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方帅帅的套路
高轩过2017-11-04 16:302,242

  阮白芫不相信地看着方谨舟。

  她心里想:啧,知道你是来找我的,只是你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阮白芫满脸傲娇,恨不得把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方谨舟憋着笑,一本正经地朝前一指:“咳咳,我是来找它的。”

  方谨舟面前空无一物,唯有一鸟,一鸟笼,和一鸟食盆而已。

  方谨舟握着拳,挡住唇边笑容:“没错,我是来找阮英俊的。”

  像是为了印证方谨舟的话一样,阮英俊眨了眨绿豆小眼睛,热情洋溢地叫他:“丑八怪!”

  方谨舟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阮英俊叫他丑八怪,他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意味深长地对阮白芫说:“你的认人能力,还不如你的鹦鹉。”

  阮白芫:“……”

  外公和叶珈宁先后被吵醒了,见是方谨舟来,两个人露出了有点惊喜的笑容。外公卫老爹意外发现,麻子脸青年没了麻子,竟然显现出几分惊人的美貌,他心中的算盘噼啪作响,给阮白芫牵红线的念头更强烈了。

  方谨舟乖巧地对卫老爹说:“外公,我今天带来了一根遛鸟绳,有了它,阮英俊就不会趴树上下不来了。”

  卫老爹顿时眉开眼笑,既然世上有遛狗绳,那么多一种遛鸟绳也不奇怪。他欢欢喜喜接过了遛鸟绳,给阮英俊系在爪子上,绳子上带着些亮闪闪的装饰物,阮英俊晃了晃爪钩,自己也觉得挺美的。

  方谨舟用遛鸟绳轻易收服了卫老爹和阮英俊。而叶珈宁作为一枚合格的小受,根本不需要方谨舟费心勾搭,他早凑到方谨舟身边,千娇百媚地叫他:“方帅帅~!”

  很好,院子里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息,除了阮白芫以外,所有的人(和鸟)都很高兴。

  阮白芫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方谨舟。

  呵呵,如果你的表演只是一根遛鸟绳的话,那好,绳子送完,表演到此结束了。

  阮白芫干咳两声,正想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卫老爹却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发现了方谨舟手上的西瓜。

  “哎呀,小方,来就来吧,你还带什么东西啊。”

  卫老爹飞快接过瓜,虚伪地客气道:“外公正想吃西瓜呢,可惜还没抽出空去买。小叶,别愣着,快去把瓜切一下!”

  一号灯泡叶珈宁洗好刀,乖乖地切瓜去了。

  阮白芫气得鼻孔冒烟,瞪了卫老爹一眼:“外公!”

  难道我们家还缺一个西瓜吗?你真想吃瓜,我现在就去买,红瓤的、黄瓤的,买一大车!

  当然,卫老爹醉翁之意不在瓜,其最终目的,仍然是撮合方谨舟和阮白芫。他好像没看见阮白芫杀人般的目光似的,热情地招呼方谨舟留下来。

  方谨舟犹豫地看了阮白芫一眼,好像在忌惮什么。“要不我还是走吧。”方谨舟有点可怜地说,“芫芫好像不欢迎我……”

  “瞎说!”

  外公抖了抖二杠梁背心,头一次表现出长者权威。“白芫,搬个凳子到天井坐着去,对,给小方也搬一个,放到阴凉地里,别让他晒到!”

  阮白芫:“……”

  一个西瓜,方谨舟、卫老爹、叶珈宁三个人,整整吃了半个上午。其间,他们因阮白芫的童年趣事爆发了七次大笑,听完她的青春期糗事,叶珈宁直接笑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阮白芫:“……”

  外公头一次遇到这么配合的倾听者,所以绘声绘色,讲得格外投入。阮白芫为了保住自己最后一点尊严,赶忙出声制止:“咳咳咳,你们,瓜吃得差不多了吧?”

  方谨舟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挑了一块最大最甜的瓜,送到阮白芫唇边。

  清凉的瓜瓤像人鲜艳的嘴唇,阮白芫浑身一抖,只见方谨舟对自己微微一笑。

  “我这次来,是来拜师的。”方谨舟笑的人畜无害,“我知道,在这个小小的四合院里,住着当今世上最杰出的厨师。”

  阮白芫老脸一红,突然被人夸成最杰出的厨师,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阮白芫板起脸来,准备义正言辞地拒绝方谨舟,自己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出山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却见方谨舟转过身来,恭敬地对卫老爹说:“外公,你愿意收我为徒,教我做中餐吗?”

  外公吐出一排西瓜子,痛快答应道:“好啊。”

  说完这句,外公又随随便便指了指地上的西瓜皮:“哦,今天这个西瓜,就当拜师礼吧!”

  方谨舟露出乖巧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只要外公喜欢,我带多少都无所谓。”

  阮白芫:……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昨天,方谨舟不还苦苦哀求她收他为徒吗?

  外公不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要彻底退休,连辣酱厂都不管了吗?

  你们拜师收徒就这么随便?

  考虑过吃瓜群众的感受吗?

  而且……阮白芫发现,一天之内,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自作多情了!

  卫老爹平时慢慢悠悠,但收方谨舟为徒这件事,他做得格外有效率。吃完西瓜,他和叶珈宁在迅速在方桌上摆好一排案板,又选了瓜果鱼肉等十余种食材。阮白芫知道,卫老爹首先要教方谨舟的,是中餐里最基础也最重要的——刀工。

  摸到刀柄的那一刻,卫老爹浑浊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虽然卫老爹能被一个西瓜轻易收买,平时乐呵呵地遛鸟逛街,活像一个邻家熊爷爷。但其实他虚怀若谷,是一个像扫地僧那样深藏不露的人物。

  卫老爹曾是全国最杰出的七星厨师,三十岁获得特厨称号。更厉害的是,七星特厨只有七位,之后晋级的七星特厨里,有五位是他的徒弟。

  他五十岁混腻了厨师界,回到家乡开办了老干爹麻辣酱厂。十多年来,老干爹麻辣酱从一个三五十人的小厂,发展成拥有四大生产基地,产品销往千家万户的超级大厂,最新市场估值显示,老干爹麻辣酱的市值最起码有二点五亿。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卫老爹,那就是——厨神。

  只有身为厨神的人,才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称霸厨师界,也能在急流勇退后,做出最让人喜爱的酱料。

  所以卫老爹他,是一个酷爱穿二杠梁背心,单纯不做作的……厨神+亿万富翁。

继续阅读:第12章 阮白芫,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