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初回南荒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54,840

  离开仙山后,月儿一直沉默不语。她在反思自己,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她,命格非凡,身手了得,定是受过高人指点,她绝非泛泛之辈。就算自己失了记忆,也不该是胆怯的性子。可为什么在仙尊面前,总是唯唯诺诺,连话都说不好。

  在天宫的时候,仙尊已经选择不信自己,他一边说爱自己,一边还去招惹落月,这还不够明显吗?为什么,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还是不长记性?他从来都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拿她寻开心而已,从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想起在仙山的时候,仙尊时不时的提到落月,此刻月儿觉得落月在仙尊的心里始终是有一席之地的。区区月儿,无法取代了落月。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躺过脸颊。她默默的告诫自己,月儿别傻了,别再傻了,去寻记忆吧,那才是属于你的。

  紫儿看着这样的月儿觉的心真不是滋味,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用紫灵剑,带着她飞,飞了好久。

  后来他们来到一处河边歇脚,河边立着一块大石碑,上面赫然写着,清川河。仙尊和她提过,青川河,这就是落月当年封印应龙的地方,单是这河面就宽达数里,晃晃悠悠的河面,看的人有些犯晕,月儿站在河边的岩石上眺望。

  回仙山前,她换了凡人的服饰,换上了那件她最喜欢的桃色长衫,腰间系着红色的腰带,衣袂在微风了轻柔的摆动,丝丝缕缕的青丝,一半用一个漂亮的发簪扎起,一半散落在肩上,随风轻轻飞扬。仙气飘飘的她,这般看着,都觉的养眼。一旁的紫儿欣赏着,不经感叹,“好美!”

  月儿看着,清川河的河面上,一浪一浪的卷起,又一浪一浪的平复,淡淡的开口说道:“看来这应龙,被封印多年,性情平稳,禅悟通透了不少。”

  “月儿姑姑,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紫儿才不想理会什么应龙呢!管他性情平不平稳,管他禅悟了多少,都和他没关系,他只关心接下来该干嘛。

  “去魔界!”月儿斩钉截铁的说。

  紫儿一听就慌了,她觉的月儿一定是被仙尊气糊涂了,说胡话呢!“这个,月儿姑姑,这个我们应该从长计议,魔界不急着去,魔界被天宫剿灭后,又迅速崛起,实力不容小觑,我们不能盲目的去送死”紫儿极力的劝说着。

  “我绝不会,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就盲目送死,所以此举,绝非盲目之举。紫儿,若是怕了,就回太华山吧!”月儿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

  “不是,我,我没怕,我只是觉的,咱们该好好计划一番,月儿姑姑哎呦,别走呀。”紫儿听见月儿说他怕了,一时间急眼了。

  “哈哈哈……胆小鬼”突然河面上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他们回头望去,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谁在说话,出来,给我出来……”紫儿咋咋呼呼的对着河面喊。这时的月儿,已经腾空而起,双手举高,哈的一声,向着河面劈下去,只见,河水开始翻腾,击打着河边的岩石哗哗作响,紫儿后退几步,怕被河水溅湿,再看月儿,合拢的双手,开始渐渐拉开,河面上也出现了一道路,直达河底。紫儿瞠目结舌,正准备说点什么,被月儿一把拉着,顺着路往河的深处走去。

  来到河低,他们果然看见一个黑漆漆的岩洞,岩洞里有一束微弱的光,他们朝着有光的地方走去。眼前出现一个结界,结界的中央,坐着一个样貌俊郎的男人,旁边小桌上有烛台,烛台上托着一颗夜明珠,刚才的光亮就是夜明珠的光亮。这男子身着橘红色长衫,镶嵌着金色的龙纹边,微微的敞开着,裸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肌,他长发披肩,一袭红衣将他白皙的脸,衬托的棱角分明,一双丹凤眼,微微闭着,一膝圈起,上面搭拉着白皙且修长的手,一手撑在毯子上,懒散的样子竟然几分迷人。

  见月儿他们找上了自己,嘴角上扬,淡淡的道:“方才听到二位说,去寻什么?记忆?哎呦,堂堂南荒帝姬竟然把自己的记忆,给弄丢了?我说么,把我封印在此,六百年都不闻不问”说着,看向月儿,摄人魂魄的小眼神,看的人,骨头都发酥,幸好被封印了六百年,否则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姑娘。要不说这月儿,关键时刻还是撑得住气,虽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认识自己的人,还是这样一位绝世美男子,换别人估计早激动的不行了。

  可月儿就淡淡的问了一句“你认的我?”

  “我怎么能不认识你,堂堂南荒帝姬,战神吕真之女,就是你把我封印在此,算算日子,是有六百年了?一直以来,我就奇怪你说好的三百年,你为什么没来?难道就不想我吗?现在看来,原来你失忆了。哼!我原谅你了”

  这应龙,不紧不慢的说着,还向月儿,不断的抛媚眼。

  “你说什么,月姑姑是南荒的帝姬?不是,这个吕真,到底有几个女儿呀?天宫的落月又是谁”

  紫儿听他说的云里雾里的。

  “有俩个呀,只是,小女儿不得宠,被吕真丢在结界里,他只承认自己有一个女儿,是落月殿下”这个应龙,一脸痞子像,说的到是有板有眼,可不可信就不知道的了,紫儿倒是后知后觉的听上瘾了。

  “你的意思是,我月儿姑姑是那个不得父亲疼爱的小女儿?那她的娘亲是谁呀?”紫儿问到。

  “她娘亲,是人鱼族的长公主”应龙说。

  “人鱼族的帝姬,那也不错哈,父亲不疼就不疼吧!好歹有个帝姬娘,继续说”紫儿听的上瘾。

  “可我听说,当年落月殿下,与魔族大战后,身负重伤,闭关多时。刚刚出关,就顺便舒舒筋骨,收了条应龙 ,你为何说是我封印了你?”月儿不紧不慢的反驳到。

  应龙一看这小丫头片子,还不好虎,他沉了沉气接着说“世人有所不知,其实当时,你们姐妹二都在场,妹妹怕姐姐刚出关,万一再有个闪失就不好了,她心疼姐姐,所以她亲自动手把我给封印了,对就是你来着”说着指了指月儿。

  接着又说:“三百年的约定又过了三百年,你是不是先把我放出去?”

  “月儿思量了一会儿,她琢磨着,放他可以,他说的有关自己的过去无论真假,都该听上一听,再说了区区千年应龙而已,若是不老实,以自己的修为,收拾他绰绰有余。

  月儿干脆的回了一句:“好”

  说着,月儿开始施法,一旁的紫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这次月儿,没有腾空,她只是把手一伸,强大的仙泽,顿时涌现开来,少时,结界被去除。没什么动静,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结界。一旁的紫儿 ,退后老远不说,还捂着个耳朵,最后看月儿没有太大的动作,又尴尬的往前蹭了蹭。

  这时被放出的应龙,瞬间化成一条火红的巨龙,仰天长嘶,四处飞腾,撞破岩壁,岩石哗哗啦啦,往下滚,想必此时的河面定是巨浪翻滚。

  然后他停在月儿的眼前,张开血盆大口,好一阵凶猛的嘶吼,月儿的长发被他强大的声波震的向后飞起,可她气定神闲,闭着眼睛纹丝不动,应龙觉的无趣,看岩石稀里哗啦的的落到脚下,他卷起月儿和紫儿就飞到岸上,紫儿吓的够呛,月儿到是镇定,还顺手带走了烛台上的夜明珠。

  回到岸上后,应龙又化为了人形,好一个高挑俊朗的偏偏美少男,一身靓丽的橘色长衫,和他白皙的肤色实在相称。站在月儿身边的时候,毫不逊色。

  只是他动不动就朝着月儿抛媚眼,紫儿就想上去揍他,奈何不是他的对手,只能瞪个大眼子,挡在月儿前面。其实紫儿也是个 美男子,就是有点没脑子。

  “关于我,你还知道多少?”月儿开口问道。

  “本公子被你封印了六百年,饥肠辘辘,什么都不想说”应龙撩了撩长发,显然是在耍无赖。

  “还饥肠辘辘,咋没饿死你?”紫儿不服气的说。

  月儿到是干脆,顺手用河水,幻化了一把利剑,嗖,的一下子,利剑就驾到了应龙的脖子上。

  应龙自知不是这月儿的对手,只好服软,“好,好,好,我说,我说,我饿着肚皮说,行了吧!你怎么还是这个脾气呀?当年不听我解释就把我封印,现在刚放出来就,要杀人呐?”说着他转身要走。

  “去哪儿?”月儿问到。

  “回南荒呀 ,怎么不想回家看看吗?家里遭受不幸之后,你 都不愿意回家,现在连记忆都没了,总要回去看看不是?兴许还有什么能记起来的”应龙说着,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月儿莫名其妙觉的应龙此人,之前肯定认识她。所以没有反驳,一行三人,往南荒走去。

  远远的看到一座小城,坐落在,仙气绕绕的云雾间,有硕大的瀑布从山顶落下,一条河弯弯曲曲流向凡间,这里虽然没有满山的奇花异草,但是那满山的苍绿和九天之上落下的瀑布,还有偶尔,破空长鸣的仙鹤,不比流波山差。

  那就是天族的南荒之地,月儿的家乡,可是月儿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他们跟着应龙,来到院内,俩边,建有大大的荷花池,开满了娇艳欲滴的荷花,正门前,还种有一颗桃树,地面上散落着一些桃花。月儿觉的这设计看起来有些眼熟,突然想到落月殿。不经感叹,这落月真是个恋家的人,没想到她竟然是自己的姐姐。

  “你觉的这里好吗?”应龙问道。

  “很好,很舒服”月儿微笑着说。

  “这里好漂亮呐,月儿姑姑这就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兴奋不已的紫儿,东看看西瞅瞅。

  “你随我来”应龙,没有多说,只是把他们带到了后院。有主人强大的仙泽滋润,后院看起来同样别致,也开着常年不败的桃花,可是越是走进越感觉不舒服。阴暗潮湿,没有阳光,还有点冷,觉的很难受。一时半刻呆着还好,若是呆久了,绝对会疯掉。

  “月儿姑姑这里有点冷”紫儿抱着自己的胳膊说到,月儿自然也感受到了 。

  “这里才是,你和你的母亲居住的地方,因为吕真上神专情于,天族帝姬华裳,对你们母女根本不闻不问”应龙,看着月儿逐渐暗沉的脸色,一句一句的说着。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你的名字叫若雪,是你的母亲取的……”应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月儿打断了。

  “既如此,为何会生下我?既如此,为何还要守在这里?”月儿冷冷的问。为自己有这样的唯唯诺诺的母亲和不堪回首的过往感到愤怒。

  应龙一时间被问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当年若人鱼族帝姬,生的孩子是月儿这般的性子,也许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头。

  他转了转眼珠子把当年的事,说了一边:“当年,人鱼族,帝姬痴恋吕真上神,非要嫁给人家,吕真上神不答应,告诉她执着错了人,但是她不听劝,赖在南荒不走。有一天,华裳殿下带着落月小殿下回天宫,人鱼族的帝姬就变成了华裳的样子,去了吕真上神的寝殿,当时大醉后的吕真,就错把她当成了华裳殿下,后来就有了……”应龙说着指向月儿,但是却心虚指不下去。最后收回手指,干脆说成:“后来就有了个孩子”月儿越听越觉的懊恼。

  应龙还在喋喋不休的讲:“吕真上神知道此事后,很愤怒,非要杀了人鱼族的青露,可她当时已经有了身孕,华裳殿下也 是十分恼火,可念在大家同为女人,又爱着同一个男人,何必赶尽杀绝,再说孩子是无辜的,所以就护下了她们。但是她们也被禁足于此。”应龙讲的很投入,冷不丁有一把冷剑,嗖!架在了脖子上,紫儿也吓了一跳。月儿冷冷地说:“你如何知道这么多?”

  应龙赶紧说:“当初,我和你准备订婚来着,后来发生了变故,所以我了解过你”

  “好,暂且信了你,若让我知道你有半句假话,定让你脑袋搬家”月儿狠狠的说,然后她狠狠的转身 离开这个聆她厌恶的地方,而利剑也变回成了水,落在应龙面前。

  紫儿指了指 应龙,“你最好没瞎说”说完追着月儿去了。应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觉的实在违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月儿琢磨着应龙的话,当年魔族和人鱼族联手灭我南荒,我去了哪里,为什么活了下来。当时4万岁的自己虽然年幼,但也算初长成的大人了 ,为何还允许母亲受了这等委屈,一桩一桩的事她实在想不通。

  来到正厅,她抚摸着那颗桃树,感觉十分情切。她突然想起,那张美丽的脸庞,温柔的唤了 一声:“月儿”然后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把她举在肩膀上,极为和善的问:“月儿,今天爹爹教你的剑术练的如何了?”

  “爹爹我都练会了,我练给爹爹看”稚嫩的声音,十分惹人怜爱,说着在父亲的肩膀上,一跃而起,练的有模有样,父亲笑着夸她:“等我月儿长大了,定是一位威震九州大地的女战神”

  月儿突然睁开眼,觉的胸口有些不舒服,她惊奇的发现,他记了一些画面,头和胸口竟然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而且,也不像应龙说的,父君不太爱她。

  月儿靠在桃树上长长的喘着气,虽然没有疼痛感,但是依然会觉的不舒服。她琢磨着,这些记忆一定是自己的,所以才会被忆起。可是这和应龙说的不符合,若他说了假话,又用意何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