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命的意义(3)
孟婆2017-07-02 23:573,517

  绝望一点一点掠紧了所有人的神经,即使班长保证邓老板一定会派救援队下来,也再没有人敢相信他了,郑成仁的故事,也无法再吸引大伙儿的注意力,所有人心里都蒙上一层阴影。

  有人开始怀念家乡,细数自己的家乡如何山美水美,怀念母亲亲手做的饭菜,而最最放心不下的,自然是各自家中年幼的晚辈。

  “唉,大伙儿说说,咱们这么拼死拼活的赚钱,有什么意义呢?真要是死在这里了,不还是丢下家里媳妇守寡、孩子没了家要找个后爹吗?我那娘们,肯定不会替我守寡的……”郭强背靠着一块石头,半开玩笑的说,“我那傻小子,明年就该上大学了,我本来想着,再干两三年,等儿子毕业了,我这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就等着享清福呢,这可倒好,死在这里的话,见不到儿子上大学,也看不到他娶老婆生孩子,他也会忘记还有我这么个爹吧……”说着说着,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情绪无比低落。

  死亡面前,这些平日只顾着埋头赚钱的汉子们,开天辟地的、人生头一次开始探究起生命的终极意义来。

  小林咒骂道:“不管怎么说,你这也算是传宗接代了,我要是死了,连个根都没有留下,我们林家到我这一代,都要绝种了。”

  这话引起了一片哄笑声,东北虎哥问:“小林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种破事儿呢?”

  小林自嘲地笑了笑,说:“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这不是,主要还是……我这还是个处男呢……”

  众人哄堂大笑,老三打趣道:“哎哎,这脸太黑了,要不然估计红成一片了吧,哈哈哈……”

  笑完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小林子忿忿地说,年初出来干活儿时,有家乡的小伙伴劝他一起去买春,他狠狠地唾弃小伙伴一番,骂小伙伴道德败坏品行不端。

  “早知有今日,还不如当初先快活快活去……你说,咱这都要死了,死得多冤枉,为什么不早点想明白呢,干这卖命的活儿,挣这几个辛苦钱,图啥?图啥啊,反正早晚都要死,我算是看开了,要是这次能活着出去,我再也不干这活儿了,自己痛痛快快地活着才是真的。”小林说着,情绪激动之下忘了手臂的伤,猛地捶地直到痛得龇牙咧嘴哇哇惨叫起来。

  大伙儿又笑起来,于是,针对“如果能够活着出去,出去以后做什么”,大伙儿又展开了一番新的讨论,有说要回乡下老家买几头年,辛苦种地,老婆孩子热炕头,过日子苦点累点,但是起码能保命的;也有说要南下去深圳工厂里打工,找个稳定活少但是没那么辛苦的工作,一圈轮流下来,轮到郑成仁时,他沉默了。

  “郑老弟,说说你吧,你想做什么呢?”郭强的胳膊肘碰了碰郑成仁,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好奇,他们一向觉得,郑成仁是文化人,不该来这种地方打工。

  郑成仁默然了半响,才说:“我也……不知道……可能,也会换个工作吧。”其实,他也有些迷茫,这样危险的工作,真的具备意义吗?这两天里,他也时时刻刻在追问自己这个问题。

  当初,离开大河镇之后,他跟随镇上的外出务工者一起到了北京,在北京火车站的地下通道里打了一个多月地铺,干的活儿都是最苦最累的零时工,这块工地上干三天,那里做五天,遇到刻薄的老板恶意克扣工资,也无可奈何。

  郑成仁试过找其他工作,他毕竟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本以为工作好找,然而,他过于乐观了,他去面试家庭教师、或者需要文凭类的活儿时,竞争对手都是年轻人,而东家都会优先聘请北京本地人,对于外地人,老板们骨子里带着歧视,觉得外地人靠不住,就这样,他浪费了两个多月,在遭遇了各种各样的碰壁之后,才不得不绝望地面对现实:纵然他有文凭有学历有能力,但是一个31岁的中年人,一个毕业于名牌师范学院的老师,一个外地人,对于他所求职的工作,人们充满了戒备:既然你这么能干,为什么不去学校当老师,我这里容不下你。

  然而,郑成仁已经被老家县里的教育局除名了的,教育局并没有列出具体原因,但是,他的教师资格证被取消了,任何一所正规的学校都不会要他。

  最后,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在老乡的劝说下来到煤矿打工,煤矿工作虽然辛苦,可是,一个月就有两三千啊,他在镇上当老师时,一年的工资也不过就是六七千块钱,当一年老师,还不如在煤矿里干两个月挣得多。当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之后,郑成仁曾经苦笑,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知识有什么用,还不如下煤窑赚钱多,赚到足够多的钱,才能保证儿子和媳妇的生活。不,应该说时前妻。

  在郑成仁心里,他从没忘记李红霞,他仍然认为红霞是自己的女人,只不过是遇到了难关,红霞无法跟自己过下去了,但她还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自己有义务也有责任照顾好妻儿。

  郑成仁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已经是第二天了,下井干活儿体力消耗巨大,但都只带了一天的干粮,因此,粮食和水分都要极其小心翼翼,此刻他早已饿得头昏眼花,却不敢再多吃食物,思绪纷飞之际,他仿佛灵魂出窍了。

  那一瞬间,心底有一道声音在问他,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郑成仁,你明明是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你本应该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在三尺讲台之上传授你的知识和经验,教导学生为人之道,可是现在,你却坐在这暗无天日的井底下等待死神来临,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呢?

  哦,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做杨小慧的姑娘。郑成仁记起来那个小姑娘瑟瑟发抖的瘦弱肩膀,还有她惊惧失措的眼神,她只是一个不足12岁的小女孩啊,却要早早面对人生的残忍,郑成仁得知她被亲生父亲侮辱之后的震惊,一直持续到现在,每每想起这件事,他就觉得无法理解,不可思议。

  在教育局派工作人员来调查之后,在那天面对着一屋子的成年人拷问时,杨小慧不得不违心回答了“是”之后,隔了几天,她偷偷找到了郑成仁,并且把郑成仁写给她的保证书还给郑成仁。

  “郑老师,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给你添麻烦,我不敢和那些老师说这件事,这封保证书,现在还给您……如果您想去澄清,请您去吧,只要我爸不在场,我……愿意帮您证明。”

  杨小慧站在郑成仁面前,低着头胆怯地说。

  郑成仁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一阵无言,他蹲下来,轻声问道:“你,愿不愿意让我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让警察叔叔帮助你,好不好?”

  小女孩猛然睁大了眼睛,她望着老师的眼睛,问:“那么……老师,警察会抓我爸爸吗?”

  郑成仁点点头:“是的,我想,应该会抓起来判刑。”

  “那……会死吗?”小女孩的疑问里,听不出担忧,是一种复杂晦涩的情绪。

  郑成仁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这我也不知道,一般这种情况,可能会判刑吧,判个十年二十年,具体我也不清楚,要看法院的判决。”

  “还有法院判决?”小女孩吃惊的瞪大眼睛。

  “是的,怎么,你不愿意吗?”

  小女孩低下了头,她眼底里希望的光芒一点点淡去。

  “老师,我家里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奶,她长期重病要人照顾,我妈……是个疯子。”小女孩咬紧了嘴唇,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妈妈不能干活儿,我们一家四口人,全靠我爸爸种田养活……如果我爸爸被警察抓了,那么,警察会负责我和我妈妈、还有我奶奶以后的生活吗?”

  郑成仁没想到她家里情况如此复杂,他摇了摇头,神色凝重起来。

  “那么……如果我爸爸被抓了,就没有人能干活儿了,以后我也没钱读书,没人帮我照顾妈妈和奶奶,我一个人该怎么办?还有……如果我爸爸被警察抓了,邻居是不是都知道这件事了?”

  郑成仁点头,他有点明白小女孩的担忧了。

  “我爸爸说过,就算别人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也只会嘲笑我……没有人会帮我,我还会被村里人欺负,是不是?”小女孩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求证的疑虑,也有一丝恐惧。

  郑成仁望着她明亮的眼睛,很想回答她,不是,不是那样的,会有人帮助你,人们不会嘲笑你,只会同情你,爱护你,帮助你。

  可是,他却又非常清楚,这里是农村,是思想观念极其落后的地方,一个小女孩被亲爹侮辱了,别说被人同情了,她只怕会被愚昧的乡民们用唾沫星子淹死,甚至,村子里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若是报警立案成功,另一个问题便是,小姑娘和她的妈妈、奶奶,由谁来照顾呢?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面对小姑娘的眼睛,郑成仁无法撒谎,他点了点头,异常沉重地说:“是的……没有人会帮助你……”他感觉喉咙里仿佛卡住了异物,却不得不逼着小姑娘面对残酷的真相。

  这,就是人间啊。

  小姑娘紧紧的闭上眼睛,落下泪来,很快,她神色坚毅地说:“那么,郑老师,我求您,不要报警……我想忍耐,忍耐到我初中毕业,我就会外出打工,现在,我还太小了,就算是出去打工,我也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人会要我这样的小女孩,我问过去大城市打工的表姐了……”

  小女孩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绝望。

  郑成仁也觉得很冷,前所未有的冷。

  面对小姑娘求助的眼神,他答应了,他答应她,不报警,在保密的情况下,另觅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