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个错位的吻
高轩过2017-11-03 16:122,174

  阮白芫轻飘飘地站在一片沙滩上,环顾四周,这正是小时候,她经常跟萧如沐玩耍的地方。

  空气里蔓延着淡淡的咸湿味,贝壳散落在石滩旁。阮白芫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拥有一双儿童圆胖的小手,她顿了一顿,立刻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不过就算是梦,也是一个好梦。

  梦中的她穿着一身花裙子,大概八九岁,八九岁的阮白芫有一种属于小女孩的矫情,比如一得到什么好东西,她就要向萧如沐显摆一下。

  阮白芫睁大眼睛看了看,果然发现了萧如沐。

  萧如沐背对着她站着,海浪拍打着脚边礁石,令他的背影显出几分忧郁。与阮白芫的幼齿不同,梦中的萧如沐是成人的模样,二十多岁,挺拔细瘦,像一颗忧伤的小白杨。

  阮白芫挺了挺自己不甚伟岸的胸口,顿觉有些丧气。她不明白好容易做个梦,为什么还做得如此违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差了十七八岁,感觉像叔叔和侄女一样。

  不过能梦到如沐,是件令她高兴的事。阮白芫很快调整好心情,向萧如沐奔了过去。

  “如沐!”她咯咯笑着,像之前千次万次,奔向萧如沐。这个飞奔阮白芫从小做到大,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她知道萧如沐会张开怀抱,笑容满面地等着她。然后,她会冒失地撞他一下,把他撞得向后踉跄一步。萧如沐不会在意她的恶作剧的,他仍然会紧紧抱住她,细瘦的肋骨勒得她有点心疼,然后她想,如沐和她真般配啊,这个怀抱,如果能抱到天荒地老就好了。

  可是阮白芫慢慢发现了,她这个梦很怪,

  不管梦中的她怎么奔跑,萧如沐跟她的距离一点也没缩短,他们越来越远,像隔着千山万水一样。

  风太大了,阮白芫被吹得闭上了眼睛,她有点生气地喊:“如沐,怎么回事?我过不去,你就过来找我啊!”

  萧如沐静静的看着她,脸上挂着又薄又凉的微笑。

  这不是她熟悉的如沐。

  阮白芫有点慌了,她突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阮白芫渐渐后退,想要逃离自己的梦境,萧如沐却向她走来,挡住了阮白芫的去路。

  梦中的他,是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青年,而她,只是个八九岁的胖孩子。

  萧如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力量对比,显得有点可笑。

  阮白芫勉强地笑了笑:“如沐,你吓到我……”

  话音未落,萧如沐突然一把抱住阮白芫,将她狠狠摁到自己怀里。这个怀抱一点都不舒适,甚至还让人感到恐慌。阮白芫呼了一声痛,这声痛叫让萧如沐感到格外愉悦,他笑了一笑,捏住她的下巴……

  开始吻她。

  阮白芫的泪水喷涌而出,因为梦中的她只有八九岁,这个吻让人觉得异常耻辱。萧如沐吻得很霸道,他闭着双眼,狠狠撕咬着,像一头蛰伏很久的野兽。

  这样的如沐让人感到很陌生。阮白芫记得,两人在现实中的第一次亲吻时,萧如沐紧张得脚趾都在发颤。那时他不到二十岁,傻傻地捧着她的脸,好像她的嘴唇是无上珍宝,最后还是她看不过去,主动凑到他唇边,送上一个热烈青涩的吻。

  那个短短头发,青稚眉眼的男孩,才是她心目中的如沐啊……

  现在的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吻终了,萧如沐把阮白芫狠狠摔在地上,

  阮白芫痛叫一声,梦中孩子的身份,让她变得格外无助,格外可怜。她蜷缩着身子,看着萧如沐唇边的凉凉的笑意,只觉一阵齿冷。

  只觉她自己,又回到了七星特厨比赛的那一天。

  ***

  阮白芫从噩梦中惊醒,大口喘着气,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

  她摸掉脸上的冷汗,坐在床边,喝了一大杯凉水。这杯凉水让阮白芫冷静下来,她眨了眨眼,记起自己早就离开了C都,离开了是非圈。对她来说,萧如沐也只是一个亲密过,又远去了的名字而已。

  想到刚才的梦,阮白芫自嘲地笑了笑。

  她努力把这天过成一个最平凡的早晨,起床吃饭,在路过阮英俊身边时,心不在焉地喂了他一大把鸟食。阮英俊对此兴奋地絮絮叨叨,为她讲述了一个英雄救鸟的故事。

  “昨天,有一个,丑八怪救了我。”阮英俊说,“猫,树,丑八怪!”

  阮英俊语言能力有限,一个故事被他讲得乱七八糟,只有一个频繁出现的“丑八怪”,引起了阮白芫的注意。

  她逗它:“阮英俊,你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吗?”

  阮英俊一张鸟脸皱了起来,大概触景生情,又想到了那位不忍直视的丑八怪先生。“麻子脸,冰块,丑。白芫,漂亮!”

  鹦鹉的审美观让人虚荣顿生,阮白芫高兴地搓了搓手,把残留的鸟食都搓进了食盆里。

  刚才的噩梦,好像没那么讨厌了。阮白芫一脸慈爱地看着阮英俊,摸了摸它的脑袋。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阮白芫“哎”了一句,快跑着去开门。

  女孩的唇边带着一丝笑意,这丝笑意跟清晨的阳光一样,撞进了方谨舟的眼睛里。

  不过看到方谨舟的一瞬间,阮白芫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你来干嘛?”她像个女战士似的守在自家门前:“方谨舟,哦不,杰西大厨,这里不欢迎你!”

  方谨舟的鸡蛋过敏全好了,又恢复了平时的人模狗样。他拎着一个大西瓜,客气而绅士地说:“阮小姐,我并不是来找你的。”

  阮白芫警惕地问:“那……你是来找叶珈宁的?”

  叶珈宁借住在四合院的西厢房,阮白芫决定,只要方谨舟敢借叶珈宁的名头登堂入室,她下一秒就把叶珈宁扫地出门。

  结果方谨舟道:“我也不是来找叶珈宁的。”

  阮白芫狐疑地看了方谨舟一眼,又看了看方谨舟手里的大西瓜。

  真的是她自作多情了吗?难道方谨舟来这一趟,真的跟她毫无关系?

  ……难不成,方谨舟是特意来送西瓜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方帅帅的套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