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搜杀阵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317

  本来溯夕还看得稀里糊涂,再看几眼便明白了。这逐琊虽是同那八人在斗,可出手之间仿佛在与百十千人对招,虽还从容有余,却十分纠缠不清。

  于是脚尖点地,腾空一看,果不其然便窥出破绽。他朝下一喊:“逐琊,是千面搜杀阵!”

  千面搜杀阵不过是仗着八卦与光的变化,以少人变幻多人,入阵者虚实莫辨,有四面八方迎敌之感。逐琊在阵中听此,便收了动作,掌心合十,耳听八方,忽得睁开眼,对着一处击打出去,那阵型登时就散了架子,他向后一撤,破阵而出。

  八个黑衣人被震得跌倒在地,打了个滚,互相对视一眼,已知是去了大势,又不是逐琊的对手,便识趣地退场。可逐琊却施术要拦,一个黑衣人见状,狡黠的目光往溯夕身上一看,一把权杖打了过来。

  溯夕一时不防便连连后退,绊到树枝往后一倒,逐琊只得分心一个闪影前来将那权杖挥开,再看过去时,人都已经跑光了。

  无奈只得转身问道:“可有受伤?”

  溯夕人还坐在地上,自知又拖了后腿:“没,没有。”

  逐琊背手而立,面上像要训人,“昨夜你去了哪里?可知此处妖魔横行有多危险?”

  “我?”溯夕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副无辜良民的样子,“我不过随便走走啊……”说着他便要撑地而起,可脚踝处一阵刺痛,竟又跌了回去:“哎呦!”

  低头一看,竟是崴到了,肿胀的一块看着十分惊人。溯夕撩起裤腿,小脸拧巴在一起,就差拧出一个疼字。

  逐琊看了一眼,道:“只顾着叫疼,都不会给自己疗伤了么?”

  溯夕摇摇头:“方才有个阵压着便罢了,现在什么都没有,用了仙术岂不是就露了身份。索性伤得不重,出了林子就方便了。”

  怕逐琊嫌他碍事,溯夕强忍着疼再次试图站了起来,只是人还没站直,手腕就被人拉着往前一带,身子失了稳重往前一倒,却软软地靠上一个宽厚的脊背。

  等溯夕定睛看清,吓得身子木僵,下一刻膝弯一软就被逐琊给背了起来。

  他偷偷地咬了自己的手背狠狠一口,钻心的疼传过来才知这不是做梦,略有些颠的感觉真实无比。都走了好一会儿了,溯夕才开始在逐琊身上推拒。

  “逐琊,我挺沉的……”

  “你越说话越沉。”逐琊言简意赅地将他堵了回去。

  溯夕当然就闭嘴了,他伏在逐琊背上,感受着那丝丝缕缕的温度,嘴角的笑竟也藏不住。

  世事儿就是这么奇妙,昨夜他还为纳兰凝的事情闷闷不乐,今日却捡了个意外之喜。

  其实,哪怕逐琊将他弃之不顾,他大抵也是会觉得很正常,虽说他背了自己多半是看在自己赶来助他的一点薄面上,可于溯夕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关怀。梦想成真之后,是短暂的喜悦颤栗,和突如其来的战战兢兢。

  “谢谢,”看着逐琊如琢如磨的侧颌,溯夕有些感怀:“…我原以为,你是极不待见我的。”

  “我从不厌恶任何人,”逐琊的声音如空山玉碎,轻灵作响,“天宫诸君恰如各星,在其位司其职,只要溯夕天君是谋自己的本分,我又何来不待见一说。”

  这话回得真是逐琊天君这种不食烟火的性子,也是在敲打溯夕的心思。溯夕还是忍不住问道:“既不厌恶,那…你可有喜欢的人?”顿了顿,试探地说,“纳兰姑娘似乎很是上心呢。”

  其实问完他就后悔了,难得逐琊在自己面前有些示好,自己却这么不长眼地问东问西,这么看过去,似乎逐琊的脸色都差了一些。

  只是他也无须懊恼,逐琊便出声了:“到了。”

  抬头一看,凝玉小筑已在眼前。溯夕慢腾腾地从逐琊背上下来,觉得这一路实在太短。

  纳兰凝为溯夕上药的时候,眼圈的红还没褪下去,想来是先前因为担心逐琊而急哭的。

  药一擦完便见效了,溯夕跳了两下,果真好全了:“真亏这些小妖都是不入流的,否则可就没这么容易全身而退了。”

  纳兰凝心有余悸:“可不是么,真真把我担心坏了,可有看清是何方妖孽?”

  “是妖孽便罢了,恐怕不是呢。”逐琊站在窗边,低头转动手里的茶杯。

  “此话怎讲?”溯夕知道逐琊看事一向很准,绝不信口雌黄。

  “千面搜杀阵不过就是个迷魂阵罢了,战力不强,若那些妖真是要我的命,怎么会用这种阵术。况且我与交手之时,知他们下手颇有忌讳,没用尽全力,显然是不想……或者说是不敢要了我的命。”

  溯夕道:“或许,那里是妄想林里的禁地或藏了什么宝物,那些人只是守卫呢?”

  逐琊轻轻捻动手指:“我前脚踏入妄想林,他们后脚便追了上来,正是冲我来的,而且那几人的身手绝非阴诡狠辣,倒更像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纳兰凝疑惑不解,手帕绞成一团:“这便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你们初来乍到也不至于立了敌,既是迎面来的,却又不下杀手,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啪得一声,是溯夕顿时拍了一下桌板。纳兰凝正在沉思,没来由地就被吓了一跳,侧头看去,溯夕正是一脸被雷劈的样子:“该不会,是‘那位’吧?”

  逐琊难得轻抿一笑,噙着赏识的意味,给了溯夕一个肯定的眼神:“除了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溯夕还是那副久久不能平静的神情,呆坐着,好像措手不及,又好像陷入了更大的谜团。纳兰凝还蒙在鼓里,看这两人都已经是心知肚明,自然是不肯的,拽了拽溯夕的衣袖嗔怪道:“哎呀你们就莫要勾我的肠子了,快说清楚些罢。”

  “那你可要坐稳了。”溯夕深呼吸了一下,肚子里把思路都理了一遍才慢慢说来,开头先是一问:“我与逐琊来此所谓何事?”

  “捉拿偷了九穗禾的疏同。”

  “是了,会跟着我们一路来此的,只可能是为着此事的人。这些人既要拦我们,却又不伤我们,自然是不想我们继续查下去。所以,他们不是妖,而是天兵。而既能使唤地动天兵又与此事有关的,满天宫里,可不只有那一个人么。”

  解释到这个份上,以纳兰凝的聪慧,自然是该晓得了,虽说她依旧端坐在凳子上,可是满脸爬上的惊诧丝毫不亚于溯夕。

  “你说的是,大太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