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燕合结
世味煮茶2017-08-23 21:002,803

  月老笑得憨厚无比,白白的脸上皱纹堆得层层叠叠,布满老茧的手摁在溯夕嘴上嘘了一声:“别一惊一乍的,小声些。”

  他刚一坐下,牛羊肉就上桌了,他抓了个羊腿啃了一口慢慢开口:“小兔神,这次小老儿可是来帮你的,请我吃一顿也不算过分吧。”

  “帮我?”溯夕翘了翘二郎腿,“人间姻缘是太少了,月老也被派出来捉妖了?”

  月老抹了一手油水,吧唧嘴:“非也非也,小老儿给你送个好东西。”他放下羊腿,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红色的玉坠子来:“喏,拿着。”

  溯夕接过来在手里翻看了一下,那玉坠子刻得如两只缱绻的燕子,玉心里隐隐有些亮光,不仔细看还瞧不出来。他把玩了一会儿笑道:“嗯,不错,值不少银子。”

  啪得一下,月老拿筷子敲溯夕的额头:“蠢货!这可是燕合结,多少人求着我给我都没舍得呢!”

  “燕合结……是个什么玩意?”

  “这你就不懂了吧,”月老缕缕胡子,“这天上地下的姻缘呢,虽说都是我管着的,可到底也都是讲究心意的,强求不得。可是有了这个,多少还能多点转机。”

  他看着溯夕一副不知所然的懵懂模样,只得压低声音说得细些:“咳咳,天帝看你太不讨逐琊欢心了,命我送这个给你,将它系在自己身上,或能助你得些逐琊天君的好感。”

  哦……溯夕心里大叹,这老天君为了赢赌,真是手段下作啊。

  “那要是他带了这个还是看我讨厌呢?”溯夕“不耻下问”,月老脸一僵,给了他个“自求多福、无能为力”的表情,溯夕便瘪瘪嘴,摊了摊手。

  其实他才不信这么个小玉坠就能叫人变得多情起来,若真那么简单,他也不至于在逐琊那里吃了不少闭门羹。情这种东西,真是作弄不得的。

  心里这么想着,到底还是把玉坠揣在怀里。溯夕眼珠子转了转,凑上月老的耳朵贼笑了一下:“我说,您老这么热心,是不是也参赌了?”

  月老不好意思地推了他一下,眼尾的褶子都能把苍蝇夹死:“小赌不算赌,怡情而已,怡情而已…”

  乖孙子的!果不其然!溯夕心里翻腾了一下,长长吸了一口气,指着月老,中气十足大喊:“小二!他付钱!”

  当溯夕剃着门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才想起来,此次下凡是有要事在身的。眼瞅着酉时三刻便要到了,今日怕是没收获,索性就往一早定的点走去。

  越往城外头走越是偏僻,黑云压着夜幕,空气里有些微湿,估摸着是要下雨。溯夕沿着青石泥路一路走到一座荒庙的时候,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有妖气。

  他鼻子嗅了嗅,确认不差,当即没想太多就冲了进去。一进去之后便看到一只狰狞的狼妖正一爪子按着一只小兔,若是晚来半刻,估计精魂都被吸干了。

  且不说溯夕是兔族的,同族有难自该相救,就说他如今的身份也是个仙人了,斩妖除魔称不上义务,也该是个本分。何况他这人虽不是个要强出头的,但既然碰见了,也不能当做没见着。

  那狼妖是碗尧城外的山坡里土生土长的,这地方素来平和,极少有什么精怪出现,是以山中无老虎,狼妖称大王。可清闲是清闲了些,连打牙祭的机会也少得可怜。今日一出门就捡了个初出茅庐的小兔妖,正好来给自己长长修为,冷不丁冒出个仙人来,真是倒霉。

  低吼一声,狼妖将那兔子往溯夕的方向一砸,就想夺门而出,溯夕一手施法笼住那兔子往边上一放,另一手凝了一道光就射向狼妖。事发突然,他没使多少力,故而狼妖尾巴附上妖法一扫就化成无形。

  眼看着他就要逃出门去,就见一阵风从门外往庙堂倒灌,吹得那些本就不结实的门窗都碎裂开来,溯夕食指在自己身前一点,挡开那些迎面而来的木板。再看狼妖被这风吹倒于地上,还没来得及挣扎起身,就迎面一个法罩将他困住,锁死在原地。

  随后一个清灵的蓝色身影便走了进来,冷眼看着一切,正是逐琊。他看了一眼溯夕,很是不耐:“你又迟了。”

  溯夕一脸歉意,低着头,那感觉像是小时候调皮捣蛋回去晚了被爹爹给责骂一般:“我,我不是故意的……哎呦!”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腰上一疼,低头一看,方才救下的小兔子竟扑到自己腰间,狠狠咬了一口子。兔子不咬人,咬人可真疼。溯夕脸都变形了,那小兔子才松开口往地上一跳,几点亮光闪了闪,幻化出人形来。

  定睛一看,是个头发乱糟糟的圆脸小姑娘。她刚一站定就哇一声嚎哭起来:“嗷嗷嗷夕哥哥你怎么才来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这哭功真是了得,溯夕虽然见着此人也颇为惊讶,但还是一指头弹过去把那丫头的嘴给封住了。逐琊走上前来:“认识?”

  “嗯,这是我表妹,白绒。”溯夕总觉得自己老是在逐琊面前丢脸得很,这下连着自家人一块儿丢脸。他转过头看白绒,点着她的额头:“我问什么你就点头摇头。是不是又离家出走了?”

  点头。

  “是不是又在家里惹祸了?”

  点头。

  “知道错没?”

  猛地点头。

  “答应我不准再嚎了我便解开你的封。”

  拼命点头。

  溯夕这才将人解开,白绒一头栽进溯夕怀里,蹭啊蹭的,因为答应了不哭,只能死命压着:“夕哥哥,你一上天就都不回来了,当神仙一点儿都不好。”

  “我忙,呵呵,忙,”溯夕心虚得很,他才不会告诉白绒是因为自己仙骨没长齐,轻易出不得天宫呢,毕竟身为长兄的面子还是要的,“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不准再胡闹了。”

  白绒嘟了嘟嘴,老大不乐意。

  逐琊这时才打断他们的叙旧:“那你便送她回去吧,我自己去查便是了。”

  溯夕还很是愧疚,舔着脸问道:“那你今日可有收获?”

  “疏同的确在此处待过,城里有不少青穗禾的痕迹,”逐琊单手摊开,手心上是几点圣光的残影,“这是今日收到的,我一路搜到茕茕山,就没了踪迹。”

  “茕茕山?!”溯夕和白绒皆是一惊,异口同声。

  逐琊皱了皱眉:“怎么?”

  命运就是这么巧合,挡也挡不住。溯夕心里暗喜,面上努力想绷住:“恕我直言,茕茕山,就是我家。”

  逐琊倒是坦荡得很:“既如此,那便一同去吧。”他回应地利落,这让溯夕有些意外之喜了。一贯以来,逐琊对他都是唯恐避之而无不及的,虽说中间插了一道天帝的旨意在里头,可能得一点好脸色,他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说不定,真是那燕合结起的作用?

  待唤出一方土地神看管那只狼妖之后,三人便出了庙。此时天正下雨,将台阶都打得湿湿的,附上青苔更是滑脚。

  溯夕左手一翻变出一把大伞来,正觉着若能诗情画意雨中漫步是极妙的雅事,便细声细气,生怕坏了气氛:“逐琊,你小心些,地上湿滑,莫摔了。”

  只是他话是看着逐琊讲的,根本没留心脚下,音刚落,人就利索地滚了下去,栽在泥水坑里,真是好不滑稽。

  白绒单手遮脸,实在不忍心看,觉得像自己丢脸了一般尴尬,对逐琊说:“我哥哥在天上,一定给你们添麻烦了……”

  逐琊神情不变,看溯夕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陌,随后干脆一闭,腾云独自向茕茕山飞去。

  溯夕当然没漏掉逐琊最后眼神中微微的不屑,冷雨打在身上都觉着有些凉意,揉了揉鼻子站起来,挥了挥袖子,便将那些污渍都清干净。

  那月老给的燕合结,八成是个假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