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命的意义(2)
孟婆2017-07-01 23:583,292

  郭强又哭又笑,喘着粗气说:“日他娘的,早上我还说王兵真倒霉,一下井就见血了,没想到那小子是躲过一劫啊!老子要是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去他家祖坟上看看,是不是上辈子积了大德,才用这种方式让他早早的上去了。”

  郑成仁也笑了,他想起来早晨王兵惨白的脸,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要不然,王兵也和自己这些人一起葬身井底了。

  郭强这番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致,汉子们来了精神,不顾受伤流血,都笑着谈论自己家乡的见闻,说到某某家是积善之家,于是后人往往能躲过一些灾难,听着听着,郭强忽然拍了拍郑成仁的大腿,轻声道:“郑老弟,咱们这里的人,只有你一个人没受伤,这么说,你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的,你可一定要救我出去啊!”

  郑成仁看着他的眼睛,郭强黑黝黝的脸上,一双眼睛闪烁着求生的光芒,郑成仁不忍心令他失望,可是,郑成仁也不愿撒谎,他低声叹息:“老哥,咱们这些人,还能出得去吗?只怕,一个都走不了吧……”

  “别他娘的废话!”

  黑暗中,忽然传来班长的命令:“我跟这煤矿的邓老板比较熟,他不是那种人,他一定会派救援队来的!在救援队来之前,大家先保存体力,头灯不要都亮着了,留一两个,其他人,能活动的就活动活动,帮助一下受伤的人。”

  汉子们听了班长的话,多少有了些信心,有人默默地关掉头灯,坐在原地等待着。

  “你凭什么说邓老板会派人来救援?哼,平时狗腿也就罢了,都到这个时候了,真当邓老板是什么善心人吗?”有人愤愤不平地咒骂,同样作为井底工人,工作强度大,但是,班长可以少干活儿,捡轻松的活儿干,而且给自己多算工分,队里早就有很多人看班长不顺眼了。

  班长沉默了一会儿,才解释说:“就算他不救你们,也会派人来救我,你们和我一起被埋在井底,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不要哭哭啼啼的,赶紧保存好体力吧,没准现在外面已经开始施救了。”

  “救你?你是他什么人?”人群讥讽。

  “我是邓老板的小舅子!”

  班长说完这句话,再也没人质疑他的判断了,不过,有人嘀咕着,怪不得平时班长如此嚣张,原来是有后台的。

  郑成仁暗暗庆幸,他希望班长这句话是有分量的,如果邓老板真心愿意施救,那么,井下300米的深度,只要救援及时,他们还是有生还希望的。

  黑暗中,时间的流逝是停顿的,甚至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所有人都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

  一开始,没有人哀叹,也没有人抱怨,大家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宿命。

  但,面临着死亡的阴影,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恐惧,后悔,沮丧,担忧,期待,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最终,这群汉子崩溃了,哭爹骂娘,怨声载道,互相谩骂,大家似乎要发泄完最后一丝精力才甘心。

  班长多次呵斥,试图阻止众人的谩骂,可惜,命都快要没了,能不能再重新回到地面都是个未知数,谁还在乎他是班长,没有人理会他。

  好在大家都受伤了,谩骂没能持续多久,就没了精神。

  “喂,老三,过了多久?”东北虎哥粗声粗气地问自己的老乡。

  老三哼唧了一声,“谁知道呢,估计才过一两个小时吧。”

  “狗日的,我饿了,不管了,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东北虎哥说着就掏出干粮准备吃。

  一直沉默着的郑成仁此时淡淡地发话了,他说:“如果班长没骗我们——事实上我也相信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面骗我们,那么很有可能邓老板已经派出救援队了,但是这300多米的井底下,就算要挖掘,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我们带的干粮都不多,大家最好节省点吃,别到时候救援队来了,但是我们自己先饿死了。”

  东北虎哥骂了一句,但还是听话地把干粮放回随身携带的包里。

  虎哥找老三要烟抽,再次被班长呵斥,虎哥讥讽班长平时狐假虎威,到此时还不认命,狭窄的空间内,充斥着一股火药味,随时可能爆发。郑成仁知道,大家心里都很焦虑,在这种情绪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即便救援队来了,如果众人心里始终放不下,这种绝望也会渐渐杀死他们。

  他决定做点什么,郑成仁清了清嗓子,干咳一声,说,“大家如果不介意,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怎么样?”

  “切,你就吹吧,二愣子,三棍子都闷不出一个屁来,还会讲故事呢。”有人嘲笑郑成仁。

  郑成仁没理会他,他想了想,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里的故事,那基本上都是耳熟能详的,反而不如讲山海经,故事里的那些神仙志怪,天南海北的人听着也都有亲切感。

  于是他从盘古开天地,讲到了女娲补天,讲到了大禹治水,讲到了炎黄二帝之战。

  他滔滔不绝,讲述着他所痴迷的中国古代神话故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故事里的神仙,也和人一样有情有义,有七情六欲,也有爱恨情仇,大伙儿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入了迷。

  郑成仁讲得口干舌燥,自己携带的水壶喝完了,大伙儿就自发将水壶递给他,黑暗中,一双双闪烁着求知的眼睛望着他,等待着他继续讲下去。

  郑成仁忽然间有些恍惚,像是回到了学校的讲台上,三尺讲台下,是那些求知若渴的学生们。

  想起自己的学生们,郑成仁忽然间累了,他摆了摆手,说要休息一会儿。

  众人正听到兴头上,巴不得他讲个三日三夜,不知不觉间竟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有人犯困了,班长才说估计是深夜了,安排三个人一组,轮流值班,其他人休息。

  第一个夜晚,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

  第二天,依然是毫无希望的等待,在这时,众人心里仍然怀揣着一半希望,希望哪怕听到地面上挖掘机的声音,那也至少证明地面上在积极救援。

  可是,没有任何动静。

  郑成仁继续给大伙儿讲山海经里的故事,试图安抚大伙儿的情绪,只是,四个人携带的干粮快吃完了,三个重伤的工友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还有几个工友缺水,在这暗无天日的井底里,却粮食或许能忍一忍,但是缺水却是无法熬过两天的,一旦脱水,又迟迟等不到救援,人就会有生命危险。

  好在这片矿井太潮湿了,有人提议脱下衣服,把衣服放在一块石头上面平摊晾开,等着水滴一滴一滴落下来,最终积攒了一部分水;到了晚上,又有人发现衣服上出汗,拧干衣服的汗水也可以用水壶接住,在这种时刻,没有人在乎汗水喝下去会不会生病,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这一天,大伙儿都很安静,哪怕是井底里传来一点点风吹草动,大伙儿也会满怀希望地以为是地面救援队,然而,听了一次又一次,却都失望了,到最后,众人都已经麻木了,对于被救已经不抱希望了。

  “他奶奶个腿的,我这要是死了,我对象都不知道我咋死的,想想就憋屈的慌!”山西人小林抱怨着,他去年过年时刚刚定亲,原本打算今年在煤矿里辛苦一年,过年回家结婚过幸福日子的,这下子,别说结婚生娃了,连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

  小林的话戳中了大伙儿的心事,谁不是如此担忧着,但却没有人愿意率先开口,既然小林打破了默契,紧接着便有好几个人表示了同样的担忧。

  “郑老头儿……啊不,郑叔,能帮我写个遗书不?万一,万一将来地面上有救援队挖出我们了,我好歹给我对象留个信啊。”小林臊眉搭眼地跪着爬行到了郑成仁旁边说。

  郑成仁就着矿灯,看了这孩子一眼,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龄,如果家里条件好,原本应该是在上大学,何至于在煤矿里受罪,他有些心酸地点点头,随即想起自己没有纸笔。

  “我这儿有笔,还有本子。”班长贡献出了他记录众人工分的小本本,这个本子,班长平时都藏着捂着,是绝对不会给其他工人多看一眼的,仿佛多看一眼就会亏了似的。

  于是,从小林开始,众人一个个口述自己的“遗嘱”,由郑成仁帮忙记录。

  “嗯,就对我对象说,让她别等着我了,赶紧找个齐全的,身体健康的嫁了吧——啊对了,千万别再找煤矿工了,虽然赚钱多,可这是脑袋悬在裤腰带上的活儿,命不长久,唉,一家人过日子,能在一起不挺好的吗……”小林拍着脑门,一脸懊丧。

  他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话虽这么说,可是,愿意下煤窑干活的工人,有几个不是家里穷到揭不开锅,急需赚钱改变生活,甚至改变命运呢?

  漆黑的井底里,借着矿灯微弱的光,大伙儿一个接一个地念出自己的遗嘱,由郑成仁一一记录,气氛肃穆而安静,安静得很伤感,没有人大声说话,也没有人争吵谩骂了,大伙儿似乎都认命了,在黑暗中,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