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剧毒
刘小哐2018-07-26 19:511,710

  司马箜还是不放弃,坚持问了一句。

  “放到哪里了?”

  许琳琅指了后山。

  “山里。”

  司马箜拍着扇子,恨不得立即跑到后山把那头猪找到,他着急的看着许琳琅。

  “你要给我们看的东西在哪里?快拿出来吧!”

  许琳琅走到那副人体器官图面前,把图拿开,露出了墙上的一个暗格。

  里面放着一个瓶子。

  她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一张纸上,是一堆灰和骨头。

  “这就是前县令的骨灰,我趁着烧完没人捡回来的。”

  “他不是暴病身亡?病发的很快?我听说连郎中都没赶过来就已经咽气。”

  鹿九看着那块骨头,已经发黑。

  “男子骨白,妇人骨黑,生前中毒,不但皮肉是黑色,骨头也会是黑色,如果有人毒死了他,没有道理他的家人看不出来。”

  “因为他的尸体是浑身皮肤发红,没有中毒症状。但他活着的时候体重下降很快,死的时候几乎皮包骨,而且经常说自己见到了鬼,出现幻觉,跟疯没什么区别。”

  鹿九看着她。

  “你的意思是?”

  “毒分两种,例如砒霜是剧毒,用量大立刻就会死,最迟也会一两天之后。但死状惨烈到是人都可以看出来是中毒身亡。但如果有种毒,每天都服用一点,又排不出去,在体内越积越多最终也会被毒死。而且毒死的人不会像中毒身亡,加上之前已经有得病的症状,又疑神疑鬼,当做暴病而亡在青山县这个地方并不会有人指出来不对之处。”

  司马箜看着那块骨头,如果面前站着活人,他很容易就能检查出有没有中毒。

  刚才许琳琅所说那种中毒症状,他心中很快就反应出一种毒的名字,噬魂散。

  无味、无色,看上去像是纯净的山泉水,十分无害。

  但只要中了这种毒,就像是推开了地狱之门,它会一点一点在人的身体里蚕食,从里到外全部腐蚀,最终只留下一张泛红的皮。

  先是从五脏的肝肾开始,最后是心脏。

  眼睛早已经被毒瞎,但大脑已经被毒的麻木,不但不知道自己已经瞎了,还会在脑海中反映出很多奇怪画面。

  因为看不见而行动失常,但错乱的精神却让自己认为是碰见了鬼。

  到了生命最后阶段,会经常吐血,言语混乱,神经瘫痪,容易骨折;人们只会认为他得了怪病,即使郎中也很难开出方子。

  最后终于死了,仵作也很难判定是中毒身亡,只能说是恶疾,大火焚烧、毁尸灭迹。

  中毒的过程中会有身体有些不妥,但无大碍的错觉,如果看了不懂行的郎中就会给出“偶感风寒”的诊断,即使有机会救命也会被耽误。

  一旦毒发,就是神仙也难救。

  这种毒药狠毒至极,但最狠毒的还是下毒的人。

  许琳琅有些迟疑的说出了这个毒药的名字。

  “我听过一种毒叫噬魂散,毒发后的症状和这个有几分类似。”

  停了停她继续说道。

  “听说这种毒就是在于一个‘慢’字,从中毒到毒发,要两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如果齐超是为了‘财神’,为什么要毒死县令呢?”

  许琳琅摇头。

  鹿九接着问道。

  “但我们不能仅因为这个就断定他是凶手,还有得到这种毒,是买还是自己也可以制呢?”

  司马箜幽幽的说道。

  “当然是买了,要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制出来,这天下不都是死人了?”

  他闭了闭眼。

  “这种毒配料复杂,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是川西那边的一种毒蛇,只有那边有,一滴价值十两,为了毒死这个县令,他花了九百两。”

  川西。

  鹿九想到了唐散金。

  他闭了闭眼,如果是唐散金把毒卖给了齐超,为什么还要提醒他们要小心呢?还在暗示他们前任县令的死和齐超有关?

  私自制这种毒药又私下交易,本身就是件要下狱的事情,唐散金告诉他们,难道不怕惹火烧身吗?

  难道因为唐散金确定他们是假的?料定他们不敢追查下去。

  还是唐散金和齐超之间出了问题,想借他们的手杀了齐超。

  鹿九看着司马箜。

  “如果有人中了这种毒,你有办法吗?”

  司马箜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

  “那要看毒到了他身体的哪个位置,只要还没有完全侵蚀五脏,我还是有办法的。”

  “如果是剧毒呢?”

  “那得看命了。”

  他看着鹿九。

  “你想干什么?你不会觉得他会用毒来毒死你吧?”

  “如果这个案子调查的时间很长,像他这种性格的人,用慢性毒药很安全,但如果紧急,他就会用剧毒。”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流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