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2
孟婆2017-07-15 22:153,515

  2014年的大河镇,镇子中心的道路更宽广了一些,道路两旁,新建的小洋楼依河比邻而居,这些楼房从两层到五层不一而足,楼房门口,大多停着一辆小轿车,有些家里门口停着两辆。

  这些年来,农民进城打工掀起一股热潮,而热潮过后,便是这些原本穷得只能靠天吃饭的农民找到另一条财路,他们或者没命地出卖苦力,有那些头脑灵活的,便学会经商,大家各显神通,倒是极大地改善了自家的生活。

  尤文丽多年没有回过老家,这趟回来,她也不知有何目的,给奶奶上了坟,便去了一趟当年的中学,认识的老师已经没几个了,试探性地问了一番郑老师的下落,无人告知,她也就此作罢,在大河镇只住了两个晚上,第三天便离开了。

  其后,她去了上海打工。

  飞机上,文丽淡淡地扫了一眼杨小慧,说:“你在那家饭店里,赶走郑老师的时间,应该是2015年9月21日。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

  因为,那一天恰是文丽的生日,她向来对过生日没什么概念,但那阵子,公司新来的产品经理正对她展开热烈追求,知道当天是她的生日,执意要给文丽举办生日派对,文丽委婉拒绝,最后对方邀请共进午餐,文丽也不好过多拒绝,她借口说只有一个小时,便在公司楼下找了间西餐厅。

  那时,约莫是中午12点15分,她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她坐下来时看了一眼手机,12点整,他们点餐之后,侍者告诉她,15分钟内,若沙漏里的沙子漏完菜未上齐,便会免单,而菜刚刚上齐,坐在对面的大男孩正给她倒了一杯红酒时,坐在落地玻璃窗靠窗边的尤文丽,恰巧看见了对面大街上的一幕: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正被一群警察包围着,他试图冲破警察的重重围困,随后又像一只困兽似的当街痛哭。

  尤文丽顾不上满桌的饭菜,顾不上坐在对面那个大男孩吃惊的眼神,她只是看着那老者饱经沧桑却仍旧熟悉的轮廓,泪如雨下。

  只是一眼,她就认出来了,那是郑成仁,郑老师。

  可是,记忆里的郑老师,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站在三尺讲台上激扬文字,博古论今。

  而今天,那个街道中心被众人围困着的郑老师,却如同年老体弱的雄狮,正被一群年轻的狮子围攻,而他却无可奈何。

  “所以,杨小慧,我知道你省略了很多信息,那一天,你对郑老师所做的,远非你形容的那么简单。”尤文丽冷静说着,杨小慧额头上一滴冷汗滚落下来。

  “哼…… 若不是知道你本无恶意,恐怕你现在还困在那仓库里……”

  那一日,尤文丽急匆匆夺门而出,在她回过神来之际,冲出咖啡馆,然而,街道对面的那家饭店门口,警察已经让开一条道路,那位白发的老人,跌跌撞撞地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尤文丽刚走出门口,红灯就亮了,她只能焦灼地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消失在街角的拐弯处。

  绿灯亮起时,她顾不上脚上穿着十公分的细尖高跟鞋,用最快速度冲过斑马路,挤开那些年轻的警察,在几名警察的旁边,她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女人擦着眼泪,正抱着臂膀和警察说着什么。擦肩而过的时候,尤文丽听见女人轻声对警察说,“算了,我没怎么受伤,这人可能是精神有问题,让他去吧……”

  几个小警察正轻声安慰着女人,尤文丽只是匆匆扫了她一眼,来不及细想,便循着郑老师离去时的路线追了上去。

  好在这条街是热闹繁华的十字路口,前方也有红绿灯,而她看见那个穿着“美团外卖”衬衫的老人家的背影,他正吃力地骑着自行车,抬起袖子不知擦拭眼泪还是汗水。

  “郑老师……”尤文丽喊了一声,匆匆追了上去。

  然后,她看见那人迅速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街道,那一眼里,饱含着痛苦,绝望,还有怀疑,旋即,那人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眉毛深深锁起来,眼神空洞无光,脚下机械地踩着自行车。

  “郑老师,等等我啊……”尤文丽焦急地喊着,弯下腰,脱掉高跟鞋。

  她不知道,就是她弯腰的那一个瞬间,郑成仁看见行色匆匆的陌生人,产生了浓浓的倦怠感,前方是绿灯,他停在原地,喃喃道:“郑成仁,你真是老糊涂了啊……现在,哪还有人认你是什么老师……你算什么老师,你是臭流氓,臭流氓啊……”

  说完这句话,老人老泪纵横,不顾路人奇怪的打量。

  而也就是那时候,尤文丽跑到了郑成仁身边,听见了他的这几句话,确认了她的猜测:眼前这人,一定就是郑成仁老师,自己这些年在寻找的郑老师!这近在眼前的偶然重逢,让尤文丽一阵激动。

  可是,郑成仁的那几句话,又让她迟疑了……为什么老师自称自己是流氓?联想起当年的种种,那一刹那,尤文丽也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她决定不出声,继续跟着郑老师,视情况再伺机而动。

  尤文丽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出租车跟着郑成仁。

  不久,郑成仁在美团外卖的一个站点停下自行车,走了进去。

  尤文丽连续跟踪了几天,发现郑成仁如今生活艰苦:老师成了一名外卖送餐员,住在附近一条小巷子里的一间出租房里,生活极其单调乏味,他的身边,似乎没有其他人。

  尤文丽怎么也想不到,老师会沦落至此,在她来看,即便老师当年离开学校,他那么有才华,也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

  怀着满腹疑虑,她最终做了一个决定:上门找郑老师。

  但她拦住郑成仁,叫他老师时,郑成仁却恐慌地摇头,说并不认识她,就算尤文丽一再坦诚自己曾经叫做“陈望弟”,是曾经接受过他义务助学的学生,郑成仁也再三肯定地说,“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老师,求求你走吧,求你了,别来害我了…… ”

  这一切,都让尤文丽怎么也摸不着头脑,而且,郑成仁看来是真的不记得她这个人了,他的神智似乎出了一些问题。

  为了弄清楚这一切,尤文丽辞职了,和原来的社交圈子彻底断了联系,扔掉了那些职场ol套装,扔了名牌护肤品,去超市里买日常用品,去地摊上买衣服鞋子,一番彻底的改头换面之后,她去了郑成仁工作的外卖站应聘,和郑成仁成了同事。

  “你不知道我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能获得老师的信任……谁也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多少痛苦……”尤文丽喃喃地回忆着往事。

  飞机起飞了,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听着尤文丽的叙述,杨小慧也记起了那一天的事情,眼里渐渐蓄满了泪花。

  和尤文丽一样,她又怎能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一切呢?

  那天中午,和过去的一个月一样,她正在忙碌地打包餐点,收拾厨房,看着小小的饭店里坐满了前来用餐的白领,杨小慧心中有些快乐,也有些自豪。

  那个时候,她刚刚带着女儿甜甜离开东莞,怕警察一旦追查到自己,小慧不敢再去需要身份证的地方打工,这家饭店是她找了好几天才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老板待人厚道,其他几个同事也都是农村来的,大家相处和睦,女儿也找到了托儿所,生活终于逐渐稳定下来,未来怎样,她不去思考,但对于现状,她很满意。

  那天中午,她照常在窗口打包外卖,递给前来取餐的外卖人员。

  突然之间,她的手被一双瘦骨嶙峋却极其有力的手捉住了。

  杨小慧一惊,使劲想要挣脱双手,可那人却牢牢抓住她,她急了:“喂,干什么啊!”抬头,看向那个人,熟悉的五官,她心里一惊。

  “杨小慧!是你吗?”

  玻璃窗外面,穿着外卖送餐服的老人目光如鹰,盯着她,几乎是颤抖着嚷道:“我是郑成仁,你的郑老师啊!你还记得我吗?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杨小慧本想说“好”,但是,察觉到厨房里其他几个同事都一脸惊愕地看着她,心中一股莫名的恐惧让她无法面对,她烧红了脸,大声喊道:“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啊,赶紧放开我,快走啊!”她生气地抓起案板上的菜刀佯作发怒,老者,也就是郑成仁,果然缩回了手。

  杨小慧心中松了一口气,对同事笑笑,心中暗暗祈祷郑成仁赶紧离开。

  但郑成仁却并没有离开,他愤怒地瞪着橱窗里的杨小慧,吼道:“你怎么说你不认识我?你是杨小慧,我认得你,认得你脸上的胎记!你快出来,出来啊!”

  “怎么回事?”店里的领班走过来,低声问杨小慧,杨小慧摇摇头说自己不认识对方,也许对方是头脑不清楚发病了,说着,她怯怯看了一眼窗外的郑成仁,希望他没听见这话。

  可郑成仁却听见了,老人一下子激动起来,他指着杨小慧道:“你做人不能这样啊!姑娘,当初为了帮你保守秘密,我都被学校开除了,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老人后退一步,满脸惊愕之色。

  或许,对于他而言,从未幻想过行善会得到对方的报恩,可是,对方这样冷漠的表示不认识自己,这也实在匪夷所思了。

  杨小慧感到一阵歉疚之情,她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老人,希望郑成仁赶紧离开,如果他走了,那么她也许还能找个机会追出去,向老人解释自己的处境,希望他能够体谅。

  可是,两人的这番吵闹,早已引起了用餐客人们的不满,店长听到杨小慧的说辞,为了不影响店里的生意,赶紧打开了厨房门,从里面走出来,劝郑成仁离开:“喂,老头,你不是来拿快递的吗?如果不拿就赶紧滚,别在这里影响客人吃饭。”

继续阅读: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