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4)
孟婆2017-06-04 09:252,566

  徐铁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和村子里其他农民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种了一辈子的地,每年唯一的指望,就是老天爷给面子,地里多长点粮食卖钱。

  天快擦黑了,他抬头瞥见媳妇就在不远处捆稻子,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徐铁柱发火了:“你这婆娘还在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回去煮饭?”

  他媳妇怕他发脾气,可看着这满地黄橙橙的稻子,又忍不住嘀咕:“明天要是下雨怎么办?我就说了让璐璐回家煮饭,女娃娃上什么学,上学有啥子用嘛,反正最后还不是要嫁到别人家,要不早点去打工赚钱也是好事……”

  “臭婆娘你怕是三天不打又皮痒痒,还不滚回去煮饭?”徐铁柱捞起脚上的凉拖就砸过去,媳妇哎呦一声,赶紧连滚带爬起来,沿着田埂一溜烟跑回家做饭了。

  “猪脑子!璐璐这么聪明,能不读书吗?读书才有出路,蠢女人!”徐铁柱自言自语地说着,想着家里客堂上贴了满满一面墙壁的奖状,就由衷地感到骄傲,农村人大多重男轻女,他不,他觉得自己大闺女比儿子有出息多了,除了指望地里的粮食争口气,他还指望自己家闺女争口气,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那多有面子!那才能够彻底改变他们家族世代种田的命运!

  直到夜空中升起了点点繁星星,漆黑的夜幕被星子点缀得如同银光闪烁的海面,徐铁柱估摸着晚饭该熟了,这才不紧不慢地起身,脚踏着星光,抽着旱烟,一路吧哒吧哒地回到了家。

  夏天的夜里,门前的池塘里,青蛙咕咕地叫着,一条水蛇在水面上快速滑过,蛇信子一卷,一只青蛙葬送蛇腹,徐铁柱看着啧啧一声,突然间脚下一凉,他下意识低下头,只见一条土公蛇正蜿蜒在他前方,徐铁柱悄悄伸长了腿跨过去,三步并作两步往家里赶,尽管这是三不五时常有的事情,他还是一阵后怕,土公蛇那可是剧毒啊,咬上一口,没准小命就丢了!不死也得躺上大半个月,现在农忙时节,他可病不起。

  回到家,远远地就觉得不对劲,家里锅灶都冰冷着,他喊了一圈,不见媳妇的身影,倒是听见了闺女的哭声。

  这可是稀奇事,闺女聪明,考试常常拿满分,学校老师都很喜欢她,她妈虽然常常嘀咕着不让她上学,但是因为徐铁柱护着,也不敢对她怎么样,很难想象她会因为什么事情伤心。

  徐铁柱放下镰刀等工具,赶紧跑到后院里。

  月光下,闺女坐在水井旁边啜泣着,媳妇在一旁训斥:“你哑巴了?你倒是说话啊,郑老师喊我们去学校干什么?”

  徐铁柱悄无声息地站到后院门口,徐璐璐看见父亲,暮色中,父亲的脸阴沉得好像一座铁山。

  她想起李艳萍的话。

  “你想被你爸爸打死吗?”——徐璐璐打了个寒战。

  她不想。

  她知道自己从小就是父亲的骄傲,承载了父亲诸多的希望,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农村里,父亲顶着压力让自己继续读书,无非是为了让自己考入好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赚钱好养活弟弟妹妹和父母,可是如果父亲知道自己早恋,父亲暴怒的后果是……

  她见过父亲打母亲的样子,打得母亲满地爬,她也知道,如果自己让父亲失望了,就算自己是父亲最宠爱的孩子,她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因为恐惧,徐璐璐的肩膀瑟瑟发抖。

  但是,她实在编不下去那个谎言,她只能哭泣着说,“你们去问艳萍吧,她都知道……”

  父亲见状,转身离开了。

  没过多久,父亲又回来了,脸色更加阴沉,母亲追问艳萍说了啥,父亲抓起手边的柴刀就丢过去:“死婆娘,你闭嘴!”,母亲吓得面无血色,徐璐璐越发肯定,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如果父亲知道自己早恋了,那把柴刀也许就劈在自己脑门上了。

  这天,他们家直到大半夜才吃上晚饭,一家人都默默无言,最年幼的弟弟也看得出父母有心事,一直不敢吭声。

  夜深人静,徐铁柱躺在床上,把自己从艳萍那里听到的惊天噩耗告诉媳妇,媳妇眨巴着眼睛不敢置信:“这……可能吗?孩子们说的话,能信吗?”

  徐铁柱没有吭声,好半饷,才翻过身对媳妇说:“睡吧,明天还要割稻子呢。”

  “那你,不去学校找一找郑老师?”

  “找他说什么?现在有什么比割稻子更重要的!以后再说!”

  媳妇不说话了。

  又过了很久,才听见徐铁柱自言自语:“虽然村里人都说郑老师脑子有问题,不肯去城里教书,但他还是个很有本事的老师,对吧?他应该不至于对孩子们做出那种事情来吧?”

  他媳妇没有说话,心里想着,农村里这种龌龊事情多了去了,她从小就见过自己的亲妈是如何被亲舅公欺负的,妈妈还再三嘱托她不能告诉别人,太丢脸了。

  “明天还是打听打听,问问别人家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在这个村子里,流传着关于郑成仁老师猥琐女学生,是个老色鬼的传言。

  传言一开始还只是传言,人们半信半疑地谈论着,询问着,但很快,传言见风就长,一传十,十传百,在这个封闭落后的小镇子里,不出三日,整个镇子里的人们,在割稻子里的时候,都在稻田里议论着这件爆炸性的大新闻,人们津津乐道,眉飞色舞,就仿佛亲眼目睹过郑成仁猥亵女学生了一样。

  1994年6月7日。

  周一。

  一大早,到寝室里放下书包,陈望弟就被叫到教室办公室,郑老师正在等着她。

  办公室里,除了郑成仁,陈望弟感觉气氛有些奇怪,她四处看了看,没有其他老师。

  “郑老师,您找我有事吗?”望弟有些害怕,她是一年级4班的学生,这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而她的学费还没交齐,现在要预交下学期学费,她害怕,怕听见郑老师说,“明天交不起学费,下学期就不用来了。”

  但是并没有,她听见郑老师微笑着说:“望弟,下个学期还想读书吗?”

  望弟拼命点头,她瘦小的身子里,仿佛蕴藏着无穷力量,尽管这个11岁的女孩,身体面黄肌瘦,头发稀松发黄,看起来还不如7、8岁的女孩。

  “读书好吗?”

  “好!”望弟想了想,补充道:“读书很好!我喜欢读书!”

  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喜不喜欢读书,只有郑老师问过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郑老师笑着拍了拍她肩膀:“挺好,那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望弟有些迷惘,她还没想清楚,但是看着郑老师的眼睛,她忽然有了一丝勇气:“当老师!我想长大以后,像老师你一样这么了不起!”

  郑老师发出欣慰的大笑声,说:“很好,有志气!老师在学校里等着你,到时候你就和我成为同事了!”

  望弟有些激动,但是转念间,她低下了头,窘迫的说:“但是我家里没钱交学费了,我奶奶说,下个学期的学费,实在凑不出来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