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真.炮灰女二.叶珈宁同志
高轩过2017-11-12 11:322,371

  叶珈宁说完这句话后,马上就后悔了。

  其实在叶珈宁心里,他认为方谨舟和阮白芫的关系不会长久。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让方帅帅过度参与到阮白芫的生命中呢?拥有过再失去,不比从未拥有更让人难受吗?

  就算他把阮白芫消极的原因告诉他,方帅帅又能做什么呢?

  方帅帅只是阮白芫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叶珈宁想,我不能在多管闲事了。

  他接着换回了玩世不恭的模样,指着天上弯弯的月牙,睁着眼说瞎话道:“啊哈,你看,月亮真圆啊!”

  方谨舟道:“你有事瞒着我。”

  叶珈宁:“……”

  叶珈宁赶紧否认:“没有的事,你听错了吧。那什么,天色不早,散了散了,再不睡觉明天要浮肿的。”

  叶珈宁拔腿而逃,方谨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方谨舟:“如果阮白芫的低迷,不是因为厨艺本身,那她……到底因为什么?”

  叶珈宁:“方帅帅你别瞪我,好凶!这是言情男主用在恶毒女二身上的手段,我,我不吃这一套!”

  方谨舟:“不说?”

  叶珈宁:“我还是个孩子啊嘤嘤嘤……”

  方谨舟笑了一下,在昏黄的月光中,他这一笑显得格外阴测测。

  “你不说,我自有别的方法知道。”

  ***

  第二天方谨舟为阮白芫带来了芒果慕斯,芒果香软,慕斯细滑,因为怕里面有毒,叶珈宁一口都没吃。

  阮白芫和卫老爹去辣酱厂监督生产去了,家里只有叶珈宁一个人。叶珈宁暗戳戳地观察着方谨舟,他发现,方帅帅今天很反常。

  比如,他把慕斯放到冷柜里,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反而很高兴阮白芫不在似的,用鸟食一下一下逗着阮英俊。

  方谨舟问:“白芫姐姐最喜欢的人是谁?”

  阮英俊极会察言观色,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你?”

  方谨舟:“说实话。”

  说罢,他把准备喂阮英俊的鸟食,扔到了院子里种的一棵桃树上。

  ——“咔嚓”一声,一根细长的树枝应声而断。

  阮英俊的绿豆小眼顿时受到冲击,小爪子怕得瑟瑟发抖。

  阮英俊大声尖叫道:“萧如沐,萧如沐,萧如沐!”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萧如沐。

  这是方谨舟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第一次,这个名字没有给他留下太多印象,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湖心,涟漪散了也就散了。但连阮英俊都知道他是对阮白芫很重要的人,可想而知,萧如沐是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对他来讲是涟漪,对阮白芫而说,却是一块巨石。

  萧如沐,是压在她心上,让她无法喘息的巨石。

  方谨舟把鸟食放到食盆里,转过头,双眼锐利地看着叶珈宁。

  叶珈宁又一次被方谨舟的脑洞折服了,没想到他从人口中问不出什么,会另辟蹊径去套路鸟。

  方谨舟擦干净手,一步一步向叶珈宁逼近,当他终于把叶珈宁逼到墙角,一只手撑到墙面上时,叶珈宁不负众望,理所当然地,又怂了。

  叶珈宁:“方方方方帅帅,你要干什么?”

  方谨舟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声音醇厚,语调轻柔,就像情人间的低语。

  可在听完他的话后,叶珈宁却吓得瑟瑟发抖。

  “别啊方帅帅,你让我去干这个,小白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叶珈宁面如土色地说,“把我打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那种。”

  “叶珈宁,接下来的事,请你务必帮我办到。”方谨舟彬彬有礼,诚意满分地说,“否则,我是跆拳道黑段,拳击70公斤级别……阮英俊刚才的遭遇,你也看见了。”

  说罢,方谨舟轻轻巧巧地锁住了叶珈宁两条腿。

  叶珈宁:……

  叶珈宁在“被方谨舟KO”和“被阮白芫打死”的两个选项中艰难抉择。

  最终,他无可奈何地屈服于了方帅帅。

  “好吧,我帮你。”叶珈宁垂头丧气地说,“但我不能保证办成,毕竟,你让我办的这件事也太……”

  ……太缺德了。

  在一片友好的气氛中,方谨舟和叶珈宁达成了共识。方谨舟还没来得及把壁咚叶珈宁的那只手收回,阮白芫和外公有说有笑地回家了。

  ***

  阮白芫发誓,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两大美男相约墙角,长腿交叠的辣眼画面。

  特别在叶珈宁还是个Gay的情况下。

  方谨舟用腿禁锢住叶珈宁的去路,眉眼带着几分狠厉,这个场景……嗯,真的非常引人遐思。

  阮白芫面无表情地从两人身边经过,无视了方谨舟“慕斯在冰箱里”的叮嘱,以及叶珈宁泫然欲泣的表情。

  心里莫名其妙有点闷。

  阮白芫本想说“去他妹的慕斯”,把方谨舟和他的好意都甩在脚底下,但经过冰箱的时候,她还是不受控制地拿出了蛋糕,用方谨舟送给她的银质小勺,狠狠地挖了一大口。

  细腻的口感停留在舌尖,让人无比满足。

  完了,阮白芫想,她有点被方谨舟的甜点收买了。

  ***

  比起阮白芫的云淡风轻,卫老爹的反应则激烈很多。

  “小方,你在跟小叶干什么!”卫老爹双手捧心,做受伤状,“外公之前多么欣赏你,还打算等我老了,把白芫托付给你,顺便把辣酱厂传给你!”

  叶珈宁震惊地看向方谨舟:卧槽,方帅帅你知不知道,虽然外公最大的爱好是穿二杠梁背心,可他的辣酱厂最起码值二点五个亿!

  二点五个亿,随随便便就给人了!

  卫老爹摆了摆手,大喘气道:“不过现在都白扯了!”

  卫老爹说:“打死我也不会……”

  “谢谢外公把芫芫托付给我。”方谨舟唇角一勾,抓住了他最在意的一个细节,“我会照顾好她的。”

  志在必得的笑容,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卫老爹有点懵,竟然稀里糊涂地被方谨舟说服,讷讷地道:“哦。”

  “至于叶珈宁,外公不要误会。我跟他,只是好朋友而已。”方谨舟朝阮白芫的方向看了一眼,笑着说:“如果芫芫误会了,麻烦外公替我解释一下。”

  卫老爹:“好。”

  方谨舟拍了拍叶珈宁的肩膀,宽厚的手掌,让人感到几分压力:“那么珈宁,我先走了,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三天之后,我会来拿我想要的东西。”

  叶珈宁:……

  为什么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他现在的定位,是夹在方谨舟和阮白芫中间的,炮灰女二号吗?

继续阅读:第18章 十珍海鲜汤面的配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