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阮白芫,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高轩过2017-11-05 16:322,300

  在厨师握住刀的那一刻,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像卫老爹,前一秒钟,他还是个吹牛打屁,为自己外孙女挖坑埋土的熊爷爷,下一秒,他握刀的右手的青筋虬起,眉间气韵凝聚,已有王者乾坤。

  而方谨舟呢,他的气场相对的弱。因为在西式料理中,对厨师刀工的要求并没有中餐那样严苛,对于刀的依赖和感情,也没有中餐师傅那么深。

  方谨舟用余光看着阮白芫,他回想到一天之前,卫老爹跟自己的谈话。

  当时,两人一起站在躲阴凉。卫老爹道:“咳,聊点什么好呢,要不,就聊聊我外孙女吧?”

  ***

  卫老爹说了很多跟阮白芫有关的事,但实际上,那跟方谨舟想象中的阮白芫非常不同。

  在他心里,阮白芫天真,热情,没心没肺。有时候脾气暴躁,但大多数时候很讲道理,是一枚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辣椒。

  但在卫老爹口中,阮白芫敏感,多疑,是一个脆弱到极点的小孩子。

  “……白芫五岁的时候,我女儿女婿出车祸去世了,我把她抱回澄阳镇,把她像一只小猫似的养。”

  卫老爹说:“白芫真的很像猫,很多时候,她是很天真可爱的,会软乎乎地去讨别人喜欢。但更多时候,她全心戒备,恨不得把浑身的毛全炸起来。这孩子小时候经常在噩梦中惊醒,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她不要爸爸妈妈,也不哭,没人知道她要什么。”

  “这么小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想爸爸妈妈呢?”卫老爹靠在树上,眼神十分忧愁,“只是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哀求,我女儿女婿都不可能回来了。”

  当时,方谨舟沉默着站在树下,不知道如何作答。

  “我没想到她是这样的。”方谨舟很慢很慢地说,“她之前很爱笑,我以为,她一直被保护得很好。”

  卫老爹很有自知之明地道:“保护得很好?那怎么可能?!我是一个没太有耐心的老头子,年轻时候还把精力放在了辣酱厂上。白芫能全手全脚地长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方谨舟:……

  卫老爹想到了什么,长叹了一口气:“不过,白芫六岁的时候遇到了‘那小子’。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不得不承认,那小子陪白芫渡过了很多快乐时光。”

  卫老爹道:“从这一点上,我还挺感谢他的。白芫遇到他,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那小子”,是谁?

  方谨舟捕捉到,卫老爹口中的“那小子”,是一个对阮白芫非常重要的人物。但是对于那个人,卫老爹明显不愿意多说。

  方谨舟也问不出来什么。

  话题进行到这个程度,卫老爹就算再笨,也发现方谨舟其实早就认识了自己的宝贝孙女。他说:“老头子跟你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小青年儿,你其实并不了解白芫。”

  方谨舟心上一抽,有几分后知后觉的心疼,随着卫老爹这句话而蔓延开。

  他说:“我会试着去了解她。”

  卫老爹有点无奈地说:“那个丫头,我都有点看不懂她,你能了解什么啊?”

  不,外公做不到的事,他会做到。

  比如,他会顺着她的脚步,把她做过的事情经历一遍。拿她执过的刀,学她做过的菜。

  比如,她不开心的时候,他会做菜给她吃,像那个不知姓名,陪伴了她很久的人一样,他,会比他做得更好。

  他们都是厨师,厨艺是除了语言之外,第二个沟通和交流的出口。

  正因为跟外公说了那一番话,才有了今天的拜师学艺,卫老爹和方谨舟配合得非常默契,心照不宣。

  卫老爹:“咳咳,小方,你知道我要教你的第一道菜,是什么吗?”

  方谨舟很虚心地道:“不管外公教什么,我都会认真学习。”

  两人虚伪的一唱一和,实在让人有点受不了。阮白芫无情戳破答案:“大煮干丝。”

  她坐在一边的小板凳上,指着案板上的鸡和干丝:“鸡丝要滑嫩,豆丝要像头发那么细,我五岁时做的菜。”

  方谨舟微微一笑。

  哦?是吗?

  那今天,我就先了解五岁时的你。

  卫老爹之前内心戏超足地把鸡和豆皮放到了案板两端,既然谜底被阮白芫戳破了,也没什么故弄玄虚的必要了。他轻咳一声,把鸡和豆腐摆在方谨舟面前:“咳咳,既然标准已经公布了,那就开始做吧!”

  方谨舟垂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鸡、刀、豆皮。

  阮白芫不可相信地问:“这就完了?”

  卫老爹两手一摊:“完了。”

  阮白芫:“切干丝的手法呢?鸡汤的熬煮方式呢?还有,你忘了告诉他,干丝切好后,要跟头发比一比韧性,做到比头发细,但是又比头发强韧……”

  卫老爹说:“哦,你记得这么熟,你告诉他呀!”

  阮白芫:“我……”

  一股本能涌了上来,她几乎要把做菜要点脱口而出。但看着外公有点狡黠的笑容,阮白芫生出一种即将上当受骗的感觉。

  阮白芫:“我才不多管闲事!是你答应做人家师父的,又不是我!”

  说罢,阮小姐收拾好一地瓜皮,决定不管这一老一少的戏精了。

  引诱第一步失败,卫老爹和方谨舟交换了一个遗憾的表情。不过,他们很快get到加戏新方法,卫老爹提高声调,大声说道:“哎呀小方,刚才忘了问你,做你的师父有什么好处啊?”

  方谨舟恭恭敬敬地答道:“师父有什么需要的,我都会尽力满足。”

  卫老爹笑眯眯地说:“咳咳,那好呀,听说你游历过四十多个国家,一定精通很多菜式吧?”

  方谨舟从善如流:“并不太多,大概三千多道菜吧。”

  卫老爹夸张地喊:“啊?三千多道?那你可真是一个移动厨房了!”

  阮白芫正在隔壁洗碗,闻言脚底一滑,被外公的比喻shock到了。方谨舟低声地笑着说:“嗯,可惜白芫不肯做我师父,否则我会一道道做给她吃的。”

  三千多道菜,一天三道不重样,也可以做上十多年。

  阮白芫之前就发现了,方谨舟的声音非常好听。而这么好听的声音又说出了引人遐思的话,就更加让人无法抵抗了。

  阮白芫压下心中有点微妙的情绪,赶紧捂上自己的耳朵。

  轻易许诺的陪伴,她,不相信。

继续阅读:第13章 比头发丝还细的煮干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