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3)
孟婆2017-06-03 11:242,433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儿,现在,这件事不可能就此作罢,郑成仁深吸一口气,一把拎起徐璐璐,徐璐璐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哇哇大哭起来。

  郑成仁又气又怒,他一把扫开徐璐璐书桌上的课本和笔,课本落地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郑成仁没去理会,目光落在书桌的信纸上。

  那是一封白底红格子的信纸,薄如蝉翼,上面用小楷写着“爱的告白”,清秀中略带龙飞凤舞的字迹很有辨识度,出自班里某个男学生吧,郑成仁瞬间明白了,这是一封情书。

  难怪这堂课,徐璐璐屡次走神,原来是爱神的丘比特之箭射中了她。

  郑成仁什么都没说,他明白,这个年龄段学生情愫懵懂的心理状态,但他更明白,若是放任自流,一棵好苗子可能就此毁了,而他作为老师,有责任、也有义务杜绝这件事向着更坏的边缘滑去。

  郑成仁轻轻收起那封信,揣进口袋里,对徐璐璐道:“今天上午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知道了吗?”

  徐璐璐呆若木鸡,流着泪,慌乱点头。

  这堂课还有十多分钟,郑成仁收拾了课本,看着闹哄哄的教室,知道该给学生们留一些空间,他摇头叹息着:“剩下的时间自习,不要吵到隔壁班。”

  他这一走,整个教室就乱成了一锅粥,热闹得如同菜市场,和徐璐璐要好的女同学纷纷扑到她的座位上,问她:“怎么啦,怎么啦?”

  徐璐璐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肯说,她后座的李艳萍大喊一声:“都让开!问什么问,都回去写作业去!”

  其他人不满地看了她一眼,但出于对李艳萍的敬畏,没有人敢反对,都默默回到位置上,只是眼神关切地看向徐璐璐。

  李艳萍跑到徐璐璐旁边,附在她耳畔小声嘀咕着。

  窗外,疯子不知何时又出现了,咧嘴望着教室里这一幕嘿嘿傻笑,有个男同学骂道:“臭疯子,你赶快走!”,李艳萍回过头,瞥见疯子傻兮兮地流着口水的样子,心生厌恶之情,她抓起垫桌脚的一块砖头,跑到窗户边砸疯子,疯子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

  夏日午后,知了在树上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热浪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人的大脑,使人昏昏欲睡,正是午饭时分,靠近操场东北角的校园食堂里,接近一千多人的师生来来回回的打饭,提热水,校园里的广播声音、人语声、走路声音夹杂在一起,吵得人难以静心。

  东南角落里,是一排低矮的教师办公楼,每4名老师共用一间不足10平米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用石棉瓦搭建的临时住房,但因为学校缺少经费,这临时办公室用了快五年。

  办公室内光线昏暗,每个房间都开了一扇小窗,窗户后面是了连绵不绝的山,疯子经常偷偷溜到郑成仁的办公室后面,偷窥郑成仁办公,因此这天,他恰好瞥见了一切。

  郑成仁回到办公室,静静地看完这封“情书”,午饭时,他对其他三名同事说,自己要在办公室里等一个女学生,三名同僚先行去了食堂里。

  徐璐璐磨蹭了很久,终于来到办公室门前,她敲门进去,发现里面只有郑老师一个人,这让她悬着的心多少放松了一些。

  她以为老师会发脾气,或者骂她,结果郑老师只是和颜悦色地让她坐下,并请她说出那名男生的名字。

  郑老师一再强调:“我只是想确定另一个人是谁,我要找他谈谈话,你们现在还是学生,心思不能放在这种事情上面,如果你现在就谈恋爱,还有一年多中考,你这一分心,考试成绩下滑,进入不了重点高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进入一个普通的高中,以后学习成就一路下降,学不了什么东西,可能没有机会读大学,紧接着就要外出打工……你的人生很可能就因为这样完蛋了……”

  那年头,对于学生“早恋”这种事情,老师和家长都是风声鹤唳,坚决反对的,而反对学生早恋的理由,翻来覆去,无非就是这一套说辞,郑成仁也不例外,他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讲了十多分钟,分析利弊,但,徐璐璐始终不肯说出另一个男生的名字。

  最后,郑成仁怒了,他压抑着火气说:“如果你不肯说出他是谁,那么,你叫你爸妈到学校来一趟吧,这件事,我们必须通知家长。”

  “不……不要,老师……我求求你,求你不要了……”徐璐璐哭求道。

  郑成仁一咬牙,狠心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认为老师不近人情,你以为我铁石心肠,不懂得你的心思,你认为自己能够既谈恋爱也不影响学习,是不是?我曾经也有过几个学生,和你一样天真,她们最后都没能考上好大学……”郑成仁喟叹一声,道,“你们女生,尤其容易因为这种事情分心,我不能对不起你们,我必须严厉一点……”

  “老师,我求你了,不要叫家长……”徐璐璐甚至给郑成仁下跪了。

  郑成仁哀叹一声,他也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固执何在,她为了保护那个写情书的男学生,宁肯下跪,都不肯说出那个男学生的名字,他必须要做点什么,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他恼火地把徐璐璐拉起来,呵斥道:“你出去吧,今天是周五,下周一,一定要叫你家长到学校来。”最后,郑成仁对徐璐璐下达了命令。

  “怎么样?郑老师骂你没有?打你没有?他怎么说?”徐璐璐一走出办公室,李艳萍就在三岔路口焦急地等着她,看见她哭哭啼啼出来,冲上去就关切地问道。

  徐璐璐摇摇头,断断续续地说,“郑老师说,让我叫家长来学校。”

  “叫家长?”李艳萍面露凝重之色,脚步停顿下来:“如果你爸知道这件事,那你死定了……”

  徐璐璐想到自己的爸爸,吓得打了个寒颤,目露惊恐之色,茫然地捉住李艳萍的手臂,像汪洋大海上的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那怎么办?艳萍,你鬼点子最多,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李艳萍咬牙道:“只有一个办法了!”

  她附耳,贴近徐璐璐,轻声耳语了几句。

  徐璐璐止住了哭泣,仿佛很难接受这个提议:“这样……这样好吗?我爸能相信吗?”

  李艳萍满脸自信地拍胸脯保证:“放心!他一定会信的!就算他不信,我们还可以再找几个人一起说啊!你、我、再拉上陈琳她们,多几个人这么一说,他们不信也得信!”

  “可是,这样一来,对郑老师不好吧?……”

  “你还考虑他?他让你叫你爸爸来学校,考虑过你吗?那你想被你爸爸打死吗?你自己想吧!”

  徐璐璐默然。

继续阅读: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