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心易冷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45,074

  紫儿喜滋滋的从外面带回来消息说:“天族已经不再追杀我们了”

  月儿淡淡的回了一句,“如此,甚好!少了这些麻烦,本姑娘可以好好计划一下,如何寻回记忆。”

  她坐在竹亭里,一手托下巴,一手捏着一杯竹叶茶。见过月儿的众神,都说月儿命格非凡,且剑术了得,可惜记忆不全了,也记不得师傅是谁。尤其见过月儿和悯苍交手时的神态,简直雷厉风行,战神级别的人物。紫儿特别崇拜月儿,和月儿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觉的特别安心,所以他就心安理得的做了月儿的小跟班。月儿这般厉害的人物,翩翩不好争,不好斗,最喜清净,和那仙尊倒是极像。

  天不如人愿,这几日的竹林,却格外热闹,每天都有人,在竹林中探头探脑,月儿每天背对着他们,他们不进攻,也不褪去,月儿觉得十分苦恼,正琢磨着该如何解决这些虎视眈眈的家伙,那个缩头缩脑的头领,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潜入竹林附近,却被紫儿从背后一掌给劈下去,挣扎着回过头,伸出个莲花指,还没开口说话就倒下去了。紫儿拎起一条腿,把他拖到竹亭前,用一根草绳,把他给五花大绑。

  等他慢慢悠悠醒来之后,看见自己被绑的结结实实,挣扎几下,未果。看到凉亭里的月儿和紫儿,死死的盯着他。一下子就慌了神。拧呀拧的,试图拧断草绳。

  “拧什么拧?谁派你来的?”紫儿不耐烦的问。

  “啊,嗯,这,这不能说”赢鱼精了怯怯的嘟囔着。

  “不说?哼!月儿姑娘伤了悯苍战神的事,你也听说了吧,她若想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你不怕吗?”紫儿信誓旦旦的吓唬这胆小鬼。

  要是仙尊才不会说这么多,他一般都是以理服人,若是以理服人不管用他只说一个字,“说!”别看只有一个字,杀伤力足的很。

  紫儿他不一样,他位不高,权不重。说出来的话也没有杀伤力。看这家伙,吱吱呜呜还是不肯说,紫儿撸起袖子,唤出紫灵剑,在他面前晃了晃说:“不说是吧,好,本公子有把紫灵剑,需要在你脖子上架一架”说着,紫灵剑就落在赢鱼精的脖子上,还来来回回的动。看这家伙还是吱吱唔唔不肯说,紫儿急了说:“本公子最近睡眠不好,听说你这肉可治疗失眠。”说着举高了紫灵剑。

  “别,别,我,我,我说,我说”那唯唯诺诺的家伙终于要开口了。不管紫儿用了什么方法,奏效就好。月儿放下茶杯,准备听他细细说来。

  “月儿姑娘,其实我们,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非要置姑娘于死地,我们也是没办法呐!”说着,这家伙哽咽了一下,继续说:“其实我们,是被天帝困在渭水之中的鱼类,当年,蛟龙渡劫,搅动渭水之水,使得洪水泛滥,我等也是因为习性如此,跟着泛滥的洪水到处肆虐。蛟龙渡劫成功,成为应龙,为天宫所用,而我们,却被告上天宫,说我们所到之处,皆遭水灾,后来天帝施法,将我们永远留在渭水之中,说也奇怪,我们被困后,渭水也消停了,再无泛滥。而我们若离开此处,就会干涸而死”说着那人哽咽着,流出俩行鱼泪。这么一听,这群鱼也确实也无辜。月儿轻叹一口气,“继续说”

  那赢鱼精,缓缓神接着说:“前不久听说,天宫出了大事,说有一妖女企图,陷害落月殿下,后又打伤悯苍上仙,躲到了凡间。悯苍也因此闭关疗伤了。后来我们就接到命令,要是能杀了月儿姑娘,立了功,天帝就放了我们”这群家伙也不想想,天君若真想让谁死,还轮到他们来立功?真是想自由想疯了。

  “那你们是怎么确定,她就是月儿姑娘?”一旁的紫儿问了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是他确实好奇。

  那人怯怯的说“她们给了画像,画的可好看呢。不过月儿姑娘,本人更好看”那人一边说,一边胆怯的压低了声音。紫儿举起拳头 准备揍他一拳:“用你说!”

  月儿突然起身,走到那赢鱼精的身边,手一抬,草绳就解开了,本来绑成这样也不是她的意思,她看着也别扭,月儿思量一会说道:“天帝,若真是不分青红皂白,随便一个罪名,就够你们死个十来八回的。知道天帝为什么没有杀了你们,而是把你们困在渭水之中吗?”月儿认真的问他。那赢鱼精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

  月儿接着说:“因为你们的祖先和你们一样虽生性胆怯,却也心地善良,你们生为深海之物,所到之处必有水患,这个是你们的习性,是无法左右的事,所以看似天帝施法困住了你们,实则困住的是渭水之水”月儿一字一句,认真的说。紫儿恍然大悟,佩服月儿姑姑,“月儿姑姑,人美心善,头脑好”

  这赢鱼精一听,好像真是这么个理儿,心里一下子就没那么委屈了,可是转念一想,“那我们活该倒霉了?”

  月儿看看赢鱼精,嘴角上扬侃侃道来:“非也,据我所知,你等赢鱼乃深海之物,所到之处预示将有水患,但是赢鱼,修百年,可上陆地,且会御水之术。修千年,可行千里,修万年,可行万里”

  “月儿姑娘这个是不假,可这又能怎样呢?”赢鱼精不解的问。

  “相传蛮荒之地,乃是女魃羽化之处。常年干旱,方圆百里,寸草难生。哪里的一方百姓,老弱病残者,行动不便者,日子过的苦不堪言。你若能在天帝处理此事之前,为他解决了此事,想必天君,定会想起,给你们解除发咒,如若不然,百姓也不答应”月儿停顿了一下,轻叹一口气,接着说:“不过,这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要知道女魃,造成的旱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月儿说完看向他。

  这鱼精思量一会,说道:“我们不怕艰辛,我们只是害怕没有机会,潜心修炼,总比让我们杀人要踏实的多,大哥已经因此丢了性命,我不能在执迷不悟了”说着噗通就跪下了,“谢谢月儿姑娘,指了一条明路,我回去一定好好修炼御水之术,等到他日,带族人走出禁止。”

  “如此甚好!还有明日起,我们就搬离这里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有人会逼你们做不想做的事情”

  月儿,微笑着说完,看了看紫儿。紫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你去那儿我就去哪儿,搬就搬呗。月儿也只能回他一个 微笑。

  “月儿姑娘,如此深明大义,不计前嫌,我们差点伤了月儿姑娘,您还愿意帮我们,真是……”赢鱼精嘟囔着说。

  经过一番交谈,他觉的月儿根本不像殿下说的什么妖女,反而是个心地善良,美丽且聪慧的人。赢鱼,没有供出落月殿下,因为她还不想供出落月殿下,他也不想欺骗了月儿姑娘,月儿也没追问。赢鱼的心理莫名的感激她。他回到深海中,开始 潜心修炼,并将月儿的画像挂着了他修炼的洞里。

  次日,月儿和紫儿,按照约定,搬离了竹林,留下俩间,空竹屋守在邽山。紫儿用他的紫灵剑,载着月儿,在云端穿行,“月儿姑姑我们要去哪里?”

  月儿盘膝坐在紫灵剑上,沉默不语,听到紫儿问她话,她思量一会说:“我想回流波山,我想去看看哪些仙草,我不流波山了,也不知道,仙尊和长风他们有没有,好好照顾它们”紫儿突然想起,月儿在重伤后,还在喊仙尊的名字,她嘴上不说,心里定是思念仙尊了。既如此回去看看又何方,“月儿姑姑坐稳了,流波山走起!”紫儿载着月儿一路飞腾,很快就来到了流波山。

  依然是那么美好的仙山,五颜六色的奇花,和大片大片的异草,仙泽轻轻涌现,氤氲环绕整个流波山,苏瑶草,也在奇花异草中默默,生长它的仙泽最强,或许再过了几百年,就会修成人型了。月儿轻轻触碰苏瑶,它便欢快的抖动着它的省体。

  青香阁旁,烟烟霞霞桃花,开的娇艳。月儿,从来不舍的摘取任何一朵,她闭上眼睛,感受微风带着桃林的香气,环绕在周身。每次回到流波山,月儿心里,自带三分喜悦。再加上要看到心心念念的仙尊了,脸上泛着俩朵绯红,她漫步向前走去。只是想到仙尊已经和落月订婚了,她这样冒然前来,是不是不太妥当?她欢快的脚步瞬间慢了下来。琢磨着,看过十二奇花,是不是该就此离去?

  而仙尊,因为找到月儿心情大好,落月殿下来时,便陪她在桃树下喝茶。这落月殿下,脱掉那身华丽的外衣,卸掉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后,显的极为和善,她也不再死缠烂打的缠着仙尊,只是偶尔来流波山走走,仙尊也就没有那么排斥她了。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再说这落月虽是战功赫赫,但也是经历生死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女战神,说来也不易。

  落月和仙尊喝着茶,突然这落月说,“仙尊,萧玉殿下,和月儿姐姐,都喜欢在桃树上喝酒,落月也想试试”说着起身一跃,上了桃树,但是一脚没踩住,给滑了下来,仙尊手快起身接住了她,落月含情脉脉的看着仙尊,落月始终对仙尊还是有爱慕之心的,她之所以,不像之前那般死缠烂打,是因为月儿离开了仙尊,她想以自己的方式得到仙尊的心,可在仙尊看来以为她是爱而不得,学会了放手。固然对她不再排斥。

  “殿下没事吧!”仙尊问了一句。俩人飘然落地后,落月并没有急着离开仙尊的怀里,而是伸起手臂说:“好像划伤了”

  仙尊看到,白色的薄衣上渗出一道血痕,“疼不疼呐!我帮你处理一下”

  “仙尊,不用麻烦,没事的,我不疼”落月笑盈盈的说。没有那么矫情的她,坚强起来真的很可爱。

  内心纠结的月儿,不知不觉,走到了青香阁,看到了令她心碎的一幕。

  怕被仙尊发现,她想赶快躲起来,却被突然走来长风看到,长风激动的说,“月儿,你回来了?”

  对月儿来说那一刻大师兄长风热情的询问,简直太刺耳。她怕被仙尊听到,她下意识的回头,仙尊正抱着落月,端详她的伤口,闻声后,他直直的看向月儿,还保持着看伤口的姿势。看到月儿后,他十分欢喜,他慢条斯理的把落月扶着坐下,他总是这么细致入微,然后欢喜的来到月儿面前,“月儿你回来了?”

  月儿端详着他的脸,她思念已久的脸,突然感觉有泪水在脸上滑落,她赶紧擦了去。

  “月儿你怎么?”仙尊的双手扶着月儿的肩,仙尊后知后觉的说:“方才,落月她从桃树上摔下来,所以我……”

  “仙尊,不用解释,也不必解释,你们已经订婚了”月儿,有些绝望的说。

  仙尊一时语塞,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心里觉的一阵阵的痛,“月儿……”

  就算他们已经订婚,仙尊这般温柔的对其她的女子,对于深爱他的月儿来说,的心里肯定不舒服,可是她不想,刚刚见到心心念念的仙尊,就让他解释来解释去的,更何况她已经离开仙尊了。

  这时落月走过来,笑盈盈的说:“月儿回来了,回来就好,我去帮你倒茶”说着落月就走开了。

  月儿开口,“倒茶?这是女主人才会干的事吧?”他看向仙尊,一张俊俏的脸,一时间有些陌生,她像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哦不,仙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月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还是该说什么。

  仙尊说:“月儿,现在的落月她转变很大,她不再是蛮横无理的殿下了,她知书达理,她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很用心,她……”

  “所以呢?所以,你已经爱上她了对不对?”月儿打断仙尊的话,仙尊在她面前,这样夸赞另一个女子,她听不下去了,更何况,昨日她还在派人追杀她。

  “所以你回了仙山后,你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仙尊说完,突然觉的月儿刚回来,不该和她说这些。

  仙尊把月儿拉到了怀里,“月儿,不要走了好不好,我们一起……”

  “仙尊,在你眼里她那么好?”月儿不想再到仙尊哪些美女令人心醉的情话。她打断了他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了,“可她昨日还在追杀我!”

  “月儿,我们不说这些好不好,这些误会日后,会水落石出的”仙尊知道月儿,被追杀了,而且还是他救了月儿,可月儿,她现在好好的站在他面前,他只想往后的日子,好好保护她。若真是落月伤害了月儿,日后也定会为月儿讨个公道。

  可在月儿看来,仙尊这是不信她。在天宫时,他不信她,此刻,他把落月夸成这样,想必更是不信她了,一颗心再一次被伤的七零八落。

  “仙尊,别这样,就让我踏踏实实的把你忘记吧!你已经选择了她,我也没什么好执着的”月儿,绝望了。

  “月儿,别这么说,我……”他紧紧的抱着月儿,心疼不已,因为他不知道,在他没找到月儿之前,她还经历了什么,如今看到他和落月抱在一起,他一时间也解释不好。

  “仙尊,我就算死去掉,也不希望你再出手救我”月儿在仙尊的怀里,颤抖的声音说着。仙尊紧紧的抱着月儿不肯撒手。

  他知道月儿伤心了,在天宫时,他说让月儿听他解释,最后他却没机会,给月儿一个解释。月儿身负重伤等他回去,他却没有回,甚至当时他都不知道月儿受伤,如今她听他解释了,他却解释的不清不楚,又伤了她一次。

  “月儿命薄,交不起你们这样的朋友”说完推开仙尊,转身离开了。

  这时紫儿看到月儿姑姑伤心的走过来,定是又受了委屈,要上前和仙尊讨个说法,可被月儿拦住了,“紫儿我们走吧!”月儿用祈求的语气说。

  紫儿只好对着仙尊:“少昊,你个挨尖刀的,枉费月儿姑姑对你念念不忘,你却一次一次伤她的心,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让你还回来”听声音是渐渐远去了,他痛心疾首,懊恼自己留不住月儿。端着茶的落月,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远远的站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