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初心难寻 生如飘离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44,108

  经历一场爱恨纠葛,一夜之间月儿长大了许多。她在紫儿搭好的竹亭里盘膝打坐,额头上布了一层薄汗,她刚才与的她的记忆做了斗争,但是她学会了适可而止。陪伴在一旁的紫儿,递上一杯茶说:“月儿姑姑歇一会吧!”

  月儿深呼一口气,缓缓睁开眼,她接过紫儿的茶,淡淡说:“我的记忆,定是有人,借住外力,封印了。”她喝一口茶,接着说,“这股外力,像是与我有着撇不清的缘渊,若是强行解开封印,我和这外力都会招到反噬,这种反噬会让我们极其痛苦,甚至死亡,我已经俩次尝试过这种疼痛,若是寻不回过往,总觉得一颗心在四处飘离” 月儿讲的平淡自然,没有任何的情绪。

  在青川河和天宫的时候,她已经尝试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再加上这几天努力,月儿已经大概猜到了,就是有人故意封印了她的记忆。

  紫儿有些坐不住了,腾一下站起来:“谁会这么心狠手辣,下如此毒手,让我知道了,我一定扒他皮,抽他筋。不过,月儿姑姑,我听人家说,封印记忆这种事情,去流波山上,找仙尊要忘忧草便可,干嘛还大费周章的借外力来封印你的记忆呢?” 这个没脑子的紫儿,说完才想起,自己不该提到流波山和仙尊,他悄悄在自己嘴上拍了几下,懊悔的很,自己心里嘀咕着骂自己,“这张破嘴”

  月儿倒是没什么反应,喝了一口茶说道:“或许当时她本来是想杀了我,可发现根本奈何不了我,最后干脆封印了记忆,以后再找机会下手。”

  “可是月儿姑姑,你功夫那么好,当时怎么可能,由着她封印你的记忆呢”

  “或许我当时身负重伤,无力反抗呢?”月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紫儿说着,反正也想不起来,瞎编呗。

  这个没脑子的紫儿,不停的追问:“月儿姑姑,你这说的太离谱了吧,你身负重伤了,人家还奈何不了你呀?”

  “我是受伤了,可那股强大的外力还在保护我呢,所以她奈何不了我,只好借那股外力封印了我的记忆,为日后杀我做铺垫”月儿只是应付着紫儿随便说说,可此言一出,她惊奇的发现,这个推理能说通。

  她瞪着眼珠子看紫儿,紫儿琢磨了一下,啪!拍案而起:“一定是这样的”由于拍的太重,下一秒他抱着自己的手嗷嗷的叫疼,月儿噗嗤一笑,懒得理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刚才的一席话她又细细琢磨了一边,觉的还是有这个可能性的。

  其实月儿猜的一点没错,当年她的父母遭魔族和妖族联手陷害,她的战神父君和大公主母亲,为守护南荒子民,与魔妖俩族,大战数日。俩族君王,先后败给吕真,吕真也因此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外出游历的月儿,正后赶回来,与魔妖俩族的十万大兵大战。以一己之力,杀退十万大兵。

  后天宫派凌天,前去剿灭了妖族和魔族。本来是大胜而归。不料途中,遭妖族遗兵偷袭,凌天殿下受伤,途中遇到妖王三儿子,就是刚刚继位的新妖王,岌岌可危时落月从天而降,为凌天三殿下挡了一掌,妖王的三儿子,也不是吃素的主,人长的好看,妖术修的也好,他这一掌把月儿给震的口吐鲜血。不过他在月儿面前,还是弱了点,月儿她爹可是战神,耳濡目染,这月儿她也不是什么善茬。青龙剑出手,仅仅几招便取其项尚人头,真是大快人心。若不是事发突然为救下凌天,估计这新妖王,这辈子都没机会,打月儿这一掌吧。只是可惜,凌天竟然没看清这位救自己的人长什么样,只是见她手持青龙见,变暗自猜测她是落月。

  月儿负伤后,回南荒灵山上的浮岩洞里疗伤,却被当时还住在南荒的若雪陷害。她见月儿受伤,本来是要下毒手,杀了月儿,可不没想到,月儿收服的水麒麟,因为自己动弹不得,用内丹,铸成了一个结界,守护月儿。不料这落月,心毒的很。竟然借水麒麟内丹的力量,封印了月儿的记忆。

  水麒麟是月儿收腹的神兽,蛮荒万载寒潭所出,性喜吞噬妖物,能御万水,震慑群妖,被月儿收服后,驻守灵山,品性仁慈,妖力强大,通晓天意,可聆听天命,王者的神兽,水麒麟在灵山上,灵气纯沛的浮岩洞里压制魔性,没想到遭若雪利用。得手后,若雪听到洞外魔族和妖族的人找上了月儿,邪魅的一笑,想借着他们的手无声无息的除掉月儿,自己就大摇大摆的顶替了落月,然后她拿走了月儿的青龙剑,同时也收走了,水麒麟的内丹。

  醒来后的月儿,觉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却见有人在追杀自己,和他们打斗一番后逃走了,不知不觉就逃到了流波山,后来被仙尊救起。醒来后的月儿什么都想不起来,她也曾努力的寻找记忆,但是脑袋和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慢慢的放弃了努力。唯一温馨的画面就是有个美丽的面庞,温柔的唤她一声月儿。

  月儿只是猜到个 大概,至于什么青龙剑,什么水麒麟她都一盖记不起。见月儿起身像外面走去,紫儿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上,叨叨个不停,“月儿姑姑要去哪里啊?”

  “陪你去街上转转”月儿边走边回他一句,这下把紫儿给高兴的,更是叨叨个不停了。

  “月儿姑姑,我觉得你就该多出来走走,没准还碰到一个认识你的人,然后给咱们讲讲你的过去,咱们就不用死气呗咧的想了”

  “嗯,好主要,赶明儿,你把我的画像帖在大街上不就行了,咱们还省的走了”

  “月儿姑姑,这个可不行,万一被天宫的人发现就不好了”他跟在月儿的后面,走在大街上,跳来跳去,兴奋的不行,这时突然出来一个彪形大汉,挡住他们的去路,恶狠狠的盯着月儿,月儿与他对视时他显得有些吃惊,接着又来了一个文字彬彬公子,上前解围,“姑娘不好意思,我大哥,他这里有问题”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彪形大汉像是在配合演戏一样,朝着月儿扑了一扑,月儿装模作样,害怕的躲在紫儿的身后,紫儿护着月儿,直到他们相互拉扯着走掉,然后月儿拉着紫儿也匆匆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谷间, 悄悄附身下去,刚才的俩个人正好从此处经过,彪形大汉说:“你为什么要拉我,当年明明就是她杀的君主”

  “你傻呀,那明明就是一个凡人,长的像而已,你看她周连一点仙气都没有,哦对,还有那个小白脸,他也没有妖气呀!”

  “可殿下说,她可能就是藏身于凡间” 俩个人争辩着向前走去。等他们走远了,紫儿,跳起来指着他们的背影就骂:“你才小白脸,你才小白脸,你们全家都小白脸!”

  月儿看着他噗嗤一笑,“好了,都走远了”

  “月儿姑姑你刚才要是不拉我,我非教训他们不可,气死我了”紫儿张牙舞爪气的直跺脚。月儿安抚着他。

  “紫儿,看他们刚才漏出的真容,应该是魔族中人”说着看了看紫儿,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若是我没猜错,是我当年杀了他们的君主,也就是当年的魔王 。可是不对呀!仙尊告诉我说魔王明明是被悯苍和他的娘子给封印的,当年七公主婉佞还因此落入凡尘渡劫,这与我何干呢?难道他们把我当七公主婉佞?”

  “不可能,不可能,人家婉佞,可是九州大地第一美人……”此言一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妥,悄悄瞄了一眼月儿,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燃着火焰的目光,他拍拍脑门觉的自己真是活够了。接着看月儿把手一抬指着紫儿,念到:“解除封印,妖气四散”

  紫儿噗通就跪下了“我天上地下第一美丽的月儿姑姑,我九州大地第一善良的月儿姑姑,我四海之内第一高手的月儿姑姑,求你放过我,这条除了月儿姑姑,再没人疼没人爱,可怜又可爱的小蛇妖吧!我再也不乱说话了”哭喊着求饶,还硬是挤出俩个泪珠子,抱着月儿的腿苦苦哀求,月儿差点笑出声,看月儿没反应,准备再来一遍,“我天上地下第一……”

  “好了好了,吵死都,来让开点”就看着月儿朝着他生后那只受伤的小白兔走去。可他还没从前刚才的情愫中缓过来,吸吸鼻子,揉揉了眼睛,“这都是什么 鬼”接着他也凑过去,看月儿为受伤的小白兔包扎伤口,故意怯怯的说:“月儿姑姑果然是九州大地第一善良的人。”

  月儿为小白兔包扎好伤口起身,严肃的看着紫儿说:“紫儿,我告诉你,你这位,四海之内,九州大地怎么怎么地姑姑,可能结了不少仇家,比如天族,比如妖族,再比如魔族,他们迟早会找我,就算他们不找,我也会一一找去”月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她确保紫儿把每一个字都听到耳朵里。然后看着步步为营的继续说:“大敌当前,你若是再跟着我,怕是性命难保”

  他那张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脸楞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心里不停的骂月儿,笨月儿,臭月儿,丑月儿,坏月儿,干嘛这么吓我呀,不知道我胆子小呀?可是她从来都不这么说话的,她的表情根本不是吓唬我这么简单。紫儿是有点害怕,但是他从来没打算离开月儿,他跑了几步,赶上月儿说:“月儿姑姑,我从来没打算离开你,我是胆子小,可这不代表我会退缩,再说了,我可不舍得,这个时候丢下月儿姑姑一个人,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与月儿姑姑为敌,我也只站姑姑这边”

  “你可想好了,我可没逼你啊!”

  “月儿姑姑我想好了,绝不反悔”紫儿信誓旦旦的说。

  “哎呦,你别叫姑姑了,都让你叫老了”月儿,一边往前一边用埋怨的口气说。

  “好呀!那我叫娘子吧!我觉的娘子也很好听呢 ”月儿白了他一眼,心想这条傻蛇,见有男子唤女子娘子,他就以为,只要是女子就都可以叫娘子,他都不知道人家是成过亲的。月儿也懒得和他解释。只好说:“你还是叫姑姑吧,我还是觉的姑姑好听”月儿真诚的目光看着紫儿。

  “好嘞,月儿 姑姑,就叫姑姑,妥妥的叫姑姑。”月儿看看他,心里想,真是白瞎了一张漂亮的脸,怎么就没长脑子呢?和仙尊真是没法比呀。突然想到仙尊,就想起他说的那句话,‘日月为媒,流波仙山为聘,许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月儿突然觉的好笑,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多么感人的誓言,可惜还是逃不过宿命的安排。见月儿,许久没说话,紫儿却叨咕不停,“月儿姑姑,你说咱们的竹屋会不会被发现?”

  “不会”月儿,以为紫儿真的是在害怕,所以就回了他一句,没想到这家伙,来劲了,一边走一边说上个没完。

  “月儿姑姑,你说咱们总要做点什么吧。防护措施什么的”

  “月儿 姑姑,要不,教教我练剑吧,这样以后,你就不用担心我被抓了”

  “哎,月儿姑姑别走那么快呀,”

  “月儿姑姑,你说我是不是练剑的奇才?”

  “月儿姑姑要不以后我叫你师傅吧”

  “哎,月儿姑姑你等等我,你说话呀,想什么呢?”

  “月儿姑姑,想什么呢?想……”

  “我想,想你什么时候闭嘴”月儿让他吵的头疼,不耐烦的回了他一句,紫儿,咬住嘴唇,马上闭嘴。又想说了,看到了月儿的眼神,马上又憋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