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5)
孟婆2017-06-20 21:593,948

  那个时候,在小小的郑文彬心中,父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他的决定没有错。

  他还记得,父亲把小小的自己护在怀中时,那温暖又心酸的感觉。

  父亲啊父亲……

  陈冰肩膀耸动着,从回忆里抽身来到现实,他不禁一次次追问自己,为什么6岁时,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会那样坚定地笃信,笃信父亲没有错,而后来,却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也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怀疑父亲,甚至远离了父亲呢?

  1994年的那个夏天,幼年的郑文彬,被父亲护在怀里,他扬起头,看到父亲眼角的泪花,也看到了父亲脸上的坚毅。

  而如今,2017年的春天,陈冰坐在病床前,看到的父亲,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命在垂危,也许,旦夕之间,就将永远远离,而自己也永远不能再喊他一声“爸爸”。

  “爸爸……”陈冰嘴唇翕动着,望着昏迷不醒的父亲,泪流满面,任由他如何祈祷,奇迹仍未出现,床上瘦弱不堪的老人仍旧昏迷。

  护士敲了敲门,示意陈冰去医生办公室。

  “医生,我父亲……他究竟是什么病?”陈冰坐在医生面前,满怀忐忑地问道,“他……还会醒来的吧?”

  年轻的医生意味深长地看了陈冰一眼,有些诧异:“你还不知道?”

  陈冰窘迫地摇头。

  “他是尘肺病,晚期。医学上来说,已经不太可能有好转的奇迹出现了……”年轻的医生翻开病历,侧头看了陈冰一眼,淡漠地补充一句,“通俗点的话说,就是现在谁也就不了他,一般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建议病人家属放弃治疗,即使住院,也不过是浪费时间,浪费钱,住院一天,那可是要烧不少钱的……我们医院床位也很紧张,不过,一位叫作做尤文丽的女士已经给住院部打了五万块钱的住院费用,说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弃……说到这里,你是病人的儿子吧?”

  医生只顾自说自话,浑然不觉此时坐在他面前的年轻人,身体已经微微颤栗着,紧张得脸色发白,双手握成拳,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陈冰点头,说“我是他……儿子,我叫陈冰,医生你叫我小陈就行了。”陈冰很是感激那个叫做尤文丽的陌生女子,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事的时机,他急切地问道:“医生,什么是尘肺病?晚期……会怎么样?”

  “尘肺病在医学上的规范名称是肺尘埃沉着病,这种病往往是因为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灰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一种疾病,这种疾病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瘢痕)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尘肺病因为吸入粉尘种类不同,有无机尘肺和有机尘肺两种。在生产劳动中吸入无机粉尘所致的尘肺,称为无机尘肺。尘肺大部分为无机尘肺。吸入有机粉尘所致的尘肺称为有机尘肺,如棉尘肺、农民肺等,你爸爸的这种病情,你就想像成是农民肺就对了。”

  “我们正常健康人的肺部是两个,因为健康,所以能及时排毒,而你父亲的肺部……怎么说呢,你可以看一下这个x光的片子,这是你爸爸的……”年轻的医生站起来,走到墙壁上挂着的x光片前,打上光,指着那一团团乌漆抹黑的絮状物,对陈冰解释道:“看,这就是你爸爸的肺部,他的两个肺部,充满了这种煤灰、粉尘,这些煤灰和粉尘堵塞了他几乎所有的肺部细胞,从而导致他的肺部器官无法正常运转,他没有办法像健康人一样呼吸、无法排汗、无法循环……这两个器官彻底坏死了。如果在一早发现这种病的时候,及时治疗,养好身体,也许还能有希望,现在,无力回天了。”

  “为什么不能治疗?”陈冰如坠冰窖,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许多年后,终于能见到父亲,却已经是这副场景,他一直以为,还有很久,等自己准备好了,心理不再别扭了,他会去找父亲,不管是和解,还是大吵一架,他迟早要见父亲一面,可是,却绝对、绝对不是现在这种场景!

  年轻的医生叹了口气,问:“你知道雾霾对人体的伤害吧?”

  陈冰点点头,雾霾可以说是目前的“大城市病”,只有在几个一线城市才“有幸”会被雾霾的阴影笼罩,而随着人们对健康的重视,随着雾霾知识的科普,许多人都知道雾霾的危害了。

  年轻的医生也知道,讲尘肺病的危害,太难讲清楚了,对于一个毫无医学常识的普通人来说,要了解尘肺病的来龙去脉,远比了解雾霾的危害更难,因为雾霾的危害已经有许多人接受科普了,医生补充道:“简单来说,雾霾就是身体里的肺部细胞被堵塞,而我们的肺部大概有3-4亿个肺泡,每个肺泡又有无数个细胞组织,但是如果这所有的细胞组织都被堵塞、感染、而且无法再健康运转,那么人就会生病。被感染的肺部,也无法再恢复健康,这是不可逆的。所以,你肯定知道雾霾的危害,尘肺病晚期,你就理解成感染严重雾霾晚期就对了,肺泡全部堵住了,怎么治?”

  陈冰以他浅薄的医学常识提出质疑:“那就不能洗肺吗?”

  “别说洗肺了,你父亲现在洗什么都不行,他不光是尘肺病晚期,因为肺部肿大,他现在还感染了肺癌晚期、肺结核晚期、肺心病……多种并发症感染,现在对于他来说,就连呼吸都是痛苦的,你无法想象,我们一般都会建议家属,这种病到了晚期,没有治疗的必要,倒不如让病人好好的走吧,别再让他受折磨了。”

  陈冰的拳头攒得骨关节发白。

  不要让父亲受折磨?

  那么,自己这么多年受的折磨,算怎么回事?

  那个人……他倒是得病走了,一了百了,可是……我心里这些年的委屈,愤怒,我跟谁诉?

  陈冰倔强地梗着脖子,不吭声。

  医生叹了一口气,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年轻人都想尽孝心,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想尽孝心,可是,医院没有办法了,倒不如让病人……”

  “你什么都不知道!”

  那医生话没有说完,就被陈冰大喝一声,医生看着家属那通红的眼睛,没敢吭声。

  陈冰也知道自己过分了,立即道歉,医生摆摆手,说没什么,做这一行,早已习惯了。

  “医生,那……他还能,活多久?”沉默良久后,陈冰问出了一个他害怕听到答案的问题。

  “只要呼吸器一直保持着,不好说,有些病人晚期了还能撑两三个月,也有的几天都撑不过去,看病人原本的体质……不过,就算活着,也多半是昏迷不醒,不能吃不能喝,也没有自由意志。”

  陈冰颓然坐下。

  看来,这些年的委屈,愤恨,就算再不甘,也只得继续淹埋在心底了。

  忽然,他想起什么似的,问医生:“他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你不知道?”医生再次诧异地看向家属。

  陈冰摇头。

  医生将一份厚厚的病例推到陈冰面前,“都在这里了,你自己慢慢看吧,我要去忙了。”

  走出医生的办公室,陈冰手脚冰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来的。

  那份病历,是2011年的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具的病历。

  在病历里,由病人郑成仁口述,医生记载的病历,清清楚楚地写着,从1998年至2002年的4年间,病人郑成仁在北京房山区大安山村新桥煤矿工作,他的工作是下到最深的煤矿最底部,挖矿。

  那是一座私营煤矿,煤矿里设备不合格,但是工资高,下到煤矿最深处,这称为“下井”,这种内部煤矿通常有数百米,有时最深的煤矿有2公里,有时候光是坐缆车下去都要一个小时,那座煤矿实行两班倒,24小时不休,一下井就是12小时,因此,下井的时候就要提前预备好一天的饮水、食物。

  在井底,因为设备不齐全,这座煤矿老板采用的是普通的风机,风机先将大块的煤石切碎,而风机切不到的地方,就要由工人来手工作业,拿着专业的工具撬、瓦、敲碎,这就是常人所理解的“挖煤”。

  但,没有下过井底的人,远不能想象井底的环境,由于井底通风系统不够完善,风机加上挖煤的煤灰、碎屑到处飘舞,井底里又闷热又潮湿,工人们往往都会脱光了衣服干活儿。

  煤煤矿工种粗略可以分为钻工、运输工、管理工、绞车工、支护工,炮工等等……而郑成仁的工种,便是最危险也最辛苦的工作:爆破工,炮采工,采煤工,这三项工种,其中,爆破工是在井底专门负责爆破,这项工作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在2公里深的井底爆破,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爆破之后,如果风机未能将碎石粉碎,郑成仁就会拎起工具去做炮采工,将剩下的煤石挖出来后,再将煤矿挖出来,由运输工将这些整块整块的煤运走。

  郑成仁自豪地和医生说,当年和他一起下井的,有两个据说是特种兵部队的退役军人,然而没干三天就跑了,因为井底的这份工作难度太大,在井底的矿工中间流行这样一句话“吃阳间饭,干阴间活”,意思就是,井底矿工这份活儿,随时有可能见阎王。

  由于是私营性质的煤矿,煤矿底部的机器24小时轮转,工人也就不得休息,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扣除下井升井两个小时,洗澡一个小时,吃饭一小时,他们剩下的时间都在工作,回到工地上,也仅仅只能休息7、8个小时,躺在工地的大通铺宿舍里,睡觉时感觉平整的床简直像天堂。

  但郑成仁在井底里,一工作就是四年。

  写简历的医生,写到这里,显然问了他为什么能坚持四年,郑成仁说,因为工资高,在90年代末,像他这样的煤矿工,一个月能挣三四千块钱,要知道,那个时候家产一万元都会被称为“万元户”。

  郑成仁工作了4年,攒了近10万元。

  之后,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一名工友因病去医院检查,他们才知道在井底工作会染上“尘肺病”这种闻所未闻的病。尽管,在此之前,他身边有工友曾在井底殉职,但直到郑成仁自己也去医院检查,得知肺部感染了,他才彻底离开了煤矿行业。

  10万元,2003年……

  脑海中,好像有一道光闪过,陈冰竭力想要抓住这两个数字,从记忆深处挖出一点点什么来。

  可惜,那一年,陈冰只有16岁,家里的大小事情,父母从不让他操心,他抓了抓脑袋,最终放弃了深思。

  回到病房里,看着那昏迷不醒的人,陈冰的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似乎是麻木的,又似乎是痛楚的,甚至隐隐有些复仇的快感:瞧,老头,你当年不是挺倔的么,如今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可当宝儿打来电话的时候,陈冰才知道自己深埋于自己心底真正的感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继续阅读: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