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她们
南孩2020-03-06 20:444,743

  一个月后,邓逸心依然没等来陈杏媚的来信,他在精神游离的发呆状态下度过晚自习后,选择夹上一本物理书早早回到宿舍,尽管徐荣和张振华他们想拉他一起到校园外去吃宵夜,他也无精打采地婉拒了。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

  虽然这是个和往常没什么区别的平静夜晚,但随着他的回忆不断翻滚涌现,就注定这将是他的又一个不眠之夜,尽管他现在平静地躺在床上,可当他面对着那本理科书时,眼睛里的神情早已游离于文字之外,当李祖倘开心扉和他讲完自己最近的感情故事之后(温馨提示,这个故事在第一章),饶有兴趣地问起他和她的近况时,他早已将视线对着天花板沉默不语,只给李祖呈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哪怕从冲凉房里不断地传出五音不全的歌声,他也无动于衷。

  见他这副模样,李祖也不想深挖,只好意味深长地总结了一句:“对于我们,或许这样的选择,是对的。”这可惜邓逸心并没有听进去,翻滚的往事早已占据了他的脑袋。

  这段时间里,他经常会想起陈杏媚的大笑,常会猜想信件的可能去向,是寄错了地方?还是根本没寄出去?这样的猜想多少有点自欺欺人,只不过让他还抱有幻想,尽管这样的幻想是一种折磨,常常让他在晚上睡前辗转反侧,甚至失眠,导致他在白天神游于课堂之上,难以安心学习,幸得陈东浩在课下拉他一把。为了让自己尽快脱离这种状态,这个周末他拨通了陈杏媚家里的电话。

  周六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早早起床的母亲在一楼做早饭,趁着其他人还没醒来,他悄悄走到厅里拿起电话筒,翻开初三的那本通讯录,在台式电话上按下了陈杏媚家的号码,按下确认键后,那中年男人的声音立刻在他脑海浮现,不过很幸运,这一次接电话的是陈杏媚。听到电话的那头是邓逸心的声音,陈杏媚马上献上几声大笑,这几声大笑让邓逸心一时忘了他的目的,幸好头脑清醒的陈杏媚主动开口问:“给我打电话是因为信的事吗?”

  听到这话,邓逸心愣了一下,他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她收到信了,这对于他来说,连那点自欺欺人的幻想也没了,这并不是个好的结果,不过他还是保持微笑回答了她:“嗯···还以为你没收到呢,呵!”他的这声轻笑并没有很好地将心里的失望掩藏。

  “因为学习太紧张,抽不出时间给你回信,而且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好,想迟点再回你。”陈杏媚的笑声没有减弱,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邓逸心笑声里的失望。

  “嗯···估计你是要等圣诞节给我寄一句‘圣诞快乐’吧?”他只能继续开玩笑。

  “哈,也好。”陈杏媚继续放任自己的大笑。

  她的大笑让邓逸心逐渐清醒过来,认识到他们只是同学,她对他的感情只是纯洁的友谊,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一直以来,只有他对她别有所图。他不应该蠢蠢欲动,一厢情愿无疑会伤到自己,他也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结果。虽然心头那颗种子早已萌芽,不过现在陈杏媚并没给他阳光,这样倒是很好地抑制了他的非分之想。于是他把原本准备好的圣诞节邀请给憋了回去,毕竟期末考也快到了,她更有理由婉拒他的邀请。

  挂掉电话后,在电话旁边呆呆地想了半晌,最后他轻微扯动嘴角笑了一下,那是一抹冷笑,给自己的自作多情的一抹冷笑。

  然而这并不影响他过节的心情,圣诞节这天,他像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地给他周边的同学讲了耶稣的故事,一番形象生动的铺垫后,他自豪地向同学宣告自己的家乡是这个县上唯一的一座圣诞村庄,以为圣诞村独特的光芒势必会招引来他们的青睐。可惜他的两个同桌都是佛系青年,无动于衷,只顾埋头复习,为期末考做准备,连平时最爱玩的潘晓明也没多大的反应,只是礼貌地回了一声“哦”,害得邓逸心原本准备好的邀请还没说出口就夭折在肚子里了。

  叶露凝倒是对圣诞节挺感兴趣的,听到邓逸心来自圣诞村,她顺势谈起了荷兰的圣诞节,去荷兰感受当地的圣诞狂欢是她的梦。邓逸心窃喜,引来叶露凝的青睐,是他最希望看到的效果,可是没想到效果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叶露凝居然主动提出想到他的村庄去感受一下圣诞节的气氛。

  “好啊。”求之不得的邓逸心答应得很爽快,可是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做法不太妥,众目睽睽之下,一男一女回家过节,怎么看都像是小情侣,他父母一定会把他当成不良少年给他上思想政治课的。还有另一个让他犹豫的原因就是陈杏媚,虽然朝夕相处让他和叶露凝的关系越走越近,可是陈杏媚依然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哪怕现在只是偶尔,他也还是固执地以为自己还喜欢着陈杏媚,对于叶露凝的感情,是朋友还是更深一层的内容,他还不清楚,或许说是还不愿意承认,毕竟移情别恋不是他理想中的自己。

  纠结了许久,最终他还是收起脸上的兴奋之态,扭扭捏捏地转过身去,违背意愿说:“今年···我···明年吧,今年和你们说得太匆忙···明年我好好准备一下,好好招待你们。”内心的矛盾让他的语言一时失了秩序。

  叶露凝刚笑起来的脸随即又平静了下来,她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会,那双眼睛里明显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嗯,那明年记得带我去!”

  她的眼神让他极其难受,他只好将身体转回去,背对着叶露凝,握紧拳头在脑门上狠狠地捶了两下,他讨厌自己的口是心非。这两下捶下去,将一只头上长着两只牛角模样的怪物从他脑子里捶了出来,那怪物恶狠狠地骂了他一句:有色心没色胆!然后狠狠地在他后脑勺上踢了一脚,让他的脑袋沉重地往下掉,沮丧地趴在桌子上。

  下午第三节自习课还没结束,邓逸心便和李祖打了声招呼,背起背包,偷偷溜出了课室。时间并不仓促,只是邓逸心现在已经没心情在课室里待着,多待一分钟,他对自己的悔恨就增加一分,他不敢转身面对叶露凝,也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即使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是拉着叶露凝离开这个课室,那也只是存活在他脑袋里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个想法和背离的现实让他内心挣扎得厉害,他只好让自己早点离开课室。

  走出川三中学的大门,他叫了一辆摩的,摩的开到川一中学大门前,司机便停住了摩的,因为交警正在前面的公交站点查车,没驾照的摩的司机正骑着车四处逃窜。邓逸心跳下车,公交站点就在前面不远,走过去也无妨。

  在公路的左侧是川一中学的运动场,距离学校大门口不到一百米,几个同学正在跑道上跑步,汗水已经湿了他们的背夹。跑道圈着一个纤维草铺成的足球场,这些优质的运动设施一下子彰显了川一中学在县级学校的地位。足球场与公路之间隔着一堵围墙,围墙一米高以上是深绿色的铁网,铁网足有十多米高,纵使足球场上现在有人来一脚大力抽射,足球也不会轻易飞越铁网,只能触网反弹回去。铁网内,足球场上的几个小伙子正喘着大气追赶着足球,黄昏的阳光懒散地打在他们的肩头上。邓逸心放慢了脚步,打算看完这一轮进攻再走。

  足球很快滚到禁区内,双方队员陷入混乱的拼抢中,紧接着两个球员摔倒,混乱中,进攻的球员用力一脚将足球踢向对方球门,可惜足球打在对方防守队员的脚上,速度缓了下来,缓缓地溜出了人群,守门员慌忙捡起无力地滚过来的足球,迅速将球扔到半空,对着对方球门使劲抽射一脚,无奈足球并没乖乖地朝对方球门奔去,而是飞向球场边线,最后落到了球场外边一对男女同学的前方,在他们面前弹起又落下,女生忙着躲闪,男生忙着将她保护,把落下来的足球接住后,他本想潇洒地献上一脚将足球高高踢起,让足球奔回足球场内,可惜足球没有起飞,而是贴着地面滚回了球场,逗得女生哈哈大笑起来。

  邓逸心怔住,这笑声似曾相识,这身影也是熟悉,真的是她。

  那男生比她高出半个头,他尴尬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微笑着走回她身边,继续和她在跑道上散步。他们没有注意到伫立在围墙外的邓逸心,此刻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他们嘴里说着什么,但邓逸心听不到内容,只看到陈杏媚脸上那如同杏花一样绽放的笑容,那是一朵从没在他面前绽放过的笑容。

  公交站点人来人往,可是这一次他无心再去观察路人。

  前往振文镇的公交车很快开了过来,他独自登上公交车,一路上风景闪烁,破旧的公交车在平直的水泥路上依然颤抖不停,汽车的零件也不断哀嚎,他却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窗外没有打动他的风景,一切都平淡无奇。他把眼睛合上,身体往后靠,刹那间,一张脸在脑子里浮现,只是面孔随着震动的零件闪烁不清。他现在的思绪混乱不清,像是没法确定难过的理由,或许是因为错过了与叶露凝单独相处的好机会而懊悔失落,又或许是因为明白了陈杏媚迟迟不回信的原因。他正胡思乱想,镇上那段颠簸路途把恍惚中的他狠狠地拉回了现实。

  公交车停了下来,他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身体走下了车,下车的地方刚好是振文中学的路口,学校大门前已经用混凝土铺起一条平直的水泥路,顺着水泥路望过去,一栋新的教学楼正在振文中学的大门口上边搭建,像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看到振文中学的改头换目。

  邓逸心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对着在建的教学楼发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一辆摩的开到他身旁。车夫笑眯眯地询问他的去处,他依然面无表情地说了地点,然后跨上摩的,离开了路口。

  家里已经热闹起来,如同往年,满桌的饭菜,一屋子的亲戚,还是那些面孔,却随着流逝的岁月逐渐陌生。为了不扫兴,邓逸心用一张难看的笑脸去掩藏内心真实的情绪。

  “怎么不带个女朋友回来呢?”他二舅虽然用的是玩笑腔,但试探的味道很明显,其他人也旁打侧敲地帮二舅一把。

  “没有啊,学生嘛,要好好学习。”邓逸心伪装出一副三好学生的嘴脸,事实上他的精神早已出轨,可他的肉体却还假装若无其事,他的灵魂越来越厌恶他的肉体,他只好避开所有人的眼光,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的那块鸡肉。

  “来,明年带个女朋友回来。”二舅笑眯眯地把那块鸡肉夹起放到邓逸心的碗里。邓逸心没说话,只是尴尬地朝二舅笑了笑,他并不是对那块鸡肉感兴趣,只是二舅的话让他想起了叶露凝那张失望的脸。

  “别把小孩给教坏了!”邓逸心的父亲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他笑着把菜摆到桌上,说:“明年带几个同学回来玩就可以。”说完,他笑着返回了厨房,继续做最后一道菜。

  他的顾虑是对的,如果现在只有一个叶露凝坐在他身边,事后他一定逃不掉父母的轮番教育,或许父母还会联系上他的班主任。

  他叹了一口气,从碗里夹起那块鸡肉机械地啃起来,现在的他如同失落了灵魂,只剩下一副机械的骨肉。

  这个圣诞夜他早早就入了梦,梦里没有悲伤,也没有快乐,因为梦里出现的面孔已模糊不清。

  第二天早上,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没亮,窗外寒气逼人,室内的温度也不高,只是隔着被子他感觉不到,如果此刻掀开被子,那真的是辜负了温暖的被窝,可他却一下子将被子掀开从床上蹦起来,迅速披上外套冲向洗手间。

  出门的时候,他在糖果盘里抓了几把糖果塞进背包里,糖果盘的旁边,摆着一些特制的圣诞小卡片,他想了想,把小卡片也塞进了背包。

  回到课室,他从背包里掏出几颗糖摆放在他两个同桌的桌面,接着他又把手伸进背包里,抓出一把糖果转身放到叶露凝的桌面上,然后迅速将身体转回来。

  叶露凝正低着头阅读他买的那本《三重门》,听到动静后她将目光往上移,在糖果上停留几秒后,她微微地抬起头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伸手去取了一颗包裹着浅蓝色包装袋的糖果。

  邓逸心再次将手伸进背包,他掏出那几张小卡片攥在手里犹豫了一会,刚想转身给叶露凝递过去,却被半路杀出的潘晓明一把夺了过去,张振华和孙杰像两条嗅觉灵敏的狼一样,也迅速围了过来,并迅速瓜分了小卡片。照理说,此时邓逸心也应该像匹狼一样扑上去将卡片抢回来,但他并没有,而是故作大方,好掩藏他心里的“秘密”。

  叶露凝把糖果的包装袋去掉,将糖果慢慢地放进嘴里含着,然后低下头继续看书,恍若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在热热闹闹的哄抢中,李祖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拍了拍邓逸心的肩膀,说:“这周内帮忙把烧烤活动的费用收齐。”说完,他从邓逸心的桌面取了一颗糖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