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为你披荆斩棘,也为你俯身为马
高轩过2017-11-09 11:562,090

  方谨舟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他说:“我搞砸了。”

  卫老爹赶紧打圆场:“也没这么糟啦。”他大刺刺地说,“至少白芫真的很在意料理,否则她不会从厨房里跑出来,也不会对小方你失控的。”

  ……然而卫老爹苍白的论点,并没有安慰到谁。

  方谨舟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落寞,在他看来,阮白芫像一个棘手的病人,他想治好她,却不知如何下手。

  阮白芫的腿刚才被烫伤了,也不知道疼不疼。方谨舟问过卫老爹之后,默默房间拿了一盒烫伤膏,他顺着澄阳镇的主干道,出门找阮白芫去了。

  ***

  阮白芫并没有跑远,她坐在离家几百米的石墩上,白花花的小腿烫红了一大片。

  方谨舟抿了抿唇,双目晦暗。他快步跑到阮白芫身边,扳过她的腿查看。阮白芫发现是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你走开!”她红着眼眶喊道:“我没什么事,你别碰我!”

  方谨舟置若未闻。

  他用指腹轻轻摩擦着她的小腿,因为烫伤时阮白芫只穿了一条短裤,所以膝盖以下红肿得格外厉害。见她伤成这样了还在逞能,方谨舟心上浮起一丝不悦,他挖了少许药膏,一手圈着阮白芫的膝盖,轻柔地把药膏涂在她腿上。

  阮白芫还在不识好歹地挣扎:“喂,方谨舟,你干嘛?打一拳给个甜枣吗?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所以,趁我不顾交情地踢你之前,你最好有多远闪多——”

  方谨舟抬头,很不耐烦地眉头轻皱:“闭嘴。”

  “……远。”

  阮白芫坚持地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由于方谨舟的神情太像爸爸训斥幼儿园的小女儿,阮白芫濡了濡嘴唇,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再抬杠。而是乖乖地站在原地,看方谨舟蹲在她身前,一圈一圈地抹着药膏。

  为了避免阮白芫真的踢他,方谨舟放开圈住她膝盖的手,慢慢地抓住了她的脚腕。

  阮白芫的皮肤很细腻,就连最疏于打理的脚踝都嫩嫩的,皮肤像一块晶莹的玉。方谨舟蹲得有点麻,药膏涂好后,他鬼使神差地凑近她的膝盖,在烫伤处轻轻吹了几口气。

  轻轻的,有点痒。

  很多年前在异国他乡的法国,他妈妈曾告诉他,亲人的安慰是一口神奇的气,会让疼痛减轻。他摔倒摔伤的时候,妈妈也经常在他伤口处吹气。

  这明显是骗小孩子的话,他竟然在此时此刻想了起来,并且用在了阮白芫身上。

  方谨舟的耳廓微微有些发红。

  他站起来,故作平淡地对阮白芫说:“好了。”

  方才方谨舟一直蹲着,两个人除了“你走开”和“闭嘴”以外,没又什么实质性的交流。而当两个人真正四目相对,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想起刚刚的所作所为,阮白芫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次的错,貌似在自己。

  就算方谨舟跟卫老爹早有预谋,她也不该神经病似的把干丝打翻,还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从家里跑出来,活像偶像剧里的作死女主。

  丢人。

  阮白芫尴尬地挽回道:“咳,不好意思,刚才不该打翻你的干丝。毕竟是你第一次做,从品相看,应该还挺好吃的。”

  方谨舟:“你明明觉得它一无是处。”

  阮白芫:……

  所以呢,就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的肯定,你的伤没事了?没事我们回家吧。”能怎么样?

  鉴于天又一次被方谨舟聊死了,阮白芫搜肠刮肚地找着话题,希望能表示出对方谨舟的歉意。

  阮白芫:“其实我……”

  方谨舟:“对不起,是我太粗暴了。”

  方谨舟:“我的确很想让你做菜,但我不该采取这样的方式,逼迫了你,我很抱歉。”

  阮白芫:??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方谨舟第二次跟她说,他太粗暴了。

  第一次是她故意做了会让他过敏的鸡蛋,他吃完后长了一身红疹子,还跟她说,他太粗暴。

  第二次,是她把他做的干丝打翻。厨师尝试的第一道菜,往往带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他不怪她,反而说“他很抱歉”?

  阮白芫看着眼前的方谨舟,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了……

  不过事已至此,方谨舟硬要背锅,她也只能从善如流地让他背。阮白芫道:“咳,一点小事而已,我不会介意。不过我要申明一下,你可以拜我外公为师,这个我双手赞成。但不管你怎么劝说,我都不会同意再做菜的,这是我的原则,任何人都没法改变。”

  方谨舟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阮白芫长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阮白芫走了两步,感觉小腿已经不疼了,跟方谨舟也没什么好聊的。所以她挥了挥手,直接而干脆地对方谨舟说:“那我回家去了,你也回酒店吧!”

  哦,方谨舟突然意识到,西瓜吃完了,瓜皮也收拾完了,他没有理由跟阮白芫一起回家的。

  这样的认知……让他很不爽。

  不过方谨舟并不着急,因为他发现,阮白芫是一只戒备心很强的小猫。他想接近她,必须抱有超乎寻常的耐心和爱心,不能急于一时。

  相信过不了几天,他就能想到办法,长久地赖在她家里,在更远的将来,她会放弃原则,心甘情愿地做十珍海鲜汤面给他吃……

  方谨舟摸了摸下巴,觉得事情更加有趣了。

  不过阮白芫明显没料到方谨舟的真实想法,她以为方谨舟是个信守诺言的真君子,没想到,对方只是腹黑地提出权宜之计而已……

  方谨舟和阮白芫客气而不失礼貌地道了别,澄阳镇炽热的正午骄阳,将两个人的影子缩得很短很短。

  阮白芫:太好了,事情圆满解决了!方谨舟不会再纠缠我了。

  方谨舟:我是不会放弃的!

继续阅读:第15章 方帅帅的爱心千层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