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邽山之战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43,890

  夜初上,月华如霜,为青青竹林披上了一件柔美的月华服,夜风习习,竹叶莎莎作响。竹屋里的紫儿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经历一场痛苦挣扎,昏迷不醒的月儿。许是太过疲惫,紫儿爬在月儿的床尾,睡着了。以至于竹屋外面,有悄悄潜入的敌人,他都没有发觉。

  这群人显然和白天的人是一伙的,长的奇丑无比不说,还生性胆怯,他们见竹屋,没动静也没烛光,心里没底不敢靠近,还在不停的嘀咕:“殿下说这月儿,诡计多端,不好对付。当初,悯苍上仙和仙尊都遭过她的道,想必现在早布下了陷阱等我们去自投罗网呢!”

  “你,你,你,可拉,拉,拉到吧!小小小丫头,片,片,片子,那~有那么,厉害”俩个小喽喽压低声音,在竹子后面对话,这时他们的领头,啪!从脑袋上拍了一下,“你们俩给我闭嘴,殿下说了,让我们在夜里行动,胜算大些。要想出人头地,就听殿下的”

  “对,对对,头头头说的……对”结巴鱼妖,好不容易说完了,旁人已经都散去了。

  但是这领头和白日里死去的人鱼一样,都是修行年头多些的人鱼,看那缩头缩脑的样,也难成大器,说不好,迟早又被落月砍了去。至于落月答应过他们什么,让他们如此执着的杀月儿,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给我上,”一声令下,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那群黑压压的丑八怪,蹑手蹑脚的向竹屋潜去。快接近竹屋时,看屋里还没什么动静,相互点头传达消息,接着,铆住了劲,往竹屋冲去,想杀月儿个措手不及,真不知道,到底是被什么诱惑,一心只想着杀人。

  此时,一个无形的,且威力强大的结界,给弹了出去。本来就畏畏缩缩的一群人,被惊到了,还以为遭了月儿的道,头都不回,撒腿就跑。再看他们的头,比兔子跑的还快。等这些家伙,仓皇而逃后,结界处,颤出一阵水纹状,仙尊出现在竹屋前。目送这些家伙,仓皇而逃后。仙尊才向竹屋走去。

  推门而入,简单的竹屋里,清雅肃静,干干净净 ,程设不多,错落有致,中央,靠着竹窗旁边有一张竹榻。他心心念念的月儿就躺在竹榻上,面色苍白,昏沉不醒。灵蛇紫儿,在床尾憨憨睡去,当然仙尊不让他醒来,他自然是醒不来。他走到床前,伸手摸着月儿憔悴的脸,虽然精致好看,却是死一般的沉静,眼角有冰冷的泪痕,他曾经吻过的薄唇,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她是又被自己的记忆吞噬了一次,和上次在天宫一样,他心痛不已,“这就是我心心念念的月儿,费尽心思找到她,她却几乎奄奄一息……”仙尊湿润了双眼,他站在哪里看了许久。他附下身,吻在了月儿的额头上。

  这一吻,他吻了很久,不知汇聚了多少的思念和懊悔。多少自责和无奈。

  思念向来如此,或是悠扬的美好,或是婉转的忧伤,或是静美如诗,或是万般无奈。可总有那么一瞬间感动,心如海般澎湃。

  仙尊,后来的五帝之一,虽自命退隐三界、但地在天界的位极高,常住流波山,不问红尘、情趣优雅,且聪明过人。所以至于他是怎么找到月儿的,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他临走时,回头看看在月色里安静的竹屋,看看天上的皎皎白月,嘴角上扬。

  次日晨起,微风送爽,紫儿揉揉眼睛,开始慢慢苏醒,他揪了揪身上披着的毯子,准备再睡一会,可后知后觉的发现,月儿不见了,他一个机灵彻底清醒。月儿姑姑不见了,各种坏的念头涌上了脑子,月儿姑姑被人鱼抓了,然后被煮了。被魔族抓了,然后千刀万剐了,被落月砍了,落月举起青龙剑,仰天长啸。他越想越害怕,他都不敢想了,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月儿姑姑……”然后冲出竹屋。

  正在竹屋外的凉亭喝白粥的月儿,听到他的喊声,吓的一哆嗦,把白粥碗差点打翻了,接着看到紫儿,从屋里冲出来,就要往外面跑,跑了一半停了下来,他慢慢的回过头,看到了凉亭里的月儿,端着个碗,莫名其妙的盯着他看。他咽了口唾沫,渐渐的缓过来说,“我我 ,那个我以为你被砍了”说完,他弱弱的看了看月儿。

  “你才被砍了呢!神经病,过来喝粥”月儿白了他一眼,懒的和这没脑子的计较,但是还不忘唤他过来喝粥。紫儿,怯怯的走过来,接住月儿递给他的白粥,就喝了一口 ,然后顺嘴问了一下,“月儿姑姑你没事了?都能熬粥了?”

  “嗯,我没事了,现在感觉劲儿足的很。多亏了你紫儿。谢谢了。”月儿笑盈盈的看着紫儿。停了一下接着说:“粥不是我熬的”

  “哇!呸呸……”紫儿,突然脸色大变,不停的呕吐刚才喝了一口的粥。缓缓了神,赶紧说:“月儿姑姑别喝了,肯定有毒”

  月儿看看自己喝空了的碗,又看看紫儿。紫儿也看看了月儿的空碗,突然大哭起来,“月儿姑姑,你要死了呀。留下紫儿可怎么办呐?我会被那些怪物活吞掉的,连渣渣都不剩呐,月儿姑姑……”月儿真是无语了,渐渐暗沉的脸色,真想把这个家伙揉吧揉吧,团吧团吧,捏成个球,一脚送他到千里之外。可是转念一想,他平日里对自己照顾有加,尤其昨日,不眠不休的照顾自己,也着实感动。然后压压火气,轻轻的拍拍了紫儿的头说:“紫儿,你姑姑她老人家,没事,她都这大把年纪了,有毒没毒,还是能尝出来的”月儿语重心长的说,紫儿抬起挂满泪痕的脸,正好迎到月儿,和善的微笑。

  “真的吗?月儿姑姑,”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是再不去迎战,那我就不知道你姑姑会怎样了”说着,月儿指了指竹林,当然他们是不知道这群丑八怪,昨夜就已经来过了,被折颜吓跑后,躲了起来,看没人追赶他们,就在天亮后又悄悄潜伏回来。紫儿被月儿,一把拎起来,扔出去迎战,紫儿被抛在空中,大喊,“哎,哎!粥还没喝完呢……”

  月儿才不会理他呢!轻叹一口气,开始琢磨。历经昨日之事,自己伤的不轻,可今日却没有半点不适之感,她摊开手掌,手心手背翻着看了看,甚至还觉的自己精力充沛。被扣好的白粥不是紫儿煮的,那到底会是谁煮的呢?想必又有人来,暗中助我月儿了!想想还会有谁,能让重伤的自己,一夜间回复的安然无恙,当然只有仙尊和他的仙草了,毕竟仙尊曾经对自己那么好,来看看受伤的自己也是能理解的。只是,仙尊不是已经和落月订婚了吗?为什么还来找我,难道是旧情难忘?还是处于同情,同情我这个连记忆都没有的人,还在垂死挣扎,想要活个明白?

  月儿想着,本来是有那么点开心,开心仙尊对她还有情意,并没有因为落月而忘记她。可是她却渐渐的有些失落了,就算仙尊对自己有情,自己又怎能自私到,坏了他的好姻缘,拉他一起面对,一个活的不明不白的自己。

  经历天宫的之事后,月儿觉的寻回记忆是尤其重要的事情。她不想势单力薄的自己,总是给仙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到不是说月儿怕了谁,或是仙尊怕了谁,她只是想,一定要寻回记忆,哪怕是一介庶民,也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不能让自己的余生活的不明不白。

  月儿 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最近经历的一些事情,让月儿几乎每天都在成长,无论是遇到敌人时的冷静,还是面对自己的情感时的理智,她都能看的通透,想的明白。不知道仙尊看到月儿这般成长,是喜还是悲。

  此次仙尊找到了心心念念的月儿,为她疗了伤,煮了白粥,却没等她醒来,他只是没想好,该如何解释,万一解释不好,以月儿的脾气加上她雷厉风行的好身手,还不被砍个十来八刀的?还是该问问月儿,为何许久了,都不回仙山看看,毕竟落月散布了婚讯后,他也期待月儿能回去看个究竟。转念一想,万一月儿说,回去干嘛,见你最后一面吗?该怎么办?算了还是先离开吧,等月儿猜到他来过,说不定还会感激他呢。要不说仙尊,风趣优雅,聪明过人,这欲情故纵,绝对不是盖的。

  月儿想的入神,一会开心,一会伤感,早把辛苦战斗的紫儿,忘得一干二净,紫儿喊了她半天,“月儿姑姑,月儿姑姑……”

  她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紫儿?”

  “月儿姑姑,帮帮我吧,他们人太多了,我应付不了了”紫儿气喘吁吁的说。

  “紫儿呐,我没有剑”月儿,无赖的回答了一句。

  “月儿姑姑,你没有剑,你不是会用各种东西幻化剑的么”紫儿一边接招,一边无奈的说。

  “你忘了吗?我昨天受伤了”可她明明已经好了,还耍无赖的这么说。紫儿没办法,只好靠自己了,卖力的和敌人打斗。一旁观战的月儿,突然发现躲在后面的人鱼头领,想偷袭紫儿。她不慌不忙,用手指沾了一滴茶水,曲指弹出,一个小小的水滴,飞的过程中变成了小利剑,嗖的一下,刺进人鱼头领的,胸口。疼的他嗷嗷直叫。等紫儿回过头看到哪人鱼时,他正在连滚带爬的逃跑了。紫儿真准备去追,被月儿拦住。月儿,上前看看满头大汗的紫儿,坏笑着说:“哎,没进步,教你练的剑术,一点都没学会?”

  “月儿姑姑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刚才……”他的话还没说完。

  月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严肃的问:“紫儿,我们落脚之处是哪里?”

  紫儿咽回去半句话,缓缓说,“邽山呐,怎么了?”

  月儿嘴角上扬,终于知道这些丑八怪是什么来路了,“他们不是人鱼族。邽山,蒙水从这座山发源,向南流入洋水,水中有很多黄贝,还有一种赢鱼,长着鱼的身子,却有鸟的翅膀,在哪里出现哪里就会有水灾,后来,被天帝施法,困于此处,没想到他们不安分,借着天帝的留下的仙气,欲修行成人,妄图给他们解除禁止,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想到,十有八九,这落月是天族帝姬,答应为他们解除禁止,他们就信了,所以三番五次的想杀了月儿立功。月儿嘴角上扬,摸清了他们的底细更不会怕他们了。转身就往竹屋走去。

  紫儿有些疲惫,托拉着他的紫灵剑,跟着月儿后面问了一句,“月儿姑姑,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赢鱼精?”

  “我和红玉在太上老君的藏书中看到过,有关赢鱼的记载”月儿,一边说一边往竹屋走去,脚步轻盈,根本不像刚受过伤的样子,紫儿跟着,虽然被月儿,无视了,但还是很开心,因为月儿的伤没有大碍了,对紫儿来说,只要月儿没事,他心里就踏实了,真是一条天真善良的傻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