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6)
孟婆2017-06-21 23:033,439

  宝儿一觉醒来,发觉陈冰不在身边,她慌了,也许是怀孕后雌激素升高,导致情绪不稳定,她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陈冰离开了?可是,屋子里的一切又都显示没有异常。

  但陈冰没理由突然离开啊,摸摸身侧的被窝,一片冰凉,难道他昨晚就不在家了吗?宝儿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以至于她没来得及看一眼茶几上的纸条,不顾穿着睡衣,就匆匆下楼去了地下车库,发现陈冰的车也不在了。

  宝儿急了,打陈冰手机,拒接,她不死心,打第二个电话,继续拒接,宝儿疯狂地重拨。

  不知道她连续拨打了多少次,就在宝儿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终于,陈冰接了电话。

  “大冰,你在哪里?”宝儿急得快哭了。

  “我……”陈冰环顾四周,有些茫然,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为何出现在这四面白墙的医院里,他定了定神,才说,“我在深圳。”

  “深圳?”宝儿倒吸一口凉气,她不待陈冰说话,就连珠炮似的开口了:“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有,你怎么突然跑到深圳去了呢?你去做什么?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你知不知道我一觉睡醒没找到你,我有多着急?大冰,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做事情都不会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你知道我多难受吗…… ”宝儿说着,委屈的眼泪啪嗒啪嗒落下。

  陈冰无力地依靠着医院墙壁,叹息道:“乖,别哭了,我这不是突然来深圳有事,看你睡着了不想吵醒你么?我在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你没看见吗?”

  “纸条?什么纸条?”宝儿一愣,旋即抽噎着说:“我早上没找到你,就赶紧出来地下室找你的车子了,忘记带家里钥匙,我现在回不了家,呜呜呜,大冰,你赶快回来好不好,看不到你,我害怕……”

  陈冰闭上眼睛,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仁,看了一眼病房的房门:“不行,我现在不能回去,我……”

  “为什么不能回来?我一个人在这里,你就不担心吗?我穿着睡衣出来的呢!”宝儿越想越委屈,自己一起床就到处找陈冰,而陈冰竟不声不响跑去了深圳!还一再拒绝自己电话!

  因为陈冰屡次拒接电话,导致宝儿满腹怨气,她想起自己和陈冰在一起,一旦陈冰有了什么事情,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去处理,却忽略自己的情绪,以至于,许多时候宝儿都会怀疑,身边的这个人,到底爱不爱自己?

  答案就在宝儿心里,她当然知道陈冰是在乎自己的,可是,到底有多在乎呢?在乎到了什么程度呢?对此,宝儿一直不满意,不满意一旦有任何意外,陈冰总会第一时间逃离,这样的陈冰让她害怕,让她难以捉摸,无法把控,有时候,她甚至会对两人的未来有些担忧,她真的有信心和这个人一生一世吗?

  可是,自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啊!想什么呢董宝儿!宝儿在心里怒斥自己的任性,她摸了摸肚子,哀哀切切地恳求陈冰赶紧回家。

  陈冰无奈道:“宝儿,我现在真不能回去,乖,你打电话叫开锁匠来开门吧,好不好?”

  “你为什么不回来?你不担心我吗?”尽管知道不应该任性,然而,面对心爱的男人,女人总是会想要确定,在他心中,自己究竟是不是最重要的,宝儿追问陈冰:“你还没说你去深圳干嘛呢,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冰扶额,面对走廊里其他人投来的目光,陈冰不愿让其他人看出自己在吵架,他走到楼梯间里,才叹息着说:“宝儿,我来找……那个人。他,住院了,我刚才见过了他的主治医生,他病得很严重,可能救不好了。”

  “你是说,你见到了……你爸爸?”宝儿试探性地问,停止了哭泣。

  陈冰点头。

  尽管宝儿看不见,可是她能感觉到,两人同时沉默了。

  “宝儿……”

  “大冰……”

  仿佛心有灵犀,两人异口同声开口了,陈冰压下心头那复杂的情绪,说:“你先说吧,我听着呢。”

  “大冰……”宝儿迟疑着,整理着话语,缓缓说道:“你还记得吗,昨天,就在昨天晚上,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会为了那个人……嗯,你爸爸,再也不会因为他而困扰,更不会因为他,影响到我们之后的生活,他是他,你是你,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你绝心忘记,绝不追究,只一心一意和我度过以后的每一天,还记得吗?”

  陈冰面有歉疚之色:“我记得啊,我怎么能不记得呢,只是……”

  “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是你爸爸,你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生病不管,对吧?”宝儿恢复了冷静,她在一家大型互联网企业里任中层管理干部,思维向来敏捷而理性,一旦回归理智,智商立马上线。

  “今天,是因为他是你爸爸,你不管不顾就离开了我,那么,下一次呢?下一次,你会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突然离开我,甚至不告诉我一声?”

  宝儿心中委屈:“大冰,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到底在你心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对你来说,永远排在你自己的事情之后……如果你认为,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会在原地等你,那么,是不是我给了你太多错误的讯号?我是人,是一个女人,我也会任性,会有感情用事的时候,我只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的男人,都会紧紧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而不是一言不合就自己走了。以后的路,是我们一起走,你这样……我,看不到以后要怎么办……”

  宝儿说不下去了,她哽咽着,眼泪却大颗大颗滚滚而落。

  陈冰听得心中难过极了,他可以想像出来,此刻宝儿泪盈于睫的模样,通常,宝儿的眼泪总是能让他瞬间缴械投降,他手足无措,问:“宝儿乖,你别哭了,别哭好吗?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你现在能回来吗?”

  “我……对不起,我不能立刻回去,等我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再回去,好不好?”

  “那如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呢?”

  “你等等我,再等一等,好不好?”

  “我不想等了,我已经等了两年了……你到底想不想跟我结婚?”宝儿再度哽咽。

  陈冰没有说话,气氛冷到了冰点。

  这回,宝儿沉默良久,才轻声道:“大冰,你自己决定吧,我觉得,心好累啊。”

  宝儿挂了电话。

  陈冰愤恨地捶墙。

  屡屡被白富美女友逼婚,这对于许多男人来说,也许是梦寐以求的好事。然而,那绝对不是陈冰,否则,宝儿也就不会迷恋上陈冰了。

  他是一个极度自我、极其厌恶被威胁的人,当宝儿笑意盈盈地提出要结婚的时候,陈冰或许会动摇,或许会尝试着考虑,然而,在宝儿家里受挫之后,连番几次被宝儿用眼泪逼婚,他难免厌烦。

  “女人,真是,烦啊!”陈冰恼怒的踢了踢墙根,他无法理解,为何女人总是急着要结婚,谈恋爱不好吗?回想起来,和宝儿恋爱的两年时光里,温馨,甜蜜,美好。

  可是,自从宝儿开始有意无意地提起某个同事结婚了,各种节日暗示她到了已婚年龄了,却都被陈冰笑呵呵地转移话题之后,宝儿索性直接带着戒指向他求婚了,她甚至半开玩笑说,再不结婚她就老了,如果陈冰不娶她,她只好嫁给愿意娶她的人。

  陈冰不得不求婚,虽然,他心里也是愿意和宝儿一生一世的,然则若非宝儿所迫,陈冰绝对不愿意主动考虑结婚这种人生命题。

  原本以为求婚之后,宝儿能消停一阵子,没想到这一求婚之后,宝儿立即张罗着要他见岳父母,见了岳父母,果然情况糟糕……唉,真要是结了婚,以后烦恼的日子才是无穷无尽的吧?

  婚姻,仅仅是无数烦恼和争执、矛盾和痛苦的起源而已。

  陈冰本能地抗拒婚姻。

  他记得,父亲和母亲之间的争吵,是怎样由一点一滴的小事,最后上演到了国际大事的过程……

  最开始,是越来越多的邻居和他们家形同陌路,陈冰失去了玩伴,母亲从此永远孤零零一人去小岗村的那条河里洗衣服,尽管有时候母亲有意提起话茬,也没人搭话,人们甚至刻意冷落她。

  母亲回家后,免不了向父亲抱怨,然而,郑成仁一直保持着沉默,对于邻居有意无意的,当面或者背后的讽刺,臭骂,他照单全身,从不反驳,也从不辨别。

  后来,有人在自家门口泼大粪,母亲恼怒之下,逢人便骂,见人就叉着腰细数这些年郑成仁义务为村子里的孩子补了多少课程,人们都默不作声,但背地里,对这一家人的态度却更加敬而远之了。

  最后,引爆父母争端的,是大灰的死。

  有一天早上,贪凉快的郑文彬、也就是如今的陈冰,他早早起了床,准备趁着日出之前去山上玩耍,他打开大门的一瞬间,惊呆了,只凄厉的喊了一声“妈……”就腿软了,跪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

  母亲从房间里冲出来,心疼地抱紧年幼的儿子:“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儿子,你咋了……”

  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母亲瞧见,就在他们家门口的屋檐下,吊着一只鲜血淋漓的动物尸体。

  “大灰…… ”母亲嘴唇颤抖着,面色发白,她死死捂住陈冰的眼睛,低声道:“儿子,别看,快进去……”

  母亲几乎是半抱半拉地将陈冰推回他的小房间,然后扯开嗓门喊父亲:“死人头……你快出来看看哇…… ”

继续阅读: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