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许琳琅
刘小哐2018-07-16 18:292,670

  一大早醒来,鹿九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司马箜正坐在椅子上边喝茶边看着他。

  “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从此就醒不来了呢。”

  鹿九坐起来,昨晚他在迷烟的帮助下居然睡得很好。

  还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见自己终于有机会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终于有人信任他,终于有人让他放心的好好的睡一大觉。

  他感觉自己一觉醒来,就会回到之前那个鹿九。

  没有失忆、没有家破人亡,没有身败名裂,也没有身中剧毒。

  但此刻——

  眼前的司马箜正看着他,眼神充满疑惑。

  “你终于发疯病了?要不好端端的人怎么躺在地上? ”

  鹿九睁开眼睛,反应了一阵才接受了自己还是在青山县的现实,不过自己真的好久没有犯过疯病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马箜摇头。

  “我回来你就在地上,我看了看你没死,只是中了迷烟。”

  鹿九听他这么说,问道。

  “你去了什么地方?”

  司马箜愣了愣,知道自己只顾着嘲笑他而说漏了嘴。

  “我能去什么地方?当然是陪着那群捕快看完郎中就给你配药去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丸药递给鹿九。

  “今天第七天了,你不会忘了吧?趁着毒还没发,赶紧吃了吧。”

  鹿九拿过药,仰头吃了下去。

  司马箜有些可怜的问他。

  “你昨晚上追到那个‘鬼’了吗?”

  鹿九摇摇头。

  “他的速度太快,又易了容,又朝我吐了迷烟……”

  他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我快要追到他的时候,身体有些不听使唤,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你给我下的毒,不是只有在毒发的时候,才会这样吗?”

  司马箜看着他微微冷笑。

  “你是不是误会我了?”

  鹿九看着他,等着他的解释。

  “你以为我和结盟,我就会手下留情吗?你可是我仇人的养子,我给你下的毒,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越来越重,你的毒发期会越来越短,症状会越来越重。不要以为可以依赖解药,我的解药也是一种毒药。鹿九,你可以相信我,但我不是你的朋友;还有你得快点帮我找到家产,时间不多了。”

  他看着鹿九。

  “你要知道,除了你,我还可以知道别人,但是对你来讲,只有我。”

  说完他摇摇头,拍着扇子下楼吃早饭去了。

  楼下,许琳琅已经在等他们,齐超正恭敬站在一旁。

  这两个人谁也没有多看对方一眼,好像昨晚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司马箜看见她来,想到昨晚树林里的谈话,许琳琅并没有说出同意二字,不过他胸有成竹。

  无论许琳琅如何彪悍,说到底终归是个女人。

  在这个世道上,一个孤身女人连自保都是个问题,更何况是个全家都不讨好的孤身女人。

  不过司马箜也明白,越是柔弱的人,越是无法坦然接受看上去像是受了委屈但实际上却是人生最佳的建议。

  她们都需要时间,一个晚上足矣。

  司马箜把玩着扇子,笑着等着许琳琅的屈服。

  然而许琳琅看见鹿九下楼,上前抱拳行礼,依然还是左手在上。

  鹿九看了看司马箜,问道。

  “许仵作,这么早来有什么事吗?”

  许琳琅从袖口出拿出一封信,递给鹿九。

  “唐大人,我爹已经离家出走了,这是他走之前留给我的信。”

  话音落下,屋里其他三个人俱是呆了一呆。

  许琳琅又说。

  “这件事,齐主薄和唐侍卫他们也都知道了。”

  鹿九拿着信,看了看司马箜,又看了看齐超。

  齐超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但没有接着许琳琅的话。

  “大人,昨晚上捕快们见了郎中,并未中毒,毒只下到了那名晚吃饭的捕快碗里,受了些惊吓,今天上午我给他们准了半天假。”

  鹿九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心情顿时低沉,没有听出齐超话里有什么不妥,只是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齐超于是很懂事找了借口告辞出去。

  司马箜依然把玩着扇子,眼角余光打量着许琳琅,昨晚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他可以帮忙隐瞒许老爹出走的事情。

  一出事就出走,无论是谁都会觉得许老爹有嫌疑。

  如果是司马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瞒下来。

  这个女人不会是个傻子吧?

  鹿九打开信,司马箜忍不住凑上来看。

  许老爹除了给许琳琅留下了一封信,还有这么多年打棺材的存下的银子,让她好好生活,不要找他。

  他要去完成二十年前该完成却没有完成的事情。

  他让许琳琅答应他,永远都不要扯进江湖中的事情,永远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如果他们还能再见面,他一定把这些所有的秘密都告诉许琳琅。

  “我爹突然出走,但他不是凶手。”

  鹿九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他想起了昨晚那个吹笛子的鬼说的话,那个鬼说要去找一个一年前就该找的人,是不是许老爹?

  “我爹会拳法,你就能断定凶手是他吗?”

  鹿九当然不能。

  因为凶手,就是昨晚上的那个人,蜘蛛。

  而许老爹,不但不是凶手,还很有可能就是蜘蛛要找的人。

  但是这些话,他没有办法告诉许琳琅。

  这封信上说许老爹要去完成二十年前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是不是和风雷堂有关,“所有的秘密”,是不是就是许老爹知道。

  他拿着信,心中猜测许琳琅那天眼睛红肿,想必也是因为这封信,关于她爹的秘密又大概都知道多少。

  但许老爹这么一走,不害怕把危险都留给了许琳琅吗?

  难道他手里有什么非常有把握的东西能让蜘蛛不动许琳琅?

  还有旁边这个司马箜,除了要找回家产,他还想要什么?

  鹿九觉得自己真的像一头被蒙着眼睛的驴,还身中剧毒。

  许琳琅低声说道。

  “我想要找到我爹,我不在乎二十年前的秘密,我只在乎他的生死。为什么这一年来青山县这么不平静,接二连三的死人,把我家也牵扯了进去……”

  “你想怎么找你爹?”

  许琳琅顿了顿,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风雷堂的事情,她对这个组织一无所知,但也明白这是个不能轻易去接触的事情。

  可风雷堂关乎着许老爹的安危。

  “先查风雷堂。”

  鹿九和司马箜听到这个名字都不约而同的心跳加快了一拍。

  司马箜忍不住开口。

  “可是风雷堂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消失,有秘密也早都埋到地下了。”

  “风雷堂消失,但鹿家还有人,当年鹿家老夫妇只是失踪,并没有死,只要找到他们,就一定能弄清楚风雷堂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到哪里去找呢?

  许琳琅又说。

  “其实我并不是除了尸体,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年在外出验尸的时候,我听说过有很多人再找一个叫‘财神’的人,他是鹿家财库的大管家齐文清。”

  她停了停,说道。

  “这一年,青山县也来了很多人,但基本上都是昙花一现,既没有耐心也没有方法,所以很快就都消失了。留下来的就是喜乐楼的老板唐散金、主薄齐超……还有你们。”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从头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