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 (1)
孟婆2017-07-08 08:543,335

  人类为了自我保护,任何冷酷的事情都会发生,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可以扭曲整个世界——这是我无法理解的人类的诸多疯狂行径之一。

  2017年1月25日 腊月二十八 苏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人们都说,苏州是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江南水乡,那是一个代表了温柔、美好的城市,在杨小慧曾经的想象中,那是她贫瘠的想象能力中最好的城市,她一路流浪,一路辗转换了几个城市,最后来到苏州,她想在这个地方扎根,生存,最后,成为“新苏州人”。

  这是她的梦想。报纸和电视上不是都在宣扬“中国梦”嘛,这就是她的中国梦。

  苏州有很多很美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令人头疼的地方。比如,冬天的寒风。

  尤其是下夜班后,从饭店里骑自行车回家的那十多分钟的路程,寒风凛冽,如刀一样刮在脸上,全身血液冰冻至凝固,脚下自行车的链条仿佛有千万斤重,每蹬一下,都要用尽吃奶的力气,没多久就出一身冷汗,冷风一吹,冷汗干了,衣服就这样湿了一层又一层。

  在即将拐进那条熟悉的巷子时,昏黄的路灯下,杨小慧瞥见后方一个人骑着电动车,不紧不慢地跟着自己。

  杨小慧心里一咯噔,这已经连续第三天了,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总有一个仿佛在跟踪她,她跟相熟的领班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领班笑话她“得了吧,你就一个农村妇女,人家跟踪你?劫财,还是劫色呀?”说完,还故意发出几声讽刺的大笑。

  杨小慧也希望这只是自己过分敏感了,可是,心头那股慌乱的感觉,却怎么都挥之不去,她灵机一动,骑着自行车进入胡同之后,在本应该左拐的巷子口向右拐弯。

  苏州的这些巷子,都是依着河流而建的房子,里面的巷子七弯八绕,如果不熟悉,很容易走丢,杨小慧在这里住了两年多,对每一个巷子口了如指掌,她故意绕着弯多骑了十几分钟,身后那辆电动车依旧慢腾腾地跟着,在杨小慧以为成功甩脱对方的时候,在下一个巷子口,电动车就再次出现了。

  杨小慧一咬牙,走进一家小卖部。小卖部主要卖油盐酱醋方便面之类的日常用品,门口烧着锅炉,锅炉上常年烧着热水,附近下班的工人们都要拎着热水瓶过来打热水,往往都会经营到凌晨12点,现在是深夜十点半,依稀有三两个人在店里买东西。

  杨小慧和这家店主很熟,她走进去假装买东西,借着视觉余光,注意到电动车并未跟进巷子里,此刻如果丢掉门口的自行车,从小卖部的侧面拐进另一条巷子里,从那条巷子离开,跟踪者应该就无法跟上。

  虽然那辆二手自行车花了她80块钱,但杨小慧只花了几秒钟就决定忍痛割肉了,自行车放在这里过一夜,势必会被别人光明正大偷走再卖掉,但是……她不能再等了,听见电动车的声音,杨小慧火速从小卖部侧门离开。

  她快速穿过另一条巷子里,还不时回头张望着,身后没有电动车的声音,也没有人影,昏黄的路灯下,只有杨小慧自己的身影。

  但杨小慧还是一阵心慌,她索性小步跑起来,一不小心迎面撞上一个人,她轻呼出声,随即看到对方一只手拎着一个热水瓶,显而易见是住在这里的人,准备去小卖部打水,杨小慧不及道歉就匆匆逃离,留下身后的唾骂。

  脑海里转瞬间涌过千万种念头,杨小慧竭力克制着自己放声大叫的冲动,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别怕!那一定不是警察,没有哪个警察深更半夜还在工作的,没有这么敬业的警察!!

  巷子里,终于安静了,杨小慧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人跟上来,这才颤抖着手,从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掏出钥匙,哆哆嗦嗦地打开第一道铁门,是房东家的大门,进去之后迅速落锁,再沿着走廊上二楼,第三个房间是她租住的房间,杨小慧进入房间后,花了好一阵子,才平静下来。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在这栋楼门口,一个人骑在电动车上,目光冷冷透过铁门,注视着203房间内的动静。

  203房间内,灯亮着,杨小慧走到窗前的小桌旁,抓起桌上的水杯,一口气喝掉半杯水,跌坐在小凳上,愣愣地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儿。

  女儿红扑扑的脸蛋上盛着笑意,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看着女儿熟睡的容颜,杨小慧脸上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她蹑手蹑脚走过去,将女儿裸露在外的手臂塞进去,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女儿,用粗糙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女儿柔嫩的小脸蛋儿。

  女儿的脸很嫩,杨小慧忍不住附身,贴住女儿的脸。

  一行热泪从她脸上滑落。

  “乖宝贝儿啊,睡吧……等你睡醒,我们可能就又要搬家啦……”杨小慧呆呆地自言自语,她忽然一阵心酸,这仓皇失措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杨小慧亲了亲女儿的脸蛋,起身准备去洗漱,手指却忽然被女儿肉乎乎的小手勾住了,杨小慧一惊,低头看向女儿,女儿正瞪大眼睛看着她。

  杨小慧迅速擦干泪水,挤出笑容:“宝贝儿,你怎么醒了?”

  小小的甜甜看见妈妈哭了,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搂住妈妈的脖子问:“妈妈,你怎么哭了?乖,不哭啊……”

  杨小慧的心都化了,她紧紧抱住女儿,哽咽了。

  “宝贝儿啊……你,想不想搬家啊?”

  甜甜的小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她好不容易上了托儿所,托儿所里的同学、老师们都很喜欢她,这是个专门接收外地人子女的托儿所,就在他们租住的房子附近,每天早晨7点半,杨小慧牵着她的小手,走路五分钟送她去托儿所,晚上6点,甜甜自己走路回家,自己洗漱睡觉,乖巧得令人心疼,如若不是房东太太心地善良,帮忙在杨小慧回家之前帮忙照看甜甜,杨小慧甚至不能安心在饭店里打工。近半年来,她们的生活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甜甜不愿意离开,杨小慧又何尝愿意呢。

  只是,从一年前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没得选了……是命运,一步一步将她逼到这样的绝境,她这一生,以后都要生活在阴暗之中,她杨小慧还有得选吗?

  只不过,如若重来一次,杨小慧也并不后悔自己当日的所为。

  “妈妈……妈妈……我们不搬家,好不好?”甜甜脸上挂着泪,迫切地问妈妈。

  杨小慧回过神来,抱着女儿小小的身子,她的心中被母爱充盈着,她知道,怀中的这个小生命,是自己牺牲一切也要保护的所在。如果自己出事了,谁能照顾好女儿呢?

  杨小慧含着泪,笑着说:“宝贝儿乖,先睡觉,妈妈再想一想,快睡吧,晚安。”

  “妈妈,我要你和我一起睡。”女儿紧紧拽住她的手不放松,要她躺下来陪着睡。

  杨小慧关了灯,黑暗中,女儿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妈妈,我爱你,晚安。”

  “晚安,宝贝儿……”杨小慧泪流满面,这泪水,是幸福的味道。纵然命运待她诸多不公,可杨小慧仍常常觉得,女儿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天使,只要能陪着女儿长大,她便是世间最幸福的人,为此,再怎么辛苦都没关系,再怎么艰难都没关系。老天爷,只求你千万别将她从我身边夺走。我愿意为我的罪行承担后果,只是……不要是现在,不要!!

  人类为了保护自己,任何残忍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为了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可以扭曲整个世界——这是我无法理解的人类的诸多疯狂行径之一。

  然而,幸好还有黑夜。

  深夜难眠时分,再虚伪的人,再善于自我欺骗的人,也总会有对自己诚实的时刻,那时,只要他们坦然面对内心的黑暗和脆弱,就会知道,那些冠冕堂皇的说法,不过是诡辩而已。

  清晨七点半,冬日的阳光洒照下来,冷冷清清的,并不让人感到温暖,但今天的阳光却格外明亮,杨小慧牵着女儿的手,后者蹦蹦跳跳地跟她挥手道别,走进托儿所,牵过老师的手走了进去,杨小慧隔着铁门目送女儿的背影越来越远。

  回到家中,她匆匆扒拉了两口早饭,就准备去上班,锁上门,到楼下院子里,房东太太正站在院子里刷牙漱口,看见她,指着院中的一颗槐花树大声说:“你的自行车,刚才你表姐给你送来了,咋没听说你还有个表姐啊?”

  顺着房东太太的视线,杨小慧瞧见了自己那辆买来的二手破自行车,心里咯噔响了一声,脸色瞬间雪白。

  “怎么了?”瞧见杨小慧的脸色很难看,房东太太关切又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杨小慧犹豫着,如果不骑车去店里,上班恐怕要迟到了,迟到就要罚款。

  她吃不准跟踪自己的到底是何人,但是,这么看来,应该不是警察吧……警察,不会这么贴心把自行车给送过来,那么,会是谁呢?

  怀着满腹疑团,杨小慧骑着自行车去了店里,这一路上,她没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于是她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那个跟踪她的人,此刻,正坐在她的房间里。

继续阅读:第八章 秘密(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