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杀无赦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276

  这厢凝玉小筑里有些死寂,三人各自陷入沉思,不知该从何处起头说。正思量着,就听一阵火急火燎的敲门声,一个略带慵懒的拔高声响起。

  “小兔君可在?”

  这声音,是游奕啊。溯夕将门打开,果然见着满头大汗的游奕星君,他二话不说就进了门,拿起桌上的茶杯 咕噜噜就往下灌,喝完之后一喘气:“可算找着你们了,这把我累的啊……”

  游奕星君一出现,必然是奉了天帝的旨意,溯夕赶忙问道:“别喝了,快说说老天君派你来传什么话?”

  游奕张望一下,拱手向逐琊行了个礼,压低声音道:“奉天帝口谕,若拿到疏同,无须活捉,就地处死,杀无赦!”

  “什么?!”溯夕呆若木鸡,一时竟然回不过神来,“为何突然下这般指令?”

  游奕来不及解释:“天帝的旨意你遵从便是了,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溯夕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逐琊拉了一下手臂,他淡然地回道:“天帝之命,我等已经收到,烦劳游奕星君回话,必不辱使命。”

  领了回话,游奕星君又紧赶慢赶地回了天宫。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疏同这小精怪真是了不得,竟搅得天宫里最尊贵的两个人为了他针锋相对的。纳兰凝指甲扣着桌面,抽丝剥茧地捋着:“如此便说得通了,天帝密旨杀疏同,只有大太子才能最先知道此事,所以才派了人前来搅局。只是我还是想不通,究竟那疏同是何来的本事,竟然让大太子敢冒大不韪也要救下?”

  溯夕托着下巴,对天帝的“杀无赦”也十分费解:“我想不懂的是另一件事,九穗禾再名贵,也不过是一味药材罢了,老天君不像是这般严厉心狠的人啊。”

  纳兰凝揣测道:“老天君对此事秘而不宣,想来必是涉及到仙家颜面之事,个中缘由,怕是只有等见了他们才能知道了。只是逐琊,你若真的杀了疏同,那便是与大太子为敌了,日后……”

  逐琊打断了二人的思索,面上依旧清淡:“只需尊天帝的旨意,其他的何须我们挂怀。”

  这话虽然说得在理,可是溯夕与纳兰凝相视一下,皆是忧心忡忡,此事怕是不能简单善了。

  在凝玉小筑歇了几日,眼看着这满月之日将至,溯夕的眼皮子就跳个不停。十四日晚,溯夕正窝坐在窗台上赏月,就听头顶上一声颇为浪荡的笑声:“小夕儿,好雅兴啊。”

  “哇!”溯夕大叫一声,险些跌落下去,抬头就看见倒吊在房檐上的卿无昧,青光眸子闪啊闪的。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溯夕拍了拍心口,惊魂不定。卿无昧从房檐上下来,抓着溯夕的手腕将袖子挽上去,在上次吻过的地方摸了一下:“你身上有我种下的信子,只要你还在妄想林里,我就找得到你。”

  说着,卿无昧的手又摸上溯夕的脸,还凑近了几分:“上次天黑没看清,现在烛光里看看,长得还挺下饭的。”

  溯夕蹭蹭蹭往后退,小脸刷白:“我我我肉特糙,怎么煮都不好吃的!”

  卿无昧笑着坐下,一手托腮,另一手勾了勾:“看你那点胆子,一点儿也不像个天君。”

  “是是是,我就是胆小…。嗯?诶!”溯夕脑子反应了一会儿才回过味来,“你知道我是……”说话间他就低头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看看是哪里的仙气漏了。

  “别闻了,你没露馅,妄想林里没有我不认识的妖物,能被纳兰凝招待的,除了天君不会有旁人。”卿无昧打住他的动作。

  这下溯夕心中是警铃大作,想着逐琊的房间就在旁边,是不是该大喊一声先将这蛇妖拿下?只是他这念头不过想了想,卿无昧就好像看穿一样:“小心思可别太多,不然我就当你是加餐了。”

  卿无昧身上的妖气深醇而厚,绝非凡妖,溯夕登时就怂了,乖乖坐下,嘴巴毕竟,一副小媳妇模样,却逗乐了卿无昧。

  “小夕儿啊,我有这么可怕吗?”

  溯夕点点头,又摇摇头。

  卿无昧拿指头弹他的额头:“你若诚实,我便看在你可爱的份上帮帮你,你若撒谎,那你这一屋子三人都别想离开这里。说罢,天帝你们来究竟做什么?”

  此人虽然言语无状,行为轻浮,可溯夕就是觉得他蛮言而有信的,此时已经是万事暴露,还被人捏住姓名,不如老实,便说:“有仙界罪犯逃离到此,吾等便是来捉拿他的。”

  卿无昧眼尾挑了挑,微点点头:“我说呢,最近这妄想林里真是热闹呢。”

  溯夕猛一抬头:“你也有察觉?”

  卿无昧嘴角勾了一下:“我这儿有个颇为重要的线索,却不想白白给你怎么办?”

  一听到线索二字,溯夕那俩兔眼睛就水灵灵地泛光,鼻子头也微微红,声音里谄媚得很:“无昧哥哥,你是天上地下最最善良窝心的好人了,你就当打赏我告诉我呗?除了吃我的肉,别的都好商量。”

  看着眼前这兔子装模作样的,卿无昧万把年来难得有的恶作剧心思都漫出来了,眼前这小家伙,虽说是个天君,可胆小还蠢,每次都怕到发抖,可眼睛里分明有着对任何人的无端信任。

  “肉就算了,不过你欠我的先记着,改日我想好了再来讨要,”他摆了摆手,“自此处到妄想林最南边一处洞穴里,或许能找到你们想找的人。”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溯汐忍不住问他。

  “呵呵,”卿无昧笑得颠倒众生,“天机不可泄露。”

  一面说着,他的身子一面变得轻飘飘的,渐渐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真是个任性肆意的家伙,总是要吓他,却好似在帮他。

  溯夕将卿无昧的话牢牢记住,觉得事不宜迟,便想立刻行动,只是他的手刚触碰到门栓,就忽得被一双大手捂住嘴,拦住腰,身体猛然往后一撞,碰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有埋伏?

  还没惊讶完,就见眼前一黑,烛火也被熄灭了,整个房间骤然死寂下来。

  这个夜晚,可真是不平静呢。

  溯夕下意识地想挣扎,就听耳边一个熟悉的声线,带着微微湿暖的气息,轻触着耳廓冰凉的外围。

  “是我。”

  这两个字,卸掉了溯夕所有的力气和惊惧。

  是逐琊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