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念,在心底深处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44,319

  回到竹屋后,月儿一直琢磨,总这么藏着也不是个办法,而且,靠自己强行解除被封印的记忆,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自己会遭受反噬不说,那股强大妖力的拥有者,也会遭到反噬,虽然不知道它是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在保护自己。

  于是月儿想,解开自己封印的仙气,也解开了紫儿的灵气,给那些想寻她的人,一些提点,然后让他们一一找来,从他们的口中慢慢了解三百年前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众神都说自己命格非凡,身手了得,绝非等闲之辈,若真是什么人物的话,区区三百年,时日不算太久,如今也不至于忘的一干二净。

  可是,这似乎也不太妥当,三百年前的自己到底是受万民敬仰,还是结了不少仇家,还是个问号。万一仇家太多,他们又正好在寻仇,一并找来,可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不经感叹,月儿呐月儿,你老人家,到底是个什么人?好人?坏人?还是闲人?想着她觉的真是好笑,这九州大地,谁会不知道自己是谁。真是可怜又可悲。

  在她还没想好,应对之策时,这些不速之客,就造访了竹屋。感觉竹林外有异样的骚动,她不动声色,有模有样的指点紫儿练剑,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大蛇就要出洞了。她端着一杯茶坐在竹亭里,等候这些人动手。只是奇怪,她到是早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可这些造访之人,反而不急,迟迟不见行动。

  飘飘悠悠空中落下几片竹叶,月儿手一挥,竹叶瞬间像俩把锋利的小刀,嗖!的飞出去,顿时,竹林里传来俩声惨叫,月儿起身一跃,来到他们面前。之前她在感觉到竹林有异动时,就已经解开了,仙法的封印,这俩个小喽喽,被吓的一个劲的往后爬,这时,藏在暗处的人终于现身了,一个一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奇丑无比,像是修行不够,还没完全化成人形的虾兵蟹将,来者不善呐。

  不过在月儿有限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害怕二字,她纵身一跃,飘散的竹叶跟着她的身体翻飞,月儿在半空停住,随着她一掌推出,如在天宫用雨滴幻化利剑那般,片片竹叶化成一一小飞剑,飞向那些面目狰狞的人,不出所料,这些酒囊饭袋,一一倒下。接着,一个手持长剑之人,长的比刚才那些人好看些,还算人模人样,但是眼里全是杀气,他不依不饶的向月儿飞来,招招下狠手。月儿在手中铸成一把锋利的竹叶剑,飞快的接招。也不过几个回合,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家伙,被月儿打的步步后退,月儿不敢轻敌,因为她不知道对方的实力,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但是就现在看来,这个人不是她的对手,甚至还有些弱。

  月儿收手,那个人被打的站在哪里呼呼的喘气。他缓缓了神,竟然嘴角上扬。

  月儿说:“真是心大,差点被打死,还能笑出来”

  他邪魅一笑说道:“看来你就是我们要找的月儿,果然厉害,怪不得战神悯苍与你交手后,还需闭关疗伤”

  月儿不语,只是看着他,虽然他的话让月儿有些吃惊,可是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当初月儿就是借悯苍的一掌才逃出天宫,可见悯苍有意保护她,只是想不通,她什么时候和悯苍上仙有如此深的交情。

  “看来月儿姑娘,对伤了战神悯苍的事,供认不讳呀?”月儿心想,套我的话,你还嫩了点。

  冷冷的回了他一句,“所以,你还能站在这儿说话,就该感念我手下留情”

  “哼,我就不信你有三头六臂,上!”一声令下,不知道又从哪里变出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丑八怪们,不怕死的向着月儿冲上来。

  这人目的很明确,上了就想置月儿于死地,什么都不多说。只是试探的说月儿伤了悯苍的事,说明他不知道月儿的过去,只是来杀月儿。

  月儿也不傻,她自然能猜个十之八九,因为她离开天宫后,只有落月在不依不饶的暗中追杀。可看这人不像天族之人,月儿一边琢磨一边和这些人打斗,等琢磨清楚了,竹叶剑在手,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人解决了。等她来到这位下达命令的人面前时,身后的人相继倒下。这剑也太快了吧,那人被吓的,目瞪口呆,俩腿打颤,下意识的挥剑,月儿接招,可有意放他逃脱,只见那人,边跑边回头看,跑到一条大河边,一头扎下去,然后就看到他变成了人面鱼尾的怪物,满身蓝色的鱼鳞,宽大的尾部,掀起层层大浪,拍打的岩石哗哗作响,接着逃的无影无踪,这时紫儿赶上来说:“月儿姑姑你怎么让他跑了,我看他不是你的对手”刚才一直躲在暗处的紫儿气喘呼呼的边跑边喊着说。

  月儿冷静的说:“他是,人鱼族的”

  “人鱼族?男美人鱼?不是,这,月儿姑姑你到底给自己结了多少仇家?怎么人鱼族还找上了?”

  “我觉的,他们应该是受人指使来杀我的。而且他们只是对我在天宫,是不是伤了悯苍的事,感兴趣,我感觉他们是有点怕我了。”

  “月儿姑姑,你说这悯苍为了救我们,可谓是用心良苦,可这是为什么呢,他们让天帝收兵不就行了么”

  “紫儿,刚才的人不是天族之人,我们这一路逃出来也没见天族的人出现。天宫应该收兵了。我想,那落月为讨好仙尊,也为在众神面前彰显她的大度,早该装模作样的求天帝收兵了,毕竟有些人知道我曾经是仙尊的人,赶尽杀绝多少会有些惋惜。”

  “然后落月自己在暗地里找寻我们,对我们下毒手”紫儿终于聪明了一会。月儿也有些想不通,听仙尊说,这位落月,战功赫赫,受万民敬仰,应该是光明磊落之人。为什么会内心会如此阴暗可怕。难道爱情面前,人都会变的自私?月儿琢磨一会,也琢磨不透,还是想想如何对付她吧。

  月儿拉起紫儿的手,消失在一阵轻烟中,只留竹叶剑消散后片片翻飞的竹叶。紫儿,这次他没有多嘴,只是在想,无论如何他都全力以赴。

  逃跑后的人鱼,来到小溪边,溪水灿灿,团团前留,一个身着华丽绸缎的女子长发及腰,端庄的站在小溪边的岩石上,“殿下,那月儿果然厉害,战神悯苍,确实被她打伤了,而且我们派去的人,全被她杀了”逃跑的人鱼,唤这位站姿端庄的女子为殿下,还唯唯诺诺的向其解释,企图被原谅。

  “那你怎么还活着?”这殿下却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慢慢回过头了,果然是天宫的落月殿下,她本来也算个美人,只是那盛气凌人,目中无人的做派令人厌恶,如今的她竟然能站出如此风姿,定也没少付出努力,只是她竟然和人鱼族有来往,而且这人鱼族的人,对她唯命是从。

  那人鱼听到落月的话带着杀气,赶紧跪下求饶“饶命啊殿下,饶命阿!那月儿她不好对付”

  落月自然明知道他们不是月儿的对手,还是不依不饶。因为她觉的以月儿的聪明程度,十有八九已经猜到了自己在追杀她。青龙剑缓缓唤出,看到不看一眼就砍了下去。

  哇!一声,鲜血淋漓,那人倒在血泊里。

  躲在暗处的月儿,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她看到了青龙剑。

  仙尊说,落月和她的青龙剑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小小的落月持青龙剑,大战魔妖俩族。担得起女战神的称号。可此刻落月就这么缓缓的唤出了青龙剑,砍杀了一个向她苦苦求饶的人鱼。她有些愤怒,心底顿时有一股力量莫名其妙的闪过,她捂着胸口感觉有些不舒服,她拉着紫儿就往竹屋跑去。她没有回头,那传说中的青龙剑在落月的手里微微的颤抖。

  回到竹屋,紫儿正想问什么,却被月儿关在了竹屋外面,“月儿姑姑……”紫儿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他准备敲门问问怎么回事,可是他没有敲下去,他觉的月儿定是想到了什么,所以他不再说话,也不敢打扰,自己坐在竹屋外面默默等候。

  心神不宁的月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落月的青龙剑,会感到不舒服,她慢慢摊开手掌,又握住,感觉手里空空的像是少了点什么,可少的是什么呢?她的手下意识的放在腰间,感觉哪里好像也该有什么,可是到底该有什么呢?突然有股力量开始撞击她的记忆,刀光剑影,惊涛骇浪,血淋淋的遍野横尸,还有一把放着冷光的利剑,燃着熏熏杀气。

  每次有一点点的记忆被唤醒,她的胸口和脑袋就开始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开始疼的歇斯底里的呐喊,紫儿一听不好了,咣当一脚破门而入,只见月儿,青筋暴起,脑门上挂着豆大汗滴,她一手抓着胸口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难以忍受的痛苦,“月儿姑姑,月儿姑姑,”紫儿跑过去抱住月儿,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带着哭腔说:“求求你们别这样折磨她,求求你别这样,放过她吧!我求求你们了” 紫儿也不知道自己在和谁祈求,像是在和月儿活蹦乱跳的记忆,她们不管月儿受了受不了,都迫切的试图让月儿记起,又像是在和封印月儿记忆的人祈求。关键时刻他有点狠自己不是仙尊,看着月儿如此痛苦却无计可施,只能紧紧的抱着她哭泣。

  过了一会月儿像是渐渐有了意识,她不再歇斯底里的呐喊,慢慢瘫软在紫儿的怀里,只有虚弱的呼吸,没有只言片语,不过就是一时半刻间,像是把月儿整个人的精神都抽走了,月儿虚弱的像大病了一场。紫儿把她抱在竹塌上,为她盖好被子,她却突然抓住了紫儿的手,嘴角上扬虚弱的说了一声:“仙尊,好想你”说着就合上了疲惫的眼。她憔悴的脸上挂着微微的汗,紫儿抓住她的手,看着这样的月儿,实在心酸。

  “月儿姑姑,等你醒了,我陪你去找仙尊”

  此刻的醉酒后的仙尊半醉半醒,好像听到月儿在呼唤他,可是他来到青香阁,除了凉凉的风,和飘落的桃花,根本没有月儿。仙尊嘴角上扬笑自己,定是又在胡思乱想。

  他身后萧玉问长风,“他每天都在忙什么?”

  “仙尊他,在种仙草”长风回答。

  看着仙尊渐渐远去的背影,有些无奈的说。

  “种仙草?他是想把这流波山都种满仙草,不留一点空隙吗?”萧玉反问了一句,表示不理解。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样也好,有点事做,就不用成天惦念月儿了”他找了舒服的地方半躺下,接着说:“月儿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天帝都答应落月殿下不在捉拿月儿,按理说月儿该回流波山看看,毕竟她那么爱仙尊”

  “若是你,刚刚离开就听到自己的心爱之人,不断的传出喜讯,你会好受吗?会回来吗?”长风无奈的说。

  萧玉低眉浅想,估计换谁都受不了。

  萧玉接着又说:“这位落月殿下,真是好手段,月儿听到这些喜讯,还有什么心情再回来,再有,月儿在天宫时,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等到仙尊回来,最后看到仙尊和落月抱在一起,换谁都少不了吧”

  “萧殿下,您说这灵蛇,是月儿带上天宫的吗?那灵蛇可是剧毒之物,若不是仙尊用,奇话花相救,那落月早没命了”

  “月儿离开天宫时身负重伤,她去天宫都困难,那有时间去找灵蛇”萧玉还是愿意相信月儿,毕竟相处三年,还是了解月儿的为人。

  “若是如此,灵蛇是怎么知道落月和月儿有过节的?”长风漫不经心的问,萧玉心里大概也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许是受人蛊惑”萧玉心里也有数,若不是月儿带上天宫,那么这条灵蛇定是受人蛊惑,不然,怎么会在落月刚被咬了,天兵天将就能赶到,就算悯苍和婉佞是碰巧路过,天兵天将的速度未免太快。

  落月和月儿相比,他们虽然更喜欢和月儿亲近,但是天族南荒受人敬仰,战功赫赫的南荒女君却也值得钦佩,他们宁愿相信灵蛇是月儿带上天宫的,也不愿意相信,落月会如此阴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