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曾经的你
南孩2020-03-06 20:504,453

  第二天早上,邓逸心将《三重门》带回课室。如他所料,叶露凝很快就注意到他手里的书,他隔着潘晓明的桌子给她递了过去。潘晓明还没来,距离上课还有段时间,课室里只有寥寥的几个人。

  邓逸心虽和叶露凝坐在同一组,但他们之间夹着一个潘晓明。潘晓明是外宿生,他家距学校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他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上学。他对教科书总是提不起兴趣,但对漂亮的姑娘绝对兴趣浓厚,这也是他总喜欢在课间转过身去和叶露凝聊天的原因,而可怜的邓逸心只能隔着他给叶露凝递去学习机。但潘晓明对叶露凝并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军训回来后,潘晓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总喜欢在课间守在教室的后门,神情恍惚地望着通向(4)班的那条长廊,像是在等待谁的出现。后来,潘晓明告诉邓逸心,他在军训的那段时间偷偷喜欢上隔壁(4)班的一个女生,整天望着她必经的走廊,盼望她能出现缓解一下他的单思之苦。同样被单思之苦折磨的邓逸心也常常陪他发呆,但邓逸心没看长廊,他喜欢看天空,因为那时干净的天空总会浮现一张脸,一开始那张脸还是陈杏媚的,可是后来,那张脸开始闪烁,和另一张脸交替出现。他们同病相怜,相惺相惜,所以没过多久,他和潘晓明便以兄弟相称。虽然和潘晓明以兄弟相称,但邓逸心并没有向他坦露自己的私人感情,他并不习惯和别人主动聊起感情方面的话题,除非潘晓明已洞察到他的“秘密”,否则他绝不会主动提起。

  “你喜欢韩寒的书?”叶露凝接过书问。

  “第一次看,希望会喜欢。”邓逸心微笑说,这一次他倒是坦诚相告。

  “知道吗,韩寒是从新概念走出来的。”叶露凝一边说,一边翻开《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吗?听说过。”邓逸心回想了一下,不像是在说谎套近乎。

  “《萌芽》杂志呢?”叶露凝接着问。

  “没看过。”邓逸心如实说。在这之前,邓逸心只翻过几本《读者》,那是她姐姐扔在家中大厅的几本文学读物,他并不是个虔诚的文学爱好者。

  “你可以看看《萌芽》这本杂志,估计你会喜欢。”叶露凝说。

  “你呢?”邓逸心问,在他眼里,看到了通向她的一座桥梁。

  “挺喜欢的,喜欢里面那些青春的文字。”叶露凝微笑了一下。

  青春,她喜欢的青春都是如何的?疼痛还是快乐?邓逸心开始揣摩,在自己的青春里揣摩着别人的青春,幻想着能从中找到一个走进她青春的接口。

  “你喜欢诗歌吗?”他停止揣摩,没等叶露凝回答,他便厚着脸皮从桌洞里抽出一个小本子递给她,里面是他写的一些蹩脚的古体诗词,他想,或许这些会是个接口。

  只可惜叶露凝翻了几页,便皱着眉头说:“有些看不懂,我比较喜欢现代诗吧!”她抬起头朝他礼貌地微笑了一下。

  他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像是被自己的自作多情给扇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他慌忙将身体转回去,佯装看书,好避开旁人的目光,但教室里并没有人留意他,他的同桌徐荣正在专心做着习题。

  过了一会,叶露凝走到他身后,敲敲他的右肩膀,将诗稿从他的右肩膀递过去。虽然他面带微笑接过诗稿,但他已经红起来的耳朵出卖了他。叶露凝似乎觉察到他的红耳朵,为了避免尴尬,她体贴地将话题转移:“听说要出黑板报,你会画画,班主任应该会找你帮忙吧?”

  “班主任还不知道我会画画呢!”他还保持着微笑。

  “班长知道吧?”她问。

  “他刚知道。”潘晓明从邓逸心身后冒出,他正望着刚从前门走进来的班长李祖,李祖正朝他们憨笑。

  叶露凝走回座位,邓逸心的耳朵也恢复正常,他将自己的诗稿塞进了桌洞,不过从此,他便喜欢上现代诗,以致每次经过路边那小书摊,只要看到封面带“诗”的书,他都会停下来翻看几页。

  没过几天,邓逸心的美术特招生身份便传到了何东升那里,黑板报也就顺理成章落到了他的手上。黑板报比赛每年都会举行,每年的主题也都不同,这次是以反对毒品为主题,全校班级均可参赛,不设组别。对于才刚上高一的邓逸心来说,抱着志在参与的心态去应对会更好些,可是他的性格注定他随便不了,当听到出黑板报的任务落到他手里时,他当堂皱起眉头,像是要他贩毒一样。

  见他皱眉头,何东升便以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一下黑板报的要求,好让他放开手脚去做,在叙述完要求之后,何东升还不忘加了一句:“志在参与。”但宽慰没有太大的作用。见他还是眉头紧皱,何东升只好给他安排了两个帮手。

  鉴于“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想法,何东升给他搭配的这两个帮手都是喜欢画画的女生,其中一个叫梁冬妹,除了喜欢画画,她还喜欢打篮球,就算阳光猛烈,她手痒时也会抱着篮球到球场上扔上一会,因而她有着极其健康的肤色。虽然她喜欢打篮球,可是她身高也没见怎么长,这点倒和同样喜欢运动的邓逸心一样。她常常扎着及腰的马尾,一扎起马尾,她脸蛋的轮廓便完全显露,虽不完全是一枚标准的瓜子脸蛋,但也颇有几分姿色,可是只要她往叶露凝身边一站,她缺的那几分美便显露无余,至少,邓逸心在她的眼睛里是看不到叶露凝的那份清澈和柔情。每当她跑动起来,马尾就会左右甩动,她跑动的动作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文艺生,更像是个体育生,可是后来她却义无反顾地报读了美术。

  男女搭配发挥了效果,邓逸心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干起活来精神百倍,灵感也迸发得厉害,他迸发的灵感到最后给班里拿到了一个一等奖。原本没抱太大希望的何东升因此心情大好,在课堂上大赞邓逸心,还让邓逸心当着全班同学发表获奖感言,盼着邓逸心会在感言里提及他。可惜邓逸心怯场,还没站起来脑子就一片混乱,手心冒汗,像毒瘾发作一样。他战战兢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脑子里半句感言都组织不起来,只感到心脏就要蹦出来,然而此时班上所有的目光都已投向他。紧张之下,他只好看了看那两位女生,然后说了一句:“多亏了她们俩的帮忙!”然后赶紧坐了下来。

  他言简意赅的感言让肃静的课室响起一片凌乱的掌声,唯有何东升的掌声迟迟不起。邓逸心大得人心,于是他从平民一下子当上了副班长。

  几天后,他们的座位被再次调配,叶露凝成了邓逸心的后桌,她的同桌也换了,一个叫周滢,另一个叫林晓颖。真是近水楼台啊,一转身便是月亮了。潘晓明变成了叶露凝的后桌,这一次座位调配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滥用私权。但潘晓明并没过多关注这次位置的调配,他还是整天望着通向(4)班的那条长廊。

  不过邓逸心还是个念旧情的人,至少他的同桌还是徐荣,只不过另一个同桌换成了年级理科第一的陈东浩,由此可见,他还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徐荣性格腼腆,思维不太活跃,但他绝对是个上帝做过证的好孩子。他为人老实,也乐于助人,他的乐于助人不像邓逸心,邓逸心乐于助人的精神大部分投在女生身上,他则无论是谁,能力范围内能帮则帮。平时他待人也很有礼貌,不过偶尔也会耍点小调皮摸一下张振华的小肚腩,当然,徐荣这表现并不是性取向不正常,可以很肯定地说,他性取向很正常,而且感情专一,但至今单身,因为他喜欢的是有着“神仙姐姐”之称的刘亦菲。这和邓逸心的审美取向倒是挺一致的,所以他们不单成了同桌,还成了上下铺的兄弟,从此他们上课一起回课室,下课一起吃饭,除了不穿同一条内裤,几乎是形影不离,他甚至连喜欢的运动也和邓逸心一样,虽然他打篮球的技术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但他乐观的精神甚少有人能及。

  篮球技术需要提高的还有他的另一个同桌陈东浩,虽然陈东浩是他们公认的理科天才,但他的运动细胞却是他们507室中最差劲的那位,头脑发达四肢简单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川三中学的名气,他凭借着无人能敌的理科成绩稳坐全级第一,吸引了不少粉丝,其中女粉丝居多,因为他的脸长得还是挺俊俏的,只可惜他爱的是数理化,对女生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冲动。其实他中考要是各科能正常发挥,他会稳稳拿到川一中学的录取通知书,可惜因为文科发挥失常,最后到了川三中学,但在他身上,学校对他的影响并不太大,因为他理科的解题方法总是出乎老师意料。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在邓逸心还没懂得什么叫编程的那段时间里,花了几个课后时间在邓逸心的学习机里用编程弄了一个会移动的小球,这让邓逸心目瞪口呆,终于知道这学习机除了能听音乐之外还能编程,从此,邓逸心更视学习机为珍宝。

  军训回来后,邓逸心的学习机便多了一个“女主人”,在潘晓明还夹在他和叶露凝之间的那段时间里,他给叶露凝递去学习机的时候甚是不便,但是现在,只要叶露凝在他背上轻轻敲两下,他一个转身,便能把学习机送到她的手上。

  但这一次叶露凝却出人意料地带着微笑对邓逸心轻声说了一句: “给我画张画吧!”接着她把一只耳机塞到右耳朵里。

  虽然邓逸心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兴高采烈地回了她一句:“好啊!”他那副求之不得的模样甚是可爱。其实他早有此意,就像他曾想以这样的方式靠近陈杏媚,只可惜至今他还没讨到陈杏媚的照片,后来她也没再提起过那件事。

  他把笑容收起来,心事重重地转过身去。

  离他给陈杏媚寄出去的信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可是他还没收到陈杏媚的回信,他开始问自己写这封信的原因,在一个电子信息已悄悄铺天盖地而来时代,一个电话打过去便可以将时间距离压缩的时代,为何选择了写信?况且两间学校的距离并不远,这样的交流方式是不是可笑了点?想想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多此一举,费时费力,而且还让自己在等待中煎熬,可是他还是写了,并且寄了出去,因为在他还弄不明白的内心世界里隐藏着这样一个纯真的想法:感情不该被这个虚拟的信息时代给压缩。但可笑的是,最后他还是在信里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然而更让他沮丧的是,他的手机直到现在也没有陌生号码打进来,除了他父母的来电。

  他沉默不语,在回忆中沮丧地趴在桌子上。

  对着他沮丧的背影看了好一会之后,叶露凝用笔戳了戳他的背,然后摘下耳机对他说:“听听这首歌。”

  邓逸心直起腰板转过身,接过叶露凝递过来的耳机塞进右耳,随即音乐钻进他耳朵,这时,他神情诧异地望向叶露凝。半晌,他开口问:“怎么我的学习机里会有这首歌的?”

  “还记得三周前的一个晚上吗?我问你借了学习机带回宿舍听,那个晚上刚好小麦要去网吧查点资料,我就陪她去了,顺便下了几首歌。”叶露凝微笑着说。

  “我怎么没发现的?”邓逸心也微笑,虽然学习机大部分时间不在他手里,但周末他还是会偶尔去更新一下音乐。

  “我另外建了一个文件夹。”她停顿了一下,接着问:“好听吗?”

  邓逸心点点头,问:“歌名叫什么?”

  “《曾经的你》,许巍的歌,没听过吗?”叶露凝问。

  “有点印象。”邓逸心转了一下眼珠。

  “那好好听完它吧!”她摘下左耳蜗里的耳机,塞到邓逸心的左耳蜗里。

  有人说:由于生理原因,女生会比男生早成熟,男生在早期会稍稍忽视了对人生理念的认识和人生历程的迈进。也许这是真的,但现在的邓逸心,一个还没懂什么叫故事,什么叫青春的高一学生,怎么会去想太多的人生理念呢,所以他并没听懂许巍这首《曾经的你》留给青春岁月的那份从容,纵使他循环听了好几遍,却还是不明白叶露凝的良苦用心。直到后来这首歌成了他故事里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却诉说了他的整个青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