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5)
孟婆2017-07-12 14:494,779

  小慧冷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道:“这种人渣,就算让他活着,谁能保证他改天不会对别的姑娘做这种事?为什么要留下这种人渣祸害人?我是在替天行道而已。至于我爹……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小慧说着,浑身忍不住一哆嗦,打了个寒战,仿佛这间屋子里有个可怕的魔鬼降临。

  尤文丽明白,那是一种刻入骨髓里的恐惧,她也不再多问。她转过身,脚步在屋内来回踱步,沉吟几分钟,尤文丽决定直入主题。

  要到了这个时候,尤文丽才确信,小慧的意志已经彻底崩盘,她不可能再说谎欺骗自己。

  “杨小慧,你还记得郑成仁郑老师吗?”

  这句话,才是尤文丽此行的真正目的。而今天晚上的一切,都是为了这句话做铺垫。

  杨小慧面容一震,不同于听说对方是林建新的妹妹那种震惊,而是难以置信、惊喜、恐惧、内疚、后悔……许多种情绪交杂在一起。

  尤文丽也始终注视着杨小慧的脸,不肯错过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你……你究竟是谁?难道你是郑老师的孩子?不,不可能……我记得他只有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儿……”

  “事到如今,我是谁还重要吗?”尤文丽冷笑着,渐渐在杨小慧面前蹲下,用刀子挑起杨小慧的下颚,“看来,你还记得郑老师,是不是?”

  杨小慧不说话,浑身颤栗着,“你到底想对我怎么样?”

  “呵……要问你自己啊。杨小慧,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郑老师?”

  杨小慧沉默,她的脸上此刻终于流露出绝望,是彻彻底底的绝望,呈现出一种灰白的绝望来,但她仍然试图为自己辩护,“郑老师怎么了?那一年……我是情非得已的,第二年,我就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他不是老师吗?”

  “老师?呵呵……你知不知道,他为了替你保守秘密,付出了一生的代价,你却丝毫不关心他的命运……”

  尤文丽感到心里一阵阵抽痛,这一年多来,她照顾着郑老师的生活起居,见到过去那个神采飞扬的语文老师,如今变成了一个被生活压得毫无脾气、毫无尊严的倔强老头,而且,最近这半年来还患上了被害妄想症。

  “我现在知道了,当年,你被你的父亲侵害,是你向郑老师求助,对不对?而郑老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答应为你保守秘密。因为这个,他被学校开除,被家乡所有的人厌恶,他的妻子和他离婚了,他的儿子至今不肯承认他这个父亲,而他自己只好在外面打工,多年来无家可归,现在,老师病得随时都可能要死了……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想替你保密,对不对?”

  小慧怔怔的听着,记忆又回到了1994年的那个夏天,那天午后,那天在教室办公室里,十几个大人逼问她,是不是郑老师对她做了什么。

  她回忆起父亲那冷酷得毫无表情的脸孔,她记起了年幼的自己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是”字,她记得后来她找到郑老师,说自己愿意帮他作证,而郑老师只是制止了自己。

  要到了现在,小慧才能够真正明白,老师的取舍意味着怎样的牺牲。年幼的时候,她还不懂,自己的一个谎言,自己为了保护随口说出来的一个字,竟然毁了郑老师的一生。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杨小慧泪如雨下,回忆着往事,良心驱使着她怔怔说道:“一年前,有一天傍晚,老师来到我打工的饭店里取外卖,他那时候是某个外卖公司的送餐员,他认出了我……”

  小慧一边回忆着那一天的事情,一边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她想抬手扇自己一个耳光,可她的双手却被牢牢捆住动弹不得。

  “老师激动的扯着我,他问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他……他还想让我帮他证明他的清白。在我打工的那家店里,他大声的说,他当年没有侵害我,侵害我的是我父亲,过了这么多年,他要我回去证明这件事……当时店里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你能明白吗,我好不容易带着女儿从东莞逃出来,到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我不愿意破坏我那时的生活,我更害怕他的疯狂,我甩开了他的手,骂他是疯子,赶他走……”

  泪水已经模糊了小慧的视线,她不断地以头撞墙,恼悔自己一年前的所作所为,“我真后悔当时我没有拉住他,我应该赎罪的,我甚至没有勇气问一问他,为什么在这里送外卖而不是在家当老师……”

  “你不只是对他做了这些,对不对?”尤文丽敏感地抓住了时间点,一年多前,那时候,也就是她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老师的神情像被岁月打败了的将军,她接近老师之后,就发现老师有被害妄想症的倾向,一定是那段时间,老师刚刚遭受了巨大打击。

  小慧不敢去看尤文丽的实现,她嚎啕了很久,说“我……我骂他是个神经病,我说他是疯子,让他赶紧滚开,可他还是不走……最后,我就动手打了他,我打他了,还让店长报警叫警察……”

  尤文丽听言,愤怒的脸孔让她的五官变形了,她这时再也无法同情眼前这个涕泪横流的女人,她用尽了生平最大的力气,很狠踹向小慧的腹部,这还不过瘾,她又扑上去撕打着。

  小慧不还手,仍然哭着说,“后来警察来了,他被带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尤文丽打累了,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她捡起被她扔在地上的刀,看了又看,说:“如果不是看你认罪态度诚恳,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一个女儿,我现在,真想一刀捅死你。”

  小慧哭着说:“我也很想说,你杀了我吧……可是我还有一个女儿要养。其实,从那一天之后,我心里没有一天不是痛苦的,我恨自己当时没有勇气承认事实。老师他……他现在怎么样?他得了什么病?他在哪里,我能去看看他吗?”

  小慧突然跪着对尤文丽磕头,说想要认罪,她流着泪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可怜。

  尤文丽犹豫了,她毕竟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刽子手,虽然之前她确实想过,如果小慧太过分,自己会给她几分颜色瞧瞧。

  “哼,你想见到老师赎罪是吗?你休想!老师现在只想洗清罪名,你能做到吗?你能对天下所有人公开当年的真相,还老师一个清白吗?”

  小慧止住了哭泣,想了很久,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不能让我的女儿知道这件事,更不能让她学校里的老师同学知道她的妈妈有过那样的经历,我无法想象她一生都要背负这样的阴影生活——她的妈妈,是一个那样冷酷无情的人,不,我不能。但是,我可以给郑老师钱,所有的钱……我可以照顾他,我也可以道歉,求你了,只要让我赎罪,我做什么都可以!”

  尤文丽颇为鄙夷地踢了小慧一脚,像踢一只不怎么听话的动物,“看,你这个自私又懦弱的女人,直到现在也只想着如何保护自己,从未想过那个为你付出为你牺牲的人。你这样的人,不配谈赎罪。”

  说完,尤文丽闭上眼睛,朝着小慧的手狠狠砍去。小慧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却也没有反抗,也丝毫没有反抗之心。

  手起,刀落,血,涌出。

  小慧的右手传来一阵钻心剧痛,她几乎要昏倒过去,竭力咬着牙齿才不让自己昏迷。

  尤文丽的刀砍上她的手腕,深可见骨,却没有断,那只手以极其扭曲的姿势挂在她胳膊上。

  尤文丽看着刀子上鲜红的血,似乎被吓到了,她后退一步。

  杨小慧却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感谢你为郑老师做的这一切。如果不是女儿,我真的很想认罪……”

  “闭嘴!”尤文丽再度呵斥她“你这个自私无耻的女人,我听见你的理由就恶心!”

  尤文丽气得胸部上下跳动着,她恼恨道:“我很想一刀下去杀了你,你知道吗,这里是荒郊野外,就算你死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有人发现,警察找到你的尸体又能如何呢?就跟发现林建新的尸体一样,那么大的城市,死了一个农民工,谁也不会在意的…… ”

  杨小慧冷冷注视着尤文丽,却明白尤文丽的眼神里没有杀机,杨小慧自己杀过人,她知道杀人的人是怎样的眼神,

  “但是,我要你活着受罪!我要你这辈子都备受谴责!你放心,如果老师到最终都不能获得家人的谅解,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算账的——就为了你这么懦弱,不敢对抗你自己的父亲,胆小的女人!”尤文丽说着,再次狠狠踢了杨小慧一脚。“我现在就要走了,假如你命大,自己想办法逃出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从这里到镇上,你要走两天的路,这里一般也没有人会过来。呵呵,如果你逃不出去,死在这里,那也是你自己的命,不要怪我,不要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你自己的懦弱吧——如果你一开始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去证明郑老师的清白,那么也许,我会放了你呢。”

  说完,尤文丽转身就要走。

  杨小慧看着手腕上汨汨流着的鲜血,再看看那个背影清冷的女人,突然疯了一样的咆哮道:“我懦弱?你知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你都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骂我?”

  这时,尤文丽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奇怪地看着杨小慧,仿佛在奇怪她流了那么多血怎么不觉得痛。

  小慧看穿了尤文丽的心事,丝毫不在意,她大声喊道:“你知不知道我爹是什么人?不,你以为你知道,其实你根本不知道,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一个魔鬼,一个真真正正的魔鬼!我曾经亲眼看着他试图杀死一个年轻人,就当着我的面,砍断他的双腿,让毒蛇咬他,那年轻人中毒昏死过去,他割掉了年轻人的舌头,又装作好人把他送下山……他做这一切,只为了吓唬那个年轻人,因为那一天,那个年轻人看见他在后山上侵犯我,他不想让那个年轻人说出去…… ”

  尤文丽浑身一颤,她脑海中忽然记起一个人名来,记起来在杨小慧家中遇到的那个疯疯癫癫的人,“你说的那个年轻人,王大头?”她试探性问道。

  小慧没想到她竟然也知道王大头,不过,眼前的女人对于自己的事情似乎知道了很多,小慧也没有感觉奇怪,只是点头,哭着继续咆哮道:“不只是王大头,还有个人,叫做戏疯子,是我们老家十里八乡有名的疯子,当年,因为戏疯子为郑老师证明清白,说他亲眼看见郑老师什么也没对我做,后来又一天,我爹假装请戏疯子来我家吃饭,说要了解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拼命给疯子灌酒喝,疯子喝醉了,回去的路上,我爹把他按进湖里……我也是亲眼看着这一切的,是我爹让我看着的,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闭嘴!”

  尤文丽紧紧闭上眼睛,她此刻才知道,怪不得此后大河镇再也没有戏疯子的笛音了,而人们也忽略了戏疯子。

  她想起了在杨小慧家中,见到的那个面容狰狞的人,当时的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手底下至少有两条人命。如果知道的话,她是不是还有勇气孤身闯入杨小慧家,只为寻求真相?

  良久,尤文丽睁开眼睛。

  她看向杨小慧,没什么表情地说道:“不管你爹做过多少可怕的事情,他都已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而你至今仍活在阴影里,不敢站出来对抗他,这才是你最可悲的地方……即使我不找到你,我想,你这辈子也会活在噩梦里吧。”

  说到这儿,尤文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慢慢走向小慧,“我记得,当时还有几个人,在学校里散播流言,说郑老师对你做过那些事情,她们为什么会那么说?也是你说出去的吗?”

  小慧拼命摇头否认,哭着说“怎么可能,你说的那几个人,我都记得,徐璐璐,李艳萍,陈琳、还有王梦琪……我和你一样痛恨她们,因为,她们让我到处对人说郑老师对我做过坏事,在老师办公室的那一次是我唯一的一次撒谎,我已经很对不起郑老师了,我当然不肯说,她们几个就经常把我堵在厕所里,打我,逼我喝尿,甚至还让我吃屎……”

  尤文丽皱起眉头,蹲在小慧面前:“你依然没有说?”

  小慧点头,“没有!”

  尤文丽看了她一会儿,说:“我相信你。”

  刀子再次挥舞,捆着小慧的绳子断了,小慧讶异地看向尤文丽。

  尤文丽道:“我不会同情你,也不会原谅你对老师做过的一切。接下来,我要找到那几个人复仇。至于你,想怎么做,随你吧。”

  漆黑的夜里,仓库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小慧眼看着这个目光里写满仇恨的女子转过身,一步,一步,坚定地朝外走去。

  小慧握住了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腕,跟着右文丽走出了仓库。

  仓库外面,是黑漆漆的夜幕,黑得没有一丝星光透进来,一切生物仿佛都在这渺无人迹的荒郊野外死绝了。

  没有一点点光。

  但尤文丽知道,黑夜之后,必然有光。

  只是有时候,那光芒会来得格外漫长。

继续阅读: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 (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