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骑行
某校学员2018-09-17 12:162,897

  好梦第二天一早被吵醒了。出去打早饭的大排猛的把门推开,一声尖叫:“快起来,下雪了!好大的雪啊。”

  拓跋从被窝里爬出来,套着军大衣打开窗看了看,回头骂道:“这点雪也叫大!大排你真没出息!”

  的确下雪了。地上、树上、房顶上都铺着一层薄薄的雪,而且天上还在继续飘着雪花。太阳已经出来了,雪花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雪边下边化,处处都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水滴声,松柏枝条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倒是显出几份美感,可湿漉漉的路面太讨厌了。上学路上,感觉整个校园都沸腾起来,年轻的男男女女拼命的捏着雪球,力求营造出传说中打雪仗的浪漫氛围。在欢乐而幼稚的人群中,来自黄河以北的学生是沉默的少数派,比方说,拓跋、老聂和我就掩饰不住脸上的鄙夷。

  当然,老聂作为一个愤怒青年,鄙夷的不光是这些人的幼稚举动。事实上,凡是有些黏黏糊糊的男人他都瞧不起。比方说,那个张晋。他认为,个头既然和韩丽差不多,模样不硬朗,就应该像个男人一样的认栽。整天纠缠韩丽的男同学干什么,充分表现了上海小男人的油滑与小气。所以,当张晋冒着几片雪花载歌载舞扑过来的时候,他发出了类似哮喘的声音。

  “马上就圣诞了,白色的圣诞夜真是太美了!”张晋充满激情的对我说,“阿迪、老聂,今天晚上到我家吧,听说你们北方人过年吃饺子,我叫上韩丽,我们一起包饺子怎么样?”

  “唔,有意思。”我敷衍着说。

  “韩丽说她会包饺子,我可以准备饺子馅,你们会擀饺子皮吗?”

  “我只会吃饺子。”我尴尬的回答,老聂高兴的掐了我胳膊一下。他也不喜欢韩丽,认为这个女人太傲气。

  “哎呀,你这样可不受欢迎,我得多叫几个北方的女同学。”张晋开始苦恼了。

  “阿迪不能去,你忘了,我们晚上有计划。”老聂插嘴说。

  “什么计划?”张晋楞了一下。

  “保密。”老聂显然反应不够快,哼哧了一下没说出来。

  “是不是出去旅游?我们班有七八个人明天要去杭州看西湖雪景。”张晋憧憬的说,“姚佳和林湄要去,韩丽可能也要去吧,要么我们一起去?”

  “呃-----你们去看杭州雪景?”我突然记起了张岱的小品文,这种吊儿郎当的文人习气对每一个年轻单纯的人来说都很有吸引力。

  “怎么样,一起去吧。你去我也去,韩丽肯定也去。”张晋总是把我和韩丽联系到一起,乐此不疲,简直比食堂的母猪肉还腻味。

  “你们去杭州吧,我们要去苏州。”老聂冷冷的说。

  “走苏州,太近了吧,一个小时的火车。”张晋流露出遗憾的表情,感觉旅途太近了。

  “坐火车去算什么男人,我们骑自行车去,今天晚上走。”老聂捏了我的胳膊一下,傲慢的扬起了头。

  “啊?”张晋被惊呆了,“你们知道路吗?”

  “都打听好了,”老聂轻蔑的对着张晋说,“从军营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该出去拉练拉练了。你去不去?”

  “佩服佩服。”张晋倒吸一口凉气,连连摇头,然后对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出发?我来给你们送行。”

  “晚饭以后。”老聂干净利落的回答。

  说话间到了教学楼,我们各奔东西。我一边走一边纳闷的问老聂:“你和老陈商量好了?”

  “前几天吃饭的时候聊过。”

  “从哪儿弄自行车?”

  “就是说说。”老聂不以为然的说,“让那个屌儿知道什么是男人,黏糊糊的。屌!”老聂转过头对我说:“实在不行你就把韩丽推倒!不喜欢就拉倒,别和这个屌人磨叽!”

  “我没磨叽啊!韩丽和我没关系啊!”我气急败坏的说,这简直是对我男人气质的侮辱。

  “鱼嘎鱼、虾嘎虾,王八嘎个鳖亲家,你们这些屌人,要我早就把韩丽按到没人的地方弄一顿了,还让她摆个臭脸色,好像公主似得!”老聂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

  “好啊,老聂,”我没心没肺的说,“我给你放风。你更别萎了!”前面几个女生回头看看我们一眼,老聂一缩脖子,灰溜溜的。

  上午讲的是传播学,这是一门枯燥而重要的学问,我们很快就理解了它的实用性。

  中午打完饭,我按着惯例在食堂门口浏览一下海报,立刻听见有人喊我,回头一看,韩丽和一位美女站在后面,她惊讶的问:“你要骑自行车去苏州?”

  “嗯?……嗯!”我点点头。

  “得骑多长时间?”

  “没多久,不到一百公里吧。”我信口答道。

  “这么冷的天,你们就这么去?”

  “多套件军大衣就行了,整天在学校呆着,也该出去锻炼锻炼了。”

  “呀,你们好厉害啊!”旁边的美女满眼都是星星,“可得注意安全啊。”

  我牛逼哄哄的和她们点头告别,然后气急败坏的奔回宿舍找老聂。

  “你们要骑自行车去苏州?”拓跋坐在宿舍里边吃饭边问。

  @#¥%……!

  老聂不知道去哪儿了。老陈倒是回来了:“我们要骑自行车去苏州?”他端着个饭盆吃惊的问。

  老聂这个屌人!我怒不可遏的和老陈讲了来龙去脉,然后很郁闷的说:“这下好了,都传出去了,今天晚上我不能在宿舍睡了,至少得出去睡一觉。”

  “那就去呗。”老陈不以为然的说。

  “那得赶紧买火车票,最近的火车票零售点在哪里?”我紧张的问。

  老陈笑了笑,没吭气。

  老聂直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才出现,他自己声称去找一个老乡了,对整个事情一无所知,是清白的。课间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追责,张洛伊和刘丽丽都走过来问:“你们要骑自行车去苏州?”

  现在轮到老陈做新闻发言人了:“没错,我们正在准备自行车。”

  “你们知道怎么走吗?”

  “阿迪准备了地图。”

  我翻了翻眼球,我只有一本全国旅游交通图。

  最后,新闻发言人宣布,这次活动将于晚饭后在东门启动,张洛伊和刘丽丽表态说,很多女生会来送行。

  “我们从哪儿弄自行车?”我绝望的问。

  “我去借。”老陈很有把握的回答。

  学校的自行车棚里永远有数不清的自行车,绝大多数都是破破烂烂的,来源十分可疑。大排说过,他去H大看同学,去的时候倒了两次公交车,临走的时候,同学按照H大的传统,拎着螺丝刀下去,要送他一辆自行车骑回去。不幸的是,工作的时候碰上车主,打起来了,所以大排现在没有自行车可以借给我。

  老陈总是很有办法,结果到黄昏时分,我们有了三辆性能还算不错的自行车,把三个军用水壶装满水,把牙膏牙刷毛巾等等装了一书包。起脚饺子落地面,在我的坚持下,大家痛苦不堪的在东门餐厅吃了一碗水浓面多、内容可疑的水饺,我暗暗腹诽,这上海的餐饮简直让北方人没法活了。

  晚上六点半,天已经全黑了。来来往往的车灯比路灯更亮,真的有很多本系的女生在门口送行,大家好奇的叽叽喳喳。她们一出现,老聂立刻豪气干云,我也被打了一阵鸡血,领头的老陈更受欢迎。

  “走了走了走了!”老陈扯着嗓子喊。我含混的答应了一声,骑上了车。

  张洛伊突然跑过来,把自己的一条白围巾扯下来,缠在我的脖子上,一边缠一边念叨:“晚上冷,仔细点,别着凉。”

  旁边有很多人在笑。张洛伊又跑去和老陈叨叨几句,帮他把大衣扣子系上,老陈答应了,大喊一声,启程了。

  路过女生阵容的时候,很多人在挥手,张洛伊的大眼睛格外的亮。她的白围巾把我的鼻子嘴巴捂得严严实实、紧紧密密,我浑身热得难受,但不愿意伸手解开。

  “她和我妈一样絮叨,净瞎操心。”我对自己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