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只吊在树上的鸟儿
高轩过2017-11-02 20:522,328

  过了很久,方谨舟才承诺似的说道:“放心,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小小的院子里,种满了凌霄花。凌霄是种很张扬的植物,盛开时连成一片一片,像火一样,也像另一轮燃烧的小太阳。

  但它若衰落了,又是一种最令人叹惋的衰落。花瓣迅速萎蔫,花枝张皇失措,一夜就败尽了,甚至让人怀疑,它是否曾热烈盛开过。

  阮白芫站在花架下面,将败不败的凌霄,映衬着她满含戒备的眼睛。

  明明在半个月之前,她还是那个试菜试到凌晨两点,眼睛里闪闪发光的女孩子。

  方谨舟不知道,阮白芫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打扰了,阮小姐,我为我的行为感到抱歉。”方谨舟努力维系着最后一点绅士风格,他微微颔首,在小疹子还没有爆发之前,抬腿走出了四合院。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叶珈宁想说点什么,但看了看阮白芫的脸色,什么也没说。

  方谨舟走得格外慢,他一直等待着阮白芫,如果她说几句“大家还是朋友,可以常来玩”之类的客气话,他的心情不会这么低落。

  可是阮白芫没有说。

  她不是个会假客气的人。

  “啪”地一声,方谨舟听见什么东西崩断的声音,失去了“料理”这个媒介,他几乎没有了接近阮白芫的理由。方谨舟觉得心里有点酸,一定是阮白芫那道该死的菜里,放了太多酸梅汁。

  方谨舟已经走出了四合院,就算阮白芫要挽留他,他也听不见了。

  好吧,好吧,方谨舟有点赌气地想,反正他这次回中国,本来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跟阮白芫之间的联系,断就断了吧。

  方谨舟租住在一家酒店式公寓里,从阮白芫家到公寓之间,总共有三个路口。

  在经过第一个路口的时候,方谨舟看到了一幕很怪异的景象,只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守在一刻大杨树下,杨树树底趴着一只猫,树杈上,蹲着一只鸟。

  老大爷穿着件二杠梁白衬衫,手里拿着一把大蒲扇。他急得在树下转来转去,对树上的鸟儿喊:“阮英俊,你别怕啊,外公已经给119打电话了,消防战士会来救你的。”

  树上的鸟儿是只红色的金刚大鹦鹉,大概是老大爷的宠物。老大爷急了半天,跟鹦鹉商量道:“要不你试试,自己飞下来?119出警很贵的,如果能省下这笔钱,外公给你买高级鸟食吃。”

  阮英俊扇了两下翅膀,像只肉鸡似的:“滚蛋,老子不会飞!”

  老大爷:“刚才就是你自己飞上去的。”

  阮英俊像复读机似的重复:“滚蛋,老子不会飞!”

  老大爷:“败家玩意儿,你不会飞,难道外公会飞?实话跟你说吧,外公根本没打119,你自己会飞就自己飞下来,不会飞拉倒。”

  阮英俊:“……”

  鹦鹉长着一副怂包样,绿豆大的小眼睛,一直盯着树下的猫。方谨舟觉得,鹦鹉是因为怕猫、脚软,所以才忘记了怎么飞。

  果然,小猫伸了伸爪子,跃跃欲试地往树上跳,鹦鹉立刻惊恐地尖叫道:“快来救老子,老子不会飞!”

  卫老爹满面愁苦地掏出了手机。

  他正准备给119打电话,为了这不省心的破鹦鹉出笔血,就见一个麻子脸青年走到自己面前,抱起了树下的小猫。

  青年把小猫圈在怀里,挠了挠它的肚皮,小猫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发出咕噜咕噜地叫声。

  麻子脸青年撸完了猫,把小猫举起来,给树上的鹦鹉看:“没事,我已经抓住它,你可以下来了。”

  阮英俊绿豆大的小眼睛眨了眨。

  试探地伸出了一只爪钩。

  不过阮英俊很快把爪钩缩了回来,它冲着树下的方谨舟,扎心扎肺地喊:“丑八怪,老子不信你!”

  方谨舟:“……”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起了一大片小疹子。

  从来没有人,或者鸟,敢当面说他丑。

  方谨舟几乎想抽手就撤,抠门又鸡贼的卫老爹却抓住了他。

  为了省下几百块出警钱,卫老爹虚伪地笑着:“小青年,别生气,一只破鹦鹉懂什么?我看你……唔,我看你就挺好的嘛!我有个外孙女,从大城市C都回来的,哎呦,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改天到我们家坐坐!”

  方谨舟心里动了一下,挑了挑眉。

  “外孙女?”

  又看了看树上的鸟:“阮英俊?”

  若放在平时,他这个动作非常帅气,甚至有点勾人。但在一脸红疹子的情况下,却有点让人不忍直视。卫老爹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十字架,毫不犹豫地把阮白芫卖了出去:“嗯呐,我外孙女白白圆圆的,今年二十四,我觉得她可好看了。”

  话音未落,方谨舟利落地把猫塞到卫老爹怀里,挽起裤腿,抱着树,准备往树上爬。

  他喃喃道:“我也觉得她很好看。”

  静谧安然的小城市,杨树叶沙沙作响,方谨舟心里拂过一阵清风,瞬间把所有阴霾吹散了。阮英俊,阮……白芫?

  他唾弃着自己,努力压抑着心里的高兴。

  已经切断的联系,又要……接起来了吗?

  ***

  方谨舟成功把阮英俊救下了树。

  卫老爹对他千恩万谢,热情邀请他回家吃个午饭,方谨舟摸了摸红疹子,觉得自己实在有碍观瞻。所以他矜持地笑了笑,道:“外公,我今天还有事,改天会到您家拜访的。”

  卫老爹稀里糊涂被人叫了外公,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好好好,哎呀,你帮了外公这么大的忙,外公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啊。”

  方谨舟很虚伪,很斯文败类地笑着说:“遇见就是缘分,或许,我跟外公有缘呢?一点小事,不用谢。”

  卫老爹对方谨舟的好感度蹭蹭蹭上涨,顿时觉得小青年虽然丑了点,胜在心肠很好。

  甚至产生了把他跟阮白芫拉郎配的想法。

  澄阳镇的生活节奏非常缓慢,卫老爹站在树底下,开始跟方谨舟闲聊天:“哎呀小青年,反正回家也没事做,不如,我跟你聊聊吧?”

  不知是不是卫老爹的错觉,他觉得小青年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闪过一丝贼光。

  不过等他再看,方谨舟已经恢复了谦谦君子的模样,笑着说:“好。”

  嗯,一定是他看错了。

  卫老爹清了清嗓子,说:“咳,聊什么好呢?要不,就聊聊我那外孙女吧?”

继续阅读:第10章 一个错位的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