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从头开始
刘小哐2018-07-17 20:402,823

  “但你们应该不可能……”

  许琳琅声音低沉下来,下了一句结论。

  鹿九不由得重新打量了她一番,司马箜也在心里悄悄的惊讶了一下。

  “留下来的人,一定是坚信‘财神’就在这里,跟着他们一定能查出‘财神’在哪里。”

  “那先从谁开始呢?”

  “主薄齐超。”

  鹿九再次看了司马箜一眼。

  想起了昨晚唐散金说的话,齐超这个人很危险。

  “为什么会是他?”

  司马箜摇着扇子,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有给鹿九说,这个许琳琅真是可怕,以后还是要小心点。

  许琳琅没有直接回答鹿九,而是说。

  “那具尸体还没有下葬,我还想再去看看。关于那个伤口,我还有点疑问。”

  尸体还在那天的屋子里。

  虽然没有下葬,但已经放进了一副薄皮棺材里,之前为了不让他继续腐烂,也为了掩盖那股味,已经用麝香、龙角和石灰给他防腐了。

  许琳琅毫不介意的趴在棺材口处检查着尸体,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连连点头。

  “果然是这样,这个伤口看上去像是个左撇子,其实用右手也可以造成。”

  司马箜的头一直抬着,避免看见那具尸体,他不耐烦的问道。

  “怎么弄?快说?”

  许琳琅对着空气做了一个搂抱的姿势。

  “像这样,用左手搂抱死者,右手也可以持刀从侧面扎进去。我刚才检查到了,死者胸椎受伤,也对凶手产生了很大的反作用力,凶手也有可能受了伤。”

  鹿九低头,仔细的 检查了许琳琅新发现的伤口,果然如她所说的。

  三人迅速的交换了眼神,鹿九和司马箜回忆到了来这里的当天,齐超的左手腕处就缠了白色的麻布。

  “可死者不是死了三天吗?我们来的那天,已经要晌午了。”

  司马箜也点头说道。

  “我还去喜乐楼后厨问过了,那天齐超确实是在后厨帮忙,因为心急摔了一跤,手腕才会被割伤。”

  许琳琅接着他的话说道。

  “那天一大早就看见了衙门上的短箭,然后他在衙门里衙役们在准备迎接你们,我和捕快们一直再找白骨,并没有单独出去很长时间,杀这样一个人还要分尸,在很短的时间里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

  司马箜抬头呼出一口气,笑道。

  “那照你这么说难道是鬼做的?你确定发现他的时候,是死了三天?”

  “当然!”

  许琳琅立刻肯定。

  鹿九问许琳琅。

  “如果是前一天晚上杀的呢?接近凌晨,会不会影响你对死亡时间的判断?”

  许琳琅点了点头。

  “我判断出的时间,并不能精确到时辰,但决不会相差一天。”

  她站起身,看着鹿九。

  “你这么问我,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

  鹿九点头,问道。

  “你专门来再检查一遍尸体,是不是也心里怀疑他?”

  两人都锁定了这个嫌疑人,但都没有说出口。

  鹿九停了停。

  “可是尸体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痕迹,难道他还有同伙?”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如果蜘蛛和齐超是同伙,那么自己是鹿九的事情,齐超应该一早就知道。

  如果他知道了而又一直装作不知道,一定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鹿九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这里确实不该再待下去了。

  听见许琳琅慢慢说道。

  “要判断这个人的身份,就要知道他来这里是来见什么人。”

  司马箜摇着扇子。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已经查过了,这个人就是‘财神’身边的人,吕正。”

  许琳琅看着司马箜。

  司马箜微微点了点头,对她的表情很满意,屋中掌握信息最多的人就是他。

  许琳琅突然想到尸体手腕上的残缺部分。

  “那你知道他右手手腕处有什么吗?为什么要把他那块皮肤割掉?”

  司马箜回忆,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没听说过鹿家要求过要刺青。”

  说道鹿家,鹿九的心猛地沉了一下。

  他接过话。

  “但现在也不能肯定,他就是来见齐超的。外面都在猜‘财神’就在这里,这里的人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司马箜摇着扇子,外头说到。

  “可是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财神’真的在青山县,为什么这里的人还没有因为他而自相残杀?”

  许琳琅打断。

  “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别人的钱财。”

  司马箜不悦的看她一眼,打开扇子。

  鹿九对许琳琅的话很满意,温柔的问了一句。

  “事关人命,不能仅凭猜测就怀疑齐主薄,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证据吗?”

  许琳琅沉默不语,齐超来这里的一年间,一直对她没有停止过纠缠,她已经明里暗里拒绝过很多次。

  昨晚的事情,本事出无奈,也是仅有的一次,没想到就被司马箜暗中看见了。

  虽然只有这一次,但瓜田李下,由不得别人不多想。

  许琳琅虽然不惧怕他人的评价,但到底是个未出阁姑娘,加上还有许老爹呢。

  再加上昨晚齐超透露出的信息,多半也是因为怀疑许老爹是风雷堂的那个“辣手郎中”而纠缠自己。

  无论许老爹是不是,齐超都是个麻烦。

  许琳琅抬头。

  “齐主薄的事情……我怀疑他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在唐大人之前的县令宋明远,就死得十分蹊跷。”

  鹿九和司马箜心中一凛,不由得再次对视。

  耳边听见许琳琅继续说道。

  “那个宋大人……什么事情都很听齐主薄的,他们两个与其说是上下级,不如说是木偶戏……总之,你们还是跟我去一趟吧。”

  许琳琅家。

  出门的时候,齐超还是一脸恭敬的送他们出门,询问他们的去处,是否回来吃饭。

  鹿九看着他的脸,忽然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从来没有把齐超当成是自己人,但总归不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多一个敌人。

  但事关人命。

  无论已经过去多久,杀人就要偿命;只要自己遇上这种事,无论要花费多少精力,都不能坐视不管。

  鹿九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的道德感如此之重,按照之前的说法,他之前可没少干目无王法的事情,但都被他大哥鹿鸣城出钱给摆平了,有的甚至还借用了鹿鸣城和宫中的联系。

  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对不起大哥,也对不起之前被他欺负过的人们。

  也许失忆后的自己,潜意识里终于决定要重新做人了吧。

  许琳琅带着他们进了后院的小房间里。

  即使白天进来,司马箜也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头猪呢?”

  “放了。”

  “放了?”

  司马箜一脸惊讶,许琳琅只好解释。

  “我不爱吃肉,那头猪也是养来给我爹吃的,我爹已经出走,我必定是要寻他,这头猪养不了,杀了不忍,只好放了。好在它原来也是在山里跑惯了的,活下去没有问题。”

  司马箜立刻拍着扇子给许琳琅算账。

  “一头养了那么肥的猪,你就给放了?你知道市面上猪肉多少铜板一斤?那头猪起码二百斤;按照一两肉十五个钱,那头猪二百二十斤,一二得二,二六十二,你这样就是损失了……”

  鹿九打断了他的算盘。

  “别说了,我们是来找猪的吗?”

  司马箜所有身家已经被鹰三那帮人找到并且毁掉了,身为一个爱钱如命的账房,司马箜现在的不安全感很重。

  尤其是还要给鹿九配的解药,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听见许琳琅就这样随随便便放走了一头肥猪,恨不得揪着她的耳朵让她好好的学习算账。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剧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