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4)
孟婆2017-07-11 14:494,184

  杨小慧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我老公……他虽然也是农村男人出身,但他却和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农村人都不一样,他体贴我,照顾我,从不对我大声说话。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有过很不堪的经历……”杨小慧的声音停顿了许久,没有开口。

  其实,尤文丽应该能猜出杨小慧指的“不堪经历”是什么,但是,尤文丽却没有点破,尤文丽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是,她此刻仍然无法同情眼前这个冷酷的女人,一想到就是她害得老师多年来流落在外,就是她的谎言造成老师妻离子散,就是她导致老师无家可归,心里就对她充满了憎恶。

  杨小慧在沉默良久之后,才垂下眼眸,说:“总之,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处女。我以为他会问我,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说他会珍惜我,会对我好,要把我以前失去的快乐都补偿给我……”

  杨小慧垂着头哽咽了,她再也无法顺利地说下去,词语卡在她喉咙里。

  这时,一张纸静静地递过来,杨小慧接过纸巾,看着面前那面容冷静的女子,忽然之间不再害怕她了,不知为何,她竟觉得眼前的人,也许不是来加害自己,相反,是来拯救自己的。

  这种冥冥之中的第六感,让杨小慧加快了语速,她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后来,我怀孕了,为了能让我们的孩子顺利出生,我们就去领了结婚证。不久,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女儿的出生让我们的经济压力更大了,但是,我们的生活中也增加了更多快乐,我老公常常憧憬着,等他再攒几年钱,我们就可以回到他的老家,在他老家县城里盖一座楼房,养几只鸡鸭,他外出干活儿,我在家带孩子,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那时,日子虽然艰难,却第一次对小慧展露出甜美的一面。小慧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很多次,她想要将自己童年那可怕的经历告诉老公,可是,每当看着老公的笑脸时,又不忍心破坏他的快乐,于是小慧一直告诉自己,再等等,再等等,等到了合适的时机,自己 一定会告诉他的。

  只是,让小慧没有想到的是,在女儿两岁多的时候,她的丈夫在一次高空作业中,因为公司的高空安全施工不合格,丈夫不慎坠楼。小慧听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昏死过去。而等她从医院醒来,身边事嗷嗷待哺的女儿,以及开发商派来的律师。

  律师团恐吓她说,要么收下开发商的十万块钱经济赔偿,要么就打官司,如果打官司,以开发商在本地的势力,这桩官司小慧必败无疑,这一点小慧诗相信的,生活在底层的人,见过了权势可怕的嘴脸,事实上,小慧根本就兴不起半点打官司的念头,因为她非常清楚,自己不可能赢过那些有权有势的开发商,他们能拿下地皮,那都是有后台的。

  收下那十万块钱——显然,那是买丈夫一条命的钱,小慧自然万分不甘愿,可是,为了女儿,她又能如何呢?怀孕的时候,因为舍不得吃水果蔬菜牛奶蛋白质补充身体,结果女儿早产,生下女儿后,女儿几乎每个月都大病小灾不断,根本没办法上托儿所,一直是小慧在家全职照顾女儿,现在,丈夫去世了,没有了经济来源,而女儿却迫切需要营养和照顾,小慧只好收下那笔钱。

  期间,小慧也试图找工作,比如一些住家保姆,可以带孩子住在主人家,省了房租钱,吃饭也还不错。然而,尽管小慧勤劳能干,干活儿总能赢得主人的信任,可是多灾多病的女儿却像是她的克星,主人们多半不希望她带着一个病怏怏的孩子住在自己家,生怕传染给自己万分金贵的孩子,于是,那些很好的工作,常常干不了多久就被主人家委婉辞退了。

  她前后换过三份工作,为了省点房租,都是这种住家保姆的工作,女儿的病没见好转,却发现别人家的孩子可以住大别墅,出入有车接送,有保姆,甚至还有保镖,女儿天真的问她“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车?我也想要有自己的玩具房,买好多好多我喜欢的玩具,买粉红色的布娃娃,买一整套的厨房玩具,还有大电视可以看!”

  女儿憧憬的目光刺痛了小慧,她再也不敢去找住家保姆的工作了,哪怕辛苦一点,至少,租房子的邻居,也都同样是外来务工者,大家的生活水准差不多,在人群之中,女儿再也不觉得自己是格外悲惨的那一个了。

  前后花了三年的时间,女儿的身体终于被她养育得白白胖胖,极少生病了,而这个时候,尽管她非常省吃俭用,丈夫所留下的十万块钱也快所剩无几了,她必须得出去找工作。

  迫不得已,小慧将女儿送到了一家民工托儿所,自己进入一家工厂做工。

  那是在东莞的一家血汗工厂,据小慧描述,工作是三班倒的,夜班工作最辛苦,而她常常选择夜班,就为了白天能多一点时间陪伴女儿。可是,长期的睡眠不足,导致某一天她工作时,一不留神,右手食指与中指不幸被机器切割了,当场昏倒过去,老板赔了她两万块钱就打发了她。

  这些,都与尤文丽在她家里找出来的线索信息像扣子缝进扣眼里一般严丝合缝,尤文丽并不打断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她说。

  杨小慧在那家血汗工厂里,认识了一个工人,那人就是林建新。

  听到这里,尤文丽精神一振。

  那时候,距离丈夫去世已经三年多了,虽然杨小慧从未想过再婚,但是,一个人照顾女儿的日子实在太累了,而疲惫的生活足以冲淡一切精神上的痛苦,当林建新对她表现出来的那种温柔,那种呵护备至,让她渐渐打消了疑虑,当她相信林建新会对自己的女儿如同亲生时,她接纳了林建新,让那个男人走入母女俩的生活。

  的确,他的到来,也带来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尤其是在他出现之前,女儿甜甜一直喊着要爸爸,每次在公园里或者小区楼下看到年轻男人,女儿就追着喊爸爸,都让小慧很尴尬。然而林建新出现了,他对女儿那么好,给她买粉红色的莲蓬裙,带女儿去吃麦当劳,陪她做游戏,他很快赢得了女儿的欢心,也让杨小慧松了一口气。

  然而,命运终究是残酷的。

  就在杨小慧以为苦尽甘来,以为从此以后可以享受平静生活的时候,有一天,她忽然发现女儿大腿内侧有可疑的吻痕,当她问女儿的时候,女儿拼命的摇头,大笑着说这是她和爸爸的秘密,爸爸说了不能告诉妈妈。

  小慧如遭雷击,她不愿意相信,可是,可怕的怀疑却种上了心间,那个早已远离自己多年的噩梦又出现了,她不得不委婉的、用了她所能想到的所有方式,耐心地问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女儿竟然说什么都不肯多吐露一个字。

  小慧从没有想到过,甜甜对于林建新这个“父亲”竟然喜爱到了如此程度。

  可是,放着这样一个可疑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小慧又实在放不下心。

  万般无奈之下,她托当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几番辗转买到了一个监控摄像头,那种装在自己家里的隐形针孔摄像头,通过手机,可以实时观看家中发生的一切。

  然后,那一天到来了。

  她在监控里,发现林建新百般诱惑自己天使般的女儿,先是给女儿拿巧克力,然后竟然和女儿一起吃巧克力,一起“要亲亲”,最后,那畜生无耻的说……说因为爸爸爱你,所以爸爸要亲亲你,你要乖,你要听话,听话爸爸才会爱你,让爸爸好好爱你……

  杨小慧再也说不出话了,她的脸上满是泪痕,泪水滂沱,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尤文丽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尽管推测到了几分,然而,亲耳听到这样的事情,还是难以置信。

  她掏出纸巾,递给杨小慧,小慧没有接,而是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凄厉道:“那个畜生……是他不得好死!他是个人渣啊你明白吗?!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么,他很可能就会对我的女儿作出那种事情……”

  尤文丽没有说话,轻拍杨小慧的背部,就算是她对小慧怀有憎恶,可到了这时候,她也不得不承认,杨小慧真的是一个被厄运缠身的人。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上帝,如果幸运与厄运都是由上帝随机分配配额的话,那么,上帝真的是一个极其不合格的上帝:杨小慧童年遭到生父侵犯,长大后,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正怜惜她、疼爱她的丈夫,丈夫却意外去世,好不容易独自一人撑过了最辛苦的那几年,遇到林建新,以为苦尽甘来,却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另一个噩梦的开端。

  “那天晚上,我趁他睡觉的时候,给他炖的狗肉汤里放了一包老鼠药。他下夜班回来总要喝我熬的汤,那天他回来还笑眯眯地谈起了和我结婚的计划,我假意答应他,心中却明白那个混蛋不过是看上了我的女儿而已。我哄他喝了好几碗汤,他中了毒,我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挣扎着,还试图吵醒甜甜,我能怎么办呢?这个时候,我只能用枕头闷死他,不让他发出一点点声音。直到他彻底不能动弹……那时候是深夜了,他下夜班回来就一点,等我拖着他的尸体扔到附近的河里的时候,大概是深夜两三点吧,我也不知道。后来回想起来,我的运气真的很好,那天晚上竟然没有人看见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女儿离开了东莞。女儿问我,爸爸去哪儿了,我决定告诉她实话,我说爸爸是个坏人,他有另外的家庭和孩子,他骗了我……这些都是真的,我后来才了解到,他在老家还有妻子和儿子,只不过是玩弄我而已,可笑我当时还想着要争取他的心,如果不是发现女儿可能被他侵犯,我还会一直做梦呢……你知道吗,到现在,我都不敢确定,他究竟有没有对我的小甜甜做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无论我怎么问,甜甜都不说,她也说不清楚,而我也不敢带她去看医生……”

  杨小慧说完这些,仿佛卸下了心头的千斤重担,冷汗将她的衣服冻湿了,她的后脑勺靠着墙壁,呆呆望着半空中某个空白点,神情木然。

  “我有个问题不明白,难道你就不怕有认识你们的同事怀疑他的失踪吗?”

  “哦……你说的是这个,呵呵,那倒是真要怪他自己算计的好,起初他说让厂里的人知道他和一个有孩子的女人交往不好,于是跟我偷偷摸摸的住在一起,他从来都是在下夜班很晚了才到我租的房子里,我们从来不会一起上班,在厂里也从来不交流,因此,从来没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当然,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么做只不过是因为他在老家有孩子,他害怕被厂里其他人知道罢了。没想到最后倒是帮了我,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他的失踪和我有关吧,呵呵…… ”

  尤文丽叹息两声,倒也无意为林建新这种人渣抱不平,她话题一转,将刀子搁在杨小慧的肩膀上,淡淡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不太明白,需要你解释一下。”

  杨小慧察觉出这把刀子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恶意,只是,她仍然不懂这个女人的诉求,她抬头,直视着尤文丽:“什么问题?”

  “那个男人,你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伤害了你的女儿。你却杀害了他。那你……怎么不杀了你爹?他可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下得了手。”

  杨小慧眉毛一抖,激动地大嚷起来:“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要紧,先回答我的问题。”尤文丽手中的刀子并没有离开杨小慧。

继续阅读:第八章 秘密(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