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比头发丝还细的煮干丝
高轩过2017-11-07 16:282,207

  阮白芫不断对自己说:“别管他们,就让他们折腾去。”可她仍然忍不住趴在厨房窗口,暗戳戳地看方谨舟切干丝。

  骨节分明的手按在干丝上,块儿准的刀工,将干丝切成极细极轻盈的薄片。方谨舟把干丝片码好,又将它们切成大约一毫米细的丝,“烟花三月下扬州,千丝万丝煮干丝”,执刀的美男,在水中散开的干丝,属于江南的烟花气顿时扑面而来。

  不过,阮白芫显然没能发现这其中的美。

  “干丝切得有点粗。”她用5.3的裸眼视力苛刻评论道,“而且,他应该先把鸡汤吊好,再不下锅,干丝要散了。”

  方谨舟一心一意地切着干丝,能感到有两道灼热的视线在自己脸上停留。这两道注视让他很满意,不过,越来越多的例子逼他承认,如果他不做点跟料理有关的事情,阮白芫是没耐心看他超过三秒钟的。

  唉,属于美男的悲哀……

  卫老爹背着手在旁边看戏。由于他并没有给什么指导性意见,方谨舟这道煮干丝可以说是错漏百出。当然,对于一般厨师来说,这已经是几年没法达到的殿堂级水平了,但在站的各位除了叶珈宁以外,都是厨师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任何一点小错,在他们严重都是不可原谅的。

  方谨舟自己也知道,由于对中餐的不熟悉,他这道煮干丝做得并不太好。但方谨舟一点都不急,而是慢条斯理地捞起干丝,准备把它向鸡汤里滚……

  这时,一个旋风女战士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今天这场现场教学,没有叶珈宁说话的份儿,所以他一直安静地蹲在墙角,充当着吃瓜群众的角色。见到阮白芫磨刀霍霍的样子,叶珈宁丰富的大脑又自动发射起了弹幕——

  叶珈宁:各位看官,各位朋友,阮白芫同志终于按捺不住,从厨房里冲出来了!好了小白,别掩饰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你刚才一直在偷看!

  叶珈宁:只见小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过了方帅帅手上的筷子,毫不客气地敲在了方帅帅头上!据不完全统计,这种桥段曾在各类偶像剧中出现过八百七十二次,在职场剧出现三十五次,在抗日神剧中出现两次!

  叶珈宁:不管怎么说,阮白芫同志已经初步get了女主技能,开始了与方帅帅的亲密互动!

  ***

  幸好阮白芫听不到叶珈宁心中的弹幕,否则她会忍不住一天打死他八百次。阮白芫夺过方谨舟的长筷子,忍不住对他喊:“错了!”

  方谨舟眉尖一挑,问她:“怎么错了?”

  话毕,他好像还嫌不够似的,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并没有错。”

  阮白芫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别的事她都可以不管,但只要在厨艺上出现的问题,她总是忍不住指出来。

  阮白芫像洪水决堤似的数落方谨舟:“鸡丝还没煮好,怎么能先下干丝呢?还有,你这干丝切得不够均匀,在火候相同的情况下,煮熟的时间也有差异。中餐里最基础的就是刀工……”

  方谨舟充满笑意地看着阮白芫,阮白芫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嘎”一下愣住了。

  “中餐中最基础的就是刀工”,这句话是一把钥匙,开启了她对美食最开始的记忆。

  阮白芫五岁的时候,外公教给她这句话,当时她做的第一道菜,也是这道大煮干丝。

  阮白芫学做菜的过程,可比现在的方谨舟惨烈多了。当时她人还没有灶台高,踩着一个小木凳子,握着一把特制小刀,一下一下地切。小孩子没有力量,好几次切破了手指,外公看见了,给她胡乱包包了事。

  粗心的外公也没有多想想,她还那么小,不能以成年厨师的标准来要求她,得先学点简单的。阮白芫也不懂讲话,不会为自己争取利益。她就在那一下一下地、笨拙地切,切了小半年,终于练出了童子刀工,做出了最好吃的干丝。

  当时她并没有热爱料理,用料理传播幸福的高尚想法,而是利用机械而枯燥的切割,逃避着父母的死亡,那是阮白芫来到澄阳镇的第一年,也是她父母双双去世的一年。

  大煮干丝对她而言,是一道拥有特殊意义的菜品。

  阮白芫低头看着方谨舟做好的干丝,突然有一种全身力气被抽干的感觉。原来,她从那么小就开始做菜了,原来,料理已经陪伴她走过了一大半人生。

  可是现在的她,却要把“料理”从生命中狠狠剥离。

  好像,从来没有热爱过料理一样。

  阮白芫感受到一点迟来的不舍,一点钝钝的疼痛。但那些疼痛很快又消散了,因为她想起同一句话——中餐中最基本的,就是刀工。

  她握了握左手,那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为什么,要让她想起这些呢?

  阮白芫突然打翻了干丝碗,半碗鸡汤全洒在她腿上,把她烫得一哆嗦。阮白芫眼角泛起一点泪花,她坚持认为自己是烫疼的,而不是什么别的原因。

  “你们这样有意思吗?”阮白芫气愤地看着方谨舟,她努力地责怪他,努力让自己生气。“方谨舟,其实你早跟我外公商量好了,故意在煮干丝的时候犯错,用错误来吸引我的注意。你们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不能怪你们什么,但请不要摆出救世主的姿态,千方百计地想来拯救我了!”

  “我不需要你的救赎,也不用你们关心!做不做菜是我自己的事,我高兴就做,不高兴就不做,我有选择的权力!”

  阮白芫又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小猫,方谨舟的示好,硬被她解读出几分恶意。方谨舟站在原地,沉默不语地任由她骂,但是他的眼神很清澈,黑得像墨玉一样,干净无尘。

  阮白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瘸一拐地跑出了院子,澄阳镇是个很小的地方,她不知能逃向何处。但这个小院实在太令人窒息了,她不得不走,不得不走。

  事情发生得太快,叶珈宁呆呆地看着这些变故,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到底发生了什么?”

  外公和方谨舟神色凝重,谁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冲他摇了摇头。

继续阅读:第14章 为你披荆斩棘,也为你俯身为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