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方帅帅的爱心千层酥
高轩过2017-11-10 11:502,499

  如果你不开心了,就吃一块方帅帅做的法式千层酥。

  如果还是不开心,那就吃两块。

  方谨舟站在酒店的开放式厨房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最地道的千层酥应有729层,酥皮极脆,方谨舟两指搓动,轻轻在上面撒上糖霜。

  刚出锅的千层酥口感脆薄,厚厚的奶油散发诱人的乳脂香味,方谨舟在千层酥顶端放了很多草莓,这是法国小女孩最喜爱的吃法。

  不知怎么,他下意识把阮白芫当做一个很小的小孩。

  就是卫老爹口中那个,从小失去了父母,得不到太多关爱,在操作台前枯燥地切着干丝的小女孩。

  方谨舟他,下意识地想弥补阮白芫一些东西。

  ***

  作为一位顶级大厨,方谨舟相信,就算阮白芫有定力拒绝他,也不可能拒绝那么一款可爱的点心。他满意地把千层酥包好,以一种不太稳重的步速来到阮白芫家门口,清晨的阳光腻在脖颈后方,腻出一层浅浅的汗意。

  方谨舟并未察觉,这样的自己很有男人味。

  他慢慢地抬手,敲响了阮白芫家的大门。

  不知道为什么,喉结滚动,竟然还有一丝久违的紧张。

  来开门的是叶珈宁,看到方谨舟在门外,叶珈宁瞪圆了他本来就有点大的眼睛。

  “方帅帅?”叶珈宁道,“你怎么又来了?”

  方谨舟忽略叶珈宁口中那个有点失礼,有点不欢迎的“又”,长腿一迈,迈到阮家小小的院子里。

  (PS:之前交代过,阮白芫的外公姓卫,严格来说,这个小四合院应该是“卫家”。但用卫家的话,感觉有点怪怪的,特地声明,以后就都用阮家了哈。)

  阮白芫穿着白T恤和短裤,叼着牙刷,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两个人的惊讶传递了一条信息,方谨舟来阮家的频率,实在有点太频繁了。

  ……而且,是在他屡屡碰钉子的情况下。

  方谨舟淡淡扫了一眼阮白芫的牙刷,这个微小的细节告诉他,阮白芫还没有吃饭。方谨舟一边庆幸自己六点就起床做好了糕点,一边很不经意地把蛋糕盒放在了桌子上:“我为你带来了早餐。”

  他淡淡地说:“吃吃看,如果喜欢,我可以经常做给你吃。”

  咳咳,对于厨师来说,这是很露骨的示好了。

  叶珈宁又一次睁大了他的眼睛。

  “哇。”

  这声哇里,饱含了他对方谨舟锲而不舍,用生命在讨好阮白芫的崇拜之情。

  啧,方帅帅,本以为你低调内敛,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如果你锲而不舍追逐的人是我就好了。

  在叶珈宁脑海中又一次发射十万弹幕的时候,阮白芫残忍地拒绝了方帅帅:“不好意思,我已经准备了早饭。”

  阮白芫指了指墙角一袋沾着泥巴的土豆,朴素地坚持道:“等会儿洗干净,削皮煮熟就可以吃了。”

  Excuse me?

  阮小姐,你在用一袋生土豆,跟我采用了二十八道工序,总共729层的殿堂级千层酥做比较?

  你在搞事情,你知道吗?

  方谨舟抽了抽嘴角,努力克制地说:“你还没有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于此同时,叶珈宁早已暗戳戳蹭到桌前,“不小心”掀开包装盒,很识货地赞叹道:“哇,是法式千层酥啊!”

  阮白芫摊手:“现在我知道了。”

  阮白芫说:“我依然选择煮土豆。”

  方谨舟:……

  由于十珍海鲜汤面是一道她不能提起的伤疤,阮白芫在面对方谨舟的时候,总是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叶珈宁嗅着院子里紧张到爆炸的气氛,很忧心方谨舟被惹急了,会忍不住跟阮白芫打起来。

  他颤颤巍巍地道:“小白,要不你就尝一块?”

  就在事情尴尬到无法收场的时候,方谨舟突然笑了。

  他笃定地看着阮白芫,嘴角浮起一丝自信的笑容:“你不敢吃这块千层酥。你怕吃了,会喜欢上我。”

  阮白芫:??

  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方谨舟悠然自得地把手搭在桌子上,自信地敲打着桌面。“我十七岁的时候,曾经在巴黎开了一家甜品店,开店的第一个月,有十九个女孩子向我求婚。”

  “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吃了我做甜点。舒芙蕾、千层酥,或者别的东西……”

  虽然事情的结果是十几个法国女郎打了起来,还因此引来了警察。但方谨舟发誓,他是不会把这些告诉阮白芫的。

  方谨舟拿出了千层酥,让它浓郁的香气在阮白芫鼻尖萦绕。“阮小姐,你是不是不敢吃?试试这块点心吧,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阮白芫:激将法?老子信了你的邪!

  阮白芫阴测测一笑,没有直接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她指了指身边的叶珈宁,笑道:“珈宁喜欢这个,与其强迫我,不如给他吃?让每道料理得到应有的赏识,才是厨师应该做的事情啊!”

  阮白芫把“厨师本职”这样的大帽子扣到了方谨舟身上,让方谨舟难得一噎。但谁知叶珈宁连连摆手,像避瘟神似的道:“别别别,我不想吃了!”

  在听了十九个法国女郎的故事后,谁还有勇气吃方帅帅做的东西!

  搞不好,真的会爱上他啊!

  叶珈宁虽然是gay,但也是个有原则的gay,爱这个字太沉重了,他只要轻松的露水之缘就好!

  于是,由顶级大厨制作的,729层殿堂级千层酥突然间人厌狗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软了下去。

  方谨舟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为了保持千层酥的最好口感,方谨舟是一路小跑,跑到阮家的。而现在他知道,千层酥的已经变得没那么好吃了,就算阮白芫想吃,他也不会把失败的作品呈现给他。

  方谨舟深深地看了阮白芫一眼,他默默地把手中的千层酥放进盒子里,一言不发地走出了阮家大门。

  笔直而宽阔的背影,竟然显得有点落寞。

  阮白芫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她又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又不知道自己坏在哪里。

  方谨舟做的东西一定是令人惊艳的,正是因为知道这点,她才一口也不能碰。

  她拒绝做菜,也拒绝所有美食。她害怕自己属于厨师的记忆,再一次被激活。因为那记忆早已深入她的骨髓,只有平淡如煮土豆般的食物,才能慢慢磨平她的痴心妄想。

  方谨舟有他的坚持,她也有属于她的。

  他们两个人的想法不能相容,并不存在谁对谁错,仅此而已。

  现在的时间还很早,新的一天甚至没有开始,阮白芫却感到了一丝筋疲力尽的感觉。

  她看着方谨舟消失的方向,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

  目睹了这一切的叶珈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白,你到底在抗拒什么?”

继续阅读:第16章 方帅帅,你这样不行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