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择木栖
南湘子2020-02-06 16:492,308

  卫盏疏双目扫过小九那张白皙的小脸。淡漠的脸上却是没有办丝松动的表情。云鬓如墨,眉目深冷。他沉默着,沉默之下的语言就是一种否认。

  小九一时间只觉得有些尴尬,遂讪笑着,掩饰这满满的尴尬。明安灏轩素手添杯,缓缓为卫盏疏面前的茶盏,注上一杯茶水。他只与小九说道:“这里无需你侍候了,你出去吧。”

  小九当即如蒙大赦一般从地上站起来,小跑似的往外跑去。

  明安灏轩望着她那如逃难般的身影,不禁有些失笑道:“九儿胆小,让卫尊您见笑了。”

  卫盏疏一双凤眸却是不知道在凝望着何处。镂空西窗外,残阳半遮,枯叶一片片落,已经是八月了。

  “她叫九儿?”卫盏疏问道。

  明安灏轩小声啊了一声,而后点头道:“对,九儿,白家小九,青灵山上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我看着挺可怜的,就收了当侍女。怎么,卫尊看上她的筋骨了?”

  卫盏疏却不再说话,只沉默着望着桌案上的茶水。绿色莲花盏内盛着一杯淡黄茶水,湿透的茶叶缓缓舒张开来,再慢慢的在茶盏周围打着转漂浮着。

  卫盏疏冷淡道:“只是觉得稀奇。”

  “稀奇什么?”明安灏轩问。

  卫盏疏凤眸微抬,直视着明安灏轩道:“这世上除了宸汐,我第一次看到你还会对另一个女子出手相助。”

  明安宸汐,这四个字让明安灏轩那张妖孽张狂的脸,忽然有了一丝痛色。

  “你不觉得她那双琥珀一般的眸子,很适合放在宸汐身上吗?”明安灏轩沉痛道。

  “一个早就应该死去的人,你让她活着只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三年之期一到,她就魂归地府,你一届凡人怎能与天争?”

  “不能吗?”明安灏轩手一顿,下颔微抬。双目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卫盏疏。桃花眸里蹦出一道骇然的霸气,他气势张狂傲慢道:“三年前我就赢了一次,三年后,赢得人也只能是我,不是老天!”

  这一句掷地有力的声音,让卫盏疏忽然静默下来。他忽然想起,三年前,明安灏轩为了明安宸汐施展禁术,不惜自断十年寿命,换她三年阳间人的那一幕。明安灏轩,最温润如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最执着的心。

  风,掠过那镂空的窗沿。残叶落,嘲笑世人的执着伤人伤己。卫盏疏觉得话已至此,无需再多言。只将手中一瓶伤药搁在桌案上,淡漠道:“人间事,我不插手。所以你们若争,就争,哪一天谁先死去,可以派人告知我。”

  “告知你?”明安灏轩嗤笑道:“告知你做什么?”

  “我来。”卫盏疏起身,白绸滚边云袍扫过桌面,长身玉立。从窗外透进来的残阳,落在他一张冻若千年寒冰的脸上。他面无表情道:“帮你们收尸。”

  话落,脚步声响起。明安灏轩一手握着手中的伤药。卫盏疏知道他受伤了,这还是特意为他准备的?思及此,他莫名的竟觉得有些好笑,收尸吗?那就先帮南宫绝收吧,反正他是不该活着的。

  长木楼梯上,小九正倚着一张柱子站着。一双乌黑纯粹如琥珀一般的眸子,怔怔的望着黄木台阶上的卫盏疏。卫盏疏执手立于台阶上,一双冷眸,从她脸上扫过去。无悲无喜,无知无觉。

  小九讪讪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等他。好像,好像就是想见见他。也想跟他说说话,只是却非常害怕他的冰冷。

  卫盏疏拾级而下。直步走到小九身前,然后在她面前转个弯,一步拐开了。小九蓦的觉得胸口似乎被人打了一拳,不痛,闷闷的。小九倚着柱子望着卫盏疏越走越远的身影,她好像问问他,我们是否真的见过?

  入夜后,天边只于几颗寥落孤星,远远的在夜空处散发着些许微弱的光芒。地上,小九打着一盏橘红灯笼,亦步亦趋的跟在明安灏轩身后。平滑如镜的湖面上,倒影出湖边,明安灏轩修长的身影,在那修长的身影后跟着一个一姑娘,一身青色衣衫,一只手打着灯笼,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湖边走过。

  枫叶如血,片片残红。地上几声枯枝踩碎的声音响起后,静谧的林子里,忽然飞出几只不知名的鸟来。小九明显是被这响动吓到了,身子颤了颤。白月光,穿过枝桠密林,斑斑洒洒的落在地上铺着一层的落叶里。

  明安灏轩背手立在一棵红枫树下。脖子微微仰着望着树顶上密密扎扎的枫叶。他温柔道:“九儿,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知道,这里是绝世界,传说中妖魔与人共存的世界。”小九打着灯笼,站在清冷的秋风中,身子有些单薄。

  明安灏轩只抬头望着那树顶上的红枫叶,轻声道:“你无依无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你脆弱的就像这个世界中的一粒尘埃,一佛即逝。”

  不知是不是平日里温柔的月光,忽然变得太刺眼,还是这微凉的秋风,刺痛了她的双眸。小九眼中竟然盈起了一层水雾。模糊了眼前这个世界,不安像潮水一样朝自己滚过来,将她淹没的无法呼吸。

  半响,明安灏轩也没听见身后的人有什么回应。遂转过身来,他的动作很慢,慢到身后红叶一片片落,落成一个背景。慢到,他伸手就接到了从小九脸上滑落的一滴泪。

  明安灏轩低头看了看他手中那一颗晶莹泪珠。盈盈泪珠,如珍珠一般跌落。明安灏轩低头凝视着指尖一滴泪水。他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那个人——明安宸汐。她落泪的时候,也与她一模一样呢。

  “擦干你的眼泪。”明安灏轩狠狠心道。

  小九连忙抬起手背擦了擦了自己脸上的泪痕。明安灏轩冷声道:“眼泪是流给心疼你的人看的,在我面前,你需坚强如顽石。”

  “我很坚强。”小九咬牙道。她很坚强,坚强到,即使失去一只手腕还能好好活着。如若不是明安灏轩将她拖出了青灵山,那么她会一直很坚强的在青灵山的小屋里活着。

  那里的生活虽然寂静,但是她不害怕。那里的生活虽然孤苦,但是她很快乐。她不怕一直一个人,她只怕跟很多人在一起生活着,也像一个人一样。

  “我知道你很坚强,只是还不够。九儿,良禽择木而栖,你需在这个世界寻找一个依靠,而我就是你唯一的依靠,你愿意此生听我调遣,唯我之命是从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