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纵容妥协
伊离2017-07-27 18:043,219

  “后日要与张大他们一同“打猎”,你可要去?”六净撇撇嘴,决心换个话题,不和这个别扭的太子殿下一般见识。

  “打猎?”离夙侧首,蹙了蹙眉,有些不解。

  看随云寨中的山民们,衣食勉强,也无身长,居然有此闲情,莫不是以打猎贩卖为生?

  “嗯嗯。”六净兴奋地点了点头,眸光闪着熠熠光辉,甚至灵动,“听闻这次是条大鱼!”

  “大鱼?”离夙更加不解,什么猎物要这般形容?

  “记得叫上你的黑脸侍卫,看他武功似乎不错,是个好帮手。”

  “行云?”

  六净眨眨眼表示正确。

  离夙莫名地感到很不对劲,却又因六净对行云的惦念心口有些堵塞地将这些不对劲抛诸脑后,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看着离夙答应之后,六净又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这次,大鱼,跑不了了!

  第二日,清晨,景云山下,这日的天特别晴朗,风吹着也煞是令人舒适。

  离夙一身灰色长衫,一头青丝由一根灰色缎带高高束着,不见往日尊贵的白玉头冠,欣长的身姿却未被这落魄的打扮掩盖,隐约有着上位者之气。

  只是——

  且不论往日是温润的面容,即便无人之时也仅仅是漠然罢了,可今日的离夙,那张俊美如神坻的容颜此刻早已铁青一片,光洁的额上青筋一根根的冒起。

  “解释!”离夙闭着眼,轻启薄唇,吐出冷冷的二字,即便心中早已怒气横生,却仅是冰冷之言。

  只是凉飕飕的二字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觉地抖了抖身子,不敢直言。

  这便是不怒而威之色。

  “打猎啊。”丝毫不为此发怵的六净笑眯眯地回答道。

  “打——猎!”离夙扬起了声调,豁然睁开眼,眸中闪动着的怒气,扫视了一周,看着张大一行二十几人袒胸露腰,扛着大刀,一副山贼打扮,这叫打猎?分明是打劫吧!

  “对呀,今日在此处会经过一条大鱼,我们自然要打猎了。”六净好心地解释着打猎二字的深意。

  离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又将目光落到了身侧,那个站着笔直,满脸黑色的行云,不同往日的黑衣,今日也换了身灰色短打,如此朴实的打扮倒是令他诙谐了不少,显得不那么黑脸无情。

  对上主子的视线,行云的目光终于带上了无限的怨念和委屈。

  说好的打猎?说好的帮手?主子,这就是你的打猎吗?

  “咳咳——”头一次,面对下属,离夙失了身为主上的颜面,不自然地移开了神色,而后又将目光落到那个小贼打扮,抹了满脸灰的六净身上。

  终是纵容的叹了口气,也就放弃挣扎了。

  行云望着这样的主子,简直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

  他高高在上,不可企及的主上居然面对这样的侮辱妥协了!妥协了!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深刻的侮辱!

  您可是空云派长佑大师的首徒,离国的太子殿下啊!

  怎可做如此有失颜面之事!

  一脸兴奋的六净可没有闲工夫看行云的怨念,转头和张大他们一同猫着腰,向前方靠近,躲在与人齐高的草丛中。

  而透过草丛,看着官道上,不远处,缓缓驶来的一群纵队,后车则是拉着长长的箱子,想必里面一定是金银财宝和绫罗绸缎等贵重之物。

  在一观队伍,除去驾车之人,共十来个蓝衣的持剑护卫以及一位骑在马背上的劲装男子,眸中精光闪闪,唇边留着两撇小胡须,颇为奸诈之态。

  “上!”六净扬着眉稍,低声喝道。

  “冲啊!兄弟们上!”张大应声大喊道,提着大刀和身后的汉子们一起由六净带头从草丛中冲了出来,见此的离夙和行云则是满头黑线,被迫跟着张大等众人从草丛中挤了出来。

  “主子。”行云护在离夙身侧,防止着他被其他汉子挤压。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张大扯着嗓子,提着大刀,朝着对面大喊着。

  “大胆!知道这是谁的车队吗?居然敢抢!”突如其来的山贼让车队众人惊慌了,而后领头驾马之人稳住脚下受惊的骏马,冷声呵斥道。

  “少废话!大爷我只认钱不认人!”面对他人的呵斥,张大丝毫不在意地反击道。

  “你!”领头之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不给面子,“这可是傅相爷的车队,尔等敢抢,不怕相爷算账吗!”

  闻言,本掩在人群中的离夙抬起了眸子,扫视了一眼马车上被红布遮掩的一箱箱的货物,眸光带着一丝深意,随即收回视线,垂首,对着身侧后方的行云低声道:“稍会动手时,全力相助。”

  “是。”行云不明所以却也是颔首回应着。

  “可是当朝傅继清傅相爷的车队?”

  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离夙抬头,目光准确地落到了张大身侧那娇小的灰色身影上,眸中带着些许诧异。

  “正是!即知晓了,还望诸位不要为难才是,这车队上的东西可是我家相爷为大小姐准备的及笄之礼。”领头之人得意地回应着,却又向着六净拱手,可算是给足了面子。

  “哦~既然如此,那必定是丰厚无比咯。”六净低首着,侧面望去,灰土的小脸上唇角扬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往日灵动的眸光此刻微微深沉,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含义。

  “那是自然。”

  “很好,那就都不要客气了,兄弟们,全抢了!”六净猛地抬起头,锐利的视线从那双柔和的桃花眼中射 出,宛若两道锋利的寒冰,令马背上的人忽得一惊,驾着马儿后退了几步。

  “上!”素来听从六净安排的张大率先应和着,连带着身后的众人一同提刀冲了上去,而那群蓝衣护卫明显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一下子惊慌失措,手忙脚乱。

  “主子。”见状,行云皱着眉头,询问着。

  “嗯。”离夙点了点头,复而将目光落到了人群中那个娇小的身影上,看着她难得凌厉的动作,眸子里的深沉越发加重。

  有着行云的介入,加之人多势众,那群护卫很快就寡不敌众,倒了下来。

  “全给我绑了!”六净抽出绳子,捆住刚才还在叫嚣着的领头之人,狠狠地打了个结,随后撕下自己衣摆的一角,当作破布一样塞进了他的嘴里。

  小三子麻利地将十几个人都捆在一起,围成一圈,纷纷往嘴里塞上破布。

  “老大,这——”张大拨开车队中的一个个箱子,里面要么是五彩斑斓的绫罗绸缎,要么就是稀罕珍贵的金银首饰,这都不是寻常之物,也无法兑换成钱银。

  六净上前一步,一箱箱地看过来,伸出纤长的素手拂过丝绸柔软般的布料,触碰着流光溢彩的玉饰,红唇浅笑着,如数家珍道:“江南盛罗纺的流光锦,林州瑞丽阁的玉饰——呵,傅相爷真当是大手笔。”

  隔着数丈远的离夙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六净嘴角那样的浅笑,虽然很美,却令人莫名觉得很苦涩,离夙紧抿着薄唇,这一刻他很想上前,扯着她的手,让她不要再这样笑了,这样的笑真得很难看!

  “老大,你好厉害啊,一眼就看出来了。”张大两眼冒精,特别佩服地看着六净。

  “是吗?”六净平淡无波地开口,淡漠的目光落在朱红色的箱子上,垂在身侧的手紧握着,面上的笑意完全地收敛,换上了一副迷惘之态。

  “回吧,这些东西都要不了,有烙印不妥。扒了他们身上的衣物,抢了钱财就罢了。”六净随手指向那群被捆绑着护卫,凉凉地说了句转身便离开了,经过离夙身侧时,目不斜视地擦肩而过,纤瘦的背影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异常孤单。

  “主子。”行云候在离夙身边,看着离夙望着六净的模样不由的出声。

  主子这是怎么了,这可是傅家小姐的及笄之礼,怎的出手相助那个小尼姑?

  离夙没有回应,而是寻着六净的方向抬步上前,同样离去了。

  “诶,实在太可惜了!”张大感叹一句,却也明白六净所言,不敢违背,只好招呼着弟兄们依着六净所言,拔了那群护卫的衣服,仅抢了他们身上的钱银,便也恋恋不舍地收拾着东西,指挥着大家离去,徒留一群被捆绑着光着身子的护卫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你——”追上六净的离夙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侧,看着微微垂首的那小半张灰脸,那样迷惘失去光芒的眸子,和面无表情的神态,不由地出声唤道。

  “别问。”六净冷冷的声音响起,声线中除去冷冽竟还有一分不易察觉的委屈和孤寂。

  离夙怔怔地看着六净,停下脚步,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在踌躇半刻后对着那长长的影子低声道了句“好”便也噤口不言了,只是那略深的目光却随着那道寂寥的背影而已,担忧之色布满整个眼眸。

继续阅读:第012章 忌日跪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