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3)
孟婆2017-07-17 09:013,488

  “我不走!”郑成仁拨开店长的手臂,气冲冲地喊道:“杨小慧,这些年我忍受着这一切,到现在看到你好好的生活着,这就好。你也是时候说出真相了,我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只有你能改变我的生活,要不然,连我的儿子都不会原谅我……”

  杨小慧听到这里,已经是心中一沉,她不希望老人在这里重提旧事,她好难得找到这份工作。

  杨小慧快步走出来,试图带着郑成仁离开,可是,已经晚了,她听到那句话从郑成仁嘴里脱口而出:“当年强奸你的人,不是我,求求你,说出真相吧……”

  杨小慧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眨眼之间,她看到了店长复杂的神色,看到了店里用餐的客人同时投来的疑惑的眼神,也看到了郑成仁脸上的痛苦。

  可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郑成仁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再次扣住杨小慧的手,老人苦苦哀求着:“杨小慧,求求你,你说啊,不是我强奸你的,你说出来啊……”

  这双苍老的手,如同记忆里那双令人作呕、令杨小慧惊惧不已的父亲的大手。

  总是这样的,这样的一双手,就能够毁掉自己的生活。

  杨小慧听不见郑成仁在说什么,她只是下意识地挥了一巴掌过去,接着,她听见自己机械的声音吼道:“臭流氓,我不认识你,你滚啊…… ”

  这火辣辣的一巴掌,彻底打得郑成仁呆住了。

  他捂着脸,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店长早已打了报警电话,此时,随着警笛声越来越近,正在接口巡逻的警车迅速赶到这里,而吃饭的客人也都纷纷围观着这位头发花白的、看起来神智不清的老人。

  老人仿佛难以呼吸,他张大了嘴巴,惊愕地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透过她惊慌失措的脸孔,他似乎还能看见当年那个小女孩惊慌失措的模样。

  20年啊,这仿佛是一场持续了20年的噩梦,这20年来,他一直在这样的一场梦里,在梦里,他始终觉得,这个社会还没有完全抛弃自己,他也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洗清罪名。

  而现在,看着周围陌生人投来的鄙夷目光,以及年轻警察的询问,老人只感觉在这偌大的人世间,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他如同受伤后无处躲藏的野兽,痛苦的嚎叫一声,推开两个挡住他的年轻小警察,踉跄着落荒而逃。

  在他身后,小慧正双手抱臂,轻轻啜泣着,对年轻的小警察说:“算了,我没怎么受伤,这人可能是精神有问题,让他去吧……”

  而在马路对面,斑马路上,一个穿着精致ol裙装的职场女子,正穿过斑马线一路狂奔而来。

  只是,郑成仁不知道。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一天,他重逢了那个摧毁他一生的小女孩,而另一个女孩,也将会拯救他的后半生。

  “你问我为什么要帮助郑成仁老师?答案很简单,不过,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会信。”尤文丽目光转向飞机舱的窗户外,透过舷窗,在那远处厚厚的云雾之间,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染红了清晨的云海。

  “起初,是因为这么多年,我都耿耿于怀。当年郑老师曾经答应过,会一直资助我到大学毕业,我想,如果我顺顺利利地念到大学毕业,那么我后来的人生,便不会那么坎坷……”

  杨小慧怔怔望着尤文丽,尤文丽停顿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追忆那些年自己走过的来时路。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打抱不平。当年我就不信,郑老师那样善良的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可惜,那时候我还太小,什么也做不了。后来,我有能力了,却早已将这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毕竟,再怎样同情,那也是别人的命运,我们都只是旁观者,什么也做不了的,不是吗?”

  “如果不是那天,2015年9月21日那一天,如果不是公司里有人非要请我吃饭,而且定在那家餐厅,如果我不是坐在那个位置,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我刚好看向窗外,如果不是那天老师遇见了你,如果不是你们发生矛盾导致老师被一群警察围住……如果没有这些所有的偶然选项,我便不会和老师重逢,更不会是在那样一个情景下,不得不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出现……”

  “后来,当我以同事身份出现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我,而且,他似乎对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我不得不开始照顾他,这一照顾,就是两年……两年呐……”

  尤文丽似乎累了,不愿再开口,她闭上了眼睛。

  杨小慧呆呆看着她,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胀满了心间,她思绪翻滚,如同舷窗外,那被清晨的朝阳烧得滚烫的云海。

  不知道甜甜在房东那里能不能适应?这是6年来,杨小慧第一次和女儿分开。

  女儿啊,妈妈有一些未完成的事情,不得不去完成,这是我欠下的债,也是我的罪,如果无法赎罪,妈妈将会带这一辈子的罪生活着,将来你长大了,一定能够理解妈妈。

  至于那几个女人……李艳萍,徐璐璐,陈琳,王梦琪……呵。

  杨小慧握紧了拳头,她看了一眼身侧的尤文丽,心想,如果连尤文丽都不怕,自己已经是杀人犯了,还怕什么替老师复仇这件事?

  飞机平稳地飞行着,这趟行榜,是从上海飞往广州白云机场的早班飞机。

  在做那件事之前,她们决定先去一趟医院,这也是杨小慧执意要求的,她希望能够尽快见到郑老师一面,这是2015年那一次之后,就深埋在她心中的渴望。

  而尤文丽担心老师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考虑再三,她同意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后座上,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轻拍杨小慧的肩膀,轻声问道:“我刚才一直在听你们的聊天,你们提到了一个人,一个叫做郑成仁的老师……”

  杨小慧扭过头,不安又疑惑地看着这个中年人,他脖子上戴着一条粗金项链,是真金,肥壮的手臂上戴着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手表,一望即知,是那种很有身份、平日里杨小慧怎么都不可能接触到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

  那人微笑着,脸上的肌肉却因为紧张而抖动:“我也认识一个叫做郑成仁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提到的这个郑老师……不过,当年,在我陷入绝境的时候,是这个郑老师帮了我一个大忙,走出了低谷期……”

  中年人名叫黄健林,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地产开发商,若是有眼尖的媒体记者在这里,一定会第一时间认出来他。

  黄健林颤抖着手,焦急地解释着自己的身份,他到这时候才明白,或许,自己赶着回广州处理一趟紧急公务不得不乘坐这趟航班,而秘书因为意外没能订上头等舱,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的安排。

  尤文丽与杨小慧乘坐的是三人并排的位置,黄建林与杨小慧旁边的乘客调换了位置,与杨小慧交谈起来。

  “那一年,是在深圳,当时,我有一个小工地,我是个包工头……我手底下,约莫有一百多号人吧……”

  黄健林眯着眼睛,忆起往事来,惆怅道:“那时候我正年轻气盛,意气风发呀……我是个农村娃,也苦过的。靠着自己艰辛创业,一手一脚的苦过来的,30多岁的时候,才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事业,老婆孩子也都接到城里了。自以为了不起啊,好像遍地都是金子,等着我捡……”

  “所以说人呐,千万不能自得意满。”黄健林叹息道。那时,他本以为自己前途无限,手底下有一百多号人,能接五星级酒店这类大工程,也能接商品住宅楼,无论是建楼,还是装修,都不在话下,认识当时区里的领导,人脉广泛,一年下来,怎么着也有一百来万纯收入。

  他算过一笔账,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不出三五年,自己就资产过千万了,到时候,在这偌大城市里,他也是可以横着走路的人了。

  可谁又能料到,商场风云变幻莫测,他纵然志得意满,可要毁灭他的事业,也只要旦夕之间。

  最开始,是一笔该到的工程款迟到了半个月,其后,黄健林去催账,对方却表示资金周转困难,再延缓一个月便是了。因为是合作几年的合作伙伴,黄健林也未在意,便同意了。

  但一个月后,这笔工程款仍是迟迟不到账,黄健林再去催账时,对方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合作方也失去了联络,黄健林急了,这是一家大型酒店的工程款,这么一拖欠,他能顶得住几个月?可偏偏,这项工程,是政府里某高官借助亲戚的名义创立的,当初便是酒桌上谈下来的合作,别说没有合同,就算是真有,他也不敢拿着那合同去找对方,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自己垫付了工程款和工人工资。

  这一项工程,几乎将黄健林一年的收入都亏空进去了,但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破屋便遭连夜雨,就在那一段时间内,接连不断有两三处工地的工程款无法结算,而这些工程,都有猫腻在内,那些工地的大头头,都与当地官员不无勾结,那些烂尾的工程楼,上面有人贪污受贿,受贿的家伙进去了,可他这里,该给工人结算的工资、给供货商结算的工程材料款,一样都结算不了。

  那段时间,黄健林几乎一夜白头,他求爷爷告奶奶,动用了自己能动用的一切资源和人脉,也都无济于事;他去银行借钱,想度过危机,可银行的钱哪里时那么好借的,银行工作人员发现他发不出员工工资,一分钱都不会贷给他,黄健林无奈之下,只得各方周旋。

继续阅读: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