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命的意义(1)
孟婆2017-06-30 15:273,427

  如果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已被夺走,那么,生命的意义何在?你又将以何为生,凭何立足?

  郑成仁做了一个梦。

  一个幽深黑暗、永无止境的噩梦。

  在梦中,他和十几个工友坐着矿车下井,电梯下沉的速度很快,风很大,在耳畔呼啦啦作响,失重又耳鸣的感觉很不舒服,虽然已经习惯了,但并不意味着能够接受那种撕裂的、坠入无底洞的黑暗陷阱中的感觉。

  郑成仁闭上眼睛,等着那种无端的恐慌过去,他在心里默数着,大约40秒之后,电梯哐当哐当地停止了运行,他们已经来到了井底500米深。

  这块井里面,工作的地方地势很低,有一段路,是需要跪着爬过去,十几米的路,他们十几个老爷们爬了十几分钟。

  黑暗中,只听得见沉重的喘息声,矿灯在头顶发出黯淡的光,照亮了幽深黑暗的井底,爬过这段路之后,是一段宽敞的巷道,巷道前方不远处,就是他们炮采的地方。

  井底非常潮湿,黏腻腻的,爬完了一段路之后,每个人身上、脸上都黑了,郑成仁浑身无力,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心里明白,这似乎是一个梦,这不是真实的。然而,真实又是什么?是他在井里跪着,竭力豁煤,其他人也是,不言一发地劳动着,劳动,似乎除了劳动,在这个空间里,就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事物。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道卡擦卡擦的声音,那动静越来越大,大约在一分钟之内,眼前腾起一片黑雾,郑成仁还在发呆的功夫,忽然赶到腰部一紧,他被人用力推出去,整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脑子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周围哭天喊地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赶忙狠狠地摸了一把脸上和头上的冷汗,回过头,才看见四川的炮采工郭强正朝着他望来,郑成仁明白,刚才是郭强推了自己一把,要不然……

  他的目光落到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一块巨大的岩石埋在那里。

  岩石下面,压着一双腿,那双腿鲜血淋漓,在十几道矿灯同时注目下,鲜红的血渗进漆黑的泥土里,显得别样触目惊心。

  郑成仁认识那孩子,他叫王兵,河南人,才十九岁,前两天刚刚来这里打工,这是他上班的第三天。

  众人不忍再看,纷纷转过头去,心里都明白,这孩子的腿,算是废了。

  王兵抱着腿,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十几个硬汉子上前,试图挪动那块巨石,然而巨石纹丝不动。

  有人喊着队长的名字,队长大声安抚众人照顾好王兵,他返回地面,去搬救兵。

  等待的这段时间内,王兵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井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默默地或坐或站,煤矿工是高危职业,他们早已见惯了生死,也许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黑暗中,传来一阵烟味,在井底,吸烟是极度危险的动作,随时可能引爆矿里的自然物质,有人大吼一声:“哪个龟儿子抽烟?”人们顺着烟味找过去,不久,传来几个人胖揍吸烟者的声音,“叫你龟儿子抽烟,你想死自己死,别祸害我们。”

  郑成仁和郭强默默坐在王兵身边,郑成仁拿出王兵的水壶,给他喂水,不久之后,救援队来带走了王兵。

  “走了,干活儿去!今天的活儿干不完,谁都别想出去!”队长吼着,没有人说话,人们默默地往前走,只是,每个人的脚步都沉重了许多,气氛压抑而安静,安静得只有脚步踩在碎石子地面上发出的声音。

  十几个人继续前行,这块井下巷道高度不到一米,这十几个成年的汉子,哪个不是身高马大的,他们必须得跪着钻炮眼,一条腿瞪着做支撑来打眼,好在这些工人基本都是老工人,最苦的井下作业都干过,这对他们来说也早已是家常便饭。

  郑成仁一边打炮眼,一边在心里喟叹,他曾经是多么清高孤傲的人,可现在也被生活压弯了腰,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而他现在又岂止是折腰呢?跪着工作,井下作业的工人,被技术队的领导训斥也是家常便饭,谈什么尊严,连生命危险都不能保证。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他需要赚钱。他虽然和妻子离婚了,但是儿子读书要钱,他答应过援助的那些学生,也需要他继续援助,他不能食言。而煤矿工人,岁说辛苦,薪水却比其他工种多了好几倍。

  即使是在那时,郑成仁也从未想过放弃那些接受自己援助的学生。

  直到几个小时之后发生的那场煤矿事故。

  那天中午,午间休息时,工人们拿出自己带的粮食,大多是咸菜,包子,有个小伙子掏出一包牛奶,被大伙儿嘲笑“糟践钱”。煤矿的井底作业是很辛苦的,因而,他们这些一起下井干活儿的老工人,彼此之间反而有种难兄难弟的情谊。

  其中,郭强和郑成仁关系最好,他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郭强不识字,经常请郑成仁帮忙给儿子写信,郑成仁也乐意帮忙。整个矿里的工人,几乎都大字不识,因此写得一手好字的郑成仁也就成了稀罕物,他替所有的工人给家里写信,帮工人们记工分,核算工资,老工人们对他最服气,在他们眼里,郑成仁就是“文化人”,虽然郑成仁并不摆架子,但他时不时透露出来的文人气质,还是让工人们对他敬而远之,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找他。

  在井底,郑成仁和他们一样,干着最辛苦的活儿,但他又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干活的时候,会一边大声咒骂,一边抱怨,或者互相之间大声吵架,午饭或者休息时间,也会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讲荤段子,而郑成仁不,他总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吃完了干粮,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本随身携带的书,就着矿灯看书。

  那天,郑成仁和往常一样,吃完了饭,默默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看书,郭强凑过来了,“郑老弟,看啥呢?”

  郑成仁笑笑,扬起手里的书说:“山海经。”

  “啥经?是教人念经的不?”郭强一边咀嚼着包子一边含混不清地问。

  郑成仁正要回答,突然之间,一阵地动山摇,头顶上,碎石子纷纷坠落,一眨眼间,一块大石头摇摇欲坠,郑成仁猛然推开了郭强,紧接着,他自己眼前一黑。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郑成仁听见有人在低声哭泣,这些平时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汉子,此刻哭起来,令人心生悲凉。

  郑成仁的头灯还亮着,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看见黑暗中,许多人身上都受伤了,不是手臂就是大腿流血,还有两个人昏迷过去,地上到处都是石头。

  “塌方了!”这是郑成仁心底升起的第一个念头,旋即,一阵巨大的恐慌笼罩心间。

  发生矿难事故的生还几率有多低?郑成仁这几年听到过工友们谈起某某地方发生矿难,死伤多少人,老板如何凉薄赔偿费用低,末了,大家都会感叹一声“唉,命苦啊,真倒霉!”

  在谈论别人的悲剧时,他们从来没有认为这件事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尽管他们知道,危险随时可能降临,却又暗暗庆幸那个悲剧的人不是自己。

  可是现在,悲剧发生了——他们,被困在井底下的这些人,包括郑成仁在内,一共11人,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井下,这里距离地面300米,可以说,他们已经被死神召唤,没有人会来救他们。

  或许是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汉子们没有人哀叹,也没有人抱怨,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仿佛等待命运的判决,有几个人甚至开起了玩笑。

  郑成仁心里难受,他还不想死,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死亡”这件事情,然而眼下的出镜,却不得不去思考!

  妻子,儿子……还有那些被自己援助的学生,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一个个出现在自己面前,钱校长慈悲的脸,李主任的奸诈,戏疯子的正直,村民们自以为是的道德审判……一张张脸孔从自己脑海里升起,到最后,郑成仁无奈地发现,自己最心心念念的,最放不下的,依旧是妻子和儿子。

  他之所以来煤矿工作,只是为了多赚钱,而赚钱的终极目的——不就是为了老婆和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吗?

  可现在,自己就要埋葬在这深山中的煤矿井底,也许,儿子将来甚至不会知道他父亲的葬身之地!

  郑成仁感到一阵悲凉,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前半生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这时,郭强挣扎着来到他旁边,他发现郭强一只胳膊断了,流着血,可郭强硬是咬着牙一言不发,还冲他笑了笑:“郑老弟,你没伤着吧?”

  经他这一提醒,郑成仁才想起来,他带着劫后余生的幸运检查一遍,发现自己除了背部被坠落的碎石子刮了一些皮外伤之外,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任何严重的意外伤害。

  而与他相比,放眼望去,井底其他人无不重伤,像郭强这样仅仅只是胳膊断了已算幸运,好几个人大腿被巨石压断,昏迷不醒,有人脑袋被砸中,生死未卜。

  只是,又能如何呢,早晚,他们这11个人,都要饿死在这井底,或者缺氧窒息而死。

  ---作者有话说:

  大家久等了~实在抱歉,最近这一周,一家三口轮流生病,我这重感冒刚好了两天就又开始了,亚健康太可怕啊,晚上躺在床上剧情都在脑海里,然而一到了白天大脑就缺氧只想睡觉,夏天感冒真是受罪,大家也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