球拍狠狠砸到了地上:“莫……莫教练。”

  国家队总教练,莫红卫。

  莫教练背着手站在队伍最前面,端详着底下整齐排列的队员们。

  滕彪站在他旁边,两人低声交流什么。郑浩则站在他们前面,开始点算人数。

  小兰州举着球拍保持着采访姿势站在郑浩旁边,另一边的小西藏和小新疆举着装满球的塑料箱,两人被罚一直保持正在摄像的样子。

  徐坦有些好奇,低声问:“站郑指身后的是谁呀?”

  林昊之惊恐的比了个“嘘”的手势,生怕被郑浩看见两人说话。

  郑浩面对着所有的队员开始发话:“首先宣布一下本周的训练安排,从今天开始我们会以赛代练。规则很简单,赢球的,可以获得升降级比赛的积分;输球的,每输一场,就加一组多球训练。”

  郑浩一宣布完,底下队员立刻唉声叹气起来。

  “你们知道吗?中国打乒乓球的,业余体校三万人,专业选手 2000 人,只有 77 个人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使用最好的球馆和球台,接受最顶尖的训练。但是,只要你们有丝毫的松懈,后面的人随时都能赶上来取代你们。”

  郑浩一反常态没发作,说话的语气还异常温和。

  “你们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以后怎么代表中国队出去打比赛?乒乓球从来不缺新星,好多新星都来不及的亮一下,就消失不见,训练还是休息,你们自己选。”

  郑浩说完,付竞春为首的二队众人熟练回应:“训练!”

  “还有人有问题吗?”郑浩问道。

  “没问题!”大家回答的气势十足。

  “很好。二零三宿舍。”郑浩突然点名,“全体出列!”

  新西兰、徐坦、林昊之、波波、郭远面面相觑,先后出列。

  “干扰训练秩序,每人蛙跳五圈,开始。”郑浩说道。

  几人走到场边准备蛙跳,只有于克南事不关己的站在原处,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郑浩走到于克南面前,盯着他:“每个人蛙跳五圈,没听见?”

  “我没参与。明明是他们一直干扰我训练,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理过他们。”于克南冷冷回应。

  郑浩指着众人问道:“你们都没看见?”

  大家鸦雀无声,都不说话。

  徐坦看着于克南,举起手:“郑指,于克南确实没参与。”

  于克南对郑浩耸了耸肩,一脸高冷。

  一直站在后方的莫教练突然走向于克南,笑眯眯的开口:“国家队是一个团队,以后出去比赛,赢的不是你一个人,输的也不是你一个人。不过于克南训练认真,是应该有奖励。”

  于克南听到这句话,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得意,挑衅的看着郑浩。

  “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做你们寝室的室长吧。”莫教练不急不慢的加上了一句。

  于克南听到这个奖励,愣了愣,差点跳起来:“这算哪门子奖励!”

  别人害怕莫教练,他可不管!

  “你不是说他们干扰你训练吗?现在赋予你管理他们的权利。这事就这么定了。”莫教练笑眯眯的说道。

  于克南还想继续争论,被身旁的滕彪拉住,给他丢个警告的眼神,想到自己答应滕彪的话,他只能深吸了口气忍住。

  “这里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莫红卫。”莫教练这时候已经微笑着对大家介绍自己。

  此言一出,底下的队员顿时压低了声音纷纷议论。

  “这就是莫教练?”

  “国家队总教练?”

  “听说这届集训队员的水平非常高,我特地从北京过来观摩,帮你们找找问题。按照惯例,集训的头一周会是非常辛苦的一周,希望大家打起精神,让我看到你们的实力。”莫教练虽然笑容满面,可语气渐渐郑重起来。

  “开始训练!”郑浩带头鼓掌,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让大家继续训练。

  于克南正要走向球台,滕彪拦住他,交给他秒表和记录本:“好好监督,不许让他们偷懒啊。”

  说着,他转头看向徐坦等人:“都赶紧蛙跳五圈,罚完上台训练。”

  “你还不如罚我!”于克南觉得很荒谬,完全不想当什么寝室长,他把秒表本子往滕彪怀里一塞,自己走到了队伍最前面,准备带队蛙跳。

  吕小北站在挡板边上,乘机揄揶他:“于市(室)长请多多关照,以后当上省长别忘了带带我啊。”

  于克南眼神凌冽的杀了过去,吕小北立刻怂了,悻悻地不再多话。

  一旁的莫教练跟郑浩交代完之后离开,吕小北低声问苏畅:“这个胖子是谁啊?感觉他不懂球。”

  看身材圆乎乎的,脸上也一直挂着笑,更像是食堂颠勺的大厨……

  “你懂什么,真正的机会来了。郑指只是二队主管,莫指才是国家队的总教练,轻易不会出现。好好练吧!”苏畅满脸崇拜,这可是厉害人物啊,他一定要好好表现!

  很快,球场内混杂着喘气声和拖沓的脚步摩擦声,队员们正激烈地进行比赛,满头大汗,湿透了衣服。场馆的地上布满了乒乓球。

  徐坦跳完五圈蛙跳,腿还软着,就上场和苏畅对决。

  不出意料,他又输了……

  等结束后,他回到场边,翻开笔记本,记下和苏畅的比分——十一比四。

  苏畅坐在场边擦汗,看到徐坦在做笔记,忍不住冷笑一声,从进北京队一直写到现在,一点长进都没有。

  打球是靠身体和反应速度,又不是文化课,天天做笔记有什么用?

  但对徐坦来说,每次记下自己的分数,回忆自己失分的时刻,就像在自省。

  他要更加刻苦的训练,才能有一天……徐坦看了眼打球时面无表情的于克南,是的,有一天,能赢他!

  从这一天开始,徐坦拼了命的和自己较劲,队员们集体做立卧撑,只要看到前面的于克南还在做,徐坦也会咬牙坚持道最后。

  只是苦了和他一起练球的队员,比如小新疆,帮徐坦喂球的时候,总是越发越快。

  “居来提,认真点!你这样乱发,我都接不着。”徐坦忍不住提醒他。

  “都快到饭点了,不这么发怎么练得完啊?”小新疆心里只有食堂大师傅的勺子。

  “完了。”

  徐坦只听到隔壁隔壁桌的于克南说道,只见他打出最后一个球,擦了擦汗,拿上球包,潇洒的离开训练中心。

  徐坦回过头,咬了咬牙:“行,你加快发,我能跟上。”

  他能跟上!

  他必须跟上!

  甚至有一天,他要超过这个一直奔跑在自己前面的少年!

  (二)

  厨房内热火朝天,铁锅里正在爆炒的菜,火舌蹿得老高,食堂师傅们手脚麻利,五六口锅并成一排,正在翻炒。

  总厨在厨房内巡逻,一边说话一边拍手,语速飞快:“马上十二点了,菜量要是不够,就等着那些饿了一上午的崽子们敲碗吧。”

  师傅们闻言,加快里手里出菜的速度。

  墙上的钟完美地卡在十二点的位置。

  “都手脚麻利点!给运动员打菜要……”总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傅们接上。

  “肉多,量大。”

  只见食堂帘子掀开,走进来一个手脚修长的高瘦帅气少年,只有他一个人。

  食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于克南一个人来吃饭。

  于克南买好食物,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他拿着勺子的手在微微发抖——刚刚练球也太激烈,所以勺子都握不稳。

  外面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女人,于克南头也不抬,根本不关心这里会出现美女。

  大刘端着托盘,看到另一个教练秦振坐在角落,她的眼神闪了闪,直接走到了秦振对面,笑着问道:“这里没人吧?”

  秦振没有搭话,大刘直接坐了下来,偷偷看了几眼他冷淡的脸,又找话题:“秦指导,我叫刘大乔,新来的体能教练。刚从体育大学毕业,马上就来国乒队执教,很多事情都还很陌生,希望秦指导以后多多指点。”

  “不用叫我指导,我就是个助教。”

  说完,秦振拿出一支矿泉水瓶,像喝酒一样抿了一口。

  大刘对秦振这一举动有些好奇,但是没有敢问,脸颊有些飞红的咳了一声,又说道:“其实,我之前见过你。”

  秦振不知在想什么,没回应。

  “当时我还在田径队,有一次在现场看到你们男乒在打比赛,你那时候可太厉害了……没想到现在能和你成为同事。”大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位满脸冷淡不解风情的人,可是她的偶像啊,当年最厉害的削球手,无人能挡。

  秦振只是笑笑,依旧并没有回应。

  大刘有些尴尬,环顾四周,看到独自吃饭的于克南,继续搭话:“大练才开始几天,他们就已经累得饭都吃不下了,现在有些小孩身体能力真是一般啊。”

  “体力可能比不上,但技巧却超过当时的我们许多了。江山代有人才出啊。”秦振对队员和乒乓球的话题了略感兴趣,说完,起身离开。

  大刘看着秦振离开的身影,欲言又止。

  训练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宿舍里的队员们横七竖八地倒着,全都筋疲力尽。

  二零三的房间,只有于克南不在。

  小新疆训练服都没脱,已经呼呼大睡。

  小兰州和小西藏则躺在床上不停地哀叫,喊对方给自己揉腿捏肩。

  徐坦坐在床上写训练日记,握笔的手也控制不住地发颤。

  林昊之看哈利波特看睡着了,书直接砸在脸上,他被惊醒,哀嚎着:“大练才过了一半就这样了,后面怎么办啊?”

  徐坦写着日记,上面记录着吕小北的发球方式。

  往前翻笔记本,好几页都是今天比赛的纪录,在记录的苏畅比分后,他找时间补上了一大段比赛分析和苏畅技术特点。

  徐坦深深吸了口气,把笔记本翻到新一页,颤抖着手,写道:大区集训和北京队完全不同了。这儿强手如林,比我优秀的人太多太多,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技,他们每天都还在继续进步着。我真的差得太远,必须抛下一切杂念往前跑,从今天开始,我得给自己定一个更高的目标……

  徐坦停了一下,继续写道——咬紧于克南。

  这五个字,他还划了重点加粗。

  想到于克南,徐坦看向空荡荡的下铺,不知道他去哪了……也许,还在训练吧。

  第二天新西兰和徐坦因为昨晚太累,睡过头了,姗姗来迟,本来想趁着教练们不注意溜进训练室,却被郑浩逮个正着。

  队员们早就在球台前站成一排,正不断重复练习着高抛发球动作,一次次把球高高抛起。

  “很好,迟到十五分钟,都不用练了,站国旗下边儿去。”郑浩看着表,对这四个吊车尾说完,转向正在发球的于克南,“于克南,训练结束后你跑个万米。”

  于克南一听,急了:“凭什么我也要被罚?”

  “你以为让你当室长是闹着玩的吗?以后不管他们犯什么错,你负主要责任。”郑浩这是接到上面命令,要磨合于克南不合群、没有团队意识、只管自己单打独斗的性格,所以抓住一切机会来教育他。

  于克南很气愤,不屑地放下球拍:“罚就罚,本来我也不想练。”

  说完,他先站到国旗下。

  郑浩看向还傻愣着的其他人:“怎么,嫌罚得不够多?”

  新西兰和徐坦立刻跑到国旗下站着。

  于克南有些嫌弃的往边上挪了一步,懒得看他们。

  徐坦很内疚,看了眼和自己保持距离的于克南,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训练很累,徐坦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于克南道歉,一直到晚上饭点,徐坦在食堂里打饭,也没看见他。

  难道还在受罚跑步?

  徐坦忍不住询问身前的郭远:“你看见于克南了吗?”

  “他好像没来吃饭,还在外面跑圈。”

  食堂大妈给徐坦的餐盘盛上一肉一菜,舀上一勺面线,徐坦想了想,问道:“阿姨麻烦您能不能再给我一份面线,打包带走。”

  等他拿着食堂打的面线回到寝室,看到于克南筋疲力尽躺在床上。

  他头发还汗湿着,一张冷峻好看的脸上写满了疏离和“别来烦我”。

  “你没吃饭吧,给你打了点。”徐坦走过去,递过餐盒,对早上的事很歉意。

  “不饿。”于克南一脸不悦,只是刚说完,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他有些尴尬,转过头,背对着徐坦,用力按了按肚子,想把那丢脸的声音压下去。

  徐坦只好将面线搁在旁边,看着他气鼓鼓的后脑勺,真心道歉:“趁热吃不然会坨的……那个……早上不好意思,连累了你。”

  于克南索性用被子盖着自己的头,懒得理他。

  小新疆正好走进来看见这一幕,凑过去对徐坦笑着说道:“你这是自作多情,人家是于冠军,才不会理我们这些吊车尾的。”

  “有时间还不赶紧睡觉,明天再起不来又该挨罚了。”徐坦看了一眼蒙着被单的于克南,尽量轻手轻脚的爬上了自己的铺位。

  到了大练的第五天,队员们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朝气,连平时总是笑嘻嘻的新西兰也累得不行,没有力气逗乐开玩笑,三个人连表情都呆滞了,像是没多余力气牵动脸上肌肉。

  这次训练赛,吕小北对徐坦,他的状态很放松,觉得自己对付这个靠关系进来的吊车尾毫无问题。

  徐坦在开始之前,看着吕小北的姿势,和自己低低说了句:“打反手。”

  两人正式交锋,徐坦发了个侧下旋球。

  这是用球拍下切触球的一种发球方法,在球拍海绵的摩擦下,乒乓球向下旋转,很容易让回球落网不过。

  吕小北漫不经心地正手摆回来;徐坦搓了个长球,对方又舒舒服服正手打个斜线到徐坦左侧。

  徐坦稳健防守,同样回了一个斜线球飞向桌角,吕小北慢了一步,回球质量不高。

  徐坦抓住这个机会仍然盯着吕小北的反手回一个斜线,吕小北没来得及转换,球高高打飞,离球台还有十万八千里。

  丢分了。

  吕小北有些意外的看着徐坦,不知道这是徐坦运气好,还是自己轻敌了。

  而徐坦低头回味着刚才的动作,下场后,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今天与吕小北的比分:我 11-9 吕小北。

  吕小北走到苏畅的球台,心里有点不舒服的和苏畅抱怨:“畅哥,徐坦那小子天天记笔记,还真有点用。感觉他越来越强了,你也得小心点。”

  苏畅看向正在记笔记的徐坦,嗤笑:“别想太多,你刚才状态不好,才被他乘虚而入。他心眼再多,技术水平跟不上,照样打不过我。”

  黑板前,林昊之拿起粉笔,把自己名字下的数字从 19 改成 22。

  其他人顶多是几组,林昊之被罚的次数是他们的几倍。

  “喂,小眼镜,你现在总共欠了二十二组多球训练,也太多了吧?”连小兰州都觉得太多了。

  林昊之沉默,回到球台上接着训练。

  郑浩在场里巡视,目光落在了完全跟不上的林昊之身上。

  郑浩走到林昊之和徐坦对练的桌旁,停下了脚步:“打两个来看看。”

  徐坦发球,林昊之回球绵软无力,立刻被郑浩叫停。

  郑浩走到后方,将其中一个挡板拖近了些,拖拽的声音引起其他队员纷纷看过来。

  “来,球要先上台,然后打到这个挡板上。打不到的都不算数。”郑浩用手比划着说道。

  林昊之点点头,进入准备接球的状态。

  徐坦开始发多球,前几个球,林昊之有两个打到了挡板上,但是后面他又开始绵软无力,甚至开始打飞。

  最后,徐坦一个多球发到了对角线,林昊之脚步没迈开,一个趔趄撞到了球台上。

  (三)

  “停。”郑浩走到了林昊之跟前,抓住林昊之的右胳膊,用力晃了晃,“你是女队的吗?没吃饭呢?用点劲,打出的球要快、狠、准,这才是男乒的风格,明白吗!”

  “明白。”林昊之咬牙,对徐坦点点头,示意继续发多球。

  球馆里的乒乓球击打声逐渐从很密集,慢慢变得零散。

  开始有训练完的队员陆续离开。

  林昊之实在打不动了,放下了手中的球拍。

  “缓一缓,我的手也好酸。你还有几组啊?”徐坦理解他,尽量不伤他自尊心的说道。

  “还有十五组。”

  两人相视苦笑。

  林昊之知道徐坦也很辛苦,想了想,放下球拍,鼓起勇气走向郑浩。

  “郑指导。”

  “怎么,练不动了?”

  “我……我知道我活该被罚,但是徐坦他也给我发了一上午的多球,这样继续练下去,他也没时间吃饭休息。”林昊之始终不敢直视郑浩,低着头轻声说道。

  “行,可以不练。”郑浩很爽快的说道。

  林昊之惊讶抬起头,没想到教练这么好说话。

  郑浩不等他开心,转过头喊于克南:“于克南,你过来!”

  于克南本已背起球包走向门口,听到郑浩的呼唤只好折返,带着狐疑的表情走到他面前。

  球场内还没走的苏畅、吕小北和新西兰好奇会发生什么事,纷纷驻足围观。

  “在我这里,唯一休息的理由是练习到位。现在给你一次机会,打赢于克南,让大家看看你练习到位没。”

  林昊之惊诧,他是吊车尾中的吊车尾,哪有本事打赢冠军中的冠军?

  徐坦担心林昊之,紧张地看向于克南,看到他一贯的冷漠,面无表情。

  “放松打就好。”徐坦看着林昊之拿着球拍,紧张的手不停在抠球拍上的胶皮,他低低安慰。

  苏畅和吕小北站在旁边,看着徐坦一伙人冷笑:“乌合之众。”

  “畅哥,你说于克南会手下留情吗?”吕小北忍不住问道。

  苏畅没回答,但用脑子想想就知道那个高傲冷漠的家伙,是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的。

  于克南站在一旁,抻了抻胳膊放松,脸上果然没有放水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酷。

  郑浩的口哨声响起。

  于克南刚开始发了个球速不快的球,可林昊之回搓搓高了,他毫不客气的一个反手快打,让对方完全反应不过来,球就落地。

  林昊之本来就不是于克南的对手,刚开始失利让他乱了阵脚,接下来两个球也被他打飞。

  第四个球林昊之发长球,于克南拉回,林昊之放高球,站在远台准备好要防守,结果于克南吸短,让他来不及上前,继续丢球。

  林昊之面对进攻越来越迅猛的于克南,毫无招架之力,比分变成 10:0。

  他捡起地上的球,心里十分难过,这种实力悬殊,让他的心态都崩了。

  于克南正要发球,发现林昊之用胳膊使劲儿擦了擦眼睛,见他眼眶红了。

  大概这种比分太丢人吧?

  于克南拿着球,没有马上发,等待对手调整情绪。

  小兰州等人在一旁为林昊之抱不平。

  “这个于冠军还真是什么时候都要赢啊!”

  “好歹让一分吧?”

  相比他们的不平,徐坦紧紧盯着于克南的动作,心中暗想如果是他对上这个人,能接住几个球。

  林昊之擦了擦泪水,微微弯腰握紧球拍,盯着对面的于克南,摆出准备接发球的姿势。

  于克南发球前,看了一眼远处围观的滕彪,滕彪表情严肃地看着这边。

  于克南这一次,故意发了一记旋转很慢的球,想让分。

  可林昊之摆短回球,球路其实已经偏高,于克南本来能干脆的拿下这一分,但他看到林昊之红红的眼眶,却不发力,只轻轻搓了个长球回去,再给他一次机会。

  林昊之咬牙发力拉球,但是球速依然不快。

  在一边观战的吕小北忍不住嘲笑:“你们这是老年组吧。”

  林昊之回的球还是慢,于克南皱了皱眉,故意兜了一个半高球,忍不住说道:“攻啊!”

  林昊之心急,终于猛抽一板,却失误了。

  比赛结束,11:0,林昊之被剃了光头。

  林昊之愣在原地,神情很惨淡。

  于克南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有点愧疚,他已经算手下留情了,可对方实力实在……太弱了。

  他不会安慰人,只礼貌性地跟林昊之握手。

  一旁观战的郑浩走了过来,看了看两人,对于克南说道:“回去休息吧。”

  然后转头对林昊之说道:“你,去把剩下的多球打完。”

  于克南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淡,拎起身边的球包准备离开,却被小兰州拦住。

  “你让一球会死吗?能不能有点体育精神?”小兰州实在看不下去了,为室友抱不平。

  “赢,才是体育精神。”于克南冷漠的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

  徐坦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林昊之,其实于克南说的没错,只是他赢得太不给面子……

  林昊之走到黑板前准备拿多球盆时,看着黑板上自己名字旁的数字“15”,突然一把捞起身前的球盆,倾倒在自己身上。

  乒乓球球噼里哗啦,倾泄了一地。

  徐坦愣住了,其他队员也纷纷看过来,走到门口的于克南也停住了脚步。

  林昊之的眼泪也跟着倾泄出来,他哭着拿起另一盆球,也倒在了己身上。

  周围的空气沉寂下来,整个球馆只听到乒乓球滚落的声音,清脆的砸在大家的心里。

  “闹什么!”郑浩在林昊之倒第三盆球之前,一把抓住了林昊之的手。

  林昊之红着眼,看了眼教练,缓缓将球盆放下,不发一语,拿起球包就往门口跑。

  “站住!”郑浩在后面吼道。

  可林昊之不理郑浩斥责,从于克南身边飞奔而过,离开球馆。

  徐坦追上去,跟有些惊愕的于克南对视一眼。

  徐坦的的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怒气,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追出去了。

  于克南迟疑了一下,滕彪走上前堵住了他,喊道:“于克南。”

  于克南脸色冰冷,没有应声。

  “我不是来批评你的,比赛就应该这样,你没错。但是现在你们寝室的人三天两头惹麻烦,已经影响了训练。尤其是林昊之,这几天要看好他,别出什么意外。”滕彪对他说道。

  原来是给他加任务来了,于克南的脸色一沉,更不耐烦了:“关我什么事?”

  “国家队是一个集体,而你完全没有集体意识。让你当室长,就是想让你学会承担责任。”说到这里,滕彪顿了顿,压低声音强调,“这也是莫教练对你的考验。”

  听到莫教练,于克南一脸无奈,忍了忍才说道:“知道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跟我到办公室一趟,你爸寄了些吃的,让我转交给你。”滕彪看他最近表现还不错,虽然依旧高冷,可至少没有惹是生非,也确实像承诺的那样,一场没输,想给他一点奖励。

  谁知这小子头也不回往前走,冷冷丢下一句:“我不要,你自己吃吧。”

  林昊之的事,相比辛苦的训练,很快就被人忘记,日出又日落,每天的朝阳依旧是崭新的。

  晨曦洒在小岛上,起床的音乐响起,栖息在参天大树上的鸟群被惊扰,像乌云腾起,扑棱棱的往蓝天上飞去。

  如同往常一样的训练又开始了,只是这次训练刚结束,平时不怎么出现的孙教练意外现身。

  “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为了让大家养精蓄锐打好今晚的比赛,我们教练组决定取消今天下午的训练。”

  孙教练还没说完,众人已经欢呼雀跃。

  “那森,居来提,帮我把手机发回给大家,这么多天了,给家人报个平安吧!”

  众人更加兴奋,连沉默寡言的徐坦,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晚上五点半集合,六点开始比赛,不要迟到了!”孙教练不放心的嘱咐大家。

  “小眼镜人呢?”小西藏发手机的时候,发现林昊之不见了。

  “我看他训练的时候好像不大舒服,可能回宿舍了吧。”小兰州说道。

  “我回去看看。把他手机给我吧。”徐坦不放心,这两天林昊之的情绪很低落,总怕他承受不了训练的压力,想不开。

  徐坦饭也没吃,就急着回宿舍,发现林昊之不在。

  他很担忧,把手机放在林昊之床上后,决定去找他。

  可是,不管是食堂,还是操场,都没林昊之的身影。

  徐坦甚至去澡堂也看了,还是没有人。

  训练中心里倒是有个人,可并不是徐坦之,而是于克南。

  他一个人在里面练球,冷冷看了眼徐坦,又继续发球。

  徐坦找到了一圈,气喘吁吁的回到宿舍,看见新西兰三人和波波正用剪出的纸牌打的起劲,他打断了他们的牌局。

  “我找遍了整个基地,都没找到林昊之。”徐坦喘着气,扶着门框说道。

  “可能躲在某个隐秘的地方看哈利波特嘛。来来来,对子!”小新疆毫不在意的说道。

  “别打了,赶紧帮忙找找。他最近情绪不好,会不会出事了?”徐坦很紧张,总觉得林昊之纤细敏感,容易崩溃。

  “别瞎操心,都多大人了,哪会那么容易想不开?等晚上比赛就会出现了。”小兰州难得能休闲一会,不耐烦的说道。

  徐坦看了看墙上的钟,显示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十分,见新西兰不愿帮忙,他只能继续去想办法。

  (四)

  空荡荡的球场里,于克南仍在对着墙壁击球,训练自己的空间感。

  突然门又被推开,他头也没回,知道是刚才进来看一眼就走了的人,又返回来了。

  “于克南,林昊之不见了!”徐坦走到他对面,说道。

  于克南就像看不到他一样,依然继续对着墙壁击球。

  徐坦见他冷漠的表情,一横心,挡在墙壁前,飞来的乒乓球正好打在他的身上,只觉得一痛——这家伙的力气好大。

  于克南这才看着徐坦,俊秀的脸上染上一丝怒气:“我在训练,别挡道。”

  “你听见我说的了吗?”徐坦就杵在那里,一动不动,问道。

  于克南盯了他几秒,对这个看上去很秀气,但其实很倔强的上铺很无奈。

  “长话短说。”对峙了一会,于克南不想浪费自己的训练时间,只好让步。

  “林昊之丢了,我们必须把他找回来。”徐坦尽量简短的说道。

  “关我什么事。”于克南一脸冷漠的表情,说完往左移动,准备继续对墙击球。

  徐坦没有让他得逞,索性跑到于克南前面,挡着他。

  “你是寝室长……”徐坦还记得滕彪说了,让室长负责一切。

  “这儿是幼儿园吗?麻烦你们管好自己,你们的事,跟我无关。”于克南盯着比自己稍矮一点的徐坦,气势逼人。

  “林昊之的事,你真觉得跟你一点关系没有吗?”徐坦的态度还是很温和,语气也温柔,但却咄咄逼人。

  “昨天我已经给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争气。我也不知道他会因为输一场球就彻底崩溃啊。”于克南才委屈呢,他最后那个球让的那么明显,可对方实在太弱怎么办?

  而且这种心理素质太差了,怎么打球?

  于克南身为强者,是无法理解的,也不想去同情。

  “昨天的事先不说,但是现在他不见了,万一出事怎么办,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徐坦盯着于克南,一点也不肯退让,甚至伸手拽住他。

  “徐坦,你傻吗?你到底明不明白啊?”于克南和他的视线在空中对碰,又气愤又觉得无奈,他和这种傻瓜一点也不想沾上关系。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来这里是为了打回国家队,今晚的比赛很重要,所以别拿这种破事儿烦我,明白吗?”于克南深吸了口气,看了眼他拽着自己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

  徐坦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终于,拽着于克南衣服的手慢慢松开。

  是啊,没理由拿这些事来烦他。

  对一个体育人来说,比赛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可徐坦做不到像于克南这样的专一,或者说冷漠。

  除了比赛,什么都不放在心里……他做不到。

  于克南看见徐坦失落的转身离开,一向心无旁骛的脑子里突然有点乱,他冲着徐坦背影说道:“喂,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徐坦顿了一下,没应声,径直走出了门。

  于克南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有些气愤的朝着墙壁击出一球,但是没有接第二下,乒乓球掉在地上,弹了几下,声音渐渐消失。

  他咬了咬牙,想到之前滕彪说的那些话,什么集体精神之类的,狠狠将球拍扔在桌上,也跟了出来。

  算他服了这群人,而且徐坦那单细胞动物做事,于克南更不放心,感觉那家伙还没找到林昊之,就会把自己也弄丢,于克南可不想给自己添更多麻烦。

  果然,他走到围墙边,看到徐坦站在那里三番四次想要把自己撑上去,都不成功。

  “当心崴着脚。”

  徐坦正郁闷的看着围墙,准备下一次冲刺,突然听到身后于克南的声音,微微一愣,转过头,看到那个高傲的少年正一脸不爽的站在他身后。

  徐坦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心里有些开心,但又想到他之前的臭脾气,嘴上没好气的开口:“你不是不想去吗?怎么又来了?”

  “那我回去了。”于克南才不吃他这一套,说着转身就要走。

  果然,徐坦立刻没脾气了, 一把拉住他:“别……基地里我都找过了,他可能跑岛上去了。”

  “闪开。”于克南高高在上的命令。

  徐坦一愣,但立马让出个道。

  于克南对这个墙头已经很熟悉了,一段小助跑,长腿一跳,双手撑到围墙上沿,把自己撑了上去,坐在墙沿上。

  徐坦只能佩服他的体能好,虽然他比于克南矮了一点,可论弹跳力,他比不上这家伙。

  于克南骑在墙头对徐坦伸出手:“愣着干嘛,赶紧的,我还要赶回来打比赛。”

  阳光下,徐坦对他伸出手,两个少年的手再一次,紧紧握在一起。

  于克南吃过一次亏,不会再吃第二次,这围墙外面比里面低,他小心地跳下来,带着徐坦悄悄走到路口的保安岗亭,只见保安大叔正躺在椅子上睡午觉。

  “没别的法子吗?”徐坦不肯上前,小声问道。

  “别废话。”于克南说一不二,做好了决定,就要贯彻到底。

  徐坦一向是乖学生,从没做过这么“危险”的事情,只能屏住呼吸,看着于克南越过保安大叔圆润的肚皮,从他腰间偷一把电动车车钥匙。

  突然,保安大叔的打鼾声突然变大,吓得徐坦心跳加速,和于克南对视一眼,幸好保安大叔没有醒过来,两个人才蹑手蹑脚地离开保安岗亭。

  于克南跨上骑着保安大叔的电动车,示意徐坦坐上来。

  两人在山路上飞奔。

  他骑得很快,只觉得身后的徐坦十分紧张,他说道:“他肯定是往码头去了。”

  “你怎么知道?”徐坦在他背后大声问道。

  可惜风声很大,于克南并没听清徐坦在说什么。

  “每天有一艘渡轮离开这儿,他肯定是到码头要赶渡轮离开这里。”

  “这条路是去码头的路吗?”徐坦又问道。

  “啊?你说什么?”于克南没听清。

  徐坦怕他回头,大声凑到他脑后喊道:“我说,你好好开。注意看路。”

  “这里我比你熟。”于克南话音未落,猛地刹车。

  徐坦因为惯性整个人都撞到他的后背,脸都撞疼了,正要发问,发现前面是条死路,并不能通往码头。

  “现在怎么办? 刚才那条三岔口你就应该走中间那条。”徐坦对他的方向感无语了,还好意思说路熟,路痴差不多。

  虽然他没指责于克南走错路,但还是恼羞成怒的将电动车掉头,愤愤说道:“我真是脑子进水,才会跟你一起出来找林昊之。”

  徐坦性格温和,只是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没有和于克南拌嘴,只说道:“你先别抱怨,时间紧迫,我们得尽快找到他。”

  于克南右手用力一拧,电动车飞速地冲了出去。

  终于,两个人找到了码头,于克南电动车还没停稳,徐坦就跳下去,跑到码头办事处询问员工:“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男孩?个子不高,戴着眼镜。”

  “有的,刚才在这里坐了很久,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这个码头平时人不多,员工记得清楚,点头说道。

  “到底在不在这?”于克南停好了车,走过来,表情很不耐烦。

  “林昊之确实来过这里,但是现在又不知道去哪了。”徐坦郁闷的说道。

  “不找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渴死我了!”于克南能陪到这里,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他嗓子都冒烟了,环视四周,发现小摊贩,对徐坦又说到,“我去买瓶水,买完我们就回去。”

  徐坦看着他跑到远处去买水,心里正着急,突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林昊之,他赶紧接起来。

  “喂,林昊之,你在哪?!”

  “我在宿舍啊,你在哪?”林昊之回宿舍之后,听到其他室友说徐坦到处找他,赶紧打电话过来。

  “刚才……我就是自己出来透口气。对不起,我应该跟你们说的。”林昊之听到徐坦那边沉默,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就好。”徐坦能说什么,他看了眼于克南,觉得接下来的时间会很难捱。

  于克南买完水,一转头看到徐坦在接电话,那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不安,他立刻走过去:“谁?”

  徐坦刚挂断电话,一转头,看见于克南那张英气的脸就在自己后面,他本就有点心虚,这一对视,更是嫩脸一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于克南见他眼神躲闪,脸都红了,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林昊之……他已经回到宿舍了。”徐坦只能坦白,然后等着暴风雨来临。

  果然,于克南一听,愤怒地把矿泉水瓶用力扔在地上。

  “我是真服了。”

  “我也没想到……”徐坦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避开他凶狠的视线。

  “没想到?你刚才不是挺能想的吗?我就不该跟你出来!”于克南打断他的话,气冲冲地往电动车的方向走去。

  “对不起……”徐坦站在原地有点无措。

  于克南真想把他丢在这里不管了。

  他走了几步,听到后面的少年还没跟上,气呼呼的转头对他吼道:“磨磨唧唧干啥呢?快上车啊。”

  (五)

  徐坦赶紧小跑跟上去。

  于克南开着电动车风驰电掣地往回赶,一边加速,一边生气的抱怨:“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能没事找事?今天要是赶不上,你就死定了。”

  徐坦看手机时间,很愧疚地说道:“来的时候我们用了半个小时,现在还有四十多分钟,按来时的速度回去,肯定来得及!”

  话音刚落,电动车速度变慢了,于克南徒劳地试图前倾加速,可是电动车却越来越慢,最后直接停了下来。

  “搞我吗!”

  于克南下车踢了一脚电动车,电动车毫无反应。

  “不会没电了吧?”徐坦担忧的问道。

  于克南打开电动车后盖,重新接驳了电池插口,但是电动车依然无法启动。

  “不管了,走回去!”于克南觉得自己今天真够倒霉的,越来越后悔自己心软跟这个倒霉蛋出来。

  “车子不能就扔在这吧?肯定得给保安大叔送回去。”徐坦担心的是车子,他做惯了三好学生,一点坏事都不敢做。

  “不扔这里还能怎样?难不成一路推回去?”于克南已经懒得和他说话,扔下他,开始往回走。

  徐坦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电动车,又看了看于克南挺拔的背影,还是选择推着电动车追他。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来到一个分岔路口,于克南选择了左边的小路。

  “不是那条,刚才我们是从右边这条下来的。”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说话,直到看到他走错了,徐坦才开口。

  “走这条比较快。”于克南这次打定主意走自己的路,不管徐坦了。

  徐坦纠结了一下,看小路还算平坦,就默默推着电动车跟上他。

  没想到,小路越走越曲折,他越推越吃力,走得很慢。

  于克南在前面走得很快,听到后面吃力的喘息声,转头看见徐坦狼狈的模样,真不想管他,可又不能自己一个人走。

  “你快过来帮我。别忘了围墙外面比里面高,没有我帮忙,你一个人翻不过去。”徐坦很无奈,实在没什么力气了,只好和他讨价还价。

  于克南一愣,他还没想到这个问题,只想着不要错过晚上的比赛。

  “我真是要被你搞疯了!”于克南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看他那吃力的样子,只能咬牙走过来帮他推电动车,两个人在崎岖的小路上缓慢前进。

  徐坦在后面推得吃力,在前面拉的于克南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满头是汗累的喘气的样子,叹了口气:“我跟你换,你去前头,我力气大在后面撑着。”

  徐坦也没和他客气,他实在没什么力气了,从善如流的换到前面去,果然前进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两人协力默默推着车,只知道彼此的呼吸声。

  “你跟他们说的不一样。”徐坦在前面突然说道。

  “什么不一样。”于克南喘着气,觉得莫名其妙。

  “他们说你脾气暴躁,不近人情,叫我不要招惹你。但是我觉得你人挺好的。”徐坦觉得于克南不止有天分,还很勤奋,外表虽然冷漠无情,但内心也不是那么残暴。

  比如他有想过让林昊之一球,可实力悬殊太大,他又不擅长安慰别人……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杀了,埋在这个小树林里。”于克南现在确实很暴躁,听到徐坦的话更是不自在,不爽的说道。

  徐坦干笑了几声,转头看见于克南的面容冰冷,不像是在开玩笑,那眼神就想要把他吃掉一样,他赶紧继续往前走,不再说话。

  直到黄昏,两人才灰头土脸一身狼狈的回到宿舍。

  拎着球包,两个人又从宿舍飞奔下来,徐坦突然停下。

  “又怎么了?”于克南皱眉问道。

  “我笔记本落水房里了,我得回去拿上。”徐坦之前去水房洗衣服,还给雷蕾打了个电话,可人家手机关机了没接,然后想着林昊之的事,就把笔记本给忘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拿个笔记本临阵磨枪有什么用?”于克南已经迟到了,满脸怒气。

  “我跑上去拿很快的,你着急可以先走。”

  徐坦说完,快速跑上楼梯。

  “我真服了。”

  于克南看着他身影消失,急躁地来回踱了几步,决定不等了,转身跑出去。

  徐坦在水房的角落找到了笔记本,本子已经被水泡烂了,他来不及难过,飞奔赶回训练中心,升降级比赛已经开始,队员们正在进行激烈的比赛,场馆内回荡着乒乓球清脆的击打声,和队员们对抗时的吼声。

  于克南正在试图跟莫教练和郑浩解释迟到原因,徐坦连忙也跑过去。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你们错过了六场比赛,我滕不出时间来让你重赛,只能直接取消比赛资格。”郑浩毫不通融。

  “这不公平!少了六场的积分,我还怎么竞争升降级比赛的名额?”于克南不服气的争论。

  “那是你的问题,在你们集训的第一天我就强调过,态度最重要!你参加世界大赛迟到,别人会让你重赛吗?况且,缺席比赛,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于克南!”

  于克南听到这句话愣住,眼里蹿过一丝火苗,就像被人掀起伤疤一样,脸上有按捺不住的痛苦。

  徐坦注意到于克南的表情,有些疑惑,但来不及细想,连忙开口争取:“郑指,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也是因为出了意外才迟到的。”

  “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你们能打完六场吗?”

  “这怎么可能,一场比赛最少也要打上十分钟!”于克南觉得郑浩简直在刁难他们。

  “那能不能改成一局决胜的快球赛?我们可以试试!”徐坦急中生智,请求道。

  于克南听到这句,灿亮的眼睛似乎更明亮了,赞许地看了一眼徐坦。

  “对!我们可以打快球赛啊!”

  “我再重申一遍,规矩就是规矩。”郑浩对这两个小子的请求完全驳回,毫不动容。

  就在两人快绝望的时候,一直笑眯眯看着他们的莫教练突然开口了:“有点意思。”

  郑浩、徐坦和于克南同时看向莫教练。

  “我同意你的要求,不过我们不打快球赛,而是换一种赛制,每局比赛都从九比九开始打。”莫教练不疾不徐的说道。

  于克南和徐坦交换了一个眼神。

  “十二场比赛,你们合起来最少赢下其中的九场,限时半小时。”莫教练伸出手指,愉快的决定了。

  “没问题,我们打!”于克南正要提问,徐坦却抢先答应。

  郑浩觉得有点没面子,提出异议:“可是这样有点不公平吧?其他队员没有义务跟他俩重赛。

  “说的是,所以你们需要征求其他队员的意见,只有全部人都同意这比赛才可以。同时,凡参加这比赛的除了你俩,其他人赢球能获得双倍积分。”

  徐坦立刻点头,于克南却表情为难。

  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很多人都不喜欢他,加上他的球技高超,能赢他的人几乎没有,所以获得双倍积分这个诱饵很难让人上钩。

  徐坦看了于克南一眼,转身看着大家,鞠了一躬,诚恳的开口:“各位,今天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于克南跟着我一起错过了几场比赛。现在莫指导同意我们用新赛制进行补赛,我请求大家,给我们这个机会。”

  徐坦说完,现场陷入了一片沉默,众队员面面相觑,有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讨论。

  “双倍积分啊!”

  “那也要能赢得了他才行啊!”

  徐坦见大家还在讨论,清了清喉咙,又说道:“我知道,错在我们身上,所以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们配合。但是大家打了那么多年乒乓球,都知道对一个运动员来说,最痛苦的就是还没上场,比赛就输了。所以我恳求大家,给我们一次机会,上场比赛。”

  说完,他对着大家深深一鞠躬。

  于克南沉默的看着徐坦,没有说话。

  林昊之本来站在人群后,此时挪到了前面,举起了手,声音虽然很轻却坚定:“我愿意打。”

  他们是为了找自己才迟到的,林昊之很感动,原本以为于克南是个冷血冷心的人,没想到他宁可错过这么重要的比赛,也出去找自己,这件事颠覆了他对于克南的所有偏见。

  “你愿意有个屁用,本来也一场都没赢……”

  吕小北在一边嗤笑,可他话音未落,站在吕小北旁边的小兰州举起了手。

  “我们没问题。”

  看到小兰州打破僵局,小新疆、小西藏也先后举起手。

  “试试无妨。”郭远耸耸肩,也举起了手,顺带拉起了波波的手。

  波波瞪了他一眼,甩开,但是手也没有放下。

  看到203宿舍全部都举了手,徐坦十分感动。

  于克南也没料到竟然有人愿意支持自己,有些意外地看着举起手的大家。

  “我不参加。”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大家一看,是冷眼旁观的苏畅。

  原本热闹的场面被苏畅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吕小北也紧忙跟上:“是啊,今天已经够累了,我也不想打。”

  (六)

  徐坦还想动之以情,说服他们,没想到于克南直接冷笑着反呛:“你们是怕输吧。”

  说完,他递给徐坦一个眼神。

  徐坦会意,一反常态,有些刻意地搭腔:“是啊,你们是不是不敢跟我打?”

  吕小北果然中计被激怒。

  “徐坦你有什么资格叫嚣,你连我都不一定赢得了,还想赢畅哥?”

  苏畅拿起球拍,走向徐坦,盯着他的脸:“打就打,一会儿输了,可别哭鼻子。”

  他们的确不是于克南的对手,但对付手下败将徐坦,绰绰有余,所以听到徐坦敢这样叫嚣,立刻怒了。

  莫教练依旧笑眯眯的端着保温杯,看着这群少年们。

  他故意出了这个难题,是因为当比赛僵持不下,打到九比九的时候心态就常重要了。只有积极上手,头脑冷静,敢打敢拼,才有机会率先拿下局点,赢得比赛。

  都说赛场如战场,九比九就是战场上肉搏拼刺刀的时候,是“白刃战”。

  于克南在热身,而徐坦则是反复翻看那个泡坏的笔记本,在上面费劲的辨认着模糊的字迹。

  当郑浩吹响口哨,于克南昂头走向球台,徐坦地放下笔记本,走向球台。

  首场比赛,徐坦对阵郭远,于克南对阵波波。

  相比于克南轻松对阵波波,徐坦神情认真,不敢有半点松懈,一直在努力求稳,和郭远僵持。

  波波本来就不是于克南的对手,被于克南反手蹭一个,回球下网。

  于克南气势如虹的迅速拿下一局后跑下下一球台。

  下一球台的对面站着对手吕小北。

  吕小北面对表情冷淡但眼神凌厉的于克南,感觉后背都出汗了,心里十分紧张。

  这时候郭远与徐坦僵持好几板。徐坦大胆拉对角线,最终险胜两分赢下比赛。

  跑台的时候,徐坦看了眼郑浩身旁计时的电子钟,只剩下二十三分钟。

  而这边于克南发球又快又狠,几个来回吕小北就气喘吁吁,等他一个正手拉直线,吕小北没接到,让于克南二连胜。

  两个人原本站在十二张球台的最边缘,现在一路从边往中间打,于克南比徐坦快一球台。

  小黑板上,徐坦的名字旁边写着“胜负负胜”,于克南则是“胜胜胜胜胜胜”。

  三十分钟,倒计时只剩下五分钟。

  徐坦现在面对的是韩新,韩新发了个侧上,他正手挑球,韩新顺势侧身正手拉回,徐坦防了一个对角线。

  韩新上步,正手拉回,球速不快,徐坦有些着急,打了一个快带,结果球飞出界了。

  韩新大吼庆祝,徐坦以 11:13 输掉了比赛,有些垂头丧气。

  倒计时只剩下四分钟。

  于克南已经打完比赛,赢了全场,现在在场边看徐坦打球干着急。

  “徐坦你振作点,时间快没了!”于克南皱着眉,对他说道。

  可惜两人隔得远,徐坦没有听见于克南的督促,小跑步走向苏畅的球台。

  比赛开始前,徐坦望向场边球包上泡坏的笔记本。

  于克南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瞬间明白了徐坦的问题,他恨铁不成钢的吼道:“别老惦记着你那破本子!人是活的,肌肉有记忆!时间不多了,赶紧打!”

  于克南的语气很凶,他甚至没发觉自己内心在关心徐坦,只觉得生气。

  而徐坦被于克南一吼,原本就高度紧张的神经更是一下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擦!”于克南见他清秀的脸懵懵的盯着自己,忍不住吐了个脏字,从场边跑向球台,粗暴的一把推开了他,“我来打,滚一边去。”

  于克南说着,拿起乒乓球准备发球,苏畅却举起了手抗议:“这什么意思?还能代替徐坦打?”

  “莫指导说十二场赢九场,但是没有规定一人打几场,反正总共赢九场就行!”于克南脑子活络,钻个圈子。

  苏畅看向莫教练,见他没有发话,觉得很委屈,可又没办法,只好准备发球。

  他本来是赢定徐坦的,但临时换成了最强对手,这就难办了。

  两个刚过两个球,于克南就拉了一记快速直线球,苏畅没够着,被他先赢一球。

  苏畅一肚子的气,看着时间快到了,索性拖时间,慢吞吞去捡球,于克南看不过,冲刺跑过去捡起球,扔给苏畅。

  “于克南加油,还有时间!”连小兰州都忍不住给于克南打气。

  其他球员们也都紧张的看着两个人,大家内心都带着不同目的。

  在远处观战的甲鱼看向了计时器,显示还有一分钟,他的嘴角闪过一丝奸猾的微笑。

  徐坦十分紧张,握紧了拳头。

  还是苏畅发球,两人先是一回合的摆短,紧接着于克南采取主动正手挑,可苏畅交叉步拉了回来,在保守的和他耗时间。

  眼看时间一秒秒流逝,于克南着急了,防一个对角,苏畅开始兜高球,继续拖延时间。

  新西兰三人发现苏畅的心思,发出了嘘声。

  但苏畅也抵不过于克南如狼似虎的快攻,眼看露出疲态,此时,郑浩却吹响了哨子。

  “时间到!”

  郑浩的话音刚落,苏畅这个兜高球闪过来,于克南没有放弃,一记大力沉腕暴扣,只见乒乓球如同白色流星,闪电般的飞过去,苏畅没顶住,直接接飞。

  于克南扔下球拍,指着上一球的落点:“我赢了!”

  “在你打出最后一板之前,时间到了。”郑浩板着脸说道。

  “不是,不能这样,我明明这局赢了。”于克南来不及擦脸上的汗,和郑浩理论。

  “规则就是规则,时间已到,比赛没有完成。”

  “郑指导,就差几秒。”徐坦也忍不住说道。

  “不用再争了,于克南确实没按时打完比赛。赢要赢得起,输要输得起。”莫教练看完这群少年的激烈对决,淡淡说道。

  莫教练都发话了,徐坦只能放弃继续恳求,默默站在一边,看到于克南眼里痛苦的表情,他也十分自责。

  都怪自己不够强,如果他能更强更快,就不会因为几秒的时间输掉。

  “今晚的比赛到此结束,全体解散。”郑浩看了眼于克南,对大家说道。

  众人纷纷收拾东西离开训练中心,而于克南坐在场边,用毛巾盖着自己的头,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远处观望的甲鱼看到于克南颓丧的样子,嘴角噙笑浑身轻松的离去。

  而徐坦坐在训练馆的角落,不敢去安慰于克南,只能望着泡糊的笔记本发呆。

  “别想了,大不了后面再打回来。”小兰州也不敢招惹一碰就炸的于克南,走到徐坦身边说道。

  林昊之跟着走过来,万分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别这么说,你没事就好。”徐坦摇摇头,是他不够强,如果他和于克南一样厉害,只要一半的时间,就能赢得所有比赛。

  小西藏看见大家都这么难过,跳出来用胳膊揽住室友们:“走走走!去吃夜宵,再不去东西都没了。”

  徐坦将笔记本收入球包里,看了一眼于克南,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一起去吃夜宵吧?”徐坦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和他说道,还伸出了手。

  于克南摘下毛巾,绷紧一张俊脸,一言不发的站起身,从徐坦身边走过,就像看不到他伸过来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