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方帅帅,你这样不行的
高轩过2017-11-11 12:512,472

  第二天叫醒阮白芫的,除了澄阳镇咸乎乎的空气以外,还有方谨舟和他的红丝绒蛋糕。

  阮英俊趴在鸟架上,见方谨舟进屋,它亲切地叫了他一句:“丑八怪!”

  方谨舟:……

  叶珈宁对方谨舟产生了全新认识,他围着方谨舟转了一圈,啧啧称奇道:“呃……方帅帅,你不生气?”

  方谨舟心平气和地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叶珈宁被方谨舟问住了,“呃”了半天,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可是你昨天二话不说就走了,”他说,“小白也以为你生气了呢。”

  叶珈宁充分发挥了他的八卦精神,向方谨舟透露道:“你走了以后,小白一整天也心不在焉的。”

  方谨舟于是看向阮白芫。

  女孩发现他在看她,眼神很不自然地躲闪了一下。她的双腿细且笔直,上面有两块浅红色的烫伤痕迹。方谨舟的眼神瞬间变得柔软,他远远地向阮白芫解释:“我没有怪你。”

  阮白芫不答,方谨舟接着道:“是昨天的千层酥不好吃了,我不愿意给你尝不完美的东西。今天我带来了红丝绒蛋糕,你……你尝尝看。”

  捧场王叶珈宁秒速上线:“哇!红丝绒!”

  叶珈宁跑去拉住了阮白芫的手腕:“小白,快来尝尝吧。人家方帅帅带来的甜点,你不吃,我也不好意思吃啊!”

  叶珈宁拉阮白芫的本意,是想活跃气氛,不像昨天那样尴尬。三秒钟后,他却感到两股摄人的寒意,落在了他与阮白芫交握的手上。

  寒意发射源:方谨舟。

  叶珈宁哆嗦了一下,顿时觉得,假如自己不是一个Gay的话,恐怕现在就血溅当场了。

  他赶紧放开了阮白芫的手,改用推的把阮白芫推到了蛋糕前。

  叶珈宁心中冒出一个巨大的疑问:咳咳,一开始喜欢方帅帅的,难道不是他吗?怎么现在他反倒充当了神助攻的角色,为阮白芫和方谨舟的关系添砖加瓦?

  方谨舟瞪他,他还像做了错事一样,赶紧放开了手!

  叶珈宁:……好气,觉得自己好怂哦!

  阮白芫一直没有说话。在对方谨舟怀有歉意的时候,她总是木讷而沉默的。她默默接过方谨舟递来的银叉子,因为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尖,而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阮白芫戳了一块,送到自己嘴里。

  方谨舟一直无声地观察着阮白芫,她的长睫毛颤啊颤,好像沾到了露水的蝶翼。他能想象到红丝绒在女孩嘴里融化开的情形,天鹅绒般细腻的口感,会给予她最温暖的慰藉。

  这也是,他渴望带给她的东西。

  阮白芫沉默地吃完了一块红丝绒,剩下的留给了叶珈宁和卫老爹。她的嘴角残余了一点红色蛋糕屑,像一颗娇艳欲滴的美人痣,方谨舟掏出纸巾,想了想,还是递给阮白芫让她自己擦。

  “谢谢。”阮白芫接过纸巾,随意抹了两下。“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送甜点来了。”

  阮白芫抬头,跟方谨舟幽深的眸子对视:“杰西大厨,不是有很多电台邀请你,请你去做美食节目吗?一个顶级的国际大厨,屈居在这小小的澄阳镇,实在太大材小用了。”

  方谨舟眉毛一挑:“美食节目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的确有很多电视台找他寻求合作,但这些事,他并不打算让阮白芫知晓。

  阮白芫僵硬地说:“我虽然混得很差,但在厨师圈还有一些朋友,是他们告诉我的。”

  混得很差?

  曾经最年轻的七星特厨,各种光环加身的天才式少女,她说她混得很差?

  方谨舟微微皱了皱眉,最令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阮白芫把她和他放到了对立的位置,在她心里,她是“混得很差”的潦倒厨师,而他,是被各大电视台追逐的抢手货。

  她落寞时,他却站在聚光灯下,这是多么让人难以忍受。

  他的存在,就是一场错误。他的美食,正在让阮白芫的自尊心遭受空前考验。

  虽然,这是他一番好意。

  阮白芫又垂下了眼睛:“方先生,虽然我们连朋友也不是,但我还是想奉劝你一句,希望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叶珈宁倒吸一口凉气。

  “连朋友也不是?”小白,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叶珈宁悲壮地看着阮白芫,心想:赌一块钱,方帅帅要不生气,我直播把蛋糕盒子吃了!

  ***

  结果方谨舟还真的没气。

  他很宽容地看着阮白芫,又露出了爸爸望幼儿园小女儿的慈爱表情。“我不觉得是浪费时间,”方谨舟说,“只要你肯吃我做的东西,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有意义。”

  阮白芫闻言一颤,正是这一个颤抖,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她有点怕方谨舟。

  因为,这是一个比她更强韧,更霸道的人物。她害怕总有一天,她会被他日复一日的关怀攻陷。方谨舟的声音很好听,他做的甜点,更是一等一的好吃,曾经有十九个女郎向他求婚,不是每个女生,都有拒绝他的勇气的。

  阮白芫努力把心硬了硬,宣誓似的说:“可是不管你做什么,我的原则,都不会变。”

  方谨舟道:“好,你就做你自己就好,我明天会再来的。”

  情话方先生和固执阮小姐又进行了一番对决,胜负参半,偃旗息鼓。方谨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看着阮白芫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有事!”

  宁静和谐的气氛被叶珈宁打断了,叶珈宁期期艾艾地看着蛋糕盒,想起自己嘴欠发的誓:“那什么,方帅帅,你以后可不可以,用可食用的蛋糕盒子呀?”

  ***

  方谨舟送甜点,一连送了十天。

  从马卡龙到可露丽,从慕斯到欧培拉,只有想不到,没有方谨舟做不到。

  每次送过来的甜点,阮白芫都会很有礼貌的吃掉。作为报答,她也会留方谨舟聊会儿天,送他些家里种的瓜果,新产的老干爹麻辣酱。

  两个人的关系貌似越来越亲近,但方谨舟知道,这也仅仅是一句貌似而已。

  阮白芫始终对他心怀戒备,她的嘴唇在笑,但是眼睛,还是那么地空洞和悲伤。

  方谨舟经常看见阮白芫一个人在发呆,但只要她发现了他的注视,她会马上把情绪收起来,回头,嘴角扬起,送他一个浮于表面的笑容。

  方谨舟的心情,有点复杂。

  叶珈宁夹在两人中间,充当暖场王+搅屎棍的角色,并因为甜点太好吃而爆肥了五斤。他旁观了方、阮互动的所有细节,并有点为自己的朋友担心。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方谨舟和叶珈宁在院子里聊天,叶珈宁看着自己渐渐凸起的小肚子,突然沉痛万分地说:“方帅帅,你用这个方法治愈小白,是不行的。”

继续阅读:第17章 真.炮灰女二.叶珈宁同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