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3)
孟婆2017-07-10 14:443,467

  这天晚上,杨小慧下班后,去超市里买了一些水果和酸奶,出门的时候,她骑着自行车,就在即将回家的路上,那股被人跟踪的感觉又回来了。

  杨小慧决定转个弯,走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如果这样还被跟踪,那么,她明天必须搬家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她将会为此后悔不已。

  当她拐弯的时候,后面的电动车猛然上前逼停她,紧急着,一辆面包车迅速停在她面前,还没等杨小慧反应过来,她的头上已经被套上一个黑色袋子,一把冷冰冰的匕首就在她脖子上,她听见一到声音冷冷道:“如果你敢喊,下一秒钟,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女儿了。”

  杨小慧浑身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

  车子默默地开了十几分钟,期间杨小慧试图问对方几个问题,但回应她的只是一片沉默。

  面包车开到荒郊野外,停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面前,尤文丽拽着杨小慧下车,并掏出钱包,将谈好的价格递给面包车司机,又嘱咐他:“记住,三天之后,如果我没打电话给你,你就不用来了。”

  面包车司机收了钱,看了被套住的女人一眼,试探性问道:“姑娘,你可别真搞出人命啊,我们也只是打个架收点钱,真出事了咱都不好交代……”

  “滚!我说过只是找她讨点债,她乖乖还债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你走吧!”尤文丽面如霜凝,面包车司机不敢多话,启动车子走了。

  尤文丽拽着杨小慧走入这间废弃的仓库里面,仓库里灰尘飞舞,尤文丽不由得一阵咳嗽,她拖着杨小慧一直走到地下室,从后腰踹倒杨小慧,命令杨小慧跪着,她找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杨小慧靠着墙壁上的钢管捆得结结实实的,这才扯下杨小慧的头套,面色冷漠地站在杨小慧面前,手里仍然握着那把明晃晃的刀子,脸上是淡然冷漠的表情。

  期间杨小慧试图喊叫,但尤文丽森冷地问道:“你还想不想你的宝贝女儿甜甜活着?如果不想,你尽管大喊。”

  杨小慧聪明地闭嘴了,她知道,自己的配合才能换来女儿的安全,尽管如此,心中仍然无比焦虑,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你抬起头来,看着我。”尤文丽拉过一把积满了灰尘的椅子,大剌剌在杨小慧面前坐下,面无表情的说。

  杨小慧仔细辨认着这张脸,企图认出一点点痕迹来,到了这个时候,她百分之百确定,这绝对不是警方,因而,悬着的一颗心反倒放松了不少。

  “你是谁?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杨小慧问出后半句话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声音沙哑。

  “呵……看来,你也有在乎的人啊。”尤文丽晃了晃手中的刀子,似乎正在考虑刀子要从何处下手,她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杨小慧,“你放心,你女儿现在还很安全,但是,如果你不老实回答我的问题,那么我就无法保证她的安全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女儿!”杨小慧点头如捣蒜,脸如菜色。

  可惜尤文丽并不吃这一套,她冷冷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反正你已经杀过一个人了,不介意多杀一个,你是不是想示弱装可怜,等我放松警惕了就想办法杀了我,再逃出去?”

  杨小慧满脸震惊之色,她呆呆地仰头望着尤文丽,如遭雷击。

  显然,她被尤文丽说中了心事,而她更为震惊的是尤文丽吐露出来的信息,杨小慧紧紧盯着尤文丽,目光复杂起来:“你究竟是谁?”

  她的表情变化,系数落入尤文丽的眼里,尤文丽由此确信了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尤文丽站起来,走到杨小慧面前,蹲下,冰冷的刀子在杨小慧脖子上划来划去:“我是谁?我是一个很可怜的、失去了至亲的人。我有一个哥哥,从小,我父母双亡,是我哥哥照顾我。为了供养我读大学,我哥哥在外面打工,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直到一年多前,他给我打电话说找了一个女朋友,他们感情很好,他正打算娶她。可是后来,他失踪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杨小慧浑身颤抖起来,她吃惊地望着尤文丽:“你是……你是…… ”

  尤文丽点头:“没错,我是他的妹妹。看来,你还记得我的哥哥?他的身高,他的鞋码,他的体型,你应该都还记得吧?我哥哥只有174,以前我总是嘲笑他太矮了也太瘦了,不知道后来长高了没有?他穿42玛的鞋子,可是他总舍不得给自己买鞋子……”

  “不可能……这不可能!”杨小慧盯着尤文丽喃喃自语,她望着尤文丽,突然之间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林建新没有妹妹!我从来没听他说过他有个妹妹,你骗人!”

  尤文丽紧紧盯着杨小慧,忽然之间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

  尤文丽仰头笑完,从怀里掏出一只录音笔,对杨小慧道:“对,你说的没错,我骗你了,我根本不认识被你杀害的那个林建新。不过,你刚才却承认你杀了他。”

  杨小慧面色一变。

  她猜到了尤文丽是在骗人,却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但对方与林建新非亲非故,那么,她所为何来?越是猜不透,杨小慧就越发紧张,胸口的绳子仿佛勒进了她的心脏,让她无法呼吸。

  “林建新……是吗,那个被你杀害的人?我今天已经打电话问过警方了,警方当时采集了他死亡时的一些信息,收录了指纹,我相信只要我把录音笔交出去,你的下半辈子恐怕都要呆在监狱里。”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做!”杨小慧到此时才终于露出颓败之情,一屁股跌坐在尘土飞扬的地上。

  尤文丽收敛起笑容,慢悠悠走回到椅子上坐下,踢了一脚杨小慧:“是么?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帮你?给我个理由先?”

  杨小慧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与恐惧,她很恨地看着尤文丽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如果你要去警察局举报我,那我为什么要说?”

  她这是在为自己争取筹码,也希望了解对方的来路。

  “你很聪明。”尤文丽思考片刻,决定直言相告:“我和你无仇无怨,也无亲无故。那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尤文丽侧着脑袋,似乎很苦恼,她挠了挠头皮才说:“不妨告诉你,其实,我不是坏人,我来找你,也不是为了那个林建新。他死不死的,我一点也不在意。我有我想要知道的答案,不过,我需要先听到关于林建新的事情,然后才能做决定。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这对你有好处。”

  “什么好处?放了我吗?”杨小慧与她谈条件。

  尤文丽笑了:“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也许,我听完了你杀林建新的理由,这件事就放你一马当作没发生过呢?毕竟,我来找你是为了另一件事。但我现在对这件事很好奇。怎么样,你到底要不要说?我的耐心可是不多的……”

  尤文丽没有把话说完,只是含笑静静地斜睨着杨小慧,眼神里竟无限风情。

  杨小慧注视着她,两双眼睛在空中交锋。

  片刻后,杨小慧决定坦白。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长到用我的一生也说不完;也可以很短,短到三句话就能说清楚……”

  杨小慧回忆起往事来。

  她平静下来,瘫坐在地上,似乎认命了,开口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很难呼吸,“我的家乡在一个很遥远很偏僻的小山沟里。那里很穷,很落后。我的父亲是个……”杨小慧扭过头,似乎不愿意回忆起父亲,也不愿意形容。

  尤文丽露出讥讽的笑容:“极其残暴、极其恶心的男人。你的母亲患有神经病。这些你都不用说了,对于你离开家之前的事情,我都知道,直接说你离开家之后的重点吧。”

  杨小慧对于尤文丽这番话似乎并不怎么吃惊,她只是瞪着尤文丽:“呵……你都知道?”

  尤文丽避开她的眼神:“这不是重点,说吧,你离开家之后的生活。至于你离开家乡之前的生活,我想,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谈一谈。”

  “好。那就从我遇到我老公开始说起。我那死去的老公……他是一个老实厚道的建筑工地工人,那时候我被老乡带出去工作,因为年龄没满18周岁没有身份证,只能在工地打工,帮忙做饭,领着很低的工资。但我已经很满足了,有饭吃,有地方住,而且也没有人再打我,欺负我。只是,你知道的,工地上都是一帮男人,那帮男人常年见不到女人,就常常拿我开玩笑。我很讨厌被这样捉弄,可是为了有一口饭吃,却不得不忍着。”

  回忆起往事,尽管处处艰辛,但杨小慧的眼神里却流露出少有的柔情来,“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摸了一把我的屁股,我忍不住骂人,那男人仗着是工地队长的侄子,不但不收敛,还企图对我动手动脚,我老公看不下去了,他打了那家伙一顿,打到那家伙浑身流鼻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我吓坏了,我老公也吓坏了,他只是个农村出来打工的山里娃,那年他才21岁,他看了我一眼,问我走不走,我当然点头说跟他走。他就带着我跑了,工地上也没有人拦我们,也不知道老板的侄子是死是活,我想应该活着吧,反正我们再也没有回去过。他带着我到处找工作,后来,我们又找到一个工地,他做工,我做饭,我们自称是夫妻,没有人怀疑,也没有人再敢欺负我,日子过得很平淡,但也很甜蜜。”

继续阅读:第八章 秘密(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