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出野恭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131

  南天门的风很大,万里云海翻腾,渺茫一片。

  溯夕赶到时候,果然逐琊已经在等着了。说是准备了一个时辰,可是除了换了件简单些的衣物外,倒是不见有什么变化。站在那里,衣袂飘然,就让溯夕看得痴了。

  逐琊回头,看溯夕于一丈外傻站着,眉头一蹙:“还不走?”

  溯夕立即回神:“哦,哦,来了。”

  快步上前跟在逐琊身旁,还未碰及他,就听逐琊又说:“离我远些。”

  他的脚正抬着,这下放也不是收也不是,金鸡独立地站着,有些滑稽。逐琊顾自捏了术,瞬间周身术法护着,已是准备好了要冲破仙凡之界,却看一旁溯夕毫无动作。

  溯夕脸上一红:“那个,我升为天君未满三月,仙根不齐,妖性尚存,这仙凡之界的圣光太盛,我……”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乎是只自个儿听见了。

  是了,这溯夕在成为天君之前,是个小兔妖。

  却说这天上的神明大多都是上古时便世代传下的仙根,再者便是于人间苦修得道而升天的,最不济的便如嫦娥一般好命食了丹药的,而溯夕哪样都不是,他是捡漏的。

  彼时他还是茕茕山上的小兔妖,与一大家族都是住在一块的。满月之夜的时候出来在山头上吸食月灵,就见嫦娥姐姐抱着玉兔飘飘然下来了。

  与其说是玉兔,更应该说是一只死了的玉兔。

  嫦娥姐姐好看的指甲点着自己的额头,丹凤眼眨啊眨的:“小兔子,你且记着,从今儿起你就是玉兔了。”

  原是那老天君犯了混,将至毒的紫云蛊错当了好药赐给嫦娥,不成想那嫦娥也是个不长心的,叫那玉兔捣着捣着就一命呜呼了。此事传出去,老天君的脸面就不好看了,思来想去,干脆就弄个鱼目混珠,这才便宜了溯夕。

  约莫是觉得委屈了嫦娥,老天君灵犀一指,赐了溯夕一个天君的名号,住在七重天上,借此抬了抬嫦娥的身份。说是天君,其实就是个散仙,半点官职都没有。

  天界里头的人心里头可明摆着呢,只闻闻那满身未除尽的妖气就知道是个什么来头,只是碍于老天君的旨意,不说破罢了。故而从没人敬他几分,就连称呼也随意得很,小兔君、兔儿天君、夕兔神的都有。

  毕竟,人人看他都只当是一只运气好的灵宠,并未真正平眼相待。

  特别是当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逐琊之后,唤他兔子的的意味里更多了些调笑的痕迹。

  溯夕心里头还暗想,这么一说逐琊会不会气得拂袖而去,下一秒就见自己周身也泛起跟逐琊一样的光,把自己团团罩住。

  “走了。”逐琊手里捏着术,纵身一跃就先下去了。溯夕这里还感慨着,生的好看的人,竟连下凡也下得惊天动地,可不知守南天门的门将见他磨叽太久,甚是不耐烦,走上前去就是一脚:“南天门重地,不可逗留!”

  因此,溯夕成仙之后的第一次下凡,是滚着下去,脸着地的。

  二人所落之处,乃是个叫做碗尧的小城。

  “为何在这里落脚?”溯夕费解。

  “九穗禾乃是神物,所到之处必然留下蛛丝马迹。碗尧城里,有些端倪。”

  这么一说就让人跃跃欲试:“那咱们赶紧进去搜查!”

  “慢着,”逐琊睨了他一眼,“你搜你的,我查我的,井水不犯河水,酉时三刻此处再会。”

  说完,甚至不给溯夕思考的时间便消失了身影。一入凡便被抛弃,溯夕如丧考妣,更像个无头苍蝇。逐琊这般,摆明了是不愿与他同行,虽说这一遭是老天君的命令,不干他的事,可知晓了其用意之后,便觉得还是自己玷污了逐琊。

  活该被厌恶至此了。

  溯夕摇了摇头,强打起精神来,依旧雄赳赳气昂昂地闯进碗尧城里。算算时间,已经许久未来人间,真是变样不少。街市热闹,摊贩也多,多了不少糕点小吃和新鲜玩意儿竟是溯夕从未见过的。

  他从城东一路吃到了城西,吃得大腹便便,扶墙而出,肯本不记得是下凡来做什么的。对溯夕来说,天宫清冷,天上的神仙大多也是看不起他的,还不如人间有趣。

  这么一路逛着就走出了闹市,踱着步子就来到半山坡上消食。四周望望,这碗尧三面环水,风水倒是极佳,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就连山坡草场也大得很,放着不少羔羊。

  人有三急,仙也是不例外的。溯夕约莫是吃得不消化,看了看,天苍苍野茫茫,无所遮蔽,唯有草地上远远立了一个稻草人。

  好山好草好风景,出个野恭正合适。

  溯夕一路小跑过去,解了衣裳就蹲了下去。此时清风徐徐,牛羊遍地,天蓝水绿,看在眼里倒还是颇有野趣。

  然而当溯夕裤子还没提上的时候,羊群吃着吃着就走到他面前约莫几步之遥,有只羊黑眼珠子盯着他,竟是动也不动。更不得了的是,满山坡的羊都盯着他。

  这倒还不算,羊群惹出的阵仗就连一旁的牛群也给惊动了,几十只牛也冲着溯夕看过来。

  虽说溯夕已经是个仙人,可仙人的脸和屁股,那都是有尊严的,平白被这些牛啊羊啊的盯着看,那感觉真是顶害臊的。

  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他只得慢悠悠地站起来,蹲得太久腿都在风里打颤,就这么抖啊抖得把裤子穿好了,麻溜跑走了。

  天知道他红着脸憋着一肚子火,气呼呼地冲到城镇里的酒馆,坐下就敲桌子大喊:“小二!来两斤羊肉炖白萝卜,再来两斤牛肉炖红萝卜!再包好两斤牛羊肉干小爷我带走!”

  小二汗巾一挥,喊了声“得嘞”就往后厨房传菜去了。

  只是菜还没上,倒是有人特意寻上桌来了。当那个白发苍苍,头顶一圈白毛被红线扎成小辫子的老头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溯夕讶异了一下,筷子啪叽坠地。

  “月,月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