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紫薇星
世味煮茶2017-08-23 21:002,210

  老实说,溯夕并没有说谎,只是紫薇大帝的印记留存极少,便是追本溯源去看,也撑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故而他千叮咛万嘱咐,必要挑紧要的看。

  当然,最紧要的是,放任梦魇魈入侵到那么深的魂魄之中,其痛楚堪比刺骨之刑,拖得越久越是伤身,他受不得。

  寻了个安全的地方坐下,威凤召来梦魇魈,逐琊则设下护魂的结界,溯夕眼睛一闭,身子一松,便睡了过去。

  这一次在梦中醒来,身旁倒是多了两个人,一个逐琊,一个威凤。看见逐琊的时候他还心跳了一下,生怕他走串场,看见些别的什么。

  眼前正是威凤当初偷亲紫薇大帝的那幕,原本是个极暧昧的场景,只是三个人看戏般地盯着,弄得溯夕倒是很不好意思,偏过头看逐琊,却显得很淡然。

  画面中的威凤偷亲得手,便偷摸着离开了大殿,而在他身后,那本该熟睡的紫薇大帝却睁开了眼睛,眼底清明一片。

  原来,紫薇大帝是知道的。溯夕偷摸着看了身旁的威凤一眼,只见他嘴唇紧抿,像是压抑着什么。

  景物一变,换做天帝的书房之中,紫薇大帝与他商议事情之后,轻飘飘地放下奏折,像是无意一般说了一句:“对了,烦请天帝帮我择一位帝后吧。”

  “啊?”天帝吓得奏折掉落:“我本以为你是要孤家寡人下去,怎的突然起了这般心思?”

  “从前是从前,”紫薇大帝摸了摸腰间挂的凤凰羽织的荷包,眸子晦涩:“如今想来,为了太平,也该立一位。”

  天帝摸着胡子笑笑,只当天界又有一段喜事,却没看见紫薇大帝背过身后的一点无奈。

  随即画面周转,三人又至罄竹台上。

  威凤泣血之后已被拖下去受刑,天帝仍是气愤不已:“此事万万不可就此善了!邑考,你这分明是偏袒!蓬莱那边你要如何交代!”

  后土皇帝摸着胡子当个和事老:“威凤随了他多年,又立下不少战功,如今犯错也是该酌情减些。”

  “自古功不抵过!何况还是弑仙这样的大逆!”

  紫薇大帝先是缄默不语,再是撩起衣摆,对着天地苍穹、极东之处跪下,双手一呈,赫金的帝印就浮现出来。他清冽的声音响彻整个罄竹台。

  “威凤之孽,乃是我管教不严之过,既已受泣血之过,念其年幼,恳求天地神灵见谅。伯邑考在此,自愿除紫薇大帝之名,以赎其六道轮回之苦!自愿羽化湮灭,以偿蓬莱公主之命!自愿化为北极星,以正天规法纪!”

  说完,郑重地叩首,帝印便飘向天帝手中,极东之处传来一阵犹如梵唱的声音,天边骤然闪现亮光。

  天帝大惊,长叹一声:“为了一个罪人,你这又是何苦?”

  紫薇大帝周身已经开始分化,人也渐渐变得透明起来,却依然是温润地笑着。他这人素来都是如此,从无大喜也无大悲,便是到了这个份上,也从容地像是赴一场宴会。

  消失前一刻,他转头叮嘱天帝:“此事还是瞒着威凤吧,他怕是会难过的。”

  赎罪到了这个份上,谁都不会有话说的。天帝没料到紫薇大帝竟会做到这般程度,也只能摇摇头应下了。

  万般金光闪过,一道紫光向北极而去,挂在天上,位列星辰之中。从此天地之间再无紫薇大帝,却是多了一颗北极星。

  回忆到此,溯夕还来不及唏嘘,就一头栽下去,人也如诈尸一般,惊醒过来。在梦中脱离了肉体,如今醒来,那满身的疼痛如潮水上涌,一浪接着一浪,疼得让人想打滚。

  事实上他虽然没滚,却一边喊疼,一边哭得稀里哗啦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为了威凤和紫薇大帝哭的,借着疼的由头,正好哭个过瘾。

  只是当事人那边却安静地很,溯夕疑惑地偏过头看去,却见威凤怔愣在原地,眼泪虽是扑簌簌地掉下,却如一副驱壳。

  凤凰一生只会泣血一次,这一次,他倒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哭了。

  “难怪…”他艰难地像吞了一千根针,“难怪我不用受六道轮回之苦还以为是走的什么好运……原来是这样的。”

  溯夕想开口劝他两句,可是刚一动,身子就疼得不得了,只得缩了回去。缓过了那一阵,才小心翼翼红着眼说道:“其实,紫薇帝君也是心里有你的。你的心意,没辜负了。”

  威凤闭眼,后悔像一只虫子,啃咬他的心脏:“若能重来一次,我必定什么都不做,只当他膝下的灵兽。他要娶蓬莱公主也罢,旁人也罢,我都不管了…只要他还在…只要,他还愿意我陪着他……”

  逐琊也冷不丁开口:“你只顾自己深情一片,却全然不顾紫薇大帝身居高位,体恤天下的良苦用心。只是他从未怪过你,甚至羽化还要镇守北极,永世守着你,威凤,你知错了吗?”

  逐琊的声音本就方正,如此一喝,数落着威凤的罪过,像极了判刑官。而那威凤似乎再没了任何戾气,也由着他这么教训。

  数万年来他都不肯认错,固执己见,高昂他凤凰的头颅,三帝会审,他还说自己没错。

  而如今却终于被现实强压了下来,才看清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多么愚蠢。

  “是我错了……”

  错得再没有后悔和改过的机会。

  “我知错了。”

  该罚的其实,是自己啊。

  听闻威凤此言,逐琊皱着的眉头才慢慢松开,嘴角似乎也噙了一点不明的意味,随即对着夜空长袖一挥,遮天蔽月的云层就被骤然撩开,纷纷扬扬不停的雪也停了一分。

  星河璀璨,宛如明珠挂在夜幕,这是极北之地的人从未看见过的风景。

  正当中一颗极亮的星,泛着些柔和的紫气,悬在太仓之都的顶上。逐琊指了指那颗星,对威凤说:“他就在那儿,一直看着你。”

  像是能感应到威凤的目光,北极星闪了闪,更加熠熠生辉。

  威凤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仿佛看到了昔日那个如白玉的帝君,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

  “威凤,你辛苦了。”

  他挂着泪,望着星星,却笑得像个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