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无昧蛇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325

  那蛇妖吐着信子一点点靠近,溯夕骨子里的恐惧漫上来的时候,连可以用仙术这茬都忘了。傻傻站着,一副等被吃的模样。

  等那男人都站到眼前了,信子湿湿滑滑舔到脸上,才哇一嗓子嚎叫起来:“啊啊啊别吃我!”

  虽说他这一嚎是光打雷不下雨的,可竟把那蛇妖震了一下,信子和蛇尾也收了回去,青光的眼睛上下瞄了瞄:“这就哭了?”

  溯夕见嚎两嗓子居然有用,当即就放开嗓子干嚎,震飞了树顶上好几只乌鸦。那蛇妖眼皮跳一跳,板着一张脸:“别嚎了,再嚎我就吞了你。”

  几乎是一瞬间,溯夕见好就收,腮帮子鼓鼓的,两眼珠子可怜巴巴地盯着蛇妖。

  大约是这副德行取悦了他,他居然笑了一下:“你这点妖气,吃了你我还嫌不够塞牙缝呢。告诉我,你叫什么,从哪儿来的,来妄想林又做什么?”

  溯夕心想这人是什么判案官么,查得这么细,便半真半假地回答了,末了还很小心地问:“你又是谁,怎么知道我不是这儿的人?”

  “这妄想林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妖怪,”那蛇妖拢了拢头发,一笑倾城,“至于我嘛,夕兔儿,你便叫我卿无昧吧。”

  卿无昧,果然如他这个人一样,是个骨生妖异的名字。

  溯夕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你真的不会吃我了吧?”

  卿无昧本是出来吸食天地灵气的,难得遇上个有趣的小妖怪,还胆小如鼠,这在凶神恶煞的妄想林里可谓是凤毛麟角。

  他本还想再逗一会儿的,可这时听到妄想林里传出一声奇怪的哨声,便只能怏怏地收回那种情绪,伸手捏了捏溯夕的小脸:“今儿我吃素,就不拿你开荤了,夕兔儿,可记住我了,下次再见若是忘了,我可就嘴下不留情了。”

  溯夕发出呵呵的干笑,当即做了个投降状:“不敢不敢不敢,无昧哥哥你美得飞沙走石倾城倾国天昏地暗六宫粉黛无颜色,我就是化成灰儿了都记得!”

  卿无昧知道他这话只过嘴不过心,两只兔腿扒拉着想跑得不得了,可是心里却被逗乐得不行,伸手纤细的指头在溯夕鼻尖一点,嗔道:“油嘴比脑袋灵光。”然后抓起溯夕的手腕放在自己的唇边,先是轻轻吹起,再是当着小家伙瞪大眼睛的视线中,轻啄了一下。

  溯夕只觉得手腕上酥酥麻麻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放开了。

  “夕兔儿,你我可还有缘呢。”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卿无昧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一阵阴嗖嗖的夜风钻进袖子,引得溯夕打了个寒战,这才跳脚叫骂:“天杀的蛇妖!老子可是天君!天君!天君的豆腐不是随便吃的!”

  只是他再怎么嚎叫也已经是于事无补了,便一路抓耳挠腮一路回了凝玉小筑。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溯夕沾着枕头,想到那卿无昧的容颜远在自己之上,这么一算好像亏的也不是自己,也就睡了个好觉。

  次日醒来时,一推开门,就见纳兰凝很是惊恐地看着自己:“溯、溯夕天君,你怎么会在这里?逐琊天君呢?”

  溯夕丈二摸不着头脑,眼睛迷蒙一片:“我不在自己屋里,还能在哪儿?逐琊昨晚不是同你在一起吗?”

  纳兰凝好看的眉头紧蹙,大叫一声糟了:“昨夜我给你送宵夜,见你不在房内便告知了逐琊天君,他怕你坏事,便出去寻你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溯夕心头一跳,叫道:“快用窥镜看看。”

  纳兰凝哪里还等他说,兰花指捻,双掌相对,食指与拇指架成一个菱形放到眼前,顿时整个妄想林的缩影就倒映出来。她睫毛颤抖,紧张地搜寻,可是无论如何也窥探不到。

  “不行,”她额头上结出汗水,“逐琊天君必定是入了什么结界之内,窥镜看不破。”

  这么一来那必然是要不好了,溯夕咬了咬下唇,心里只怪自己总给逐琊惹事:“现在来不及多说了,你我兵分两路,从东西二侧入林,找到逐琊之后便互相传信。”

  纳兰凝自然是点头,又嘱托两句:“溯夕天君也小心自己,不到万不得已切莫暴露身份。”

  二人拟定了暗号之后便匆匆入林。妄想林里雾气弥漫,可见度不过数十米之远,隐隐总能听见些妖言怪语。溯夕一进去就被那妖气之重吓了一跳,只是不敢耽搁,硬着头皮曲步前进。

  这妄想林四处长得都一模一样,甚至分不清哪里是来过,哪里又是没来过的。溯夕怕随意乱走没找到人不说,倒是连自己都走丢了,便一路直线向前。

  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依旧一无所获,他倒是有些着急,正此时,他就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

  好像从他进林之后,每走一步,总有些道行低的花妖草妖亦或飞禽走兽避得极快,像是怕他一般,方圆一丈以内躲得干干净净。他本以为是这儿的妖物怕生,现在想来倒是有些奇诡之处。

  想了想,他突然拍了下脑袋,从腰间摸出那颗凤凰血来。为了试探,他将凤凰血往前一丢,果不其然,落地之处的小妖物都落荒而逃。

  “真是天不绝我!”溯夕喜出望外,“仙术不可用,倒还有仙气可以应付一二。”

  于是忙将凤凰血捡起,对着它吹了一口仙气,那凤凰血泛了泛赤红的光,顿时将那口仙气酿化,慢慢向四周散去,愈演愈烈,竟凭空生出一阵长风,吹得溯夕一时间睁不开眼,稿色的长衫摆起。

  待到再睁眼之时,四周雾气消散,清明一片。

  溯夕这才看清,自己所在之处,树干颇有焚毁的迹象,痕迹还有些发热,显然是刚打上去的,且这痕迹一路向北。

  心下一个激灵,顺着这些焚毁的树木拔腿就跑了出去,越是往林子深处,那些痕迹越多。

  约莫跑了半盏茶的功夫,前方惊现一个咒印凌空而罩下的大阵,阵内有八个黑衣蒙面的人,手执法杖,位于八卦各方,围堵着正中一个水色的身影。

  “逐琊!”溯夕大喊。

  阵中,逐琊一个背步里肘,就将镇守西侧的黑衣人的攻击打将回去,又一个穿冲拳迎面打响另一侧袭击而来的法杖。随即是一记形影流云腾空而起,避过两道夹击,落地之后单脚点地一转,一招伏魔破将所有人镇回原位。

  溯夕原以为,这便是结束了,可不成想,那些黑衣人回至原位后,虽是大有所伤,可阵法完好无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